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3 鳳首人身  
   
293 鳳首人身

293

"阿凝,我近日也收到密報,鳳神族確實是出事了!"容楚斟酌了片刻,還是說道.

"出什麼事?"沐凝聞言頓時緊張了,她從容楚懷里坐直了身子,兩眼直勾勾盯著他茂.

她雖然是來自于異世的靈魂,照理說鳳神族的事應當與她無關攆.

但不知從何時起,沐凝早已與這具身體,與身體里的另一個靈魂融為了一體.

所以鳳神族的事她定然不能坐視不理.

而且她此次回來,也是想找大長老問清楚幾件一直困擾她的事.

"原本鳳神族的事都不為外族人知曉,就算是南疆各族族長不得允許,也不准進入鳳神族領域."

容楚似乎也是覺得發生的事太過離奇,一時又顰眉陷入沉默.

頓了頓,他方才繼續說道,"照理說,鳳神族以月女為尊,五大長老護佑,共同侍奉鳳神,應當不會出現權利糾紛.然而這一次,據傳是二長老聯合三長老與四長老囚禁了大長老與五長老……"

"大長老真的被囚禁了?"沐凝雖然早已猜到可能是這個結果,但是此刻從容楚口中得到證實,還是讓她心中驚駭.

"阿凝,我今晚來也是想問你一件事."容楚突然道.

"什麼?"沐凝見容楚神色是少有的沉重,她不由又緊張了.

"據我所知,步清瀾與鳳神族的二長老勾結,說你與外族通婚,侮辱了月女血脈,要廢了你繼任者的身份,重新選出月女!"容楚凝眸,緩緩說道.

沐凝雙眸一瞬瞪大,她目中都盈滿了驚詫,忍不住冷笑道,"重選月女,虧他們能想得出來!"

"所以我想,步清瀾或許並不是危言聳聽,明日你一旦回了鳳神族,必定會有對你不利的事發生!"容楚沉聲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別回去嗎?"沐凝隨即抬眸問道.

容楚卻搖頭,他握住了沐凝的手,鳳眼里滿是寵溺與支持,"我知道你有你的堅持,不管你怎麼決定,我都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其實,我真的不想做這個月女,可是我必須得回去!"沐凝偎依進容楚懷里,她垂眸,纖長眼睫密密遮住了眼簾.

"嗯!"容楚應了一聲.

沐凝抓住容楚的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她低聲呢喃,"她在這里,那里是她的家,如果我做了逃兵,即使能有一時安穩,但我一輩子恐怕都會活在她的陰影里."

"阿凝,你好像很久都沒再出現那種心絞痛的情況了."容楚感受著手心里的軟與嫩,他輕輕吻在沐凝額頭.

"不啊!"

沐凝聞言抬頭,她看著容楚在明珠幽光下愈發顯得深邃的黑眸,有些委屈地嘟嘴道,"那天你生氣離開,我心痛了三天!"

"嗯?"容楚聞言挑高劍眉,似乎很是詫異,"怎麼沒聽你說過?"

"哼!"沐凝斜了容楚一眼,"你有給我機會說嗎?"

沐凝承認她瞞著容楚偷服避子藥確實不對,但後來她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借歌表白心跡,容楚卻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走了,她到現在都還覺得委屈.

"好好好!是我不對!"容楚看著沐凝那一臉控訴的可愛模樣,不由好笑地捏了捏她鼻子,"我不也是被你傷了心麼!"

頓了頓,他又心疼問道,"那後來呢?心口還有疼過嗎?"

"沒了!"

沐凝老實回答,她一瞬又皺了眉,"我也是覺得奇怪,那幾天痛得要死,感覺就像心被什麼割開了,後來突然又輕松了,然後我就算再想你,也都不再像以前那樣疼了."

"所以你想找鳳神族的大長老問清楚情況?"容楚摟緊沐凝,他深深凝望她.

"嗯!我懷疑是蒼炎神珠從我心上剝離了!"沐凝抬眸,雙眸亮晶晶的.

容楚微笑,"明天一切有我在,別擔心!"

沐凝旋即環住了容楚脖子,送上香吻……

容楚一時心神激蕩,大手忍不住就朝沐凝身下探去.

"別!"沐凝喘著氣,一把抓住容楚大手,她與他額頭

tang相抵,眼睛里染了哀求,"別在這里!求你!"

"是不是他在這——"容楚收回手,一瞬反應過來,卻又猛地住了嘴.

"別問!"沐凝腦海里倏然闖入往昔那些不好的回憶,她就是在這里親眼看著步清瀾與蒙著臉的紅衣妖媚女子翻云覆雨.

那時候,她還不知道那紅衣女子就是白韻兒.

步清瀾後來也想強迫她,只是被她拼死反抗過去.

最可笑的是,當初的沐凝最後竟然還相信了步清瀾,原諒了他的禽,獸行為.

沐凝的臉色已然變得非常難看,她咬緊了唇,極力不去想那些不堪的回憶.

"好!不想說就不說!"容楚何等心性,即使沐凝什麼都沒說,他也已然猜到,她定是在這里有過不好的經曆.

"你今晚走嗎?"沐凝抱緊容楚的腰,低聲問道.

"不走!我陪你!"容楚攬著沐凝躺下,他讓她枕在他臂彎,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下.

"嗯!"沐凝抬眸,望著容楚笑.

"吱吱吱!"土豪大人這時也湊了過來,不過大人它也知道主子與阿凝正是你儂我儂的甜蜜著.

大人它湊上去也是自討沒趣,于是土豪大人很是自覺地在床尾找了個地方,白肚皮一攤,小呼嚕已經扯起來了.

就在快要沉入睡眠之際,沐凝忽然握住了容楚大手,她在幽暗中抬起眼眸,"你能幫我找個人嗎?"

"男的女的?"容楚半眯了鳳眸,一臉警惕.

"女的!"沐凝一看到他那副吃醋的模樣就想笑,她忍不住掐了他腰眼一把.

"嗯,女的可以!那你說吧!"容楚捉住沐凝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

"她叫凌若秋,是我的侍女,也是大長老的侄女.當初我被步清瀾與白韻兒捅刀子時,她也在懸崖上.可是後來我一直在大乾,沒有去找她,我擔心她是被步清瀾控制了."沐凝臉上的笑意漸漸淡去,她將頭靠在容楚胸膛上,緩緩說道.

"好!明天我就讓人去找!"容楚收緊臂膀,他沒有多問,只是沐凝提出要求,他就想辦法為她辦到.

這一晚,在百靈皇宮這座空曠詭異的迎鳳殿內,卻是溫情脈脈,兩人相擁而眠.

然而,這一晚注定是不平靜的,暗夜里,正有著無數陰謀在等著明日的來臨.

就在距離迎鳳殿不遠處的太子寢殿里,從步清瀾在沐凝那回來後,燈火就一直徹夜而明.

不時有女子的驚叫聲或者是慘呼聲透過黑夜傳來.

而那到了夜晚就顯得異常詭異空曠的廣場上,仿佛是要響應那些女子的哭聲,此刻也響起了陣陣哀鳴……

當第二日的太陽漸漸升起,在這充滿了南國異域迷人風景的皇宮內,卻有著暗潮洶湧.

彼時,沐凝已經坐上了馬車,正向著鳳神族的聖地疾馳而去.

馬車上,沐凝神色冷漠,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隨著耳畔傳來的那車輪轆轆聲,沐凝眼前仿佛又出現先前那一幕.

昨晚容楚不放心她一人留在迎鳳殿,足足陪了她一整晚,天快亮的時候才走.

容楚剛走沒多久,步清瀾就來了.

他自然沒什麼好話,只是一遍遍威脅沐凝不要不識好歹,一旦今天回了鳳神族,等待她的或許就是死亡.

沐凝一眼都不想看見步清瀾,她對他的話更是置若罔聞.

步清瀾怒極而去.

沐凝隨後便被"請"上了馬車,只是她一直記著容楚臨走時的囑咐,知道他就在她附近,她倒也不緊張.

而且這一次容楚還吩咐土豪大人一直跟著沐凝,因為南疆多毒蟲,雖然沐凝百毒不侵,但也受不住那麼多毒蟲的圍攻.

有土豪大人在,至少能替她擋上一時.

南國氣候炎熱,沐凝穿得是單薄衣衫,土豪大人無處藏身.

沐凝只得在腿上綁了個袋子,有人時,土豪大人就躲到袋子里,沐凝再用裙子一遮,旁人倒是很難發現.

可是這樣一

來可就苦了土豪大人.

想大人它一身厚重的白色長毛,原本是留著要在帝都過冬的,誰想到突然會跑到南疆這個鬼地方來.

簡直要熱死大人它了!

而且馬車里本就不透風,土豪大人每每從袋子里爬出來,都要吐著舌頭翻著白眼趴在那兒半天動彈不得.

一個多時辰後,馬車停了下來,沐凝聽到步清瀾在和什麼人說話.

不過短短的一段交談,馬車就再次開始前行.

當馬車停下,這一回,沐凝聞到了濃重的水汽.

她不由凝眉,此時馬車車門也已打開,步清瀾的臉出現在沐凝眼前.

"阿凝,本殿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再執迷不悟,哼哼,你應該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

步清瀾唇邊勾著邪笑,他青黑色的眼珠子目不轉睛看著沐凝,像是想從她臉上看到恐懼.

然而步清瀾卻注定要失望了.

沐凝始終神情平靜,即使是在看到那拾級而上,仿佛看不到盡頭的台階時,也是面冷如霜.

她緩緩步下馬車,眼前情景逐漸開闊,但沐凝卻沒有去看那座莊嚴宏偉的聖殿,而是轉眸望著身後那處聖湖.

晌午的日光照射在那片湖泊上,反射出大片的金色光暈.

聖湖上,蓮花依舊開得典雅靜謐.

"沐凝,你就這麼相信容楚會來救你?!"步清瀾看著沐凝那超脫淡然的神情,突然就覺得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他見沐凝始終正眼都不瞧他,本就扭曲的心中也愈發不平衡起來.

"你給本殿站住!"步清瀾一把抓住沐凝肩膀,他幾乎用了全身的力量.

沐凝早在感覺到勁風襲來的刹那就已一揮衣袖,拂開了步清瀾那一掌.

她扭頭,只見步清瀾兩眼血紅一片,布滿了凶狠與殘暴,沐凝的眼睛也立刻冷了下去.

她不想與步清瀾打,是因為她如今孤身一人,她不想太過激怒他,那樣只會對她不利.

而且他練有邪功,一旦失去心性,恐怕又會變本加厲對待南疆的百姓.

但這並不代表沐凝就會一味地對他忍讓.

她對步清瀾已經恨之入骨,她對他的氣息都厭惡透頂,更遑論他的碰觸.

于是,沐凝衣袖揮出的同時,一絲絲肉眼幾乎難以察覺的粉末也隨之被揮向步清瀾.

"賤人!"步清瀾此時理智已失,一擊不中,他接著又伸掌攻向沐凝.

然而這一回,卻有人替沐凝接下了步清瀾那一掌.

"太子殿下,請您注意身份!"威嚴的聲音響起.

沐凝凝眸看去,便見一名身著寬袍白衣,約莫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她面前.

似是感覺到沐凝的目光,男子擋開步清瀾後,便已回身,他先是意味深長看了一眼沐凝,隨即躬身行禮,"月女殿下!"

"二長老別來無恙!"沐凝也微微點頭,她雖然嘴上在與男子客氣,但是她的眼睛里卻是如那冰上懸月一般冷冽.

這名中年男子自然不是旁人,而是鳳神族的二長老,也就是白韻兒的父親白義.

"月女殿下,請回宮!"二長老也不多說,他一伸手.

沐凝冷冷看了二長老一眼,旋即拎起裙角緩緩踏上那百級階梯.

步清瀾瘋狂的笑聲在沐凝身後響起,"沐凝,你永遠也等不到任何人來救你!從你背叛本殿的那一日開始,你就注定是個賤人!你去死吧!"

沐凝對步清瀾的話根本就是充耳不聞,和一個瘋子,她無話可說.

當沐凝終于步上那百級階梯,駐足在通體白色的聖殿大門前,她的手忍不住在袖中緊握.

"月女殿下,請!"殿中早已迎了人出來,見到沐凝,只是躬身行禮.

待到沐凝進入那聖殿後,她便聽得那金色的大門在她身後轟然合上.

沐凝的心也跟著狠狠一震,她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


即使早有心理准備,腦海里也有原來的沐凝一個人待在這里的回憶,可是如今當她真的要一個人來面對的時候,她還是感到了恐懼.

"吱吱吱!"土豪大人此時從沐凝腿上的袋子里跳了出來,已經快要熱成烤狐狸的大人它立即就趴在了那冰涼的地磚上吐著舌頭,一動也不想動.

有了土豪大人陪伴,沐凝倒是沒方才那麼恐懼,她也抬起眼眸,借著天窗上的光芒打量起四周.

然而對她來說,這座鳳神殿又是何其熟悉,她甚至知道這大殿內一共有多少塊地磚,後殿外有多少座骨塔,院子里有多少棵樹木……

即使是閉著眼睛,沐凝都知道,只要再往里走五十步,她就能看到那矗立在神龕上,鳳首人身的鳳神像——

那就是每一代月女們終其一身的清苦都要侍奉的對象.

沐凝往前走去,她坐在一塊絨布墊子上,一如從前的每一日時光.

她知道,她回來的消息一定已經傳遍了聖域,說不定此刻二長老與步清瀾正在鼓動族人對她進行審判.



上篇:292 鳳神族的災難     下篇:294 她是邪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