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3 分別  
   
303 分別

303

容楚在鳳神族聖域內又待了五天.【首發】

這五天來,他與沐凝幾乎形影不離,沐凝的所有飲食起居他都事無巨細地親手安排.

對于沐凝來說,這每一天與容楚相處的時光都讓她珍惜.

因為她明白,這一別,或許就是數月不得相見.

他有必須要做的事,而且這一次率兵出征又與從前不一樣,他將面對的是將他養大的義父.

沐凝知道容楚對秦傲天的感情非常複雜,她真的好怕他在關鍵時候,會狠不下心來.

說不擔心,那是假的.但是沐凝卻不敢在臉上表露出來.

這幾天,她白天就與容楚一起在聖湖邊散步,去她從前居住的洞府,到了夜間,兩人相擁而眠.

只是才過兩天,沐凝的孕吐突然加重,已經到了聞不得任何食物香味的地步,吃什麼都沒胃口,時不時地就要干嘔一下.

容楚與大長老聯合會診,給她的安胎藥里又加了調理胃口的藥,沐凝這才好受一些.

眼看日子一天天過去,離容楚離開的那一天越來越近,沐凝的情緒也變得低落起來.

神農谷的奇葩們是在第五天晌午時分趕到的.

其實神農谷離南疆並不遠,照理說,以東方焱三人的腳力,最多三天也就到了.

據顧師兄透露,他們之所以會晚到兩天,那是因為洛清流中途溜出去跟人打架,東方焱本來是帶著顧長卿追過去勸架的.

對方卻反倒因為他們就三個人,根本不將他們放在眼里,竟然調集了數百人要來"教訓"他們,其中還頗有些高手.

這下子哪還得了,從來都是視神農谷榮譽為生命,師父名譽比生命還重要的洛清流立馬炸毛,沖上去就開打.

但他一個人對數百人,自然有些應付不過來.

向來都是極為護短的東方門主哪會眼睜睜看著徒弟吃虧?

于是那叫一個怒發沖冠,立即擼袖子沖上去加入戰斗.

顧長卿見師尊師父都在和人打架,他一個晚輩就這麼干看著也說不過去,于是他也只好加入混戰.

對方來頭頗大,一看這麼多人都打不過那三個人,竟然不停派人加入,這一打就足足打了一天*.

最後那邊數百人都趴下了,這邊三人還精神抖擻,實在是讓對方恐懼.

後來,還是對方先認了輸,又擺酒又道歉的,東方焱三人這才作罷.

沐凝聽著顧長卿溫柔地講述著他們的戰績,又見洛清流在一旁得意洋洋,她忍不住一頭黑線地扶額.

這麼奇葩的事,恐怕也只有神農谷這一門奇葩能干的出來.

容楚倒是沒什麼表情,顯然已經見怪不怪.

沐凝不由慶幸,幸虧容楚平時不與東方焱他們住一起,否則這奇葩隊伍肯定又要多加一人!

明天容楚就要回大乾帝都了,沐凝幾乎一整天都黏著他.

鳳神族自從清除了邪靈,這本就秀美清靈的山川湖泊又恢複了充沛的靈氣.

兩天前,二長老白義與三長老吉川得到了審判,最終他們被處以火刑,就如同曾經被他們所冤枉的,並處死的那些無辜的族人一樣,綁在火刑架上,活活燒死.

有容楚在,他自然要斬草除根,絕對不會留下任何會對沐凝不利的禍根.

于是,與白義和吉川有關的人都被徹底清查了一遍,但凡有作殲犯科的,無不被處以刑罰,或處死或囚禁.

凌云子雖然覺得容楚的手段有些過于狠辣.

但他也明白,沐凝在鳳神族養胎,如果屆時出了什麼岔子,容楚肯定不會放過他,更不會放過鳳神族.

所以凌云子到後來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且他也覺得鳳神族承繼這麼多年,也確實有太多的齷鹺.

他正好借容楚的手肅清那些雜碎,還鳳神族以清明.

至此,鳳神族的事件終于平息.

由于步清瀾與白義勾結,並且綁架沐凝,百靈皇族亦是擔心容楚會遷怒步氏皇族,是以這一次對步清瀾並不姑息.

那一日步清城押解步清瀾回皇城後,百靈皇族就已將步清瀾收押.

近幾天來,百靈皇族也不斷派人送來各種珍貴補品,想要修補與大乾的關系,討好容楚.

但是容楚從來都不理會百靈皇族的示好,那些珍貴補品他倒是照單全收.

沐凝也聽說了,步清瀾當夜回去就已毒發,每日里忍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

步清城來找過沐凝,他倒不是求沐凝給解藥救步清瀾,他也知道步清瀾做的事太過份.

他只是希望沐凝能允許給步清瀾一個痛快的解脫.

但沐凝卻拒絕了步清城.

她對步清瀾這個人早已恨之入骨,尤其是在她來到鳳神族的第二日,容楚將凌若秋帶來見她.

然而她卻得知當初在她墜崖後,凌若秋被步清瀾帶回去,強行玷汙了,不得不通過毀容才得以自保的事實.

這讓沐凝愈發痛恨步清瀾,她甚至有點後悔,後悔沒給他下更厲害的毒.

但凡中了噬魂的人,都要痛足百日,屆時腸穿肚爛骨損肉落而亡,死狀淒慘.

步清瀾只痛了半月不到,就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某一日的清晨,去送飯的獄卒發現他腦漿迸裂死在了天牢里.

很顯然他是忍受不了痛苦,撞牆而亡.

百靈皇族最後也就草草將步清瀾安葬,太子之位也還給了步清城.

此為後話,暫且不表.

且說這一日神農谷三位絕世美男子駕臨,大長老作為鳳神族的地主,自然要加以款待.

只是神農谷那三只奇葩一來就說要出去轉轉,到中午時都沒回來,容楚派了人去找,結果卻帶回來一個噩耗——

洛清流又和人打架了!

沐凝容楚與大長老趕緊出去查看,這才發現原來是洛清流看上了一處風景優美的竹舍,要趕屋主走,屋主不願意,他立馬就動了手.

沐凝突然覺得容楚叫神農谷這三只奇葩來照顧她是不是一個錯誤.

這幾只也太會惹是生非了.

而且土豪大人與洛清流也很不對盤,一人一狐狸見面就斗了起來.

整天難得消停.

最後還是大長老出面調停,又吩咐人給東方焱幾人安排了更為清雅的住所,洛清流方才作罷.

時間一晃到了晚間,東方焱幾人與容楚討論了一下沐凝的脈象,幾名當世醫術最高的神醫討論了半天,研究出一道最適合沐凝的安胎方子以及緩解孕吐的辦法,這才散去.

容楚去送東方焱幾人,沐凝洗漱了後就爬到*上,散著長發等容楚.

或許今天是被幾只奇葩的行為震驚到了,沐凝從晌午後就沒再吐,而且精神還特別好.

容楚回來後,便見沐凝趴在枕上,眼神灼灼,長發散了一*,正風情萬種地看著他.

"你想干什麼?"容楚不由挑高劍眉,坐在*邊,雙手抱胸望著沐凝.

沐凝故意放慢速度,那雙本就漂亮的大眼睛仿佛能勾魂一般,她緩緩朝容楚爬去.

容楚喉結上下滾動了下,他狠狠盯著沐凝,呼吸陡然變得急促.

沐凝蛇一般纏到容楚身上,她親他耳朵,媚眼如絲,聲音也媚到了極點,"想要你呀!"

一雙小手更是到處點火.

這還是沐凝第一次這般主動,容楚哪能受得了這個誘,惑,當即就受不了了,他反身一下抱住了沐凝,立即就親了下去.

眼看甘柴獵火,一觸即燃.

然而就在那最後的關鍵時刻,容楚忽然松開了沐凝,他也像是被什麼燙到了一般,猛地起身.

"怎麼了?"沐凝伸手拉住容楚,玉顏上染了醉人的酡紅,黑如寶石的大眼睛里也漾起瀲灩的光.

"還有臉問!"容楚捏著沐凝鼻子,氣急敗壞地吼她,"你不知道自己懷孕了?還來引,誘我!"

"沒事啦,你輕點就是!"沐凝嘟嘴,扯著容楚大手撒嬌.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是怎麼了,好像發,情一般,就是特別想和他在一起.

"不行!"容楚一口拒絕,即使他心里瘋狂地想要她,可是他還沒有失去理智.

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何其珍貴,他不敢冒任何風險.

"哎,你去哪?"沐凝見容楚突然起身離開,她連忙也跟著起來.

容楚沒好氣地扭頭看沐凝,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來,"沖澡!"

沐凝下意識地朝他身下看去,這一看,她不由抿了唇,當場臊了個大紅臉.

容楚很快再次回返,他躺下時,沐凝聞到他身上水氣的味道.

她將腦袋枕在他臂彎,小手也不敢亂動了.

容楚聽到沐凝"吃吃"的笑,他不由彈了她腦門一下,"還有臉笑!"

沐凝抬眸看他,嘴角的笑容卻是越咧越大,"沒想到,大色,狼竟然也改吃素了!"

"還不是被你這個小妖精逼的!"

容楚瞪沐凝,他隨即反應過來,頓時就危險地眯起了鳳眸,"笨鳥,你敢耍我!"

沐凝見容楚有氣急敗壞的趨勢,她趕緊湊上去親了親他,轉移話題,"你給寶寶起個乳名吧."

容楚凝眸沉思,他旋即垂眸看著沐凝,"是個女娃娃,那就叫瑤瑤吧."

"嗯,好!"沐凝點頭,她伸手撫在小腹的位置,柔聲道,"瑤瑤聽見了沒,爹爹在叫瑤瑤呢!"

這一刻,容楚忽然覺得心底深處最後的壁壘也轟然倒塌了.

原本心底里那涓涓的細流瞬間彙聚成滔天的巨浪,一霎將他淹沒.

"阿凝!謝謝你!"容楚抱緊了沐凝,他在她耳邊輕聲道.

"怎麼突然謝起我來了?"沐凝抬眸,她唇角漾著溫暖的笑.

"謝謝你讓我有了家!"容楚親了親沐凝額頭.

"那我也要謝你!"沐凝正色道.

"嗯?"容楚挑高一邊劍眉.

"謝謝你救我,護我,愛我,*我還有包容我的任性!"燈火下,沐凝的眼睛很亮,像是揉碎了一湖的月色,她靜靜凝視著容楚,一字一句地說道.

"傻丫頭!"容楚聞言心頭一暖,他勾了勾沐凝鼻子,笑道,"你知不知道,當初我流落在鳳神族時,那老神棍故意引我上山,還告訴我,我未來的妻子就在山上……"

沐凝不由挑眉.

"我真後悔,當初就應該帶你離開!"容楚輕歎一聲,"如果那樣的話,或許你就不會受那麼多的苦!"

"可是那樣我就來不了啊!"沐凝眨眨眼,"對了,那你到底喜歡原來的我還是現在的我呢?"

"當初你才五六歲,就是長的漂亮點,其他的……我還真沒那麼重的口味喜歡那麼個黃毛丫頭!"

容楚撇撇嘴,"所以老神棍的話我根本就沒放在心里,直到在帝都*樓再次看到你……"

"你就被我迷倒了?"沐凝手肘撐在容楚胸膛上,她兩眼亮晶晶盯著他.

"迷什麼迷!"容楚卻是一臉鄙夷說道,"當時只覺得這世上怎麼能有長得那麼丑的女人!"

"討厭!"

沐凝忍不住揪了容楚腰眼一下,嘟嘴不滿道,"原來你不是對我一見鍾情啊!那你當時為什麼還要幫我?"

容楚挑眉,他手指勾起沐凝一縷長發,慢悠悠說道,"那當然是因為我覺得你丑的很特別咯!"

"不理你了!"沐凝扭頭就睡.

容楚低低笑了起來,他攬過沐凝,以熱吻來回答沐凝……

這一晚的時光就在兩人時而親吻,時而溫柔絮語中度過.

當清晨的太陽從聖湖那一端緩緩升起,離別的時刻也終于到了.

沐凝一早就起*為容楚整理衣裝,她強忍著不落淚,可是眼睛還是好酸.

"好好將養,保護好我們的瑤瑤.我答應你,只要戰事一結束,我立刻來看你."容楚輕輕吻去沐凝眼角的水汽,溫柔說道.

"那要多久?"沐凝抬起蒙了水霧的大眼睛,問道.

"長則半年,短則三月!"容楚沉聲道.

"嗯!我等你!"沐凝重重地點頭.

"我會每天都給你寫信!"容楚還是忍不住,吻住沐凝就舍不得松開.

"王爺,該啟程了!"葉冰在外邊已經催第三次了.

沐凝知道再舍不得,也不能一直耽誤他,她咬了唇,"走吧!一定要照顧好自己!記住你是瑤瑤的爹爹!我和瑤瑤都在等你!"

當容楚終于跨上戰馬,一襲高大身影遠去,沐凝還是忍不住淚盈于睫.

"吱吱吱!"被主子委以照顧阿凝和寶寶之重任的土豪大人站在顧師兄肩膀上,一邊沖容楚揮著小手帕道別,一邊又用手帕"呼哧呼哧"濞鼻涕.

和土豪大人做一樣動作的還有洛清流.

沐凝剛剛聽青雪說了,昨晚土豪大人和洛清流掐架,這兩貨竟然掐到了聖湖里泡了大半夜,所以都光榮地感冒了.

東方門主送完容楚,就急吼吼回去種藥草了,那是懶得再理洛清流.

顧師兄對自家師父這脾氣早已見怪不怪,他扛著鼻涕眼淚一大把的土豪大人,和沐凝打過招呼後,就往他住的藥廬去了.

洛清流早就跑的沒影.

大長老倒是沒走,而是一直若有所思地盯著容楚離開的方向.



上篇:302 一生的愛     下篇:304 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