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5 埋伏重重  
   
305 埋伏重重

305

竹舍內,大長老眉頭深鎖,一邊在紙上寫著什麼,一邊與東方焱說道,"看這卦象,似乎對恭王不利!"

"我昨夜觀天象,也發現破軍星旁有暗星動,恐怕有人在楚背後搞鬼!"東方焱聲音亦是非常沉重腹.

"我這卦象顯示,是與土地有關,糧草長于土地,人也是立足土地,恭王率軍在前線作戰,糧草與軍士缺一不可,不知……滬"

大長老皺眉,摸了摸白胡子,顯然他也拿不准容楚遇到的麻煩是什麼.

沐凝在外邊卻是再也聽不下去了,她一把推開門,臉上的血色已然褪盡.

大長老看到沐凝進來,頓時被嚇了一跳,他手忙腳亂,似乎是想要收起桌上的紙.

但他隨即一想,阿凝不懂卜卦,這紙上的符號給她也看不明白,他有什麼好心虛的.

"阿凝,你怎麼來了?"于是,大長老佯做鎮定,單手撐著下巴,一臉慈愛地問道.

"你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沐凝沒理大長老,她看著東方焱,直接開口問道.

"阿凝啊,你指的是什麼?我們剛剛商量了很多事呢."東方焱微笑說道.

在面對沐凝時,東方焱總是特別溫柔,完全不見追殺洛清流時的那暴脾氣.

"容楚是不是遇到麻煩了?前方戰事不順利,對不對?"沐凝掐緊了手指,緊張地盯著東方焱的眼睛.

她根本就沒心思再去拐彎抹角地追問,剛剛在門外,一聽到容楚有麻煩,她的心都亂了.

"呵呵,你從哪聽來的鬼話,恭王雄才偉略,經世之才,他怎麼可能會有麻煩呢!"大長老在一旁心虛地打起了哈哈.

一邊說話,他還一邊給東方焱使眼色,示意他抵死不認.

然而沐凝卻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拎了裙角,轉身就跑.

"阿凝,你小心肚子!別跑!"大長老急的趕緊追上去.

"小姐,別跑!不能跑!"青雪也跟在沐凝身後,她想拉著沐凝,又擔心會絆倒她,一時也只能跟在後面.

東方焱速度倒是很快,一瞬就閃身到沐凝面前,但沐凝不管不顧往前沖,他要攔住她就只能抱著她,這肯定不能干.

大長老的竹舍離沐凝住的地方不遠,沐凝很快就到了,她也不管身後一群人緊張地頭發絲倒豎,只是到處翻找.

"小姐,你干什麼?"青雪急道.

"他有危險,我要去找他!"沐凝一聽到東方焱和大長老說容楚有麻煩,她的心已經完全亂了.

此刻她只想立刻能去容楚身邊,陪著他.

"就算你要去北疆那里,現在天都黑了,總也得等明天吧!"大長老歎氣.

沐凝卻拼命搖頭,"不行!我等不及了!"

"小美人,你這麼急也沒用啊,就算你現在動身,此去北疆不知幾千里,最少也得半個月才能到的!"軒轅緋在門外聽了會,知道沐凝擔心,她提醒道.

"那怎麼辦?"沐凝聲音都帶了哭腔.

容楚給她的信從來不提戰事進展,但她一直明白,他這一次對上的是秦傲天,是對他有養育之恩的義父.

沐凝之所以會那麼擔心,是因為她很清楚,他雖然看上去冷情冷性,但其實他對秦傲天一直都有一種孺慕之情.

她怕秦傲天會利用這一點傷害他.

"問小狐狸!小狐狸與楚訂了血契,如果楚有難,小狐狸肯定有感應!"這邊的嘈雜也將顧長卿與洛清流吸引了過來,顧長卿一下子就說到了關鍵.

"小狐狸呢?土豪大人!"沐凝眼睛一亮,頓時一聲大吼.

是啊,她真是關心則亂,怎麼忘了還有土豪大人這茬.

"吱!"角落里隔壁房間的桌子上,穿著紅短褲的土豪大人正在賣力地埋頭啃瓜,冷不丁被沐凝的大嗓門嚇了一跳.

還不待土豪大人將大腦袋從瓜里退出來,大人它就覺得自己連狐狸帶瓜都被人凌空抱起,瞬間到了什麼地方.

"吱吱吱!"土豪大人驚恐萬狀,直以為有人要偷狐狸.

tangp>

它拼命想要將大腦袋拔出來,但大人它越是著急,那腦袋就越是嵌入瓜里.

于是,屋里的眾人就只看到土豪大人撅著一個肥碩的大屁屁在那風搔地搖來搖去.

青雪連忙過去,替土豪大人掰開那被已經它啃空了的瓜.

土豪大人頂著一腦袋的瓜瓤瓜汁一臉驚恐就要逃命.

"回來,肥狐狸!"洛清流連忙揪住土豪大人小褲褲,一把將大人它給拎了回來.

"土豪大人,你有沒有感覺到你家主子有什麼事?"顧長卿替沐凝問道.

土豪大人扭頭,在看到屋里的都是熟人之後,土豪大人明顯松了口氣.

但大人它隨即皺起小眉頭,疑惑地望向顧長卿,"吱?"

大人它顯然沒明白顧長卿什麼意思.

"就是你家主子有沒有遇到危險什麼的,有沒有受傷啊?"軒轅緋循循善誘.

土豪大人頓時一臉莫名其妙,大腦袋搖的"啪嗒啪嗒"作響.

主子他好的很呢,怎麼可能會有事!?

"你主子真的沒事?"沐凝見土豪大人搖頭,忍不住又追問了一句.

"吱吱吱!"土豪大人腦袋上的瓜瓤瓜汁搖的到處都是.

沐凝終于松了口氣,她全身都像是脫力一般,額頭上全是汗水,軟軟坐了下來.

"阿凝啊,現在你放心了吧?"大長老摸著胡子,拍了拍沐凝的後背,安慰道.

"大長老,我想去找他!"沐凝趴在桌上,她突然說道.

"你現在可是雙身子的人,此去北疆路途遙遠,我怕你受不住啊!"凌云子朝東方焱眨眼,讓他也來勸沐凝.

然而東方焱凝眸沉思了下,卻是點頭說道,"也好!"

凌云子登時吹胡子瞪眼.

"前方戰事吃緊,阿凝遲早會知道,如今戰事如此僵持,難保不是因為容楚的心結,阿凝去了,容楚看到阿凝,或許心緒才穩!"東方焱徐徐說道.

凌云子一時沉默.

軒轅緋與土豪大人一聽阿凝要去找容楚,倒是立刻歡欣鼓舞起來.

"可是這路程遙遠,阿凝肚子這麼大,我是怕她受不了!"凌云子沉思片刻,還是擔心道.

"這個倒是無妨!"顧長卿插話,"阿凝脈象很穩,路上走慢一點,行穩一點,還有師尊與我們在一旁照看,不會有事!"

"容我再想想吧!"凌云子還是有些糾結.

不過,凌云子雖然是這麼說,但他也明白沐凝決定的事,就算他再怎麼反對,恐怕也無濟于事.

……

三日後,沐凝坐在寬敞舒適的馬車里,青雪軒轅緋以及土豪大人,還有神農谷的三只奇葩都隨行.

大長老思前想後,似乎是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始終還是不放心,于是也跟上了.

一行人啟程,離開鳳神族,一路向北行去.

在路過百靈皇城的時候,步清城不知怎麼得了消息,早早等候在驛站邊.

"小丫頭,你的愛慕者又來了,要不要老子去打跑他?"洛清流坐在馬車前,一看到步清城,他立刻滿眼警惕.

只是洛清流本就是個大嗓門,這一吆喝,不但沐凝這邊的人都聽見了,就是步清城和他所帶來的手下都面露尷尬.

若不是知曉太子殿下等得是什麼人,這些百靈皇族的侍衛們就算打不過洛清流,也絕對會為捍衛百靈皇族的榮譽而戰.

"步大哥!"沐凝聽到聲音,已經推開車門,並在青雪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阿凝!"步清城一身常服,氣質溫文儒雅,他看到沐凝時,眼神也變得柔軟.

"喂,小子,阿凝是我家楚楚的,你少打主意!"洛清流不放心,跟過來又警告起步清城.

"你回去!"沐凝將洛清流推開,她則不好意思望著步清城,"步大哥怎麼知道我要走?"

"我正想問你,是不是打算以後都不認我這個大哥了?"步清城眼底

的尷尬淡去,他看著沐凝,唇角勾起無奈的笑.

"怎麼會呢!"沐凝眯眸淺笑,她認真說道,"你永遠是我大哥!"

"只是大哥嗎?"步清城在心里輕歎,但他面上卻沒有表露出來,而是露出面對沐凝時一貫的溫柔.

"阿凝,我百靈皇族雖然不比大乾富庶,但近年來風調雨順,如果有什麼需要,不要和大哥客氣!"步清城沉聲道.

沐凝下意識搖頭想要說不用,但她隨即便想到那一晚所聽到的大長老的話.

他說卦象顯示為土地,那麼不是缺兵就是少糧.

南疆的士兵不可能跋涉千里赴北疆作戰,但是,她卻可以為容楚多募一些糧食呀.

"步大哥,那你能不能……"沐凝咬了咬牙,她還是向步清城提出要糧草的要求.

"傻丫頭!跟大哥還那麼見外?"步清城看著沐凝那紅著臉的模樣,心里不由有些酸澀.

他明白,她終究已是容楚的妻,她的心里也只有容楚一人,否則的話,她又怎麼會用如此生疏的語氣與他說話?

沐凝見步清城這麼爽快地就答應借糧草,她立即興奮起來,小臉都在發光.

步清城見沐凝這般高興,他面上也不由露出笑容.

然而,當步清城的目光掠過沐凝已然高高隆起的肚子時,他嘴角的笑容立即化為了苦澀.

"阿凝,今天我來,也是想提醒你一句,這一次北金與大乾開戰,其中頗有內情."步清城壓低了嗓音,以著只有他與沐凝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沐凝聞言,頓時睜圓了眼睛,眼底也閃過震驚.

她雖然也猜到北金在大乾後宮安插了眼線,而且鳳綺兒是為北金做事.

但她根本就沒想到或許這一場戰爭的爆發就是一場大大的陰謀——針對容楚的陰謀.

不過沐凝也知道步清城若非是有確切的消息,沉穩如他,絕對不會在此時說出這種話.

沐凝也不懷疑步清城話里的真實性,畢竟在其位謀其政.

他身為南疆太子,肯定有他確切的消息來源,而且這種政治上的事,女人總不如男人看得透徹.

"大乾皇帝一直忌憚恭王,如今玉妃亂政,她與你有仇,你又是容楚唯一的軟肋.你剛出鳳神族,就有許多人聞聲而動.所以,一定要小心!"步清城的聲音里帶了一絲凝重.

"我明白!"沐凝小臉上的笑容隱去,但她的眼睛卻愈發亮得驚人.

"你這一次出行,最好繞道西涼.大乾境內,玉妃已經布下了無數殺手埋伏,就是我百靈皇城,也有她安插的眼線,她不會放過你!"

步清城從懷里取出一封信交給沐凝,繼續叮囑道,"百靈的糧草恐怕只能解一時之急,我與西涼太子冷驚鴻是舊識,這封信你拿著.你可去找冷驚鴻,西涼富庶,他會幫你!"

沐凝接過那封信箋,步清城又遞給她一枚玉佩,"這個拿好,去見冷驚鴻時帶上."

"步大哥……"沐凝忽然覺得手中的信變得好沉重,好像捧著一顆誠摯的心那般重.

她看著步清城,清麗大眼里瞬間蒙了層水霧.

她知道,這世上,除了容楚,恐怕也只有步清城待她最好了.

"我喜歡聽你叫我清城哥哥,這會讓我想起當初我們一起住在山上的時光,那時候你才五歲……"步清城聽著沐凝那一聲見外的步大哥,他不由苦笑.

步清城的目光也一瞬飄遠,仿佛又看到了山花爛漫,漂亮的小女孩正在他身邊一筆一劃地練字……

"我……"沐凝張嘴,似乎想說什麼,但她旋即又咬了唇,容楚不喜歡她與步清城來往過密,她也答應過他,不那麼親熱地喚步清城.

可是,當沐凝此時面對步清城那一顆無比熱烈的心時,她的心也軟了.

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見面後,她會將今天的事向容楚解釋清楚.

容楚只是對她占有欲強了點,但他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他一定能夠明白她此刻的心境.

步清城見沐凝久久垂眸不語,他眼中的希冀漸漸化為了失望.

"阿凝,我就送你到此,多保重!"步清城緩緩說道.

沐凝抬眸,她只見在說完這句話後,步清城已然轉身,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喚道,"清城哥哥,你也保重!"

步清城腳步猛地一頓,他閉了閉眼睛,掩飾住眸中說不清的複雜情緒,方才轉過身來,他深深看了眼沐凝,俊雅面容上,唇角綻開一抹溫柔的笑.

"寶寶出生後,記得通知我!"

"好!"沐凝撫著肚子,也回他以明媚的笑.

待到沐凝所乘坐的馬車得得離去,步清城仍然佇立良久,目光癡迷,舍不得離開.

馬車上,沐凝拿著步清城給她的信箋與玉佩,也有些出神.

她很清楚,如果步清城的消息來源沒有問題,那麼如今容楚所面臨的處境有可能比她所猜測的還要糟糕.

沐凝也已經將剛剛步清城的話傳去後面的馬車讓東方焱與大長老知道.

而且他們剛出百靈皇城,洛清流就已經發現身後有人跟蹤.

看來,他們之前所訂的路線勢必要重新改過了.



上篇:304 不安     下篇:306 北疆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