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7 特殊癖好  
   
307 特殊癖好

307

"阿凝,你先在這休息一會,我去去就來!"容楚聞言,垂眸叮囑沐凝.

"嗯!"沐凝點點頭,她並沒有多問什麼,但她卻沒錯過容楚眉心里那一抹凝重腹.

容楚離開後,沐凝也並沒歇著,她扶著腰起身,在這間屋子里轉悠了起來滬.

這里顯然是容楚的臥房,但一看就知道他不常回來,甚至可以說,他根本就沒在這里住過幾天.

沐凝摸了摸床鋪上冰冷的被子,她眼中忽然湧上一股酸澀.

她知道,這幾個月,容楚一定過得很苦.

"吱吱吱!"土豪大人突然指了指門外.

沐凝轉眸看去,卻看到一名相貌姣好的少女站在那,推開了半扇門,正怯生生看著她.

"你是誰?"沐凝顰眉,她直覺地就不喜歡這少女,因為她從那對眼睛里看到了嫉妒與羨慕.

或許是女人天生的直覺,沐凝幾乎立即就猜到這少女應當是愛慕容楚的.

那名少女見自己偷看被發現,她也不回答沐凝,而是滿是怨懟地看她一眼,隨即扭頭跑了.

沐凝扶著腰朝門外走去,就在此時,她聽到外邊傳來溥公公的聲音,"江姑娘,你怎麼在這?"

但是那位江姑娘並沒有回答溥公公,沐凝走到門前的時候,就見那江姑娘一把推開溥公公,氣呼呼跑走了.

"王妃!"溥公公撣撣衣服,走過來向沐凝行禮.

"吱吱!"土豪大人一看到溥公公,立即羞愧地兩爪捂眼,用大人它的大屁屁對著溥公公.

溥公公倒是沒去和土豪大人計較,他本就被咬得不重,破了點皮而已,東風焱也已經給他診治過.

"剛剛那個是什麼人?"沐凝還在望著少女消失的方向顰眉沉思.

"哦,江姑娘啊,她父親是王爺軍中一名副將,兩個月前戰死,只留下一個女兒無依無靠,王爺就讓她住在了這里."溥公公恭敬道.

"她已經在這住了兩個月?"沐凝聞言,黛眉不由蹙得更緊了.

"王妃莫要誤會王爺,王爺平時都住在軍中,帥府不常回來的!"溥公公一聽沐凝那語氣,就心知不妙,他生怕沐凝會誤會容楚金屋藏嬌,于是連忙解釋.

"我不喜歡她,送她走!"沐凝眯了眯眼,她腦海中還在回放著剛剛那位江姑娘看她的眼神.

那雙眼睛讓她很不舒服.

她一看那江姑娘的眼睛就知道那不是個安份的主,特別像之前的白蓮花.

她如今有孕在身,她決不能拿腹中寶寶的安全冒險.

"啊?哦!是!"溥公公沒想到向來脾氣溫和的沐凝竟然如此直接,他愣了一下之後才反應過來,連忙應是.

但這種事溥公公自己也不敢做主,他只得前去找容楚稟明情況.

青雪已經吩咐帥府里的丫鬟仆役將行李都搬了進來,東方焱與洛清流也進來了,顧長卿早已收拾好了寢居,還抽空換了身衣服.

沐凝是發現了,神農谷這幾只奇葩,除了洛清流之外,另外三只都是有著嚴重潔癖的.

剛剛沐凝就發現容楚的衣服雖然不如從前那般華麗,但也是纖塵不染的.

剛想到容楚,沐凝就見容楚從長廊那一頭走來,他一身黑衣窄袖勁裝,袖口領口都繡著龍紋,彰顯著尊貴的身份.

頭發全部束在頭頂,戴紫金冠.

他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氣質亦是與從前在帝都時那樣風,流倜儻的妖媚模樣完全迥異.

如今的他眉如劍,眼似星,就好像一把出鞘的利劍,凌厲銳利.

長廊外,漫天大雪,長廊內,沐凝幾乎是不錯眼地凝望著容楚.

"喂,小丫頭,注意形象,別流口水!"洛清流見狀,忍不住伸手在沐凝眼前晃了晃.

沐凝下意識伸手去擦口水,但她隨即便意識到自己被洛清流捉弄了,頓時忍不住狠狠瞪過去一眼.

洛清流叉腰狂笑,一臉惡作劇得逞後的得意.

"砰!"從來

tang都看洛清流不順眼的東方門主又是一個暴栗敲在洛清流腦袋上.

"笑什麼笑!"

"哈哈……噶!"洛清流那張狂的笑聲立即戛然而止,他雙手攏在袖中,表現出一臉深沉.

"師尊,師父,師兄!"容楚已經走了過來,他恭敬對著東方焱行禮.

東方焱點點頭,他很是有眼力,知道容楚與沐凝久別重逢,定然有許多話要說,是以他也不打擾他們,而是揪著洛清流就離開了.

顧長卿與容楚說了幾句話,剛要轉身,就聽到長廊那頭傳來一道淒厲的尖叫聲,"我不走!我不走!憑什麼要趕我走!"

幾人同時扭頭朝那邊看去,就見一個女子掙脫了兩名小太監的手,拼命朝這邊跑來.

一邊跑還一邊喊,"王爺,求王爺別趕梅兒走!梅兒願意做牛做馬服侍王爺!"

眼看那江梅兒已經跑到了容楚面前,她一下子跪倒在地,抬頭看著容楚,一臉的淚水,拼命哀求,看上去好不可憐.

沐凝只是看了容楚一眼,隨即面無表情地轉身進了屋.

容楚一看沐凝那眼神,頓時感覺腦後滑下冷汗.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在旁邊呲牙比了個抹脖子的爪勢.

容楚冷汗冒得更多了,他根本就無瑕去應付那江梅兒,只吩咐溥公公了一句,就急著進去跟沐凝解釋了.

顧長卿搖搖頭,他一把拉住容楚,"師弟,你還真是當局者迷,今天你不表明態度,處理好這件事,阿凝不會理你的!"

容楚扭頭看著顧長卿,他也回過神來了.

沐凝進屋後,就拿起她做的兔子娃娃逢眼睛.

不多時,容楚進來,沐凝也沒抬頭.

容楚坐沐凝身邊,輕輕攬著她,"阿凝,你不會是在吃醋吧!"

沐凝抬眸,陰森森望了容楚一眼.

容楚歎氣,他只得解釋道"江梅兒的父親臨死前將她托付于我照顧."

"托付給給你做妾嗎?"沐凝冷靜問道.

"瞎說什麼!"容楚忍不住敲了沐凝一記,"她說無處可去,我才讓她住這里.我從未與她單獨相處過."

"可是她喜歡你!"

沐凝放下手中針線,看著容楚的眼睛,認真道,"反正我不喜歡她!"

"我已經安排讓人送她回老家."容楚看著沐凝臉色,見她眼中的冰冷淡去,他這才松了口氣.

"多給她些銀兩吧,她老家在什麼地方,也安排人照顧一些."沐凝想了想,說道.

容楚微笑,他就知道他的笨鳥是善良的.

"阿凝,能告訴我,為什麼不喜歡她嗎?"容楚好奇問道.

他對江梅兒根本就沒什麼印象,若不是剛剛溥公公來稟報,他都不知道府里還有這樣一個人.

沐凝顰眉,想了想,她還是撫著肚子說道,"她的眼睛讓我不安!我怕她會傷害瑤瑤."

容楚聞言,鳳眼里不由掠過訝異,他知道沐凝並不是個捕風捉影的人,她也不會故意去冤枉誰.

她會對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有這樣的感覺,恐怕真的是她作為母親的一種直覺.

難道,一直被他所無視的江梅兒真有問題?

"來人!"容楚當即冷聲下令,"搜查江梅兒的屋子!"

沒過多久,溥公公就過來了,只見他臉色沉重,手中還拿著一疊信紙與兩個小紙包.

"王爺!"溥公公恭敬回稟,"這些書信都是在江梅兒房里找到的,江梅兒的姨娘是吏部尚書趙大人的妾,這藥包都是趙清純給她的……"

溥公公有些不敢往下說.

洛清流這時冒了出來,他一把搶過那藥包,放鼻子下聞了聞,"墮胎藥!這個是毒藥!哪來的這玩意,趕緊拿出去扔掉,阿凝你千萬不能碰這個!這藥性真猛!"

容楚聞聲,頓時長身而起,他目光一時銳冷如冰鋒,周身陡然彌漫起凜冽的殺氣.

"江梅兒已經交代,這兩包藥都是趙

清純給她的,趙清純要她伺機行動,如果王妃來了,有孕的話,就將墮胎藥下在王妃的飯食里,如果王妃已經產子,就下毒藥!"

溥公公心里歎氣,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平時看江梅兒都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樣,還以為這少女單純善良,一直可憐她無家可歸,還對她頗為照顧.

卻不曾想到,這女子混入府中,竟然是抱著這樣的目的.

沐凝聽著這話,心中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她又聽洛清流都說那藥性猛,如果藥真的被下在她身上——

沐凝忽然後怕地出了一身冷汗.

容楚回眸,他握住沐凝的手,此刻他眼中也帶了自責.

江梅兒是他允許住在府里的,今天如果不是沐凝敏銳,一旦被江梅兒得手,那麼他真的會後悔地一掌打死自己.

"這個女人如此狠毒,留不得,王爺,要不要……"溥公公亦是一陣後怕,他也為自己之前認為王妃有些小題大做的行為感到羞愧.

"她背後還有個趙清純,當初是這趙清純硬逼著阿凝打賭,輸又輸不起,這女人留在世上也是個禍害."

說到這,容楚唇角勾起冷笑,他眼中不帶絲毫感情地說道,"用江梅兒做餌,引趙清純出來,本王倒要瞧瞧,這趙清純背後又是誰在支持!"

溥公公領命退下,土豪大人也跟著洛清流出去處理毒藥了.

當屋子里又只剩下沐凝與容楚兩人,容楚忍不住握住沐凝的手,一臉羞愧,"阿凝,對不起!"

"沒有什麼對不起!"沐凝卻搖頭,"只能說我的敵人太多了!"

沐凝真的是忍不住要歎氣了,想她自從穿越到這里,她從沒有動過害人的壞心眼,可是偏偏總有人找上門來.

她不能坐以待斃,只能反抗,卻沒想到因此結了那麼多的仇家.

沐凝不想再討論這個問題,她見容楚眉心有很深的皺褶,她忍不住伸手撫平,擔心問道,"你是不是遇到麻煩了?"

容楚掀起密而長的睫毛,他定定看著沐凝,眼中似有光芒變幻,但最終,他還是笑了笑,安慰她道,"沒什麼事!"

沐凝嘟嘴,揪了揪容楚的俊臉,惡狠狠地威脅道,"如果被我發現你瞞著我什麼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怎麼不放過我?"容楚眼中溢出溫暖笑意.

"我就扒光你衣服,將你綁起來!"沐凝得意說道.

容楚挑了挑劍眉,故意裝出一臉震驚與害怕,但他嘴上說出的話卻氣死人,"那還等什麼,快來綁吧,為夫一定會滿足笨鳥你特殊的癖好的!"

沐凝的臉頓時囧了,她怎麼就忘了,容大爺那是一談及下,流話題,絕對是當仁不讓,一個頂倆的!



上篇:306 北疆重逢     下篇:308 幫助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