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5 千鈞一發  
   
295 千鈞一發

295

沐凝剛剛被步清瀾斥責時,還有點心虛,畢竟她確實是來自于異世的一縷靈魂.

說她是邪祟還真不為過鈐.

但隨即沐凝又冷靜下來,就算她是借尸還魂的那又怎樣洽?

她早已和這具身體,身體里的另一個靈魂融為了一體.

而且她也叫沐凝,說不定這具身體的原主就是她的前世!

想到這,沐凝已經完全鎮定下來,她冷冷迎上二長老不善的眼神,厲聲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不是沐凝!"

二長老白義擰了眉心,聲音極冷,"你若是我鳳神族月女,為何對我與三長老剛剛結的長生印一點反應都沒?"

"長生印?"沐凝聞言不由凝眸,她腦海里也一瞬閃過一些畫面.

她知道,二長老說的沒錯,長生印是鳳神族曆代相傳的手印,每一代月女產女後,都會用這這種手印來檢驗.

但是沐凝還知道,其實長生印是與蒼炎神珠相呼應的,所謂的反應,也是蒼炎神珠對長生印有反應.

這也讓沐凝感到納悶,蒼炎神珠明明還在她體內,為何卻對長生印毫無反應?

不!這是陰謀!

沐凝驀地瞪大眼睛,她憤怒地望向白義,果不其然,她從白義眼中看到了陰險的狡詐.

肯定是剛剛那個手印有問題!

然而此刻已經容不得沐凝多想,因為台下的鳳神族眾族人也都開始用懷疑的目光打量沐凝.

"好像是有點不大像月女,以前月女殿下一年也說不到幾句話的!"

"是呀,月女沉靜清冷,這女子牙尖嘴利,又對長生印沒反應,她肯定是假的!"

"可是她長的和月女一模一樣啊,氣質也差不多,怎麼可能有人能長的這麼像?"

"……"

一時間,各種懷疑聲此起彼伏.

沐凝眯眸,此刻,她的眼神已然冷漠如覆霜雪.

更是有人得了二長老的授意,故意大叫道,"就算這女人是月女,也定然被邪祟侵犯,鳳神大人近年來神力下降,一定就是被這邪祟影響的!燒死她!"

"燒死她!"立刻有更多的人應和起來.

"一定是你影響了鳳神,只有燒死你才能釋放鳳神的神力!"白義看向沐凝的眼中滿是毒計得逞後的得意.

沐凝冷冷迎向白義那狠毒的眼睛,她面色卻是依然沉靜,冷若冰霜,絲毫不見白義想要看到的恐懼與害怕.

反而沐凝的眼底還帶了一絲毫不掩飾的憐憫.

她憐憫地望向已經被那幾個人攛掇著,幾乎全都在叫囂著要燒死她這個邪祟的鳳神族眾人.

沐凝終于明白為什麼鳳神的力量會越來越弱了.

就是因為這個部族早已不再單純.

在她的記憶里,像這樣動輒就要燒死人的事不知凡幾,而且罪名全都是對鳳神不敬.

如此的視人命如草芥,如果鳳神真的有靈,恐怕也不會再庇佑這個族類.

白義原本想要看到沐凝痛哭流涕害怕地跪倒在地,這樣他才會有大仇得報的快感.

然而沐凝不但沒有露出絲毫害怕神情,反倒是她眼中那一絲憐憫讓白義大為惱火.

他真是恨不得馬上就殺了這賤人,好為他的韻兒報仇!

此刻,步清瀾看向沐凝的血紅眼中已經閃耀著瘋狂的得意.

他就是要讓沐凝成為萬夫所指的對象,誰叫這個賤人竟然膽敢拒絕他!

當初刺傷她,害她墜崖的又不是他,可是沐凝這個賤人竟然將過錯推到他身上,不但無視他們的婚約嫁給旁人,害得他受盡了恥笑.

而且在中州上元山內,他都刻意去討好她了,誰知道這賤人竟然還要殺他!

這次接她回南疆,他也一路讓人小心侍候著,但是這賤人是怎麼報答他的?

他已經給過她太多機會,是她不懂得珍惜,那就別怪他不懂憐香惜玉了!

步清瀾惡狠狠地想著,他垂在身邊的手也緊握成拳,手背上青筋都凸了出來.

在步清瀾這種人的心里,是永遠也不會覺得他自己有錯的,他只會認為是別人負了他!

沐凝對他的屢次冷臉已然令他大動肝火,這麼多年來,他還從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所以他要她死!

當時他發現白韻兒時,她已經被人挖了雙眼,割了舌頭,縮在路邊奄奄一息.

他是故意用了名貴的大還丹救了白韻兒一命,但他卻命人折斷白韻兒四肢,再刺聾她雙耳,讓她變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就是為了讓白義聽信他的話,認為白韻兒會那麼慘都是沐凝害的,從而與與沐凝為敵!

只有這樣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之前如果沐凝能識相一點,願意讓他玩弄,若她能伺候好他,說不定他還會放她一馬.

步清瀾冷笑著心想.

可是現在就算沐凝跪在他面前求他,也遲了!

"燒死她!燒死她!"

或許是從眾心理作怪,有一個人提出鳳神是被邪祟影響的,其余的人就會越想越覺得就是這樣.

于是,聖湖前的廣場上,正有越來越多的人叫囂著要燒死沐凝.

恰在此時,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被烏云遮住,雷聲轟鳴.

聖殿內,有血色的光芒照耀.

"鳳神,是鳳神顯靈了!"廣場上的眾人乍一看到那遮天蔽日的黑暗中一抹沖天紅光,頓時一個個激動地跪倒在地,全都在"砰砰"磕頭.

"鳳神顯靈!足以證明這個女人已經被邪祟附體,只有燒死她,才能釋放鳳神的神力!"

白義與吉川俱是欣喜若狂,兩人亦是舉高雙手,長跪于地,口中不停地念叨著.

只有最沉默的四長老玉興依然站得筆直,而且他在看到那泛著不正常血色的紅光時,也是猛然擰緊了眉頭.

"白長老,吉長老,這光不對勁!"

然而此刻廣場上鳳神族人的聲音實在太大了,再加上雷聲轟隆,四長老的聲音根本就沒有人聽見.

那紅光出現了一會,已經漸漸淡去,天邊烏云散開,但天卻也陰沉了下去.

這一處充滿南疆異域景色,到處都種植著華蓋巨大的桫欏樹的聖湖之畔,突然平地起了一陣詭異的邪風.

彼時,沐凝若有所思地看著聖殿上已然褪去的紅光,她眼中已然凝起了沉重.

因為她剛剛分明從那紅光中看到了一只鳳凰的影像.

但這鳳凰卻與她記憶里的不大一樣,而是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邪氣.

然而對于所有的鳳神族人來說,方才這一幕無異于神跡降臨.

此刻在加上白義的蠱惑,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是鳳神降下旨意,于是,就連方才還有些猶豫的那些人也跟著激動大喊,"燒死她!燒死她!"

立刻就有幾名聖殿的守衛得了白義的命令沖過來,押了沐凝就朝那廣場上所搭的高台上走去.

"不准碰我!"沐凝冷斥一聲,她自己往前走去.

她已經發現,幾乎所有的人都紅了眼,她知道現在再怎麼解釋也沒用,這些人的心智都瘋了,沒有人會聽她的.

而她孤身一人,硬拼肯定也不行.

沐凝不由有些焦急地朝北方看去,那里是鳳神族聖域的入口處,如果容楚來了,一定會從那里出現.

可是整個鳳神族的聖域都是靜悄悄的,除了聖殿前的這片廣場.

沐凝沒有看到她所期待的容楚身影,反而是在經過步清瀾身邊時,她聽到步清瀾陰狠得意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你還在等容楚來救你?"

步清瀾眼角抽搐著,整張臉都像是在抽筋一般得意地笑著,"沐凝你就死心吧,容楚不會來的!哦不,應該說他來不了了!他死了,哈哈哈……"

沐凝腳步不停,根本就像是沒有聽見步清瀾的話一樣.

"賤人,本殿說的話你聽見沒有!?"步清瀾惱怒異常,伸手去抓沐凝胳膊.

然而步清瀾的手剛伸出一半,突然就渾身痙,攣著倒地,他整個人都像是被抽了筋的蝦子,猛地縮起了身子,嘴里還發出吼吼的怪聲.

"步太子!"白義見狀,連忙沖過去吩咐巫醫趕緊過來救治步清瀾.

因為步清瀾畢竟還是百靈太子,百靈皇族是整個南疆的皇族,他不想步清瀾在鳳神族境內有事.

那樣他也無法向百靈皇族交代.

好在步清瀾也只是抽筋了那麼一會,巫醫紮了幾針後,他已然恢複了正常.

只是他臉色有些發青,眼底血色更濃,必須在旁人的攙扶下才能站的起來.

沐凝淡淡看了步清瀾一眼,唇角倏然浮上若有若無的冷笑.

步清瀾,這才是剛開始而已,慢慢的,我要讓你體會什麼才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要你日夜煎熬,忍受噬魂毒的恐怖與侵蝕!

片刻間,沐凝已經被那幾名守衛押送上了高台,其中兩人用繩子將她綁在了鐵架上.

"燒死她!燒死她!"那些鳳神族的族人們一個個狀若瘋狂,全都舉著拳頭,不停大喊著.

有人搬來了木柴,堆在了那鐵架四周,沐凝腳下.

白義一聲令下,火亦被點燃.

沐凝咬緊了唇,她努力維持鎮定,她不想讓那些人看到她膽怯的一面.

可是天知道,當火苗躥起的時候,她心里真的很害怕.

她不停地在心里呼喚著容楚,她根本就不相信步清瀾所說的話.

容楚一定會來救她的!

一定會!

土豪大人本來藏身在沐凝裙擺下面,這時感覺到熱浪襲來,土豪大人也趕緊躥了出來.

當土豪大人看到四周到處都是躥起的火光時,頓時急的上蹦下跳,毛都炸了.

"噗噗噗!"土豪大人連忙瞪圓了眼睛,鼓起嘴巴對著沐凝腳下那簇火苗使勁吹,試圖吹掉那火苗.

但那火苗得了氣流,反倒燒得更旺.

土豪大人一個沒注意,腦袋上的長毛立即被火苗卷了,差點連大耳朵都燒掉了.

嚇得大人它不停拍打腦袋,這才免于變成一只焦狐狸.

這麼一來,土豪大人也發現吹是吹不滅那火苗的,要打.

于是土豪大人連忙脫下它帥氣的雙肩包,拼命摔打著地上的火苗.

"那是什麼東西?怎麼像只兔子?兔子也穿衣服的嗎?"有人發現正在充當救火隊員的土豪大人,不由好奇問道.

"好像是狐狸,還是有靈智的狐狸!會不會是傳說中的神狐降世了?"又有人猶疑說道.

"那是不是說,其實鳳神並不是授意要燒死月女啊!"更多的人心里產生了懷疑.

白義見狀,眼底抖得迸出陰毒,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一名守衛去捉那只狐狸.

此時那火已經越燒越旺,沐凝被煙嗆得根本睜不開眼睛.

土豪大人亦是趴在地上,一邊在吱吱叫,一邊咳咳咳.

"小狐狸,別管我了,你快跑!"沐凝聽到土豪大人聲音,她努力睜開眼睛,想要讓土豪大人逃命去.

然而也就在沐凝睜眼的刹那,她只見眼角有白影一閃,草木芝蘭般的清香一瞬拂過面前.

下一刻,她被繩子綁縛的雙手雙腿俱是一松,隨即便落入一具寬厚的懷抱,一霎騰空而起.

那衣袂翻飛,宛如天神.

還在半空中,沐凝就已經伸手緊緊環住了身旁男子勁瘦的腰.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她激動地低聲呢喃.

一落地,容楚卻是一指頭就敲在沐凝腦門上,很是無語地說道,"笨鳥,不是讓你好好照顧自己的嗎?你怎麼將自己照顧到火刑架上去了?"

沐凝從來都沒有像此時這般覺得她竟是那麼喜歡容楚敲她腦門時的感覺.

她使勁地咧嘴,用力地抱著他.

"哎呀呀,你離本王遠一點,髒死了,你臉上的黑灰都蹭到本王衣服上了!"容楚雖然嘴上說著要沐凝離遠一點,但實際上,他卻是更緊地擁住了她.

剛剛那一刻,真是千鈞一發,他都不敢想像,萬一他來遲一步,會有怎樣的後果.

"害怕嗎?"容楚放柔了聲音,在沐凝耳邊輕聲問.

"有一點,但只要想到你會來,我就不怕了!"沐凝仰頭看容楚,她雙眸仿佛落入了漫天繁星,亮得驚人.

"笨鳥!"容楚心頭一暖,他寵溺地捏了捏沐凝鼻子.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自家主子一來眼里就只有阿凝,大人它不由很是郁悶.

剛剛大人它也受了不小的驚嚇呢.

容楚稍稍松開沐凝,兩人一同扭頭看去.

剛剛容楚出現的時候,土豪大人那叫一個敏捷地跳上容楚肩膀.

只是當沐凝看到土豪大人此刻的模樣時,她卻有些忍俊不禁.

因為土豪大人此刻的模樣實在太好笑了.

那一身白毛都變成了黑色,腦袋上的毛還燒焦了,本來一張萌萌的肉臉也黑乎乎的,活像剛剛挖完煤出來.

而且土豪大人身上的小短褲也被火燎出了無數個洞洞,大人它爪子里還抓著已經只剩兩塊布條的雙肩包.

土豪大人見主子和阿凝都看著它笑,還有些搞不清狀況.

但對于白義與步清瀾來說,此刻看到容楚的出現,卻是令他們當場大驚失色.



上篇:294 她是邪祟     下篇:296 大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