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09 王爺胎教  
   
309 王爺胎教

309

"小狐狸說什麼?"沐凝見土豪大人一臉憤慨,唾沫星子亂飛,她不由好奇問道.

容楚的臉色卻在此刻猛然變冷,他目中也一霎迸出極寒的冷光腹.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沐凝察覺到不對勁,她放下布偶娃娃,撫上容楚瞬間緊握的拳頭滬.

容楚冷笑,"看來本王的一再忍讓,已經讓某些人昏了頭,竟然連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沐凝聽的云里霧里,她只大概猜到應該又是那幾個人惹容楚不快了.

但讓她詫異的是,驕傲如容楚,他既然會對那曹新遠多般忍耐,應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那麼他此時又為何勃然大怒?

難道是曹新遠做了觸及容楚底線的事?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學著它家主子的樣子,看著沐凝,攥著爪子,敲在桌上,來表達大人它的憤怒.

"是不是曹新遠……打我的主意?"沐凝想了想,猶疑問道.

她也只能想出這個原因了.

因為從來都是喜怒不形于色,陰險毒辣的容大爺只有在涉及她的問題上才會失態.

"哼!"容楚眯眼,陰森森寒光閃閃.

沐凝聞言也皺了眉,她都沒想到,還真被她給猜中了.

顰眉想了想,沐凝轉眸看土豪大人,"讓你做的事辦妥了嗎?"

"吱吱吱!"土豪大人綠眼睛賊亮,猛點大腦袋.

"你們瞞著本王干了什麼?"容楚瞥沐凝.

"過幾天你就知道了!"沐凝迎上容楚視線,卻是抿嘴神神秘秘一笑.

容楚無奈地輕輕揪了下沐凝臉蛋,道,"笨鳥,你還真的要給本王一連串驚喜?"

"你不喜歡嗎?"沐凝起身,坐到容楚腿上,她雙手勾住他寬肩,黑如琉璃的眼珠子里倒映出他俊臉,她唇角含笑問道.

容楚的呼吸一霎變得急促,他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也猛然收緊.

喉結上下滾動了下,他看著她,聲音干澀地說道,"笨鳥,別靠我那麼近,我會忍不住的!"

可是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容楚的手卻是下意識地用力,將沐凝身體帶向他.

他也深深嗅著沐凝身上那讓他熟悉的香味,努力克制著心底幾欲噴薄的欲,望.

從沐凝回來到現在,已經干涸了好幾個月的容楚除了剛見面時難耐相思吻了她.

之後他便一直強忍著不敢太接近她,連昨夜睡覺都是分的兩個被窩.

就是因為他一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肚子就緊張,他生怕傷了她和瑤瑤.

"吱吱?"土豪大人見主子和阿凝竟然就這樣無視大人它的存在,公然玩起了少男不宜的游戲,大人它不禁有些心塞.

土豪大人本來還想發表一下大人它對主子的不滿,但容楚隨即就是一個凌厲眼風猛地瞪過來.

頓時嚇得大人它小心肝"撲通撲通"猛跳,所有的意見都趕緊吞回了肚子里.

然後還以著與大人它肥碩滾圓體型完全不相稱的敏捷迅速跳下桌子,"哧溜"一下子就從門縫里滑出去了.

沐凝對土豪大人完全是視若無睹,她親了親容楚嘴角,眼神迷離道,"那就……別忍了……"

容楚眸中現出掙紮,但旋即他就猛地吻住了沐凝.

然而,就在沐凝伸手要脫容楚衣服的時候,容楚忽然一把抓住了沐凝的手.

"不行!"容楚俊臉脹紅,他急聲道.

"為什麼?"沐凝嘟嘴,"難道你就不想我嗎?"

"想!怎麼會不想!"容楚抱著沐凝,他緊緊抓著她小手,放到唇邊親了親.

隨即一臉郁悶道,"雖說孕中期是可以同房,但是,我怕我會把持不住!"

這也是容楚不敢碰沐凝的原因.

"……"沐凝轉念想想,她也想起容大爺做那回事時確實精力過于充沛,愛好也獨特.

tang

萬一他真的控制不住,那可就糟了!

"那……要你曠那麼久,你不會出去找別的女人吧?"沐凝猶豫再三,還是嘟囔著說出了心里的擔心.

容楚聞言,鳳眼里倏然閃過不可思議,他不錯眼地盯著沐凝,"笨鳥,你不會就是因為擔心這個,才千里迢迢趕過來的吧?"

"不行啊?"沐凝睃容楚一眼,皺著鼻子說道.

她心里當然是相信容楚的,她相信他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但前陣子軒轅緋不知道從哪弄了一些話本給她看.

好幾個故事都說的是家里正妻有了身孕,為了體現自己的大度賢惠,在自己孕期不能陪相公的情況下,主動為夫君納妾.

還有一種就是男人家里已經有正妻與妾室了,可還是耐不住下半身寂寞,到處尋花問柳……

沐凝自問做不到主動為夫君納妾那麼賢惠,她又擔心自家的妖孽夫君那張臉太招女人,所以只好親自趕過來咯.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她會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她太想他了,她要陪著他.

"笨鳥,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容楚瞧著沐凝這一副糾結的模樣,他無奈歎氣.

"不要就算了!我要去做胎教了!"沐凝被容楚那樣的眼神看得有些臉紅,她賭氣起來,朝床邊走去.

容楚看著沐凝的背影,唇角勾起笑痕.

他也起身跟著沐凝走過去,扶她坐下後,他雙手從後面環抱她,咬著她耳朵,"笨鳥,你要相信你相公不是那種饑不擇食的男人,此生有你,足矣!我們再忍忍,現在做也不能盡興,等瑤瑤生下來……"

沐凝聽容大爺越說越不像話,她臉都快要燒起來了.

于是她抿嘴一笑,連忙轉移話題,"你給瑤瑤唱首歌吧!"

"唱歌?"容楚的俊臉頓時苦了下來,"我只會戰歌,也不適合唱給瑤瑤聽呀!"

"沒事!虎父無犬女,瑤瑤不會介意的!"沐凝看到終于有讓容大爺為難的事了,她心里頓時樂開了花.

容楚眼角抽搐,他盯著沐凝的肚子半晌,還是沒辦法應沐凝要求唱歌.

"快呀,瑤瑤等得著急了!"沐凝故意板著臉催促.

"唔,笨鳥,我想起來還有事要吩咐葉冰去做!你先和瑤瑤說話,我一會再來!"容楚實在是憋不出來,他連忙隨便找了個理由,幾乎是落荒而逃.

屋子里,沐凝看著容楚那狼狽的背影,她笑得要捶床.

容楚站在門外,聽著里面沐凝的笑聲,他忍不住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一直在外邊偷聽的土豪大人見自家主子竟然小氣地不給寶寶唱歌,于是大人它趁機溜進去,決定履行它作為干爹的義務——

給寶寶唱歌!

不過,沐凝可不想讓瑤瑤聽土豪大人那五音不全的吱吱聲,她拎著土豪大人去找顧長卿.

因為沐凝發現容楚這位美人師兄真是十項全能,能文能武,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種得藥草,打的走壞人.

最重要的是,他做得小衣服都好漂亮,比青雪做得都不知道精致多少倍.

不過沐凝現在去可不是找顧長卿做衣服的,她是要問問西涼那批糧草到什麼地方了.

雖然她對步清城與冷驚鴻都有信心,但一天沒看到糧草運過來,她這心也不能安.

……

時間一晃,已到了第三天.

這兩天太陽高照,外邊化雪,十分得冷,沐凝雖說不怕冷,但外邊就好像在下雨一般,路上也是泥濘不堪,她也懶得出去.

容楚白天總是不見人影,沐凝知道他是在前線軍營駐紮的地方安排部署.

幾日的休戰一過,北金那邊還在按兵不動.

顯然北金也是得知大乾軍隊糧草不足,正候著最佳時機,要趁大乾軍心不穩,將士們最疲累之際,給予大乾致命一擊.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讓容楚有充足的時間去部署.

然而,很明顯,有人已經等不及了.

這第三日晌午未過,曹新遠就領著幾名副將過來,耀武揚威地踏進帥府,要找容楚兌現賭約.

今天雪化的差不多了,陽光正好,曬在身上暖洋洋的.

彼時容楚正與沐凝坐在廊下,沐浴著陽光,容楚將耳朵貼在沐凝肚子上,兩人有說有笑著.

那場面十分溫馨.

可是當曹新遠乍一看到沐凝時,卻是猛地看直了眼,他腦中轟隆隆作響,一時口水都饞的流了下來.

"曹將軍不知道這里是後院,外男不得進入嗎?"溥公公不動聲色攔在曹新遠面前,不悅說道.

"嘿!你這閹人休要擋道,本將軍是來找恭王爺的."

曹新遠是曹太後本家侄子,本身能力一般,完全就是靠著家里的關系,才當上的威武將軍.

這次前來北延,他亦是奉了曹太後之命,要找機會扳倒容楚.

然而容楚經營多年,文韜武略,又豈是他能比擬.

容楚麾下軍隊亦是能征善戰,紀律嚴明,戰爭爆發以來,一直嚴守陣地,雖然不是全勝,但也少有敗績,根本就不容他挑唆.

是以這戰事爆發數月,他一直找不到能夠整治容楚的機會.

帝都那邊明顯也急了,他早就收到了密報,帝都那邊遲遲拖延不發糧草,曹太後命他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令容楚陷入萬劫不複之境.

沒有糧草補給,將士們自然無心作戰,只要容楚戰敗,那麼帝都就能定他的罪!

如此一來,他曹新遠可不就是立了大功,到時候加官進爵都不在話下.

"這三日賭約期滿,卻並未見恭王爺所承諾的糧草,恭王爺可是要按照承諾,卸下帥印,自請罪責的!"

曹新遠越想越得意,以至于他口無遮攔,根本就沒發現溥公公眼底一閃而過的陰狠.

容楚此時也已看過來,他看了看日頭,笑道,"曹將軍還真是性急,第三日尚未結束,誰勝誰敗還未定呢!"

其實容楚早就知道曹新遠來了,他原本也不想讓曹新遠進來,但沐凝卻拉住了他,她似乎是做了什麼.

"沒什麼差別!恭王爺,這次你輸定了!"曹新遠得意洋洋道.

他一邊說話,眼睛卻始終往沐凝身上瞄.

曹新遠發現沐凝也一直都在看著他,這讓他的心不由意亂情迷起來.

沐凝唇角帶笑,她眼底卻是染著冰雪般的冷意.

很好,土豪大人果然是下毒高手!

其實沐凝兩天前就讓土豪大人給曹新遠下了月冥,只要月亮一出來,他渾身就會奇癢難耐,而且會像動物一樣發,情.

十日後,全身血管爆裂而死.

看來,這兩晚曹新遠都過得不錯!

沐凝看著曹新遠青黑的眼圈,她唇角的弧度不由緩緩上揚.

曹新遠卻不知道死亡已經逼近,他見沐凝笑,還以為她是看上他了,心里不由愈發得意.

"王爺,軍中有人鬧事!"此時,葉冰匆匆從外邊奔來,看到容楚時,一臉大驚失色.

"怎麼回事?"容楚沉聲問道.

"有人散布謠言,說軍中糧草不夠,今日之後,將無補給!林源領著一群人在外邊吵著要見王爺!"葉冰急聲道.

"他們如今人在何處?"容楚眯眼,冷冷掃向曹新遠.

他當然知道,這謠言,肯定就是曹新遠派人散布的,目的就是要擾亂軍心.

若不是他還有其他計劃,不想過早打草驚蛇,他怎麼可能會容忍曹太後在他身邊安插這麼一個棋子?

"在城牆處!"葉冰道.

"走!"容楚什麼也沒說,只是負手朝外走.

"我跟你一起去!"沐凝扯住了容楚衣袖,她眼睛亮晶晶的.

容楚看了看她的肚子.

"我沒事!"沐凝抿嘴笑了笑.

"好!"容楚點頭,他握住沐凝的手.

青雪已經取了

大氅給沐凝披上.

她也跟在兩人身後朝外邊走.

曹新遠目光癡迷地看著沐凝,他此刻心心念念都是想要得到她,就算她懷著別的男人的孩子,他也不在乎.

城牆外,已經聚集了數百人,都是軍士裝扮.

不過,此時,這些人個個都面露怒色,一看到容楚過來,那領頭的人立刻叫道,"恭王爺,今天聽說軍中糧食已經吃完,明天兄弟們就要挨餓,這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曹新遠巴不得鬧事的人越多越好,他立即添油加醋,"恭王爺明知道糧草沒了,都不告訴兄弟們,這分明就是想讓兄弟們去送死啊!沒有糧食吃,大伙怎麼打仗!"

"就是!"四下里立刻有很多聲音開始附和曹新遠.

"飯都吃不飽,這仗沒法打了!"

眼看群情激奮,再不安撫,可能真的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沐凝心里不由也急了.

她扯了扯容楚,示意他快說點什麼.

容楚卻依然還是那副閑適表情,他低頭看沐凝,笑嘻嘻道,"笨鳥,你看,本王的身家性命可都掌握在你手中了!"

沐凝氣結,忍不住瞪容楚,"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

容楚挑眉,眯眸壞笑,"也不早,今早才知道!"



上篇:308 幫助夫君     下篇: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