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88 坦誠  
   
288 坦誠

288

此刻大雪紛飛,然而那白雪卻在容楚與沐凝身周兩尺處仿佛遇到了無形的氣流,一瞬被吹遠,根本無法近他們的身.

容楚抱著沐凝,他眸底卻是染了極深的陰郁宮.

沐凝伏在容楚懷里,她頭一次感覺到那種害怕失去的恐懼朗.

她緊緊環住容楚的腰,眼淚拼命地流,很快就打濕了他胸前衣襟.

"笨鳥,你還能讓我再信你幾次?"沉默中,他忽而歎息.

沐凝一怔,她在容楚懷里抬頭,早已經哭得紅腫的淚眼朦朧,但她的眼神卻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她迎著容楚幽邃鳳眸,突然伸手抓住他一只手,緩緩按在了左心口處.

容楚掀起眼睫,掌心里的柔(阿)軟,令他的心亦是輕輕一顫.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樣子,但我發誓,我今天說的都是真的!"沐凝急聲道.

她還想再接著說什麼,然而就在此時,猝不及防得,沐凝忽然連打了五個噴嚏.

容楚劍眉一霎挑高,他眼底陰郁旋即淡去,轉而被一絲無奈的笑意代替.

這丫頭,總是有本事讓他抓狂,又會在不經意間讓他露出無奈的笑.

他果然是被她吃定了!

即使那般生氣她的所為,此時看她哭,他還是會心疼!

"走吧!"他轉身,當先邁開步伐.

"你聽我說,我——阿嚏!阿嚏!"沐凝以為容楚還是沒原諒她,她頓時急了,連忙幾步追上容楚,剛想去拉他,卻又是連打幾個噴嚏.

沐凝這幾天都沒怎麼吃東西,夜里又失眠,身子已是極為虛弱,這連著幾個噴嚏下來,她竟是感覺眼前金星直冒,站都站不穩.

"真是一只笨鳥!"容楚雖然往前走,但他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在密切注意著沐凝.

此刻一見她身子直晃,他一個閃身就掠了過來,一把將沐凝打橫抱起,看著她一副迷糊的模樣,他滿心無奈道.

沐凝見容楚願意抱她,她連忙伸手緊緊環住他脖子,將臉埋在他頸窩處,滾燙的眼淚再次撲簌簌滴落.

容楚忍不住輕歎一聲,他沒再說話,而是抱著她,一路沉默地走過.

前方不遠處有處梅林,林中有暖閣,本是後妃踏雪賞梅的地方.

容楚所住的依蘭殿有些遠,他怕沐凝受不了寒氣,所以便就近進了這處暖閣.

溥公公已經先行一步進去,斥退了宮女太監,他便守在門口.

容楚進去後,想要放下沐凝,但沐凝仍然緊緊摟著他脖子,說什麼也不放手.

"笨鳥,你想勒死我嗎?"容楚氣結.

"你都不要我了,勒死你算了!"沐凝將臉埋在容楚胸口,她聲音悶悶地說道.

"誰說我不要你了?難道不是你整天威脅要離開我?"容楚掰不開沐凝雙手,他只好坐下,讓沐凝坐在他腿上.

"我不是威脅你!"沐凝抬頭,她看著容楚的眼睛,頓了頓,這一次她沒有再隱瞞.

"你可能不知道,鳳神族是不可以與外族通婚的,通常月女十歲繼任,繼任後有一段時間會在外游曆,游曆完後,就要在聖殿里侍奉鳳神,到了十五歲起就會與男人……"

沐凝突然垂眸,只見她擰了擰眉心,眼神也有些恍惚,但也只是一瞬之間,她隨即接著說道,"直到生下孩子!"

容楚聞言,眉心刹那一沉,敏銳如他,立刻猜到了關鍵,"你不想要孩子,是怕萬一鳳神族的人找來會逼你墮胎?"

沐凝點頭,她看著容楚,眼圈又紅了,她委屈道,"我不是不想,是不敢!"

"為什麼之前不告訴我?"容楚冷眼凝視沐凝,沉聲問道.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沐凝想了想,又委屈地睇一眼容楚,道,"一開始時你也給我服藥了,後來到中州……我以為你是忘記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你們是一個人,我整天擔驚受怕的,哪敢懷孕?"

"嗯,這件事我也有錯!"容楚倒是沒有推卸責任,直

tang接承認錯誤.

沐凝抿了嘴,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想瞞你,我不敢讓你知道我不要孩子的原因,我怕我會突然離開,我不想傷害你!"

"那你知不知道,有時候自以為是的不傷害才是最大的傷害?"

容楚厲聲道,"你偷服避子藥,又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既然害怕回去,為什麼不告訴我?是你覺得我沒有能力保護你,還是根本從來不曾信任我?"

"我,我是怕你為難……"沐凝哽咽.

"……你,還真是蠢到家了!你認為我們在一起經曆過那麼多,你就這麼離開,難道就不是在傷害我?"

容楚一時也被沐凝氣到,忍不住連連敲她腦袋.

說她自私吧,她確實也是有苦衷,可是她這種行為又著實令他生氣!

"你是不是還有事沒說?"沉默了半晌,容楚擰眉又問.

"啊?"沐凝呆呆地張嘴.

"你見過鳳神族的人了?"容楚問道.

"還沒有!在中州時有幾個跟過我,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沒有來找我!"

沐凝想了想,眼中閃過猶疑,"清城哥哥告訴我,要我小心步清瀾,小心身邊的每一個人!"

"清城哥哥?"容楚危險地眯眸.

"步,步大哥!"沐凝連忙改口,她睜圓眼睛討好地盯著容楚.

容楚冷冷勾唇,也不再糾纏這個稱呼,而是接著問,"那麼步清城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鳳神族出事了?"

"我也擔心!"沐凝皺眉.

"那你准備回鳳神族麼?"容楚問道.

"不想!"沐凝老實回答,"但是我又很想找大長老問個清楚……"

"問什麼?"容楚擰眉.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來這里!"沐凝眼神一時有些恍惚,她沉聲道,"我以前不是這樣的,就是在中州,第三根鎖魂針掉了之後,我才覺得我整個人都有些不一樣."

聞言,容楚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突然緊了緊.

"一開始時,我以為是原來的沐凝要蘇醒,那時候我只要一閉眼,腦中就全是屬于她的回憶,還有她的痛苦,她每一分的感情,我整個人都快要被壓垮!"

說到這,沐凝又瞥一眼容楚,忍不住嘟了嘴控訴,"那時候你又變著花樣折騰我……"

"……"容楚對沐凝這種時刻都要投訴他一下的幼稚行為簡直無語了.

"我也以為或許我的靈魂已經快要被擠出這具身體.那時候我不確定我對你的感情,我又憎恨你的欺騙,所以我才會離開!"

沐凝垂眸,怔怔說道,"現在想想,我真的很自私,自己不知道到底愛不愛你,卻因為害怕你會愛上原來的沐凝,所以甯願遠離……"

"那現在呢?"容楚聽著聽著,心中怒氣也在慢慢消散,轉而被濃濃的心疼代替.

他一直知道沐凝有心事,她偶發的心絞痛也很不正常.

一開始時他以為只是因為她心脈受過重創,所以才會如此,如今再看,恐怕她的心絞痛應當是與她體內那一道奇怪的氣機有關.

"現在什麼?"沐凝還沒從恍惚中回神,聞言,她愣愣問道.

"你現在會愛了?"容楚問道.

"嗯!"沐凝急切點頭,像是生怕容楚不相信她,她又抓住他大手按在她心口.

"我以前是不知道,只以為我體內有蒼炎神珠,所以必須斷情絕愛——"

"蒼炎神珠?"容楚聞聽此話,卻是猛地皺緊了眉心,他抓住沐凝雙肩,鳳眸里都含了緊張,"你說你體內有蒼炎神珠?"

沐凝被容楚的神情嚇了一跳,她驚懼地盯著他,"你,你知道蒼炎神珠?"

"該死,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容楚憤怒道.

"怎……怎麼了?"沐凝只能拼命眨眼睛.

"你當初找紫梧,是想用紫梧引出蒼炎神珠?"容楚蹙緊眉頭.

"是啊!"沐凝點頭,"不過紫梧的功用我也只是在書上看過,具體怎麼用我不大清楚."

"那你知不知道,上元山中有一種叫神巫的蛇,就是蒼炎神珠的克星!有神巫在,直接就能吸出蒼炎神珠?"容楚氣得磨牙,他瞪著沐凝,眼中都在噴火.

他真是要被這只笨鳥氣死了,如果她早將什麼事都告訴他,很多事都不會變成今天這樣複雜的局面.

"沒用的!"沐凝愣了愣,隨即又苦笑,"鳳神族有秘術,蒼炎神珠是附在心髒上的,只有在生下繼承人之後,才會短暫脫離,經由幾位長老使用秘術,轉移到繼任者——"

說到這,沐凝忽然一愣,她眼睛越瞪越大,臉色也是急劇變化,轉瞬便變為了青白色.

她目光呆滯地望著容楚染了氣急敗壞的鳳眸,突然就捂住了臉,哀嚎一聲.

她果然是不作不死!

一直只想著不傷害他,所以隱瞞了所有的事,卻沒想到正是她自以為是的不傷害,才讓她自己痛苦了這麼久.

"現在知道後悔了?"容楚眸光變了變,沉聲問道.

沐凝捂著臉不吭聲.

"現在告訴我,關于蒼炎神珠斷情絕愛又是怎麼回事!"容楚拉下沐凝的手,盯著她眼睛問道.

"月女從出生時起,就被要求將一生奉獻給鳳神,不准有絲毫的私人感情,蒼炎神珠依附在心髒上,一旦動情,就會痛不欲生……"沐凝解釋道.

頓了頓,她突然滿臉通紅趴在容楚肩上.

"臉紅什麼?"容楚莫名其妙地挑眉.

"我覺得我真的好蠢!"沐凝一臉羞愧.

"是呀!蠢死了!"容楚沒好氣道.

"那你還要我嗎?"沐凝小心看著容楚,問道.

"你說呢?"容楚斜了沐凝一眼.

沐凝看容楚神情太過冷凝,眼睛又冷,她不由想起剛剛在雪地里他說的那些冷情的話,所以她一時也搞不清他到底什麼想法.

眼珠子轉了轉,沐凝突然湊上去,試探性地在容楚嘴角親了一下.

她見容楚並沒有躲,頓時心花怒放,連忙捧著他俊臉就親了下去.

容楚也不拒絕,而是環緊了沐凝的腰,旋即化被動為主動,加深了這個吻.

良久,兩人這才分開,沐凝氣喘籲籲,清麗小臉上卻染了紅云,眼睛更是亮的驚人.

容楚眸光也變得溫柔了些,他撫著沐凝臉頰,問道,"不是說蒼炎神珠在體內,必須斷情絕愛嗎?那麼,你剛剛說的愛我又是騙我的?"

"沒有!"沐凝連忙否認,"我喜歡你!除了你我不想要其他男人,一開始我以為我只是習慣了你的碰觸,那天你生氣離開,我突然好怕,好怕你會不要我了……所以我覺得我應當是……"

"那你三天前還找我,要告訴我你決定離開?"容楚聽沐凝這麼說,他心中一暖,但隨即他便再次沉了眼睛.

"沒有啊!"沐凝一臉無辜,"我沒有決定離開,我找你就是想告訴你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該死!"容楚看著沐凝哭得紅腫的雙眸,他突然在心里暗咒了一聲.

他知道沐凝不會撒謊,那麼就一定是林嬤嬤誤會了她的意思!

這一番交談也徹底解開了兩人之間的矛盾.

容楚在知曉沐凝之所以不要孩子的諸多擔心後,倒是也無法再生她的氣.

尤其是當他聽沐凝說起鳳神族月女在下一任月女繼任後,就必須要放棄生命這件事時,他心中已然只剩下心疼.

"你早該跟我說,鳳神族再厲害,我也不至于連你都保護不了!"

容楚與沐凝額頭相抵,他親她,"我們不要孩子了!只要你能在我身邊,我已經滿足了!"

沐凝聞言,不由怔怔落淚,她真的從心底里感到羞愧.

比起容楚對她的感情,他寵她愛她,她卻只顧著自己.

她真的是太自私了.

"對不起,我……"

"沒什麼對

不起,如果要孩子是要你提前結束生命為代價,即使只是一點點的可能性,我也不希望你去冒險!你沒有做錯!"容楚輕聲安慰著已然再次痛哭的沐凝.

"可是——"沐凝此時只覺心頭劇痛,她緊緊抱著容楚的脖子,眼淚拼命地流.

現在想想,她真的很蠢,從一開始她就不想嫁容楚,她一直認為他是在戲弄她,娶她也不過是為了她的血解毒.

可是她卻忽視了這一路走來,他護她,憐她,愛她的一切.

這世間還有誰能如此待她?

"哭得臉都腫了,本來就不好看,現在丑死了!你再哭,我真去找個側妃了!"容楚也知道沐凝一定是在為她所隱瞞的一切感到羞愧.

其實在知道一切真相後,他根本就不再生她的氣了.

他也明白這丫頭表面看起來倔強,其實膽小的很,想必這件事早已成為她沉重的負擔.

她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而且確實如她所說,她的變化完全就是從中州回來後才開始的.

所以容楚在猜,沐凝的性子之所以變得那般糾結,或許還是與那傳說中鳳神族的至寶蒼炎神珠有關.

"討厭!"沐凝聽容楚又笑她丑,忍不住就破涕為笑.



上篇:287 我只在乎你     下篇:289 王妃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