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2 一生的愛  
   
302 一生的愛

302

"我明白了!"沐凝重重松了口氣,"謝謝你,大長老!"

凌云子點點頭,一臉慈愛地拍了拍沐凝的手,"阿凝,原本你缺少元魂,這一世的性子太清冷,現在好了,元魂回歸,這才是真實的你!"

"大長老,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現在的我……"沐凝咬了咬嘴唇,她正想將自己這一陣子所遇到的苦惱向大長老傾訴一下.

這時,沐凝耳邊陡然響起一道怒喝,"老銀棍,你敢摸阿凝的手,本王剁了你!"

沐凝回眸一看,就見容楚正氣勢洶洶沖進來,看那樣子,還真是要准備動手揍凌云子.

凌云子當即"咻"一下縮回手,一臉大驚失色地要躲到*底.

"喂!你今天到底怎麼了?"沐凝急忙拉住容楚.

她是覺得從來都是冷靜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今天似乎太沖動了.

"阿凝,你怎麼能讓那老銀棍摸你的手?"容楚額頭青筋直跳,他俊臉亦是泛著鐵青色,眼神凌厲地拿起沐凝的手,抄起一旁桌上的水杯,就將那水往她手上倒.

一邊倒水,容楚還一邊使勁地搓沐凝手上被凌云子碰過的地方.

"噗噗噗!"土豪大人也湊過來,給沐凝的手吹氣.

"唉,疼!"沐凝忍不住想要縮回手.

凌云子也在一旁控訴,"我說恭王,那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你怎麼還記著呢!都說了當時老朽也不是故意要……"

"閉嘴!"容楚不待凌云子說完,就是一個冷斥,同時還射過去一道警告的眼神.

凌云子連忙一縮脖子.

但沐凝此時也聽出來了,凌云子的意思,他與容楚分明早就認識!

"什麼事,快說來聽聽!"沐凝瞪圓了眼睛,一時好奇心爆棚.

凌云子頓時嘿嘿殲笑了起來,他還一邊偷眼看容楚.

"你敢說一個字,本王殺了你!"容楚威脅凌云子.

沐凝立刻一腳踩在容楚腳背上,斜眼看他,"你敢!"

"反正老朽已經是一把老骨頭了,死就死吧,但是死之前,老朽還是要告訴阿凝你真相!"凌云子眼珠子骨碌碌一轉,他這種老人精自然看出容楚對沐凝那叫一個極*.

所以凌云子非常清楚,只要有沐凝在,他這條小命絕對是丟不了的.

"說呀!快說呀!"沐凝都快好奇死了.

她看出來容楚對這件事好像極為忌諱,能讓他他忌諱的事,肯定非常有趣.

"其實也沒什麼,"凌云子摸著白胡子,故意賣起了關子.

他見沐凝等不及了,方才說道,"也就是十多年前,恭王受傷流落到聖域,偶然被老朽遇到,老朽就給他療了毒."

沐凝聞言不由皺眉,猶疑地望向容楚,"這有什麼不能說的?"

容楚俊臉鐵青,劍眉緊蹙,他扭頭拒絕回答.

"嘿嘿,恭王殿下,大家都是男人,就算當時老朽扒了你衣服,你也不用記恨這麼多年吧?再說了,老朽不是沒碰到你嗎,若不是老朽從後指點,你也找不到阿凝住的洞府呀!"

凌云子攤手,滿眼都是詭黠的笑意.

"就這樣?"沐凝眨眨眼.

"就這樣!"凌云子瞧著容楚鐵青的臉色,他心情不由大好.

然而凌云子還沒高興上一會,突然就是"哎喲"一聲慘叫.

"阿凝,你為何拔我胡子?"只見凌云子一把抓住了他那把白胡子,嘴巴張得能吞下鴨蛋,臉色脹紅,額頭冒出涔涔冷汗.

"噗!"沐凝則是攤開手,看著手心里那一小撮白胡須,她嘴角勾起陰險的笑.

然後冷冷地吹了口氣,將那白胡子又吹到凌云子臉上.

"你竟然敢先我一步扒我男人的衣服,大長老,你說我為何要拔你胡子?"沐凝獰笑著,小手又朝凌云子下巴伸去.

"哎喲,好了好了,阿凝你就饒了老朽吧!"凌云子剛剛還得意忘形的老臉頓時就垮了下來.

他心驚膽戰地抓著自己那把寶貝胡子,哭喪著臉,控訴道,"你們兩個果然是天定良緣,阿凝,你這護夫也護得太明顯了吧!"

"我不護夫,難道護你啊!"沐凝沖凌云子皺鼻子.

容楚在看到沐凝如此維護他之後,原本緊繃的俊臉也緩緩松弛了下來.

他握住了沐凝的手,沐凝回眸給他溫柔的笑.

其實沐凝也能明白為什麼容楚會如此討厭凌云子了.

這貨可是既傲嬌,又有嚴重潔癖的.

十六歲那會,他應當已經中了麟血毒,想必正處于暴躁狀態,平白被個老頭子八光衣服,驕傲如他,一定是視為一生極大的恥辱.

沐凝如今已經非常了解容楚,她自然不會如凌云子所願,去嘲笑他,她只會心疼他.

"好吧,你們夫妻情深,老朽無話可說!"

凌云子見戲耍不到容楚,他有些垂頭喪氣,翻著白眼對沐凝說,"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蒼炎神珠的秘密嗎?"

沐凝聞言,眼睛頓時一亮,她幾乎是急不可耐地拉住凌云子,"大長老,你快告訴我,蒼炎神珠到底能不能取出來?"

"嗯,阿凝,老朽這麼跟你說吧,你之前之所以對感情徘徊不定,確實是蒼炎神珠影響的."凌云子少有地正色道.

"因為我鳳神族的傳統就是月女要絕情斷愛,不能有任何情愛的念頭,那樣被認為對鳳神不敬!"

沐凝聽了不由凝眸,容楚的眼神則是有些複雜.

凌云子看了看二人神情,繼續說道,"一旦月女動情,本就附著在心髒上的蒼炎神珠勢必會擾亂心緒,讓你無所適從,除非……"

說到這,凌云子眯著眼睛,摸了摸白胡子,一臉莫測高深的表情.

"除非什麼?"容楚與沐凝幾乎是異口同聲問道.

"除非有外力干擾,讓月女大徹大悟,蒼炎神珠才會從心髒上脫落."凌云子沉聲說道.

凌云子話音剛落,沐凝猛地扭頭看向容楚.

這一瞬,她眼睛亮的驚人.

容楚亦是緊緊握住了沐凝的手.

兩人的眼神一時緊緊膠著在一起,空氣中,都似乎蕩起了電流.

"大長老,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能感覺到愛了,是不是就代表蒼炎神珠脫落了?"沐凝的聲音難掩激動.

"可以這麼說!"凌云子點點頭,"否則你會有萬箭穿心的感覺,只要一想到情愛方面的事,就會疼痛難忍,嚴重的,有可能還會變了個心性!"

"難怪!我發作過幾次,一直以為是身體里另一個靈魂蘇醒了."沐凝忽然重重呼出一口氣.

頓了頓,她又嗔怪地看向容楚,"聽見了吧,真的不是我故意矯情,確實是身不由己呢!"

容楚挑了挑劍眉,沒有回應沐凝的話,而是轉眸望向凌云子,"那這蒼炎神珠究竟能不能取出來?"

凌云子皺緊了花白的眉毛,那對精明的老眼在容楚與沐凝臉上骨碌碌一轉,隨即停留在沐凝面上.

他捋了捋胡須,又是一副莫測高深的神棍表情.

"吱吱吱!"土豪大人在一旁聽得著急,小狐狸一個飛躍躥到凌云子肩膀上,使勁揪他胡子.

"好了好了,我說我說!恭王殿下快讓你這愛*住手,不,住爪!哎喲喲!"凌云子連忙叫道.

"蒼炎神珠脫落了,就取不出來了,但在身體里,也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我們走!"容楚聞聲,牽了沐凝小手,轉身就朝門外走去.

沐凝心里所有的疑惑也都已經得到了解答,她也就沒反對,跟在容楚身後出去了.

"你們倒是將這位土大人帶走啊!"凌云子眉毛胡子被土豪大人揪得都痛死了,他見容楚與沐凝竟然就這麼走了,不禁慘嚎出聲.

可是凌云子不說還好,這一叫,土豪大人覺得自己響當當的大名竟然被縮成了土大人這麼猥瑣的稱呼,當即暴跳如雷,下爪絕不手軟.

"吱吱吱吱吱……"

"啊啊啊啊啊……"

容楚與沐凝走出老遠,還能聽見竹舍里傳來的慘呼.

只是容楚心里卻總有些不踏實,他越想越覺得當他問及能不能取出蒼炎神珠時,凌云子看向他與沐凝的眼神中分明閃過一絲悲憫.

他知道凌云子身為鳳神族的大長老,十分擅長占卜.

十多年前,他身負重傷流落在鳳神族被凌云子救起的時候,那老頭就說他命里極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今日再見,就在方才他們兩人對弈的時候,老頭又給他卜了一卦,竟是一下指出他遇到了困境.

需要破而後立!

而且,老頭還說,他與沐凝確實是天定的良緣,沐凝又是鳳神族數百年來元氣最盛的月女,她出生時,就是天有異象.

得月女者,得天下!

容楚想到這,不由暗自凝眉,他若有所思的目光也落在了沐凝臉上.

睿智如他,哪會猜不出凌云子的話中之意,老頭是要他當機立斷,利用機會,自己黃袍加身!

雖然這也是容楚原本早有的打算,然而今天從凌云子那個老神棍嘴里說出來,卻讓他有種不安的感覺.

他倒不是覺得凌云子不懷好意,老頭人品他不知道,但老頭對阿凝肯定是全心愛護的.

可是,也就是這一點讓容楚不安.

他覺得,凌云子似乎是在暗示他,即將有什麼事要發生,而且這件事還是有關沐凝的!

"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看著我?"沐凝解了心中疑惑,正高興著,突然發現容楚看她的眼神不對勁,她不由眨眨眼.

"笨鳥,如今戰事將起,我可能陪不了你多久."暗黑的天幕下,容楚看著沐凝夜色中更顯得明亮如星辰的眼睛,沉聲說道.

沐凝眼中神采暗了暗,但她隨即便點頭,"我明白!你有你的事要做!"

容楚攬沐凝入懷,他輕撫她纖瘦的背脊,在她耳邊輕歎,"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不在身邊!"

"我也舍不得你!"沐凝環住容楚勁瘦的腰,她聲音里都帶了絲哭腔,"我跟你一起好不好?"

"你如今有孕在身,不適宜長途顛簸,我這一次回帝都,皇兄一定會要我率兵出征,再說玉妃沒死,皇兄心性陰毒,還有皇後曹太後那些人,你一個人留在帝都我不放心."

容楚捧起沐凝下巴,他望著她水汽氤氳的大眼睛,心疼道.

沐凝眼中水霧更甚,"可是我真的不想離開你!"

"我知道!"

容楚親了親沐凝的眼睛,鳳眸里漾滿了濃到化不開的情愫,他柔聲道,"我保證,只要戰事一結束,我立刻就來看你,好不好?"

沐凝也知道容楚確實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他是雄鷹,本就該展翅翱翔在天際的,她不該拖累他.

可是沐凝卻也知曉,這一回,容楚面對的將是他義父秦傲天所率領的北金軍隊.

老皇帝會這麼做,一定是早已知道容楚的身份,他就是要讓容楚為難.

"你先在鳳神族這里養胎,這幾天我會陪著你.我已經傳信回神農谷,師尊他們很快就會趕來,有他們在,我也比較放心."容楚撩起沐凝一縷額發,他眸光深深看著她.

旋即緩緩低頭,吻上她的唇……

此時月亮已掛上梢頭,倒映在聖湖中,粼粼的波光中,遠處青山悠悠,那一座象征著聖潔的白色聖殿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怪物.

聖殿前的火光還沒有熄滅,那是焚燒鳳神像與影壁留下的火堆.

鳳神族人雖然已經知曉鳳神早已離開,他們燒毀的是二長老與三長老奉養的邪靈.

但是,還是有不少的老人看著火堆中已被燒成灰燼的鳳神像流眼淚.

他們大多是受過鳳神恩惠的,難免一時不舍.

深夜,大長老仍然沒有入睡,他站在窗前,抬頭仰望星空,手中的筆不停在紙上寫寫畫畫.

那張紙上早已布滿了複雜的符號與文字.

此時,凌云子面上的神色也不複晚間與沐凝嬉笑時的輕松,而是染了凝重與肅穆.

良久,他方才歎息一聲,放下了手中的筆.

他一直不知道,原來兩個人的命運竟然能夠如此糾纏在一起.

從容楚與沐凝再次相遇的那一天起,她的天女之命就已融入他的生命軌跡.

他救她,護她,愛她,*她.

她也將用一生的愛回報他!

可是阿凝啊,你這個傻丫頭,你怎麼能……

凌云子目光一時有些放空,他望著不遠處的精舍方向,久久凝視,最終,也只是長歎一聲.

其實今晚他並沒有對容楚與沐凝說實話,蒼炎神珠如果從月女心髒上脫落後,是可以取出來的.

在南疆,但凡身份高貴的,大多知道蒼炎神珠事關鳳神族的秘境,只是外人所認為的秘境中有寶藏一事卻是謠言.

鳳神族秘境中所有的,不過是鳳神當年留下的物品.

但是在凌云子看來,這些物品倒是比寶藏還要珍貴.

這些物品都是十五年才清點整理一次,因為他們只能等月女產女時,取出蒼炎神珠去打開秘境.

凌云子之所以不幫沐凝取出蒼炎神珠,那是因為,他知道,或許,只有蒼炎神珠才能護阿凝周全了.



上篇:301 今生來世     下篇:303 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