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12 接生  
   
312 接生

曰紮瘞za312

容楚到凌云子門前的時候,凌云子正在紙上寫寫畫畫.呸苽児

不過容楚倒是並沒有看到沐凝所說的陣法鑠.

而且凌云子似乎早就料到容楚會過來,一點都不驚訝瑚.

容楚是一個時辰後才從凌云子屋里出來的.

彼時他臉色已然難看之極,向來神光奪目的鳳眸里也染了比子夜還要暗的濃黑墨色.

顧長卿與東方焱俱是在門外等著,看到容楚這幅模樣,兩人相視一眼,旋即走上前去.

"師尊!"容楚望向東方焱,他似乎有話要問,可是薄唇翕動,他卻好像失聲了一般,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別擔心,事情不會那麼糟的!"顧長卿安慰容楚.

容楚狠狠握緊了拳頭,眉宇間迸出煞氣,他突然猛地一拳打在牆壁上,"轟然"一聲,那面牆壁竟被他轟出一個巨大的洞.

"哎呀!誰!是誰在外邊砸我的屋子!"正在屋子里睡大覺的洛清流受驚過度,一下子從床上蹦了起來,提著褲子沖出來就要揍人.

但是,當洛清流看到東方焱也在,還正沖他瞪眼,當即就一縮脖子,一聲也不敢吭了.

"什麼天命,我偏不信!"容楚面色劇烈變幻半晌,眉間凶煞之氣更重,他眼中一霎如冰封.

旋即,他拂袖而去.

"你們,在說什麼?"洛清流莫名其妙地看著東方焱與顧長卿.

然而這兩人看都不看他一眼,隨即也轉身離開.

洛清流真是非常郁悶,他氣哼哼打算繼續回房睡覺.

但一看到牆上那巨大的破洞,風呼呼往里冒,他只得卷了鋪蓋,准備重新再找個屋子住.

這邊洛清流剛一出門,就見一團雪白的肉球正鬼鬼祟祟貼著牆朝前邊廂房走.

洛清流跟過去,兩根指頭一夾,就將肉球夾了起來,"小狐狸,你在這干什麼?"

"吱吱!"土豪大人一個激靈,扭頭一看是洛清流,頓時雙眼警惕,四只雪白的爪子立即就捂在小肚子上.

一副誓死捍衛少男貞潔的模樣.

"切,老子對狐狸沒興趣!"洛清流撇撇嘴,溜了一眼土豪大人那肥成肉球的身材,十分壞心地將土豪大人往他臭烘烘的被窩里一塞.hi書網呸苽児

"嘔!"跟著容楚,潔癖相當嚴重的土豪大人當即就被那臭味給惡心到了.

……

時間緩緩流逝,又過去了幾日.

自從沐凝為容楚帶來了大量糧草解了燃眉之急,籠罩在北延城上空許久的陰霾終于消散.

期間大乾與北金交戰幾次.

或許是北金已經得知大乾獲得糧草,所以先前所預謀的想要趁大乾無糧可吃時發動攻擊的計劃也已取消,近日來雙方都是小規模的摩擦.

那一日曹新遠犯下大錯,不但將拖延不發糧草是曹太後主意的事說了出來,還因為與容楚打賭而丟了他曹家在軍中的兵權.

是以曹新遠回去後又驚又怕,因為他知道消息一旦傳回帝都,不但他的命保不住,曹太後也會被問罪.

屆時,曹家亦是會受牽連,數年的經營都將因為他的一句話而毀于一旦……

如此一來,曹新遠便將滿心的怨恨都發泄在容楚與沐凝身上.

但曹新遠知道容楚武功高強,身邊又有青龍衛與黑風騎守衛,他根本無法近身.

于是,曹新遠決定派人殺了沐凝,他要讓容楚後悔,後悔惹上他!

然而,讓曹新遠始料不及的是,他派出去的殺手都如同石沉大海,根本無人得手.

後來曹新遠花重金從殺手門雇來頂級殺手,卻照樣一進那帥府,就沒了消息.

曹新遠急怒交加,他自己每到夜里就會渾身奇癢難耐,本就喜好女色的他更是變本加厲,無女不歡,幾乎夜夜都泡在花樓里,一晚上要七八名花娘才能應付他.

沒幾天,曹新遠就已瘦得不成樣子,那張臉又黃又黑,癆病鬼一樣.

十日後,帝都傳來消息,老皇帝收到容楚參奏曹太後不發糧草的奏折後,龍顏大怒,狠狠責罰了曹家,並將曹太後送到凌渠別院……

這麼一來,曹家雖然在老皇帝刻意偏袒下根基未損,但卻也顏面大失.

宮里又失去曹太後的支持,短時間內恐怕再也難以有什麼作為.

就在消息傳來的那一天,曹新遠暴斃,他是死在花娘身上的.

據說七竅流血,死狀極其可怖.呸苽児

沐凝是偶然聽到幾名下人在議論曹新遠的死.

當時她什麼表情都沒有,就像是聽到一只蟑螂被踩死了一般,淡然走過.

沐凝最近心情不大好.

前陣子是因為曹新遠派殺手來殺她,所以容楚不准她出門,這她也沒意見.

畢竟她要顧及腹中寶寶,不能隨便冒險.

可是那些殺手都已經被神農谷那三只戰斗力超級強悍的奇葩或是打死,或是活捉,曹新遠也已經死了.

看上去能對她造成威脅的危險都已經沒有了.

容楚竟然還對她看得那麼嚴,除了花園哪都不讓她去,這著實令沐凝惱火.

然而任憑她怎麼撒嬌耍賴,容楚就是不動搖.

沐凝什麼法子都用盡了,容楚也只是答應她若真的想出去,必須等他回來.

但是前方戰事很緊,容楚在府里的時間並不多.

就算回來,他也是一臉倦容,沐凝哪還舍得讓他再陪她出去閑逛?

不過,沐凝如此深居簡出,是以沒有人知道恭王妃究竟有幾個月身孕,到底什麼時候生.

倒也讓後來北延城莫名出現的一群到處探聽恭王妃消息的神秘人無功而返.

日子一晃,天氣熱起來的時候,沐凝也快要生了.

沐凝臨產前的幾天容楚都是軍營北延兩頭跑,他越來越緊張,晚上睡覺都抱著沐凝不撒手,一副生怕她會有什麼事的樣子.

雖然神農谷幾人都是醫術極高,但他們都沒接過生,容楚也不可能讓男人給沐凝接生.

所以就必須得找接生婆,但容楚根本就不放心外面那些接生婆.

帝都那邊可是對他的第一個孩子虎視眈眈,他不能容許有任何危險發生.

于是容楚一邊在北延城尋找穩婆,一邊讓軒轅緋回一趟東海.

軒轅緋的姑母就是一位女大夫,早年曾經在神農谷待過一陣,待容楚極好.

如今她也是容楚唯一信任的人了.

終于到沐凝生產這天了,她早上起床就開始覺得肚子疼.

不過她之前也看了很多書,知道從痛倒生不會很快.

是以沐凝也不緊張,她孕後期都有堅持每天走路鍛煉,軒轅姑母檢查了,也說她胎位正常,應該很好生.

這一整天,沐凝正常吃飯散步,倒是容楚亦步亦趨緊張地跟在她後面,神農谷那那幾位也是忙忙碌碌,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連土豪大人都好像得了產前恐懼症,焦慮地不停轉圈圈.

戌時剛過,沐凝終于疼得忍不住了.

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又都是在悄悄進行著.

容楚命人從北延城找來的幾名穩婆還在前院好吃好喝的睡著覺,後院里,沐凝已經痛得冷汗涔涔.

"王爺,您不能進來,這是產房啊!"青雪拼命想要攔住容楚.

"讓開!"容楚見時間都過去一個時辰,里面仍然什麼消息都沒有,只有不斷傳來的沐凝的呼痛聲,他的心已經亂的不行.

他哪還能顧得上什麼禁忌,直接就闖了進去.

從來都是無比怕痛的沐凝已經痛得快要昏厥了,但她知道她不能昏,她昏倒瑤瑤也會有危險,她必須堅持.

軒轅姑母看到容楚進來,倒是沒說什麼,只是示意他安撫鼓勵沐凝.

"姑母,阿凝她怎麼會那麼痛?"容楚從不知道,原來生孩子竟然會這麼痛苦.

他看著沐凝煞白的小臉,緊閉的眼睛,還有已經被她咬破的嘴唇,他只覺心膽俱裂.

"每個女人都要經曆這一遭的!"

軒轅姑母歎息,她隨即又道,"楚兒,你抱緊她,讓她抓著你用力!"

時間慢慢過去,沐凝在軒轅姑母的指導下,一次次用力.

容楚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他讓沐凝靠在他懷里,手臂被她又咬又抓,血印鮮紅,他都好像感覺不到.

"姑母,怎麼還沒好?"

"快了!"軒轅姑母查看了一下,欣喜道,"最多一個時辰,就能生出來了!"

"什麼?還得一個時辰?"容楚感覺他快要瘋了.

尤其是他一低頭,看到沐凝被再次襲來的陣痛折磨到痛不欲生.

容楚忽然腦門一炸,心疼得都要裂開,他竟是脹紅了俊臉,直接抱起沐凝就要沖出去,口中還在嚷嚷,"不生了不生了!"

"喂,你干什麼,快放下!"

軒轅姑母一看容楚發瘋,她急得直跳腳,"你那麼緊張干什麼?第一胎就是這樣的!第二胎就會快很多!"

"什麼第二胎,阿凝不會再生第二胎!不行,我不能再讓阿凝受苦!"此時容楚的腦子已經混了,他鳳眼一瞪,直接就吼軒轅姑母.

這要是被外邊的人知道,從來都是生殺予奪,囂張凌厲的恭王殿下在看到女人生孩子時竟然恐懼成這樣,怕不是要驚掉大牙的.

"好好好,不生二胎,你先放下阿凝好不好?"軒轅姑母簡直哭笑不得.

"王爺,您快放下小姐,您這麼抱著她,很危險的!"青雪也著急道.

"皇叔哥哥,阿凝不痛,你別擔心!"沐凝此時也從那一陣陣痛中緩了過來.

她伸手撫上容楚俊臉,努力咧唇,綻放出一個笑臉給他.

只是此時沐凝臉色很白,小臉上也全是冷汗,她這樣的笑容一霎刺痛了容楚的心.

"笨鳥,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生孩子會這麼疼!如果早知道這樣,當初我絕不會讓你懷孕!"容楚依言放下沐凝,他仍然讓她靠在他懷里,他面上盡是懊惱悔恨之意.

"傻話!我心甘情願的!"沐凝見容楚這般心疼她,她心里不由一暖.

剛剛因為被疼痛折磨到幾近崩潰的心也在這一瞬再次變得堅定.

沐凝看著容楚染了心痛的墨黑雙眸,她溫柔一笑,"我們說好的,還要再生兩個寶寶!"

這話剛一說完,沐凝忽然猛地抓住了容楚大手,她同時發出一道痛苦的尖叫聲.

"啊!好痛!"

"好了,好了,寶寶心疼娘,出來了,出來了!"軒轅姑母低頭一看,頓時大喜過望.

"是個女娃娃,哇,好漂亮的女娃娃!"

軒轅姑母一邊驚歎,一邊連忙吩咐青雪將准備好的東西都拿來.

沐凝忽然感覺全身都輕松了.

"楚兒,別愣在那里,過來,幫忙剪下臍帶!"青雪去倒熱水,軒轅姑母雙手托著寶寶,她出言招呼容楚.

容楚下意識地拿起剪刀,在軒轅姑母的指揮下,剪開了他第一個孩子的臍帶.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容楚始終兩眼發怔,游魂一樣.

"哇!"終于,在天邊露出一抹魚肚白的時候,瑤瑤的哭聲驚天動地.



上篇:311 消災化厄     下篇:313 被嫌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