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99 有喜  
   
299 有喜

299

"來人!"只是看了一眼,凌云子就已經做了決定.

因為他也發現那座神像已然不再是從前能讓人心平氣和心生敬畏的莊嚴模樣,而是周身透著讓人很不舒服的邪氣.

"大長老,這是鳳神像,祖宗傳下來的,怎麼能說燒就燒?"跟進來的五長老與幾位德高望重的族人一聽到凌云子下令要燒掉鳳神像,頓時都震驚地提出反對.

"我早已說過,鳳神已經離開,如今我們所供奉的,不過是一具邪靈!你們還要繼續執迷不悟下去嗎?"凌云子似乎很是疲憊.

眾鳳神族人一時啞然.

"拆吧!"凌云子一揮手,那幾名守衛立刻上前拆毀鳳神像.

"別忘了,還有那面牆壁!"沐凝提醒道.

此刻聖殿大門洞開,陽光充足,沐凝又站在離那影壁很近的地方.

所以她能夠清楚地看到那面影壁上所繪的是一整牆的鳳凰.

各種各樣的鳳凰!

想必方才那只黑色鳳凰就是利用這面影壁來迷惑她的.

而且她也親眼看到那黑色的鳳凰躲進了影壁里,所以這面牆也絕對不可以留了.

沐凝吩咐完就與容楚走了出去,此刻的聖湖廣場上,所有鳳神族的族人仍然聚攏在一起.

但這些人的眼神已不似之前那般瘋狂,而是透著驚恐與小心.

二長老三長老與四長老與他們手下的幾人則是被黑風騎將士押著跪倒在地.

步清瀾亦然.

不過,雖然二長老白義下巴都被卸了,整個人都趴在地上,但是他始終都在從喉嚨里發出得意的怪笑.

當沐凝與容楚身影驟然出現在聖殿大門前時,所有跟隨容楚前來的黑風騎將士們都不約而同松了口氣.

然而這一幕對于白義與步清瀾等人來說,卻是令他們心里最後的一線希望也破滅了.

"王爺!"震天的聲音響起,那是黑風騎將士們在向容楚表達他們的喜悅.

容楚微微點頭,一身威嚴.

"大哥,救我!"步清瀾跪在地上,脖子上駕著兩把刀,他早已駭得瑟瑟發抖,一看到步清城跟在沐凝後面,他連忙哀求道.

步清城卻不看步清瀾,他幾步跟上容楚,"恭王殿下,步清瀾是我百靈的太子,如今他犯下大錯,還請恭王殿下將他交由在下帶回去處置."

"百靈太子?哼!你百靈的太子擄了本王王妃,又設下如此大的陣仗陷害王妃,本王還沒找你百靈國算賬!"

容楚寬袍一揮,鳳眸中迸出煞氣,冷聲道,"一個小小百靈國,竟敢如此囂張,以本王看,你們百靈也沒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此話一出,不但步清城心頭一驚,就連所有的鳳神族人亦是臉色大變.

更不必說步清瀾了,早已是面如死灰,癱軟在地.

從容楚出現在這里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這一次,恐怕他是逃不掉了.

步清城見容楚是真的動怒了,他求助的眼神不由落在沐凝臉上.

他不想百靈國百年基業就此葬送.

而且那是步清瀾一個人的錯,容楚不該遷怒整個百靈國.

但是步清城也知道容楚不喜歡他,他就算說了,容楚也不會聽.

沐凝于心不忍,她輕輕扯了扯容楚,黑如點漆的大眼睛里也帶了祈求.

容楚卻將剛剛步清城看沐凝的眼神看在眼里,他當即冷哼一聲.

沐凝知道他肯定又生氣了,眼珠子一轉,她掃了一眼已經像落水狗一樣狼狽的步清瀾,隨即踮起腳尖,附在容楚耳邊說了句什麼.

容楚聞言挑了挑劍眉,也朝步清瀾看去,只是這一眼,就好像是看死人一樣.

步清城見狀,他知道容楚這是答應不殺步清瀾了,他頓時大喜過望,連忙作揖道謝.

容楚冷哼一聲,看都懶得看步清城一眼,轉身要走.

大長老在一旁躊躇半晌,此刻見容楚要走,連忙開口,"恭王殿下,能不能放了我的族人呀?"

容楚猛地回頭,眼中殺氣凜冽.

大長老頓時嚇得胡子都炸開了.

"放了他們吧,他們也是被迷惑了!"沐凝趕緊挽住容楚胳膊撒嬌.

容楚低頭看沐凝,他俊臉上都布了一層陰霾,但他還是點點頭.

沐凝立即眉開眼笑.

大長老松了一口氣,眼神掃到二長老那幾人,他又舔著臉要求,"恭王殿下,白義等人犯了我族規,能不能將他們……"

"老神棍,你休要得寸進尺!"容楚這回是真的動怒了.

大長老連忙弓腰,白胡子直哆嗦,連聲道著不敢不敢.

"哼!"容楚原本是要下令將二長老那幾人當場斬殺的,也是沐凝在那求他,他忍了又忍,這才拂袖離去.

"白義勾結外人,奉養邪靈,大長老,你該知道怎麼做!"沐凝扭頭,鄭重道.

"阿凝放心,這點輕重老朽還是知道的!"大長老慚愧道.

其實他剛剛確實有念在同族之情上,打算只是囚禁白義等人.

但是現在看來,容楚是根本就不會放過白義幾人的,就算他如今答允將人交由他處置,恐怕也會派人監視.

"哎,等等我呀!"沐凝見容楚身影漸漸走遠,她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又生氣了,只能囑咐了一句,連忙追了上去.

容楚腳步微微放慢了些,沐凝幾步追上.

此刻,他正走到一棵巨大的桫欏樹下,沐凝轉到他面前,疑惑問道,"你在生氣?"

容楚垂眸,他見沐凝垂在身前的長發發尾焦枯,于是並指成刀,輕輕劃過,那縷焦枯的發絲隨即飄落在地.

"怎麼了?"沐凝小心看著容楚俊臉,卻見他一直面沉如水,她的心不由也跟著忐忑起來.

"剛剛在那里,為什麼不聽話?"容楚長指撫在沐凝面上,他問.

"我要是聽話了,你現在就沒有了!"沐凝瞪容楚,她小嘴也嘟了起來.

容楚凝眸,他眸光一時如那暗夜幽邃.

他俯身,輕輕吻上沐凝的唇.

沐凝心跳一時加速.

然而,也就是在兩人唇瓣相碰的那一瞬間,沒來由得,沐凝忽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惡心.

她猛地一把推開容楚,臉色大變地捂著嘴,扭頭就是一陣狂嘔.

這突如其來的干嘔令沐凝難受得要死,她只覺胸腹間都一抽一抽的,差點腿軟站不住,只能扶住一旁的大樹.

只是沐凝在這邊吐得昏天黑地,被她一把推開的容楚則是已然黑了臉.

心高氣傲如容楚,他哪能受得了這種侮辱.

他額頭青筋也在狂跳,整張俊臉幾乎都僵硬了.

那對好看的鳳眸里更是布了洶湧的風暴.

"笨鳥,你什麼意思?!"容楚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吼道.

沐凝這時候哪有空理容楚,她嘔得都快斷氣了,只能擺擺手,示意容楚一會再說.

青雪等人原本是遠遠跟在容楚與沐凝身後,不想打擾二人的私密空間的.

這時一看沐凝不知為何緣故突然嘔吐,青雪立刻迅速跑過來,扶著沐凝,一邊拍著她的後背,一邊急切問道,"小姐,你怎麼了?"

可是沐凝越嘔越凶,她根本就沒辦法說話.

容楚雖然還在生氣,但他也看出來沐凝確實是不舒服,于是他黑著臉走過去,拿過沐凝那只扶在大樹上的手,手指也搭在了她腕上.

只是這一扶脈,容楚卻是陡地睜大雙眼,露出與他性格極不相符的震驚神色.

他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診斷,又換了沐凝另一只手,這回,他則是完全驚呆了.

沐凝剛好在此時轉過頭來,一眼看到容楚那驚駭到發青的臉色,她的心當即一沉.

"我得絕症了?"沐凝小臉煞白,哆嗦著嘴唇問道.

她只能想到這個可能性,因為這天下間,恐怕還沒幾件事能讓容楚為之變色.

容楚只是垂眸看著沐凝蒼白的小臉,薄唇緊抿,眸光也一霎變得極深.

這下沐凝臉色更白了,她聲音里都帶了哭腔,"完了完了,我要死了!"

"小姐,你別嚇我!"青雪看著容楚臉色,也是心一沉,跟著沐凝就哭了起來.

凌云子見情形不對,急忙跑過來,一聽沐凝這話,他老臉頓時變色,連忙伸手搭在沐凝腕上把起脈來.

這一扶脈,凌云子不由摸著一把白胡子,疑惑望向容楚,"恭王殿下,老朽不才,難道阿凝這不是喜脈?"

容楚仍然不說話,只是看著沐凝,看那樣子,竟是有點像在發呆.

"原來是喜脈?呼,那不是絕症啊!"沐凝頓時松了口氣,她拍著胸口,嗔怒地斜了容楚一眼,"你想嚇死我啊!"

但是,沐凝旋即就怔住了,她忽然一把抓住凌云子,哆嗦著聲音問道,"大長老,你再說一次,我是什麼脈?"

"喜脈啊!"凌云子眨眨眼,他看看沐凝,又瞧瞧容楚,一臉莫名其妙.

似乎是在納悶容楚與沐凝怎麼連喜脈是什麼都不知道,他還好心解釋,"就是阿凝你有喜了!"

"啊——"沐凝忍不住尖叫起來,她猛地抱住凌云子,激動大叫,"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

"是呀是呀!恭喜阿凝,但是你能不能別勒老朽脖子!"凌云子翻起了白眼,舌頭都吐了出來.

"笨鳥,你給我過來!"容楚這時好像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俊臉一沉,立刻伸手拎著沐凝衣領,就將她給扯到了身邊.

可是沐凝一看到容楚那陰沉的俊臉,她方才還激動不已的心情忽然就平複下去.

只見沐凝臉上的笑容寸寸隱去,轉而被驚恐代替,她抓住容楚大手,小聲道,"不對啊,我怎麼可能會懷孕,我明明……"

容楚凝眸,他也在想這個問題.

自從那天他發現沐凝偷服避子藥,之後的幾次同,房,他都沒有弄在里面……

這樣的話,沐凝又是怎麼懷孕的?

不過,容楚是絕對不會懷疑沐凝是背叛他,與其他男人有染的.

他覺得,一定有什麼事被他忽略了.

"啊,我想起來了!"

沐凝眼睛一亮,她緊緊抓住容楚大手,雙眸灼灼盯著他,以著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臉色酡紅說道,"那天,我沒吃藥!"

容楚聞言鳳眸亦是猛然亮起.

他自然聽懂了沐凝話中之意,此刻的他也是激動得反握住沐凝的手.

兩人目光相碰,刹那間,仿佛有情絲萬縷……

"恭喜王爺!恭喜小姐喜得麟兒!"青雪欣喜不已,連忙道賀.



上篇:298 天命所歸     下篇:300 下一任月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