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2 鳳神族的災難  
   
292 鳳神族的災難

292

接下來的幾天,雖然土豪大人每天都給沐凝送來她喜歡的食物,但容楚始終沒有再現身.

即使他也讓土豪大人帶了信來,沐凝也明白確實是因為北金與大乾的戰事已起,他必須坐鎮指揮狸.

然而沐凝心中難免還是會感到失望躇.

可她面上卻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一日日得沉靜淡然.

老者一行見沐凝如此合作,每次送去的食物都被食用,對她的看管也就不如開始時那麼嚴厲.

白露除了送餐時會出現,平時也不見人影.

車隊一路疾馳,氣候漸漸變暖,沿途風光也從大雪漫天的冰天雪地到樹木依然青蔥的南方景色.

這幾天,沐凝在馬車沿途停靠補給時也曾下來溜達過.

當然,她還是裝著身體疲軟無力的模樣,在一名丫鬟的攙扶下步履蹣跚.

也就是在第三天的中午,沐凝在上馬車時發現了一道十分熟悉的背影.

竟然好像是夙墨!

七天後,車隊已然抵達大乾邊境.

此時雖是深冬,帝都早已下了好幾場雪,然而這毗鄰南疆的邊境處卻依然如春日般溫暖.

"沐姑娘,請下馬車!"當馬車停靠在一處邊疆小鎮,那老者走過來,恭聲道.

沐凝很配合,不過當她步下馬車後,卻發現不遠處停著另一支車隊,而且為首的人她也認識,是百靈皇族的丞相林世番.

"沐姑娘,微臣奉太子殿下之命特來相迎,請沐姑娘換乘馬車."林世番看到沐凝,倒是一樣的恭敬.

這反而讓沐凝看不出步清瀾究竟想做什麼.

而且沐凝也擔心一旦她換乘馬車後,之前車隊里容楚安插的眼線就不能繼續跟著,那麼豈不是說她會孤立無援?

但這樣的憂慮也只是在沐凝腦海里一掠而過,她覺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容楚何許人也,他既然能放心不來,那自然是做了萬全的打算的.

換乘馬車後,那每頓送來給沐凝的飯食里依舊下了藥,而且劑量頗大.

沐凝心中不由更加痛恨步清瀾.

這種迷,藥服用一旦超過三天,就會非常傷身,到最後有可能還會神智錯亂.

步清瀾竟然給她下那麼重的藥,而且看樣子,他是想讓她一直服下去?

不過,讓沐凝放松的是,土豪大人倒是依然按點出現,她的食物也照樣乾淨.

只是沐凝怕會引起懷疑,也不敢太精神,只能窩在馬車里.

然而,近幾天來她也總覺得困頓,有點昏昏欲睡.

沐凝都懷疑是不是這馬車坐久了,所以她開始暈車了?

三天後的日落時分,車隊終于抵達百靈皇城,然後秘密地被接進了皇宮.

沐凝被安置在迎鳳殿,她對這里一點都不陌生.

因為這里本就隸屬東宮,當初百靈皇族與鳳神族締結婚約時,就開始興建這座宮殿.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出現後來的那些意外,她與步清瀾大婚後,這里就是她的太子妃寢宮.

可是,如今再次回到這里,沐凝卻只有滿心的厭惡.

沐凝走到窗前,她推開面前那扇窗,迎面是一座廣場.

雖然此時天色黯淡,但那根矗立在廣場中央的焦黑色鐵柱卻是那般顯眼.

空氣中好像還飄著讓人作嘔的焦臭味.

這一瞬,沐凝仿佛再次回到夢里看到活人被綁在這銅柱上炮烙至死的那驚悚時刻.

沐凝死死盯著那根在夜色里散發著詭異光澤的柱子,她忽然感覺全身都像是被冷水浸透,心膽生寒.

因為她忽然想起來,不!那不是夢!那是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

一年多前,就是白韻兒告訴她,步清瀾中了奇怪的蠱毒,每到夜間都會像是變了個人一樣,殘暴凶狠.

當時的沐凝雖然清冷,但心性也單純,她對于鳳神族將她嫁予步清瀾的安排並無異議.

因為在沐凝從小接受的教育里,是一切都以鳳神族的利益為重.

近些年鳳神族發生了不少事,在南疆的地位也不如從前那般尊崇,所以才會史無前例地出現讓月女嫁人的事情.

所以在沐凝看來,既然已經與步清瀾訂婚,那麼他的事她自然不能不管.

然而沐凝卻不知道,原來步清瀾所中蠱毒竟然這般凶猛,已然到了喪失人性的地步.

當她看著戴著鬼臉面具,像是完全變了個人的他將太子東宮里那些平時與他尋歡作樂的妃嬪姬妾衣服扒光,然後綁到銅柱上炮烙.

那一刻,沐凝只感覺到徹骨的驚恐.

她試圖阻攔他,卻被他威脅也要將她炮烙,他將她束縛住,用各種下,流的語言極盡羞辱她.

那時的他與平時去往鳳神族探望她時的溫文儒雅完全兩樣.

她滿眼的難以置信,但那時她也只以為是蠱毒才讓他心智失常.

再加上鳳神族二長老與白韻兒的勸說,以及第二日步清瀾清醒後痛哭流涕的求情,單純如沐凝,竟然真的相信了他.

她為了解步清瀾的蠱毒,不顧艱險去尋找那種靈草,然而讓她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她費盡心機之後所得到的竟是懸崖上的那穿心一劍與背叛……

沐凝一時陷入往事里,到如今,她與原來的沐凝的思維與記憶早已融為一體,她已然分不清她到底是她還是她!

"阿凝!你來了!"耳畔有人在喚她.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氣息,然而沐凝卻在聽到那聲音時渾身猛地一震,她轉頭看去,一張眼底通紅的邪氣俊臉一瞬映入眼簾.

是步清瀾!

沐凝幾乎是下意識地眯起眼睛,戒備地往後退了幾步.

"阿凝,怎麼,看到本殿你不高興嗎?"步清瀾見沐凝一臉防備,他似乎很是不悅.

他伸手,想去摸沐凝的臉,他的眼神也始終凝著在沐凝面上,滿眼的迷戀與貪欲,"你比以前更美了!"

"不准碰我!"沐凝一聞到步清瀾身上那濃濃的脂粉味就覺得惡心到想吐.

她皺緊眉心,往後又退了幾步,可是身後已經是牆壁,她退無可退,而步清瀾的手又伸到了面前.

沐凝眸光一冷,頓時一巴掌打過去,拍開步清瀾大掌,怒聲道,"滾開!"

"沐凝,你都被容楚玩爛了,現在還跟本殿裝什麼黃花閨女?你別忘了,你還是本殿的太子妃!"步清瀾也被激怒,他目中迸出邪氣,突然冷笑著出掌向沐凝攻去.

看他的招式,竟然是想撕沐凝的衣服.

沐凝心中大怒,她知道步清瀾練有邪功,她也不敢與他硬碰,而是閃身避過.

她輕盈的身姿也讓步清瀾一瞬沉了眼睛,"你為什麼能動?!你沒中迷,藥?"

步清瀾原以為一路給沐凝喂迷,藥到現在,她應該是軟弱無力任他為所欲為才對.

自從中州再見到沐凝以後,步清瀾就對沐凝念念不忘.

這也正是他如此迫不及待前來的目的,他想要她,想占有她!

他才是她名正言順的未婚夫,她所有的美麗都應該只為他綻放,也只有他才可以碰她!

"步清瀾,你可真是卑鄙!你以為對我下那些藥就能讓我聽任你擺布?做夢!"沐凝抬手擋在面前,眸光如那冰雪般凜冽直刺步清瀾.

"你怎麼會不怕那些迷,藥?難道……"

步清瀾眯起透著邪氣的眼睛,他冷睇沐凝,但隨即他便否定了心中猜測,一瞬冷笑,"竟然在本殿的隊伍里也安插了人手……"

"步清瀾,你對我做過什麼,你心里有數,你現在擄了我,就不怕鳳神族找你算賬嗎?"沐凝捏緊了雙手,嗓音冷銳.

她對事到如今,步清瀾竟然還敢如此厚顏無恥地宣稱他們之間有婚約真是感到不可思議.

"鳳神族?"然而,先前對鳳神族一直非常忌憚的步清瀾此刻在聽聞沐凝提到鳳神族後竟然露出不屑一顧的諷笑.

"沐凝,你果然是太久沒回來了,難道你不知道現在你們鳳神族基

本已是名存實亡了嗎?"

"你什麼意思?"沐凝聞言,不由凝眸.

"你問本殿什麼意思?哈哈哈……"

步清瀾忽然瘋狂大笑,那張本就邪氣的臉上倏地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別急啊,明天你就會知道了!"

沐凝的心忽然狠狠一跳,她蹙緊眉頭,冷冷盯著步清瀾,卻是抿著嘴,不願再與他多說一句話.

"阿凝,你知道嗎,現在的你真美,容楚還真是有本事,竟然能將你這根木頭變得如此風韻動人.現在也只有本殿能救你,只要你願意服侍本殿,本殿可以不介意你是殘花敗柳……"

步清瀾收了笑,就一臉貪婪地朝沐凝一步步走去.

"是嗎?那我是不是還要感謝太子殿下的大度?"沐凝氣極反笑.

步清瀾卻以為沐凝是動心了,他兩眼發亮,立即一步上前,"只要你從了本殿,鳳神族那邊自有本殿護你周全!"

說著,步清瀾就要去撕沐凝衣服.

"你給我滾!"沐凝猛地一掌攻向步清瀾,此刻她氣得臉都綠了.

她還真是佩服步清瀾的無恥,這樣的話都能說出口!

"沐凝,別給臉不要臉!"步清瀾連忙回身躲避,他險些就被沐凝打中,他頓時就沉了臉色,怒道.

"滾!"沐凝滿面怒色,一指迎鳳殿大門.

"哼!"

步清瀾忌憚沐凝手中毒藥,他也不敢近她身,只在那勾唇冷笑,"沐凝,本殿倒要看看明天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說罷,步清瀾陰沉沉看了沐凝一眼,隨即拂袖離去.

沐凝在步清瀾離開後,忍不住沖過去猛地關上了那沉重的殿門.

她靠在門上,因為氣怒,她胸脯還在劇烈起伏著.

然而此刻,她心中更多的卻是震驚.

因為她從步清瀾的話音里聽出來了,鳳神族應該是真的出事了.

可是步清瀾所說的鳳神族已然名存實亡又是什麼意思?

還有他似乎在暗指明天會發生什麼事,而且這件事好像還與她有關!

沐凝忽然覺得心頭一陣煩躁,她抓了抓頭發,就這麼抱著膝蓋坐在了地上.

"吱吱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沐凝耳邊傳來一陣好像是老鼠的叫聲.

沐凝抬頭,便見背著個小雙肩包的土豪大人兩爪叉肥腰,正威風凜凜站在她面前.

見沐凝抬頭看它,土豪大人立即放下雙肩包,又在從里面陶東西.

"走開,我不想吃!"沐凝起身朝內殿走去.

雖然一遍遍告訴自己,容楚肯定是有事才脫不了身.

但是容楚久未出現還是讓她心中充滿了委屈,有一種自己被人拋棄的感覺.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走開,剛翻出包包里東西的大人它連忙也跟了上去.

沐凝坐在床上,忽然有想要流淚的沖動.

她也確實流淚了,這還是她頭一次感覺到如此孤獨,尤其是如今還是身處在這座空曠黑暗的大殿內,這里滿滿的都是不好的回憶,讓她感到無比的壓抑.

"吱吱吱!"土豪大人湊過來,伸爪子遞給沐凝一塊帕子.

"走開!你就和你家主子一樣討厭!"沐凝狠狠擦了一把眼淚,扭過頭不理土豪大人.

"原來笨鳥你竟然這麼討厭我?那我走了!"

沐凝話音剛落,耳畔忽然傳來一道石上清泉般動聽的嗓音.

她猛地抬頭,立即便見一道身著黑衣的頎長身影正慵懶地依在床邊的柱子旁,話音落時,他已然作勢轉身要走.

"啊!"沐凝卻是立刻驚叫一聲,旋即一下子就沖了過去,從後面猛地抱住了容楚勁瘦的腰.

"笨鳥,你是想勒死我嗎?"容楚回身,也抱住了沐凝,他輕輕捏了她臉蛋一下,戲謔道.

"討厭討厭!你怎麼到現在才來!"沐凝聞著容楚身上那熟悉的草木清香,她眼淚忍不住流得更凶了

"笨鳥,這你可就冤枉我了,帝都的事一處理完,我立刻就趕了過來!"容楚解釋道,但他後面的話隨即就被堵在了口中.

因為沐凝已經狠狠吻住了他……

"我好想你!好害怕!我以為你不要我了!"沐凝在他口中呢喃.

"笨鳥,我就是不要我自己,也不會不要你啊!"容楚心疼地撫去沐凝的眼淚,他柔聲問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嗯!"沐凝點頭,她緊緊抱著容楚的腰,只有將臉貼在他胸口,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她才能感覺到安心.

容楚摟著沐凝坐下,沐凝在他胸前蹭了一會,便將剛剛步清瀾來過,以及步清瀾所說的話都告訴了容楚.

"我擔心步清瀾勾結鳳神族的人囚禁了大長老."沐凝抬頭,她看著容楚的眼睛,擔憂說道.

之前步清城找她時就說是替大長老帶話,可見大長老一直就知道她身在大乾帝都,但他卻並沒有派人來找她,這事就已經讓沐凝心中起疑了.

此時夜幕早已降臨,迎鳳殿內並沒有點燈火,只有床頭嵌著的一顆夜明珠散發著幽幽的光亮.

容楚的臉就隱在這幽芒中,他鳳眸已然凝起,邃深眼底沉了冷光.



上篇:291     下篇:293 鳳首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