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7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297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297

"小姐!小姐怎麼不見了?"青雪是跟著容楚過來的,與她一起來的還有軒轅緋幾人.

然而讓青雪等人大驚失色的是,他們不過腳程比王爺慢了一點,來遲了一點,方才竟然就只能眼睜睜看著沐凝被一團黑霧吞沒,消失無蹤.

"王爺,王爺也不見了!"一直與黑風騎將士站在一起的葉冰突然後知後覺地驚叫了起來.

"吱吱吱!"只有土豪大人焦急地一指聖殿方向,示意葉冰趕緊去救它家主子和阿凝.

剛剛也只有土豪大人一只狐狸看清楚了,那陣怪風過來,趁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的時候,直接卷了阿凝就朝聖殿那方向掠去.

它家主子反應奇快,一把抓住了阿凝的手,所以也就一起被卷走了.

但是青雪葉冰等人現在都是焦急萬分,土豪大人又是全身漆黑,活像剛剛挖煤回來.

剛剛發生的一幕又讓廣場上所有人都驚駭莫名,還有二長老白義在那怪笑連連,三長老與四長老向大長老求救.

一時間,整個廣場上都鬧哄哄的,葉冰與青雪都沒注意到他們腳下那個黑乎乎的東西.

土豪大人急的原地直跺腳.

軒轅緋則是抓住大長老,一臉凶神惡煞地問道,"你們將小美人藏哪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急的沒法,只得跳起來自己往聖殿那里沖.

"是土豪大人!"葉冰與青雪見了,也連忙跟著沖過去.

大長老顧不得自己脖子還被軒轅緋掐著,他連忙叫道,"危險!別去!"

"老神棍,你們鳳神族到底在搞什麼鬼?"軒轅緋抬頭看去,也發現那座原本該是莊嚴聖潔的聖殿此刻竟是被團團黑氣籠罩,一看就十分詭異.

軒轅緋不由蹙緊眉心,立即喝道,"你們回來!有些不對勁!"

彼時,沐凝只見那狂風平地卷起,飛沙走石,迷的她根本就睜不開眼睛.

她下意識想要去找容楚,但還不待她伸手,她便感覺一道強大的吸力猛然襲來,一下子就將她身體騰空卷起.

眨眼間,沐凝便發現自己已經落在了一處平地,由于巨大的沖擊力,她一下子往前撞去.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本能,沐凝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忽然雙手護住肚子,從而生生用肩膀扛下了那狠狠一撞.

"嘶."鑽心般的疼痛襲來,沐凝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臉都疼得皺在了一起.

但她隨即便意識到不對.

這里太黑了,黑到伸手不見五指,她感覺自己就好像來到了混沌世界中,聽不到聲音,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眼耳口鼻似乎都在此刻失去了功能,沐凝忽然有些心慌.

也就是在這時,她只見前方倏然有淡淡紅色亮光,雖然如那薄霧一般朦朧,但卻也給了沐凝希望.

她捏了捏手,凝了眸光,緩緩朝亮光來源處走去.

這一段路,極靜,沐凝只覺自己的每一步都踩在心尖上.

待到她終于走到那亮光處,她卻發現,這不過是道牆壁,而剛剛的紅色亮光就是從那牆壁上發出的.

沐凝不由有些失望,可是也恰是在此時,她忽然感覺耳畔傳來一道極輕的聲音,"牆上有個凹槽,將你的手按上去."

這聲音極其蠱惑,就像是沐凝心底里的聲音一般,讓她無從拒絕.

沐凝抬眸望向那牆壁,這一看,她才發現,就在和她心髒差不多高的地方,那里果然有一道凹槽,像是人的手印輕輕按上去的.

可是沐凝卻有些猶豫,女人對危險天生的敏銳讓她擔心一旦她將手按上去,有可能會發生很嚴重的後果.

沐凝一時站在那牆壁前,擰著眉心有些不知所措.

她方才聽到的聲音似乎是見沐凝久久不動,此時又出聲開始催促她,"別害怕,將你的左手放上去,難道你不想出去嗎……"

或許是這聲音太蠱惑,又或許是沐凝很想離開這里,她想了想,還是咬牙,緩緩抬起左手,照著那凹槽處放過去.

這一刻,沐凝幾乎聽到盤旋在她心底的那道聲音陡然發出了愉悅的鳴叫聲.

沐凝忽然意識到不對,她想縮回手,但是她卻發現自己整個左邊的身體似乎都不受她控制,正被一股邪異的力量牽拽著,猛地拖向那牆壁凹槽處.

"臥槽!"沐凝忍不住罵了句粗口,她臉色一時大變,她再蠢也不可能不知道她上當了.

而且還是上了個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當!

沐凝心念急轉,拼命想著脫困的辦法,但她這時已經被拽到了牆邊,而且她的手完全不受她控制,直往那凹槽里戳.

就像是牆那邊有什麼怪物正拉著她往那邊拽一般,十分急迫.

沐凝咬著牙,猛地一腳蹬在牆上.

但她的力氣哪能比得上那股怪力,而且此刻她耳邊那股怪聲愈發尖利.

眼前亮光也更亮了,一霎如血色浸染,透著無比邪異的光芒.

就在沐凝氣急敗壞正和那怪物角力之際,她忽然只覺眼角白影一閃,隨即一道韌力如春風化雨一般瞬間拂來,一霎挑開了她手臂.

也將她與牆壁之間的怪力拉扯彈開.

沐凝猛地扭頭,一眼便看見一道白衣的熟悉身影.

"沒事吧?"容楚一挑之後,已然掠到沐凝身邊,面容沉肅問道.

"我沒事!"

沐凝乍一看到容楚,頓時眼睛一亮,她慌張的心也隨之放松下來.

但旋即她便一把抓緊了他,緊張問道,"你怎麼也進來了?"

"先別問那麼多,這里很不對勁!"容楚抓住沐凝素手,他冷凝的鳳眼卻是看定了身後那面牆壁.

沐凝也發現了,剛剛她耳畔還在叫囂的聲音已然消失不見,四周除了她與容楚的呼吸聲就再無別的聲音.

而且方才還閃耀著淡紅色光芒的牆壁也黯淡了下去.

容楚走到那面牆前,他細細打量了一番,突然猛地將手中的長劍插進了那凹槽里.

陡然間,沐凝只覺耳邊傳來一陣尖銳的呼嘯聲,淒厲至極,幾乎要刺破她耳鼓.

沐凝忍不住捂住耳朵,面上也露出痛苦神情.

此時那牆壁也不再黯淡,而是陡地發出奪目的亮光.

沐凝透過那強光,只見一只鳳凰正從牆壁處騰空而起.

然而令沐凝震驚的是,她發現那只鳳凰竟然是通體黑色,只有兩只眼睛泛著血紅的光芒.

很顯然,剛剛將沐凝吸引到這里來的那淡紅光芒,就是那詭異黑色鳳凰的眼睛.

而那道聲音要她伸手按的凹槽,則是鳳凰尖利的喙所在.

沐凝的心不由後怕地狂跳起來,她緊緊抓住了容楚的手.

她突然不敢想像,如果方才她貿然將手伸過去,那麼此刻說不定她左半邊的身子都要被吞沒了.

"我了個大擦!世界上還真有鳳凰!"沐凝見那黑色鳳凰盤旋鳴叫,聲音淒厲,她不由圓睜雙目,一臉震驚地扭頭看向容楚.

"快走!"容楚卻沒時間解釋,他雙目一直緊盯那鳳凰,此刻不待沐凝話音落下,他已經一把摟住了沐凝纖腰,瞬時飛身向後掠去.

可是他二人剛才的行徑顯然已觸怒了黑鳳凰.

只見那黑色鳳凰盤旋幾圈後,就陡然眼睛血紅,尖利叫著朝二人方向俯沖過來.

容楚連忙提劍迎上,但是這鳳凰詭異的很,還在半空中就已經散開成黑霧,容楚劈出的劍頓時只攪散了那團霧氣,根本傷不到鳳凰分毫.

"阿凝小心!"容楚一擊不中,眼前突然失去了鳳凰蹤影,他警惕地望向四周.

此刻這空間里血色光芒大盛,他的心也跟著一跳,立即回身沖沐凝大吼.

"嚯!"沐凝被容楚聲音里的急迫嚇了一跳,她本就一直戒備著,這時被容楚一提醒,她察覺到周身氣流不對勁,立刻抱了頭就地一滾.

那黑鳳凰尖利的喙幾乎是貼著沐凝頭皮擦過去的.

"怎麼樣?有沒有受傷?"容楚連忙過去,扶起沐凝,緊張問道.

"沒有!"沐凝拍拍腦袋,一縷被黑鳳凰扯下的長發飄然落地.

但那只黑色鳳凰顯然已被激怒,它屢擊不中,已然耐心盡失,也不給沐凝與容楚休息的時間,已然再次發起了攻擊.

而且沐凝與容楚也發現了,這鳳凰的目標是沐凝,它在不顧一切地想要撕開沐凝的胸膛.

幾番爭斗下來,沐凝已經氣喘籲籲.

"它想要蒼炎神珠!"她望向容楚,"怎麼辦?要不干脆給它,否則我們都要死在這了!"

"這東西邪的很,恐怕就算你給了它蒼炎神珠,它也不會放過我們!"容楚緊皺著眉頭,一口否決.

"可是——啊!"沐凝剛想說話,就在這一刹那,她突然感覺眼前像是被血霧蒙住.

她一直與容楚握在一起的手也是一緊,一股大力將她扯得往下墜去.

沐凝驚叫一聲,她忙不迭揮手揭去眼前絲狀的霧氣,低頭往下看去.

然而這一看,差點駭得她心膽俱裂.

因為她竟發現她與容楚之間不知怎麼忽然出現一條深達千丈的鴻溝,鴻溝下,烈火炎炎,翻騰起熊熊火焰.

那火焰的顏色也是黑色的,瞬息萬變,仿佛黑色鳳凰的喙,陰森猙獰,直朝鴻溝上方的二人啄來.

但是,令沐凝驚叫的並不是那可怖的鳳凰,而是她發現容楚腳下的地磚正在寸寸碎裂,不停下沉.

"放手!"容楚的臉色也是少有的沉重,他從來都是鎮定從容的鳳眸中也布了一絲驚駭.

眼看他整個人就要掉落到那黑色的火海里,他不由沖著沐凝大吼,"笨鳥,快松手!"

"你快過來呀!"沐凝卻只是拼命搖著頭,她臉上布滿了冷汗,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叫出聲來.

就在此刻,容楚腳下最後一塊石頭碎裂,他整個人猛地墜下,一直拉著他的沐凝身子也迅速被帶的往斷裂的鴻溝處滑去.

"笨鳥,你給我放手!"容楚目眦欲裂,一劍猛地插進那石壁中.

"不放!你上來!"沐凝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她拼命抓著容楚大手.

即使垂下的長發被火烤焦,小臉上汗如雨下,她也死命咬緊牙關,說什麼也不松手.

因為她知道,一旦她此刻松手,那麼容楚就真的回不來了.

不!她不要!

她好不容易才明白她也愛他,她不要離開他!

"放手!你會死的!"容楚眼看那只黑色鳳凰再次騰空而起,血色眼睛里閃著陰險光芒,桀桀怪叫著朝沐凝後心處啄去.

他眼眶幾欲瞪裂,只覺自己的一顆心幾乎都要跳出來了.

他就知道,這黑色鳳凰就是想先解決他,然後好去攻擊沐凝.

直到此刻,容楚方才感覺到自己有多麼的無能為力.

他往昔那些生殺予奪的梟冷狂妄到了這種超越自然的生物面前,又是多麼得可笑與不值一提.

然而從來都是膽小怕死的沐凝此刻卻好像對那即將到來的死亡危險恍若不覺.

她見容楚竟拔出插在石壁上的劍,想要砍斷他自己那只被她緊緊抓住的手.

"你敢!"

沐凝頓時尖叫起來,"容楚我告訴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死!你敢斷手,我馬上就跳下去!"

"笨鳥,你——"容楚我劍的手一滯,他滿眼驚怒地瞪著沐凝.

"我不要你死!我還要給你生孩子的!"沐凝見容楚收手,她心頭一松,眼淚突然毫無預兆地啪嗒啪嗒落了下來.

那眼淚滴滴都落在了容楚手背上,他猛地咬緊了牙關,在身下那詭異黑色火焰的背景下,他鳳眸中驟然閃過一抹奇異的亮光.

此刻,那黑色鳳凰也已呼嘯著直朝沐凝的後背啄來.

沐凝只是拼命想要拉住容楚,她根本就沒有精力與能力再去抵擋那必殺的一擊.

眼看沐凝就要命喪當場,容楚忽然腦門一炸,他腦海里陡然一片空白.

只見他將手中長劍扔下,腳尖一點,再借助沐凝的力量,宛如神力附身,倏然間,縱躍而上.

一瞬抓住了黑色鳳凰幾欲已經啄到沐凝後心的那鋒利的喙.

沐凝見容楚終于上來,她身上攢的那股勁頓時泄去,她整個人都已完全脫力一般軟倒在地.

可是容楚雖然阻止了黑色鳳凰必殺的一擊,卻也徹底激怒黑色鳳凰.

此刻,只見那黑色鳳凰宛如瘋了一般,根本不管章法,朝著沐凝猛烈攻擊.

容楚手臂上也被那鳳凰的喙啄傷.

沐凝已被容楚扶起,她靠在他懷里,一看到他受傷,那黑氣直朝手臂上方蔓延,她頓時緊張地要去查看,"有毒!"

"沒事!"容楚帶著沐凝又躲開了黑色鳳凰一輪攻擊,他強撐著一口氣,垂了衣袖,不讓沐凝看到他傷口.

因為他不想她擔心.

"你喝我的血!"沐凝見容楚臉上都泛起了黑氣,她急的沒辦法,她忽然拔下頭上簪子,照著自己手腕就劃了下去.

容楚根本就來不及阻止,沐凝已經將手腕湊到他唇邊.

那黑色鳳凰原本見自己已經能夠殺掉那個男的,此刻又生變,不由大怒沖下.

但這一次,黑色鳳凰卻沒能再近沐凝身.



上篇:296 大長老     下篇:298 天命所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