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6 大長老  
   
296 大長老

296

當步清瀾看到容楚竟然真的出現了,他血紅的眼底不由閃過極度的驚懼.

怎,怎麼可能?

他明明部署了大量兵力,就是為了將容楚圍堵在半路,不讓他有機會前來鳳神族.

他都下了必殺的指令,要將容楚當場斬殺.

他不明白,容楚只帶了十幾個人,他怎麼可能敵得過他所調配的數千強兵?

不!不行!

他不能放過容楚,以容楚的心智,一定已經知道是他派人殺他.

一旦讓容楚回到大乾,他一定會出兵滅了百靈皇族的!

想到這,步清瀾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就是與沐凝通婚的外族,是他誘騙月女失貞,觸怒鳳神,快殺了他!"步清瀾陡然伸手指向容楚,厲聲喝到.

他捏緊了手指,目光陰狠地瞪著容楚,整張臉都因為恐懼而在神經質地抽搐著.

白義雖然從未出過南疆,但以他的閱曆,自然一眼就看出來人不是普通人.

他原本是想下令抓住那男子的,此刻忽然一聽步清瀾說那人就是與沐凝通婚的外族.

白義當然知道沐凝嫁的是大乾的攝政王容楚,他也聽過關于容楚的諸般傳說,不由嚇得渾身一激靈.

他當即驚懼大叫,"殺,殺了他!"

立刻有十多名守衛朝容楚與沐凝所在地圍攏過去.

然而,從出現時起,容楚就是淡定從容.

即使從那黑煙滾滾的火刑架上掠過,他一身月白衣衫仍然不染半點塵埃.

寬袍廣袖,風吹過,翩然飛舞,宛如那魏晉時的名仕.

那氣度,更是尊貴優雅,威嚴天生,讓看到他的人無不有跪倒在地,向他俯首稱臣的沖動.

此刻,容楚與沐凝攜手而立,他目光寒厲地掃向那些朝他撲過來的守衛.

衣袖一揮,強大的勁氣恍若有形,一瞬震開那些人.

"你們想燒死本王的王妃,現在還想殺本王?"容楚冷聲道.

他原本流光般的勾魂鳳眸此時卻布滿了陰森的殺氣,俊臉一霎黑沉,廣袖一揚,他陡然斥道,"給本王全都殺光!"

容楚話音剛落,從人群後突然有數道身著黑衣的身影鬼魅般出現,有人立刻閃身過去,不過幾招就擒住了二長老白義等人.

步清瀾見機不對,連忙低頭,想要隱入人群中.

然而他隨即便發現那些黑衣人全部手執弓箭,將鳳神族這些紅了眼的族人團團圍住,一旦弓箭發射,他就算躲在人群里,也照樣難逃一死.

步清瀾這回是真的害怕了,他怕百靈皇族百年基業毀在他手上,他更怕他的命今天就要葬送在此.

白義與吉川幾人更是被人押得跪倒在地.

鳳神族那些剛剛還群情激奮,叫囂著要燒死沐凝的族人們也都懵了,顯然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眼看那些黑風騎將士已然弓在弦上,鳳神族眾人就要血濺當場.

沐凝顰眉,她扯了扯容楚衣袖,雖然她也痛恨這些族人的愚昧,但一下子殺光他們,還是讓她于心不忍.

但是容楚這一回卻是顯然動了真怒,他捧在掌心里視若珍寶的笨鳥差一點就被這些愚蠢的人當成邪靈燒死.

這怎不令容楚生氣.

在容楚眼里,不管是什麼人,只要威脅到沐凝安危,就都得死!

沐凝見容楚不理她,她不由氣得咬牙.

她腦子里同時也在飛快轉動著,琢磨得想個辦法讓容楚放棄這恐怖血腥的想法.

她不想他因為她而犯下這麼嚴重的殺孽.

不過,還不等沐凝想出一二,她就聽得人群之外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恭王殿下,手下留情!"

沐凝聽這聲音十分熟悉,她扭頭看去,便見一名白袍老者在青衣男子的攙扶下正朝這邊匆忙趕過來.

一邊跑,老者還在一邊急迫大叫,"恭王殿下,請慢動手!"

"大長老!"沐凝頓時凝了眉心,她下意識地想要過去,卻被容楚一把拉住了胳膊.

"去哪?"容楚語氣不悅.

"是大長老!"沐凝有些激動.

她這次冒險回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大長老解答她心中的那些疑惑,是以沐凝此時一看到大長老,立刻就想過去.

"是又如何,管不好自己族人,他也該死!"容楚冷冰冰道.

沐凝覺得容楚今天似乎很是奇怪,他平時雖然說話也惡毒,但還不至于如此不講理.

"笨鳥,你乖乖在這待著!"容楚一拉沐凝,又將她帶回了懷里,而他則目光陰鷙地盯著二長老等人.

"大長老救命!"那些被黑風騎弓箭所指的鳳神族人一見大長老,立即一個個都哭泣著哀求起來.

然而凌云子只是匆匆掃視了一眼,隨即眼神落在低著頭的二長老三長老身上,他搖搖頭,沒有說什麼.

"恭王殿下,請饒恕我的族人!"大長老凌云子一過來就跪下了.

"大長老,您先起來!"沐凝心中還是非常尊敬凌云子的,她連忙想要過去攙扶他.

這一回容楚倒是沒攔著沐凝,而是松開她素手,讓她過去扶起了大長老.

"阿凝,你終于回來了!"凌云子一看到沐凝清麗的小臉,他竟是忍不住老淚縱橫.

"大長老,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和五長老會被囚禁!"沐凝看了一眼跟在凌云子身後過來的五長老,又看看已經被黑風騎壓制住,跪在地上動彈不得的二長老幾人,她還是難掩疑惑問道.

因為在她的記憶里,二長老與三長老雖然功利心很強,但是他們還不至于膽敢做出囚禁身為族長的大長老啊.

"這件事一會再說,阿凝,你快離開聖域,鳳神像已被邪靈附體,它想要蒼炎神珠!你在這里會非常危險!"

凌云子卻是緊張地將沐凝推到容楚身邊,他抱拳恭聲道,"恭王殿下,您與月女乃是天定良緣,您亦是破軍之命,現在只有您才能保護阿凝,請您快帶阿凝離開!"

"老家伙,你就算想為你的族人求情,也不必將話說得這麼動聽吧?"容楚挑了挑劍眉,斜了大長老一眼,鄙夷道.

雖然凌云子那一句天定良緣聽得容楚心花怒放,但他還是覺得這老家伙應該是在拍馬屁.

沐凝也是這麼覺得的.

"恭王殿下,老夫所言句句屬實!"

凌云子回頭看了眼聖殿的方向,他面色沉重對沐凝說道,"阿凝,剛剛你應當也看到鳳神現身?"

"嗯!"沐凝點頭,其實她本來是不信鬼神之說的.

但自從她穿越一回,她就已認識到,這世上其實有很多事是常理無法解釋的.

就像南疆這受人尊崇的鳳神,也確實曾經是存在于世的.

而且她剛剛還親眼看到鳳凰現身……

"那不是鳳神,鳳神早已離開,那是假裝成鳳神的邪靈!"凌云子的聲音陡然變得急促起來.

話音未落,他忽然猛地變了臉色,沖著白義就是一聲厲斥,"白義,你在干什麼?!"

容楚一直顰眉聽著大長老那一番堪比神棍的說辭,白義又低著頭,他一時也沒注意白義在干什麼.

這時聽大長老一呵斥,容楚立即便發現白義口中一直在呢喃著什麼.

"他在念咒召喚邪靈,快阻止他!"凌云子當即大驚失色,他不顧身體老邁,竟然沖過去要打白義.

壓著白義的那名黑風騎將士不待容楚下令,已然一把卸了白義下頜,一腳將他的臉踩在地上.

然而白義卻無半點慌張,也不顧下巴痛的鑽心,他從喉嚨里發出"吼吼"的笑聲,那對血紅的眼睛詭異地盯著沐凝.

沐凝在他那樣的目光注視下,心髒陡然一緊,她忽然有腳底生寒,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像是,突然被什麼東西給盯住了一般.

彼時,本就陰沉的天空倏地雷聲大作,狂風驟起,層層烏云翻滾而來,一霎將通體白色的聖殿團團裹住.

所有的人都被那狂風吹得睜不開眼睛,只有土豪大人淒厲的尖叫聲撕破眾人耳鼓.

但是那狂風來的快去得也快,眨眼間,聖湖之畔又再次恢複了平靜.

但是凌云子卻是立刻就發現,沐凝不見了.



上篇:295 千鈞一發     下篇:297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