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0 下一任月女  
   
300 下一任月女

300

此刻,軒轅緋與步清城等人也跟了過來.

幾人之前就聽到沐凝在那嚷嚷什麼喜脈,這時又聽到青雪的話,不由也跟著祝賀起來.

只是步清城在說恭喜的時候,心里卻滿溢著苦澀.

"小美人,先說好了,這干娘一定要讓人家來當哈!"軒轅緋急吼吼擠開眾人,一把抓住沐凝的手,一副舍我其誰的模樣.

容楚打開軒轅緋抓著沐凝的爪子,鄙夷道,"難道你不是干爹嗎?"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即跳到容楚肩上,比著爪子,跺著腳,像是十分不滿.

"它說什麼?"沐凝問容楚.

"它說它要做干爹!"容楚面不改色,一指頭將黑如煤球的土豪大人彈飛.

順便還撣了撣已經被火焰灼出許多洞洞的外袍.

"討厭!討厭!"軒轅緋此時在那邊噘了嘴,一邊還捂著臉狂扭小蠻腰,"王爺你就不能說句好聽的嗎!人家明明是女銀!"

"嘔!"沐凝適時地發出作嘔的聲音.

軒轅緋當即放下雙手,大驚失色,"小美人,連你也嘲笑人家!"

"我沒有啦!我是真的——嘔!"沐凝擺手,但話還沒說完,她就再次覺得胃里一陣翻江倒海,連忙奔到一旁大樹下,又開始干嘔起來.

"王爺,小姐怎麼又吐啊?"青雪跟過去給沐凝拍後背,一邊扭頭擔心地問容楚.

"小丫頭,這你就不懂了,阿凝會吐,這叫妊娠反應!"凌云子摸著下巴上的白胡子,得意洋洋解釋道.

"老家伙,你是不是閑的沒事做?需不需要本王替你找點事做?"容楚危險地眯起眼睛,冷冷刺向凌云子.

"啊!老朽突然想起來,族中還有眾多事務未處理!恭王殿下,老朽先走一步!"凌云子豎起一根手指,像是才想起來,眼睛一翻,隨即行了一禮,轉身迅速溜了.

容楚走到沐凝身邊,拿起她一只手,輕輕按摩起她手上一處穴位.

沐凝嘔得眼淚都出來了,她也不好意思回頭,她不想讓容楚看到她狼狽的模樣.

不過,在容楚的按摩下,沐凝也發現她胃里似乎沒那麼難受了.

"小姐,擦擦吧!"青雪遞過帕子.

沐凝接過來擦了擦嘴角,她又伸頭在水里照了照,確定臉上沒有汙物,這才扭頭看向容楚.

"你什麼丑樣子本王沒見過!"容楚看著沐凝那舉動,忍不住一陣好笑.

"誰叫你長的那麼漂亮!"沐凝嘟嘴.

她還不是擔心他看到她滿臉的眼淚鼻涕會笑她.

"好了,還難受嗎?"容楚眼神放柔,他伸出長指,輕輕擦去沐凝眼角的水珠,溫柔問道.

"好一點了!"沐凝顰眉,她抓住容楚大手,抬眸,可憐兮兮道,"就是胃里燒得慌!"

"我們先回去!"容楚看沐凝臉色不好,他想起方才在那幽閉空間里,她曾趴在地上,那麼用力地拽著他,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

他得回去好好給她把脈瞧瞧.

"恭王殿下,老朽已經安排好了,請恭王殿下中午賞臉在聖域用餐吧!"凌云子見容楚要走,連忙又屁顛顛奔過來,陪著笑臉說道.

"不用!鳳神族的東西,我們用不起!"容楚一口就給回絕了.

他現在一看到鳳神族這些人,就會想到之前沐凝被綁在火刑架上,差點被燒死的那一幕.

這讓容楚對整個鳳神族都沒有好感,若不是沐凝求情,他一定會下令殺光那些人!

"阿凝,你連日奔波,今天又受了驚嚇,最好還是先住下來,穩一穩胎再說!"凌云子在容楚那碰了釘子,他也不生氣,又笑嘻嘻地扭頭看向沐凝.

而且凌云子本就長的慈眉善目,須發皆白.

這一笑起來就跟老神仙似的,讓人根本對他生不出惡感.

"是呀,我剛被怪風卷進去時還差點撞到肚子,楚哥哥,我們還是先留下來好不好?"沐凝一來確實是擔心先前幾次用力,會不會傷到肚子里的寶寶.

二來,她本就是想找大長老解疑的,現在疑沒解開,她也不想那麼快離開.

容楚看了看沐凝,其實他比沐凝更擔心,剛剛那麼說,只是為了放高姿態而已.

"嗯!"容楚點點頭,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但他卻不提要走了.

凌云子眯起眼睛,看看沐凝,又望望容楚,眼底閃過狡黠的笑.

容楚與沐凝被凌云子安頓在鳳神族一處環境優美,臨湖的竹舍里.

一坐下,容楚立刻斥退其他人,他則是給沐凝把脈.

這一路跋涉,剛剛在幽閉空間里躲那只黑色鳳凰又耗費了太多心力.

是以沐凝的脈象有些不穩,但還不至于傷及根本,對胎兒也沒什麼影響,但容楚就是不放心.

剛好沐凝捂著肚子,面露痛苦之色,容楚頓時變了臉色,"怎麼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沐凝驚詫,"沒有啊!我只是胃不舒服,還有有點餓了!"

容楚擦了把冷汗,立即松了口氣.

沐凝瞧著容楚從出了聖殿後臉色就有些不對,她不由握住他大手,問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麼臉色不大好看啊!"

容楚當即斜了沐凝一眼,他抿了抿唇,還是沒好意思告訴沐凝,其實他是在緊張.

雖說他習得一手醫術,但是于女子懷胎這一方面,他從沒給人看過,還真是沒有經驗.

而且這次又是沐凝有孕,容楚就更緊張了,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診斷錯誤.

看來,得傳信回神農谷,讓師尊師傅師兄他們都過來了.

"你怎麼一頭汗啊?要不要找大長老來給你看看?"沐凝卻是越看容楚那模樣就越不放心,她擔心他會不會是在幽閉空間里受了傷.

"對了,你中的毒解了沒?"沐凝又去查看容楚被黑色鳳凰啄傷的手.

"沒事了!"容楚手背上一道傷口已經結痂,他反手握住沐凝小手,沒來由地就生氣了,"笨鳥,以後不准逞能!"

"難道要我眼睜睜看你死嗎?"沐凝不忿道.

"唉!你要我怎麼說你才懂!"容楚深深凝望著沐凝,鳳眸里滿溢著難以用語言描述的複雜情愫.

說罷,他起身,走到窗前,給沐凝留下一個落寞的背影.

"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沐凝走過去,顰眉道.

她覺得容楚好像有些怪怪的.

不待容楚回答,門此時被敲響,"阿凝,我能進來嗎?"

大長老的聲音在外邊響起.

"進來吧!"沐凝回身說道.

凌云子笑嘻嘻推門走進,他摸著胡子,先是恭敬給容楚行了一禮,接著便道,"恭喜恭王殿下喜得千金!"

"你如何知道是千金?"容楚轉過身來,挑眉問道.

他已經換了一身黑衣,一身卓爾不凡的氣質,與生俱來的霸氣,以及鳳眸里的令凌云子這種老人精都忍不住瑟縮了下.

"我鳳神族月女第一胎都是女娃娃的!"凌云子想了想措辭,如是說道.

他特地強調了第一胎三個字,因為他擔心容楚不喜歡女孩.

其實凌云子也不知道月女的第二胎是男是女.

因為雖說鳳神族有傳統,月女為了受孕可以有不止一個伴侶,直到生下女兒為止.

但是通常情況下,月女都是第一胎就生下繼任者,根本就不會生第二胎.

所以凌云子這話完全就是在迎合容楚.

容楚聞言依舊沉默.

沐凝忽然有些緊張,她知道古代人都是以男為尊的,尤其是像容楚這樣位高權重者,更是會看中男性繼承人.

他不說話,是不是表示他不喜歡女孩?

容楚似乎察覺到沐凝的不安,他抬眸看她一眼,隨即伸手握住她素手,給她無聲的寬慰與支持.

"你來,就是為了道喜?"容楚眯眸望著凌云子那閃著狡黠的眼睛,冷聲問道.

"當然!當然!"凌云子忙不迭點頭.

"那你現在可以滾了!"容楚拂袖,沉聲道,那是半點好臉色也不給凌云子.

沐凝眨眨眼,她怎麼覺得容楚與大長老好像以前就認識?

"哎喲,恭王殿下,好歹老朽……你也不必這麼絕情吧?"凌云子被容楚揮出的勁氣推得一個踉蹌,差點一屁,股載倒在地.

他連忙苦了臉,擺出一副討好的神色.

容楚只是冷哼一聲,凌云子不走,他竟打算牽著沐凝的手離開這里.

"等等!"凌云子連忙一個箭步攔在兩人面前.

"大長老,你到底想說什麼?"沐凝猶疑顰眉,她知道大長老肯定是有話要說.

"阿凝啊!"凌云子搓了搓手,正色道,"白義與吉川串通外人,奉養邪靈,我已經下令將他們處以火刑,你還滿意吧?"

"他們利用邪靈害人無數,如今也是自作自受!處以火刑並不為過!"沐凝沉了臉色,冷聲道.

"步清瀾已經交由大皇子帶回去了,至于百靈皇族會怎麼處置他……"凌云子琢磨著說道.

"這個大長老你放心,就算百靈皇族不處死步清瀾,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沐凝冷笑,之前她阻止容楚殺步清瀾,就是因為她才不要這個人渣死的那麼容易.

她在步清瀾身上下了噬魂,她要讓他嘗盡痛苦,最後骨爛肉落而死!

凌云子看著沐凝眼中閃過的冰冷殺意,他心中也是暗暗歎氣.

他早看出步清瀾不對勁,又見沐凝那麼輕易繞過他,他就知道沐凝一定做了什麼.

不過,凌云子卻沒有責怪沐凝的意思.

阿凝的性子他很清楚,恬靜淡然,若不是步清瀾確實做了非常過份的事,她定然不至于這般下狠手趕盡殺絕.

"那個,今天來,我是想說說四長老的事,他也是被白義與吉川蒙騙的,罪不至死,我想請恭王殿下饒他一命."凌云子頓了頓,還是說道.

容楚沒有說話,看向沐凝.

"嗯,這個大長老你看著辦吧!"沐凝無所謂道.

凌云子聞言頓時大喜過望.

"你還不走?"容楚見這個老頭還賴在那兒,不由再次皺眉.

"老朽還有個不情之請,請恭王殿下答允!"凌云子笑得見牙不見眼,笑米米望著容楚.

"什麼?"容楚額頭青筋隱隱跳動,似有發怒的跡象,但他還是忍耐著問道.

"就是這個,"凌云子繼續搓手,白胡子也跟著一抖一抖的.

"您看,我們鳳神族的月女也嫁給王爺您了,現在月女也有喜了,那麼,這個女娃娃出生後,能不能請恭王殿下交由我們鳳神族,做下一任月女——哎喲,恭王殿下您怎麼踢人啦!"凌云子話沒說完,就驚叫著捂著屁,股蹦起來了.

"去你大爺的,竟然主意打到本王女兒身上,老子踹不死你個老不要臉的!"容楚簡直要氣瘋了.

于是,這一天中午時分,鳳神族這一處用來招待上賓的臨湖竹舍外,幾乎所有人都親眼目睹了這樣匪夷所思的一幕——

鳳神族的大長老被恭王一腳從屋里給踹了出來……



上篇:299 有喜     下篇:301 今生來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