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8 天命所歸  
   
298 天命所歸

298

幽閉的空間里,紅光閃耀,容楚垂眸深深看著沐凝.

她的眼中淚痕未干,濕漉漉的,像是夏日清晨荷葉上的露珠,泛著水汽,卻晶瑩通透,寶石般美麗.

容楚腦中不停回放著方才他緊抓著不放開他的那一幕.

她說,"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雖然他當時惱怒她的不聽話,他不想她有事,即使只有最後一絲生的希望,他也想留給她.

但此刻想來,這一句,恐怕是他此生所聽過的最美的情話.

他的笨鳥,終于開竅了!

沐凝劃開手腕,她不顧疼痛,也不管那只黑色鳳凰正暴怒著沖向他們.

她將傷口送到容楚嘴邊,可是容楚卻只是看著她,沐凝不由急道,"快喝啊!"

其實沐凝也知道,容楚負傷,她也已經筋疲力盡,那只黑色鳳凰又是不知疲倦地不斷發起攻擊,他們兩人如今能夠生還的希望真的渺茫.

但是沐凝就是不想容楚有事.

容楚眸光深深,他另一只攬著沐凝纖腰的大手緊了緊,隨即低頭,吮住了沐凝手腕上的傷口.

此刻,那只黑色鳳凰也已撲到了兩人身前.

眼看兩人這一次真的已無生還希望,然而,無論是容楚還是沐凝,卻都沒有露出一絲害怕的神情.

可是,就在那只黑色鳳凰桀桀怪叫著撲到近前,容楚與沐凝都已經不抱希望之時.

這一瞬,從沐凝心髒處,陡然迸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

這白光一霎將沐凝與容楚籠罩,此時,那只黑色鳳凰也正撲到.

只是令人驚詫的是,剛剛還在桀桀怪叫著,以為這一次一定能得到蒼炎神珠的黑色鳳凰突然發出了尖銳的慘叫聲.

沐凝與容楚同時抬頭看去,便見那黑色鳳凰好像被什麼給打到了一般,巨大黑色的身體在空中翻滾,黑色霧狀的羽毛撲簌簌落了一地.

沐凝先是一愣,好半晌方才震驚地扯了扯容楚,"這,又是怎麼回事啊?"

今天她已經屢次見到這種超越自然的現象,沐凝以為自己心髒已然被鍛煉地足夠強大.

但此刻突然死里逃生,又見那桀驁凶猛追擊地讓他們差點喪命的黑鳳凰忽然像只小雞一樣被暴揍,她還是震驚了.

"噓,別出聲,你看那邊!"容楚吸了沐凝的血後,臉上黑氣已然淡去.

他先幫沐凝止血,自己卻沒時間運功祛毒,只能將毒素封在傷口處.

但此時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幕卻讓容楚向來淡定的俊臉上也現出一抹驚異神色.

沐凝順著容楚手指方向看去,這一看,她頓時圓睜雙目,一臉的難以置信.

因為沐凝竟然發現那道耀眼的白光好像有生命一般,正追著那只黑色鳳凰.

黑色鳳凰好似非常畏懼白光,不停躲閃,口中還發出怪叫聲.

這一幕在沐凝看來,就仿佛是一個人正在暴揍*物……

眼看這形勢一下子逆轉,沐凝松了口氣的同時,越看眼前這詭異的情景,她就越是滿頭黑線.

"阿凝,這白光是從你身上出來的,好像有意識!"容楚看了半晌,他眉心也擰緊了.

就在容楚話音落下的那一瞬間,那只黑色鳳凰再不複攻擊兩人時的凶猛與囂張,而是抱頭鼠竄,竟是直接被那道白光打得逃回了牆壁.

一瞬隱入不見.

隨著那黑色鳳凰的隱匿,沐凝也發現剛剛還幽暗密閉的空間忽然亮了起來.

那如有實形的黑色霧氣也絲絲縷縷朝那牆壁處滲透進去.

沐凝這才發現,他們如今所站的地方竟然是聖殿的前殿,也就是沐凝剛開始被關的地方.

有淡淡日光從天窗上射進,而方才那幽閉空間里所有的幻象,包括那一條深達千丈的鴻溝都已消失不見.

"阿凝!阿凝!"沐凝正在發愣,忽然聽得耳畔傳來一陣溫柔的呼喚.

"你叫我?"沐凝扭頭看容楚.

容楚黑臉,一指頭敲在沐凝腦門上,"笨鳥,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還有,那明明是女人的聲音!"

沐凝左右看看,突然一臉驚恐地躲進容楚懷里,無尾熊一般抱緊了容楚,"這里就我們兩個人,不是你叫我,難道鬼叫我?"

容楚額頭青筋狂跳,他提著沐凝衣領將她揪了出來,咬牙道,"笨鳥!看你前面!"

"啊?"沐凝聞言,悄悄斜眼,朝前方看去,她一眼便看到在鳳神像的上方漂浮著一團白光.

見她看過來,那白光忽然幻化出一道人影,是一名美麗的年輕女子,她看著沐凝,溫柔喚道,"是我的阿凝嗎?"

"娘!"沐凝幾乎是脫口而出,她立即松開了容楚,幾步奔到那道白光前.

容楚一聽沐凝叫娘,不由也挑了眉梢.

"阿凝,真的是阿凝!"白光里的女人輪廓又清晰了幾分,即使氣質清冷,卻也掩不住那濃濃的母愛.

"娘,你怎麼會……"沐凝神情激動,這完全是她的本能反應.

雖然她從出生時起就被帶離了母親身邊,長久居住在洞府里,而她的母親作為月女,則是守在這冰冷的聖殿里,日複一日.

可是那種濃濃的血脈深情,卻是割舍不斷的.

"阿凝,娘要走了,能看到你幸福,娘真為你高興!"

女子的聲音淡如春風,她突然轉眸看向容楚,卻只是看著他溫婉一笑,"你很好,阿凝有你,是她之幸!"

容楚凝眸,恭敬道,"有她,也是我之幸運!"

"娘,你別走啊,我還有事要問你!"沐凝見女子身影漸漸淡去,她頓時急了,一下子就沖了過去.

"阿凝,有些事是天命,你無須再追尋解釋,你只要記住,你就是你!她也是你!"

說完這一句,那道白光散去,倏忽幻化出無數道白影,每一道白影里都凝著一道年輕女子的身影.

沐凝與容楚眼中都難掩震驚,因為他們都已想到這些年輕女子的身份——曆代月女!

"娘!你別走啊!"沐凝見那些白影都緩緩隱入了日光里,她不由自主地追了過去.

"阿凝!"容楚從後一把拉住沐凝的手,他望著她蒙了水霧的大眼睛,輕輕搖頭,"別去打擾她們!"

"可是——"沐凝咬牙,她只覺心頭忽然漫上無比悲慟的情緒.

"剛剛是她們救了我們!"容楚抱緊了沐凝,在她耳邊輕聲道,"月女代代相傳,你和她們有共同的血脈……"

隨著容楚話音的落下,這一處大殿里,方才還縈繞空中的無數道白光已然化做了柔風淡去.

聖殿內,再次恢複了甯靜.

沐凝抬眸,怔怔望著

沉重的聲音響起,聖殿的門也被人從外邊推開.

"小姐!"

"王爺!"

"吱吱吱!"

青雪與葉冰率先沖了進來,不過土豪大人速度比他們倆更快,一下子就沖到了沐凝與容楚面前.

兩人一狐狸看到沐凝與容楚好端端站在那,不由同時重重松了口氣.

"阿凝,你們沒事吧!?"軒轅緋與大長老隨後也沖了進來,一臉緊張.

跟在大長老身後的還有步清城,他看到沐凝安然無恙,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

不過,容楚一看到步清城,俊臉卻是立即陰沉了下去.

他幾乎是占有性地攬著沐凝肩膀,一對鳳眸冷冷睇著步清城.

步清城剛剛好看一點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偏偏沐凝後知後覺,一點都沒發現這兩個男人之間的眼神交鋒.

"沒事!"沐凝搖搖頭,她隨即看定了大長老,"大長老,阿凝有事相求!"

"你說!"凌云子打量了一下大殿,皺了皺眉,此刻聽沐凝說要求他,他立刻應道.

"這個鳳神像被邪靈侵占,已經不能再留了,還有神像後面那牆壁,大長老,即刻派人來燒了吧!"沐凝沉聲道.

"燒了鳳神像?"凌云子眉心一跳,他看了看沐凝沉凝的臉色,目光再落到殿中那尊鳳神像的時候,他目中猛然露出驚懼.



上篇:297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下篇:299 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