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6 自作自受  
   
286 自作自受

"手里拿得是什麼?"容楚鼻翼一動,他聞到一絲淡淡的藥味,鳳眸立即就看定了沐凝.

沐凝仿佛才發現面前站著的是容楚,她眼睛里閃過慌亂,下意識地就將拿藥的手背到了身後.

"沒,沒什麼……"沐凝眼眸躲閃,囁嚅道.

然而她雖然嘴上著沒什麼,但她驚慌的眼神和那瞬間變得蒼白的臉色卻徹底泄露了她的緊張與心虛.

"拿出來,我看看!"容楚伸手,此刻他面色雖未變,但鳳眸里卻沉了嚴厲.

"真的,沒,沒什麼的!"沐凝將手攥得更緊了,她盯著容楚冷凝的雙眸,咬著唇,搖頭.

"既然沒什麼,為何不敢給我看?"容楚眼睛更冷了,他冷聲問道.

沐凝頭上滲出了汗珠,她低著頭,眼睛隱在陰影里.

但她卻是仍然倔強的不肯將手中的藥丸交給容楚.

因為她很清楚,容楚精通藥理,一旦被他發現她偷服避子藥,驕傲如他,一定會覺得受了欺騙,從而大發雷霆.

她不想惹他生氣.

然而此刻,沐凝眼角的余光里卻發現她方才倒出藥丸時竟然忘記收起那藥瓶了.

此時,那白色的藥瓶就擺放在妝台上,十分顯眼.

而容楚的眼睛則是正凝在那瓷瓶上.

這一瞬,沐凝只覺一股寒氣從腳底升起,瞬間蔓延而上,爬上她四肢.

她猛地抬頭,盯著容楚,眼底布滿驚恐,只覺全身都倏然變得僵硬了.

容楚冷凝的鳳眸緩緩掠過沐凝,他伸手.

"不要!"沐凝心跳遽然加速,她幾乎是不顧一切地撲了過去,想要將那只藥瓶抓在手里.

可是容楚的速度又豈是沐凝所能比擬,他只是伸手一抓,那瓷瓶立刻就到了他手里.

沐凝頓時撲了個空.

她剛一扭頭,立即便見容楚已然打開了那瓷瓶,正倒出一粒藥丸湊到鼻子下去聞.

沐凝喉中陡地發出一聲低吟,她忽然捂了臉,不敢再去看容楚的反應.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容楚始終沒有話,沐凝捂著臉,看不到他神,但她卻能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冷意正在室內肆虐.

沐凝實在忍不住,她還是放下手,臉色蒼白地抬頭看去.

這一看,她便發現容楚正望著她.

此時,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欞撒進,容楚背光而立,他的臉隱在陰影里,可是那對原本漂亮到不可思議的眼睛里卻好似沉了寒潭.

極深,也極冷.

沐凝的心一下就拎了起來,她張嘴,似是想要解釋.

可是還沒等她出一句話來,空氣中忽然傳來"啪"的一聲.

這一聲仿佛一只大手,狠狠扼住了沐凝心髒.

當沐凝親眼看著那只瓷瓶在容楚手中化為了齏粉.

她臉上最後一絲血色也在此時猛然褪去,連唇色都變得慘淡.

容楚依然沒有開口,他只是用那對冷到了極點的鳳眸盯著沐凝,唇線亦是抿就了刀鋒般的弧度.

他在她面前張開手,黑白色的粉末一霎被風揚起,紛紛揚揚飄散在半空中.

他果然看出那是什麼藥了!

沐凝下意識閉上了眼睛,此刻,她只覺心頭仿佛也被容楚那樣刀鋒似的眸光狠狠剜開.

血,淋漓.

好痛!

"原來,不要本王的孩子,這就是你喜歡本王的方式!"容楚終于開口,卻是一聲自嘲的冷笑.

"難怪你一直都在逃避,不願本王碰你!"

他俊逸臉上染了一絲苦澀,鳳眸幽深,卻不再如平日里那樣流光婉轉.

那是全心的付出後,卻得不到回報的心傷.

沐凝聞聲睜眼,她想搖頭否認,她沒有不願!

可是當她看到容楚眼角眉梢那絲絲入骨的寒意時,卻立即感覺到自骨血中透出的寒冷.

因為,他從不曾用這種語氣與她過話!

當手中粉末流盡,容楚神已然恢複淡漠,一如他平日里在人前所表現的那種生疏模樣.

他的眼睛亦是透著寒冷,如那冰上懸月.

"這藥以後還是別吃了,你心脈受過重創,再吃下去,估計以後想要孩子都難!"鳳眸垂落,容楚看著落了一地的粉末,淡聲道.

他隨即看向沐凝,鳳眸微微眯了眯,眼中卻透著徹底的陌生,唇角倏忽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還有,你大可放心,既然這麼不想要本王的孩子,本王從此都不會再碰你!"

完這句話,容楚再不看沐凝一眼,袍翻卷,他轉身朝屋外走去.

"別走!"沐凝看著容楚高大的背影,忽然就感覺到一絲心慌.

她不顧一切地沖過去,從後面一把就抱住了容楚的腰.

容楚頓住腳步,他似乎也在掙紮,然而不過片刻之間,他已然伸手覆在沐凝環在他腰上的手上.

沐凝心頭一跳,她就知道容楚還是舍不得她難過的.

她突然好想將心中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他.

然而,就在此時,沐凝卻驚恐地發現,容楚覆在她手上的大手並不是要握住她的手,而是一根根掰開她手指.

他隨即拿下她環在他腰上的手,頭都沒回一下,徑直朝門外走去.

這一刻,沐凝突然感覺心頭像是缺失了一角.

她鼻子一酸,眼中已然蒙了水霧,似乎連呼吸都變得煎熬.

容楚已走到了門外,他再次頓住,沐凝抬頭看他,清澈大眼中透著殷殷期待,她心中又萌發了希望.

他那麼*她,他愛她,不准她離開他,他一定不會那麼狠心的!

"本王會給你時間考慮,是走是留,你自己決定!如果你的心不在這里,本王不會再勉強你留下!"容楚沉聲道.

他的背影挺得筆直,卻不再與沐凝嬉笑怒罵,而是透著疏遠與冷漠.

"近日本王會宿在宮中,你想好了,就讓林嬤嬤通知溥子."

完這句話,容楚再不猶豫,轉眼就已消失在門外.

沐凝忽然捂住臉,癱倒在地,無聲的哭泣,眼淚從她指縫里顆顆滑落.

她真的不知道事怎麼就會到了如今這一地步.

難道,真的是她做錯了嗎?

"姐!"青雪站在門外,猶豫了一會,還是走了進來.

剛剛容楚進屋時,並沒有關門,今日是青雪與林嬤嬤當值,所以她們兩人對于剛剛發生的事也大概聽了個明白.

林嬤嬤對沐凝畢竟沒有青雪熟稔,所以她只是站在門前,看著痛哭的沐凝,眼中神色莫名.

"姐,你為什麼不告訴王爺實?你去解釋啊!"青雪急道.

沐凝卻只是哭.

"青雪,先扶王妃起來!"還是林嬤嬤看不過去了.

她隨即也走了進來,順手關上門,看著青雪扶起沐凝坐下,她方才道,"王妃,老奴在王府里也十幾年了,從王爺被封謹王時,先皇就送老奴進府照顧王爺.老奴話有些直,如果有什麼不當的地方,還請您不要介意!"

聞,沐凝抬起淚眼看向林嬤嬤,似乎是覺得林嬤嬤不該在這時候出現在這里.

"老奴覺得,你沒有資格哭!"林嬤嬤心中歎了口氣,她知道她接下來的話可能有些傷人,但她卻不得不.

因為她能看出來,王妃分明也是在乎王爺的,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她一直看不清她自己的心.

"林嬤嬤,你怎麼能這麼姐?"青雪聞,不忿道.

林嬤嬤沒有理會青雪,而是繼續道,"是你不想要王爺的孩子,一直偷偷服藥避孕的也是你,如今王爺也已經如了你的意,你又在這里哭什麼?"

聞聽此話,沐凝忽然止了哭泣,她放下早已被淚水打濕的雙手,哭得腫的雙眸怔怔望向林嬤嬤.

"如果你不喜歡王爺,認為這段婚姻是被強迫的,不願意再與王爺走下去.

那麼,王爺如今也已答允你,會放你走!"林嬤嬤在這句話的時候,一直緊緊注意著沐凝的反應.

還好,沐凝當即變得慘白的臉色讓她稍稍放了心.

因為她覺得,如果沐凝不要孩子的目的是執意想要離開,那麼她後面的話就沒有必要再了.

頓了頓,林嬤嬤這才接著道,"如果你喜歡王爺,卻依然不顧他感受,偷服避子藥,卻又不出原因,那麼老奴只能,您今天所受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你沒有臉哭!"

到後來,林嬤嬤的語氣已經變得嚴厲.

"林嬤嬤,就算你是王府的老人,你這麼對王妃話,也太過份了!"青雪首先聽不下去了,她忍不住反駁起林嬤嬤來.

"過不過份,王妃心里有數!"林嬤嬤的態度始終都是不卑不亢的,她雖是在指責沐凝,但語氣依然恭敬.

"我是……自作自受?"沐凝目光閃動,一時陷入怔忡.

"王妃,有些話不該老奴來,但老奴服侍王爺十幾年,還從未見他對任何人如此上心過.

他對你好,不僅僅是因為需要你的血解毒,若是那樣,解完毒,他大可以像對其他女人那樣給你一筆錢讓你離開!

老奴盡于此,王妃好好考慮吧,如果考慮清楚,再傳老奴!"

林嬤嬤也知道自己即使再多,如果沐凝仍然想不通,那麼也是枉然.

而且她跟了容楚這麼多年,多少也了解容楚的性子.

她很清楚容楚掩藏在那風,流外表下的心是多麼得驕傲,他若真心愛上,就絕不會背叛.

也正因為如此,沐凝不想要他孩子的行為才會這般傷他!

如今,她只能希望這個于事一竅不通的王妃能自己想通.

接下來的三天,容楚果然沒有再出現,青雪告訴沐凝,葉冰也只是回來取了次王爺的衣物.

沐凝恍若沒有聽見,她一直都將自己關在辰景閣里,她每日就坐在窗前,抱著膝蓋,眼神空洞看著窗外模糊的天空發呆.

那一日容楚發現她偷服避子藥時的眼神仿佛還在眼前閃現.

那麼得冷漠,好像是兩把劍一般不斷凌遲著她的心.

還有林嬤嬤的那番話,她她是自作自受,她她沒有臉哭!

是啊,她確實是自作自受!

她一點都不值得同!

明明可以解釋清楚,讓他知道她的苦衷,可是她總是有太多的顧慮.

她不敢讓他知道,其實她沒有心,她不能愛,她的生命也很短暫.

月女的生命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經奉獻給了鳳神.

她不該在這里出現的,游曆完畢後,她應當一生都待在那高高的聖殿里,忍受著長久的孤寂,看著殿前聖湖的水潮起潮落.

待到她的繼承人滿十歲時,鳳神族就會重新選定月女,屆時她就會隕落.

就像她的母親,也是在她十歲繼任月女的那一年,無聲無息地進入了聖殿後的塔林,死亡.

月女,聽起來似乎很美,可是,從沒有哪一屆月女能夠活過二十五歲.

其實,這才是沐凝不願意生孩子的真正原因.

誠然,她確實害怕一旦她有孕,鳳神族的人有可能會將這個孩子扼殺,她承受不了失去的痛苦.

但是,她更不想死!她舍不得離開他!

她自私也好,膽也罷,她都已經不在乎.

然而如今,她卻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容楚顯然是誤會了,可她根本無從解釋.

難道要她告訴他,一旦有了孩子,她可能就活不過二十五歲?

首先他會不會相信都不知道,就算他信,這樣的結果真的是他或者是她想要的嗎?

沐凝忽然捂住了臉,她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難道,真的要就此離開,還他平靜生活,然後一個人去面對鳳神族的那些風刀霜劍?

不知不覺中,沐凝又坐了一下午,晚間,青雪敲門,送晚膳進來.

"姐,你中午又沒吃!"

青雪看著桌上那早已涼透,卻是紋絲未動的飯菜,忍不住擔憂道,"姐,你這樣是在糟蹋自己的身子!"

"我不餓!"沐凝從椅子上下來,可是由于一個姿勢坐的太久,她雙腿都僵硬了,她雙腳剛一落地,就難受地皺起了眉頭.

"姐,你為什麼就不跟王爺解釋呢?"青雪連忙過去扶住沐凝.

這也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問題.

她覺得,如果姐能夠告訴王爺,她不要孩子,是因為鳳神族不允許與外族通婚,王爺一定會理解的.

"青雪,一會讓林嬤嬤傳話進宮,告訴容楚,我要見他!"沐凝坐到桌旁,她沒有回答青雪,而是拿起了筷子,開始扒拉起碗中米飯.

"姐,你想好了?"青雪聞,只覺心頭猛地一跳.

她緊張地揪緊了手指頭,不錯眼地看著沐凝神色,似乎是想從她臉上看出點什麼.

"嗯!"沐凝只是淡淡應了一聲,依舊垂著眸,密密眼睫遮住了眼睛,看不出是在想些什麼,她沒有話.

青雪看著沐凝淡漠如水的神,她忽然感覺自己的一顆心在胸腔里怦怦亂跳起來.

上篇:285 東窗事發     下篇:287 我只在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