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1 今生來世  
   
301 今生來世

301

容楚將凌云子一腳踹出去後,猶不解氣,他竟然絲毫不顧形象地追出去還要再踹.

"哎呀呀,老朽的一把老骨頭啊!"凌云子頓時慘呼一聲,跳起來就跑.

沐凝一頭黑線地追出去,急忙拉住容楚.

但是容楚沐凝是拉住了,卻沒想到還有一只一心想要當主子寶寶干爹的土豪大人在一側狐視眈眈.

彼時,土豪大人一邊在湖里搓澡洗毛,一邊一直目不轉睛盯著這邊動靜.

是以那凌云子被容楚怒喝著一腳踹出來之時,土豪大人當即"吱吱"大叫了幾聲,也不顧滿身都是白色泡泡,離弦之箭般蹦起來就朝凌云子飛掠過去.

為了表現自己的勇猛,土豪大人在空中還接連抱膝翻騰七周半,最後一個回旋踢,一爪子蹬在了凌云子的右臉上.

凌云子都沒來得及看清楚半空中飛過來的是一團是什麼,他還以為是容楚拿東西砸他,以至于驚慌失措,拼命扭頭想躲.

但那黑黑白白的一團好像盯上他一般,專門蹬他的臉.

"阿凝,救命!"凌云子簡直是抱頭鼠竄,絲毫鳳神族大長老兼族長的威嚴氣魄都沒有了.

沐凝還在那拼命扯著容楚.

這貨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平時最在乎形象的,今天卻像是發神經一樣,竟然真的從地上撿石頭砸凌云子.

偏偏他做起來還那麼自然,讓人也不會感到突兀.

沐凝一聽到凌云子慘嚎,抬頭看去,便見小狐狸正在那勇猛無比的狠踹猛踢,完全就和它家主子一個德行.

沐凝臉都黑了,她只能扶額叫道,"土豪大人,你回來!"

小肥狐狸聽到阿凝召喚,猶不解氣地狠踢了大長老幾腳.

這才甩了甩一身長毛,將泡沫全都抖在大長老的胡須頭發眉毛上,然後雄赳赳氣昂昂回來了.

"阿凝,老朽晚上再來!"凌云子眼睛都被白色泡沫糊地睜不開.

他也不敢再待下去,連忙招呼了一聲,接著就在容楚那幾可殺人般的目光下,一溜煙地跑了.

"笨鳥,晚上不准見那老神棍!"容楚還在那憤憤不平,他都快氣死了,老家伙竟然還敢肖想他女兒去做那勞什子的月女?

"好!我不見!你進來!"沐凝看看周圍有不少人正偷偷摸摸朝這邊看過來,她不由很是郁悶.

容楚跟著沐凝進了屋子,土豪大人跳到水里沖乾淨白毛,也急吼吼跟了過來.

大人它是擔心干爹位子不保,得加緊盯著.

"你和大長老是不是認識啊?"沐凝回屋後,青雪也送了先前容楚吩咐的白粥進來.

沐凝胃里正難受著,于是一邊喝粥一邊問道.

誰知道容楚這貨的傲嬌勁竟然還沒過,對她的問話直接一扭頭,不理睬.

沐凝斜了他一眼,也不說話,自顧喝著稀粥.

土豪大人頂著一身濕漉漉的長毛,呲著大門牙過來,看著沐凝就是一番諂媚逢迎.

"你想做干爹啊?"沐凝覺得這小肥狐狸真的要成精了,連干爹都知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睛一亮,猛點大腦袋.

"那你得先學會換尿布才行啊!想當爹哪有那麼容易啊!"沐凝故意瞥了容楚一眼,果然看他臉色黑了黑.

"吱吱!"土豪大人卻是一臉興奮答應下來,當即就沖出了門,一看就是要找人請教怎麼換尿布了.

"笨鳥,你想說什麼?"容楚眯眸望著沐凝.

"沒什麼!"沐凝繼續低頭喝稀粥,只是她突然就覺得原來吃嘛嘛香的好胃口沒了,嚼幾根咸菜才夠味.

容楚沉默盯著沐凝半晌,忽然一臉郁悶地歎氣,"笨鳥,你就記得你的清城哥哥,難道對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啊?"沐凝抬眸,難掩驚詫,"難道我們以前見過?"

"哼!"容楚又是傲嬌地扭頭,顯然對沐凝的反應很不滿意.

"原來你是在氣這個?"

沐凝恍然大悟,"可是你跟我生什麼氣啊,和你見面的那個明明是以前的沐凝!"

"笨鳥,你少裝蒜!你娘都說了,你就是你,她也是你!"容楚冷斥道.

"好吧,那你說,我們到底是在哪見過!"

沐凝無奈道,"你就當體諒我摔下懸崖,腦子摔壞了,總得提醒一下吧!"

容楚看了看沐凝,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說,最後他還是忍不住,聲音低沉說道,"我十六歲那年,有一次義父派我來南疆殺一個人,我受重傷,逃到鳳神族境內……"

沐凝眨眨大眼睛,"然後呢?"

"然後我闖到一個山洞里,發現一個丑丫頭!"容楚沒好氣道.

沐凝白了容楚一眼,"你就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容楚拉過沐凝,讓她坐在他腿上,揪她臉蛋,"想起來了?"

"有點印象!"沐凝撇撇嘴,隨即嗤道,"你都說你十六歲,那我當時才五歲,你讓一個五歲的小娃娃能記得什麼啊?"

"那是你笨!爺三歲的時候就已熟讀史書兵法!"容楚得意洋洋說道.

沐凝無語.

她眨了眨眼,突然握住容楚的手,擔憂問道,"你是不是不喜歡女孩?"

"為什麼這麼問?"容楚挑起劍眉,像是不解.

"剛剛大長老說我會生女兒的時候,你都不說話!"沐凝委屈道.

"嘁!"

容楚捏了捏沐凝的鼻子,輕笑道,"亂想什麼!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無論男女我都喜歡!"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屬于我們的孩子!"說到這,容楚輕吻沐凝唇角,柔聲道.

沐凝聞言,心中不由一酸,她將腦袋靠在容楚肩上,低聲道,"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偷吃避子藥!"

"阿凝,其實我當時生氣,不是氣你不要孩子."容楚輕輕摩挲著沐凝纖瘦的後背,他看著她的眼睛沉聲道.

沐凝抬頭看他.

"你不想要孩子,可以和我說,我還不至于會勉強你做不喜歡的事."容楚握住沐凝的手,他深如海的眼睛里也染了一絲落寞.

"我那麼急著要孩子,是因為你讓我不安心,你總是對我若即若離,行為也是反反複複,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是想如果我們有了孩子,或許你的心能定一定."

沐凝抿嘴,有些羞愧.

她承認先前的自己確實有問題,顧慮太多,又優柔寡斷,連她自己都有點討厭當時的自己.

"我生氣,是因為你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你自己懂藥理,不會不知道常服那避子藥有可能導致很嚴重的後果,甚至終身不孕!"

容楚輕歎一聲,他勾起沐凝的下巴,看著她染了水汽的大眼,"你說,我看到你甯願傷身也不要我的孩子,我會怎麼想?"

"我,我那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變成那樣……"沐凝忽然覺得自己的辯白是多麼的蒼白.

她也清楚自己的變化就是從中州第三根鎖魂針掉落之後開始的.

那時候她心里整日充斥著兩個人的記憶與思緒,她差點都被逼瘋.

"過去了,別再多想!"容楚長指摁在沐凝唇上.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沐凝抓了容楚的手放在小腹上,羞澀微笑,"我希望還能再生兩個寶寶!"

容楚眼中也漾起了溫暖笑意.

"好!"他道,"再生兩個!"

……

鳳神族的事情終于有了了斷,無論是沐凝還是容楚的心都放了下來.

這一下午,兩人相擁而眠,身心俱是無比的放松.

太陽落山的時候,沐凝才睡醒,容楚已經不在身邊.

青雪進來告訴沐凝,容楚是去找大長老了.

沐凝一聽之下不由有些擔心,她怕大長老萬一再提什麼繼任月女的事,說不定容楚真的會宰了他.

"青雪,快跟我去看看!王爺去了多久了?"沐凝心急火燎,連忙起*穿衣,就往外跑.

"有半個時辰了!"

青雪見沐凝還是這麼冒失,不由急的不行,"小姐,你都是雙身子的人了,你慢點!"

沐凝聽了,也覺得自己動作幅度太大,她趕緊頓住腳,小心翼翼摸了摸肚子,沒覺得不舒服,這才輕移蓮步,朝大長老居住的竹舍走去.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一旁躥出來,一臉諂媚要上沐凝肩膀.

"土豪大人,你小心點,小姐是雙身子的人,你別站她肩膀上!"青雪又是臉色大變,在土豪大人還沒躥上沐凝肩膀的時候,一把拎了土豪大人.

"吱吱吱!"土豪大人扭頭看看青雪,又瞧瞧沐凝,大人它似乎很不理解什麼叫雙身子.

"你不是還要做干爹嗎?"青雪見土豪大人不高興地瞪著她,她連忙解釋,"那你現在就要好好體貼小寶寶呀,別嚇到她,這樣才有做干爹的樣子啊!"

"吱吱吱!"土豪大人似懂非懂地點點大腦袋,立即擺出一副深沉的干爹做派.

還一臉慈愛地伸爪子摸了摸沐凝肚子.

沐凝被土豪大人那慈祥的表情雷出一頭黑線,她翻了個白眼,懶得理會土豪這貨.

大長老居住的竹舍離湖邊精舍並不遠,一刻鍾不到的路程,沐凝走走停停,硬是小半個時辰才走到.

倒不是她沒力氣走不動路,而是她身後跟著幾個咋咋呼呼的家伙.

青雪和軒轅緋,幾乎是她每走幾步路就要拉著她停下來休息.

連土豪大人都一臉膽戰心驚的模樣,捧著心口,踮著腳走路,生怕驚嚇到她肚子里寶寶的樣子.

當沐凝終于走到大長老家的時候,她感覺自己比長途跋涉都要累.

不過沐凝進來後,倒是沒看到她所擔心的容楚暴揍大長老那一幕,而是見這兩人相對而做,似乎是在對弈?

沐凝不由挑眉,她是萬萬沒想到,晌午時還劍拔弩張,恨不得一板磚砸死大長老的容楚怎麼突然這麼好脾氣起來?

而且她也才反應過來,午時她明明問容楚是不是和大長老是舊識,他竟然給她繞暈了,到最後也沒回答這個問題.

"笨鳥,你過來!"容楚見沐凝進來,他沖她招手,示意她坐他身邊.

"阿凝來了啊!"凌云子也笑米米地打了個招呼,"先坐一會,有什麼話等這局棋完了說!"

"吱吱吱!"土豪大人此刻也跟了進來,大搖大擺跳到桌子上,十分不客氣地抱著個果子就啃.

南疆的氣候原本炎熱濕氣重,鳳神族所在的聖域內,卻是氣候宜人,四季如春,十分適宜居住.

尤其是大長老這一處竹舍,臨湖,窗戶開著,湖面上飄著睡蓮,微風徐徐,說不出的愜意.

太陽已經落下,竹舍內,童子點起了油燈,容楚與大長老這一局棋終于下完.

但大長老雖然輸的淒慘無比,卻仍然興致勃勃,還想拉著容楚繼續再戰.

容楚哪有這個耐心陪這個臭棋簍子,他直接起身朝屋外走去,"阿凝,我在外邊等你!"

沐凝與容楚視線交錯而過,她抿唇一笑.

"阿凝,看過來看過來了!"凌云子伸手在沐凝眼前揮.

沐凝眼珠子一轉,看到凌云子那一臉調笑,她不由紅了臉.

"很喜歡他?"凌云子眯眼笑問.

"嗯!"沐凝大方承認.

"你們是天定良緣,老朽當年果然沒有看錯!"凌云子眼中閃過得意.

"那你們還讓我和步清瀾那個人渣訂婚!"沐凝氣憤道.

"唉,那時候也是沒辦法,鳳神族威望不及從前,又中了步清瀾詭計……"凌云子也是忍不住歎息,"沒想到,卻因此害了阿凝你……"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沐凝不想再提及步清瀾,這個名字讓她聽到都覺得惡心.

"阿凝,你還在為你的來曆糾結嗎?"凌云子看著沐凝臉色,問道.

"大長老,你早知道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沐凝對不對?"沐凝挑眉.

"當初你剛出生時我為你占卜,就已經知曉你在十五歲這一年會有一劫,不過,是劫,亦是命運轉折,屆時元魂歸來,與本魂融為一體,你是我族元氣最盛的月女."

凌云子摸著白胡子,緩緩說道.

只是沐凝卻是聽得一愣一愣的,她被這元魂本魂的弄糊塗了.

土豪大人也停下來不再啃果子,亦是歪著腦袋,一臉茫然地盯著白胡子老頭.

"換句話說,你這縷來自異世的魂魄是來世,而原來的阿凝是你的今生,明白嗎?"凌云子解釋道.

"還真的有前世今生?"沐凝撓了撓腦袋,"那原來的沐凝呢?她會不會再蘇醒?"

雖然她早已猜到她會來這個時空,或許真的是前世今生,但此刻從大長老嘴里得到證實,她還是非常震驚.

"沒有什麼原來的沐凝,你就是你,她也是你!你只要記住這一點!"凌云子見沐凝還在糾結,他也不禁沉了聲音說道.

沐凝想了想,忽然有茅塞頓開的感覺,她點點頭,她也明白她以前確實是太執著于想要知道原來的沐凝是不是沉睡在身體里,有朝一日會蘇醒,會趕走她了.



上篇:300 下一任月女     下篇:302 一生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