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14 風雨之前  
   
314 風雨之前

314

"回稟皇上,這個尚且不知!"玉妃忽然有些緊張.

自從恭王領兵出征後,雖然皇帝下令太子監國,但太子並無治國之能,輔佐太子的基本都是皇帝的人.

實際上,這大權已經重又回到了皇帝手中.

可是老皇帝治國顯然不如容楚,他性情陰沉,又迷戀長生之術,整天沉迷煉丹.

原本容楚處理得井井有條的國事到了他手中,很快就變得一團糟.

偏偏老皇帝又忌憚容楚提拔的有能之士,只用他信任的人,可他信任的又大多是那些溜須拍馬的大臣.

如今朝中群臣對老皇帝都頗有些微詞.

不過老皇帝一心想要除掉容楚,並且是讓容楚身敗名裂,痛不欲生的死,他忍了那麼多年,早已陷入了魔怔.

竟然不惜以北延二十萬大軍的性命為代價,不顧前線士兵安危,授意曹太後背後的曹家拖延不發糧草.

鳳綺兒這一年來雖然為老皇帝做事,但也沒少被折磨,她心里對老皇帝是又恨又怕.

"不知?"果然,老皇帝一聽鳳綺兒說不知道,那眼神就徹底陰沉了下來.

鳳綺兒趕緊跪倒在地,"皇上恕罪,實在是恭王防范太嚴密,他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

老皇帝眯了眯眼睛,沒有說話,但那對眼睛里的冷芒卻刺得鳳綺兒後背都被冷汗濕透了.

"皇上,臣妾會繼續派人盯著的!"鳳綺兒咬唇,連忙說道.

"那件事部署的如何了?"老皇帝頓了頓,半晌,突然沒頭沒腦地問了句.

但鳳綺兒卻顯然聽明白了,只見她眼波一橫,唇角便勾了一抹嫵媚的笑,"皇上放心,已經布置妥當!"

"嗯!"老皇帝點點頭,隨即閉眼.

鳳綺兒知趣地退了出去.

門外,容姜毅正在來回踱步,看到鳳綺兒出來,他立即走過來.

鳳綺兒沖容姜毅使了眼色,兩人便一前一後離開.

到了玉妃宮中,鳳綺兒摒退宮女太監,容姜毅從一旁側門走進,鳳綺兒立即軟若無骨地攀在容姜毅身上.

"父皇怎麼說?"容姜毅皺了皺眉,卻並沒有推開鳳綺兒,而是攬著她一起坐下.

鳳綺兒一只手探進容姜毅衣服里,媚笑著說道,"太子殿下,好幾天沒有*愛奴家了."

容姜毅強忍著心頭厭惡,他抓住鳳綺兒那只不規矩的手,目光陰柔道,"先說正事!"

鳳綺兒忍不住撇嘴,但她也並沒有再糾纏.

而是一捋鬢角的頭發,沉聲道,"皇上也沒說什麼,就是要奴家派人查清楚恭王妃究竟生得是男是女."

容姜毅擰眉,眼中一瞬閃過暗沉冷光.

鳳綺兒自然將容姜毅的眼神變化看在眼里.

老皇帝太過昏庸,而且癡迷丹藥,身體已經大不如前,她會主動勾,搭容姜毅,就是因為她要給自己找好後路.

而且容姜毅畢竟年輕,在那種事上也能滿足她.

鳳綺兒明白,容姜毅會應付她,絕不是因為他愛上她,而是他需要她在老皇帝面前為他說好話,更需要她從老皇帝那探聽來的消息.

不過,鳳綺兒並不在乎容姜毅對她是否有真心,她早已不是當初的鳳綺兒.

她既然敢變臉入宮,與虎謀皮,那自然是有她自己的籌碼!

她敢篤定,無論是老皇帝,還是容姜毅,都不會殺她!

此刻,鳳綺兒唇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

她趴在容姜毅肩上,媚眼如絲,在他耳邊吹氣如蘭,"不過,太子殿下大可放心,皇上已經與承天門達成交易,將會除掉恭王,太子殿下不用擔心皇位會落在旁人手中了."

"父皇真的決定了?"容姜毅聞言,猛地擰緊了眉心,似乎很是震驚與詫異.

因為他很清楚他的父皇對容楚的態度.

這麼多年了,皇帝對容楚可謂是言聽計從,十分推崇.

然而,其實老皇帝對容楚一直都心懷忌憚.

容姜毅也是最近才偶然聽說,當初先帝是有意傳位容楚,但不知道最後為何又改變了主意.

或許正因為如此,才會更令老皇帝嫉恨吧.

"太子殿下就等著登基吧……"鳳綺兒咯咯嬌笑著.

她也不再多說,而是趁容姜毅還在震驚中時,一把抽了他腰帶.

寢殿里,隨即傳來令人耳紅心跳的聲音……

當天晚上,太子府邸.

容姜毅召集了他所有的心腹謀臣商議了一晚上.

彼時,北延城.

瑤瑤出生後,沐凝就將容楚趕到一旁的榻上,她則一直都帶著瑤瑤一起睡.

沐凝月子里時,容楚不能碰她,夜里離的太近反而讓他心猿意馬,所以去一邊榻上,他倒也沒意見.

但是在瑤瑤滿月後,容楚百般暗示,沐凝卻像沒看到一樣,根本對他視若無睹.

容楚見沐凝眼里心里都只有小粉團子,他真是嫉妒得眼睛都綠了.

尤其是小粉團子還對他不假辭色,讓他這個親爹不止一次被洛清流和土豪大人那兩只嘲笑.

讓他簡直心塞到無以複加.

最後,經容楚強烈要求,沐凝實在沒辦法,只好在*邊放了個搖籃,瑤瑤晚上就睡搖籃里.

容楚終于心滿意足,可以睡到他心心念念的*上了.

他都計劃好了,憋了那麼久,今晚可要好好放松放松.

然而,到了晚上,面對容楚的求歡,沐凝卻一直推辭,不是說會吵醒瑤瑤,就是說她不舒服.

一開始容楚只以為是時間過得太久,沐凝對夫妻之事有些害羞,所以才會推拒,他也不以為意.

但接連半個月都是如此,沐凝拒絕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

連土豪大人要拉粑粑了,她得去看著點這種奇葩借口都編出來了,容楚這才覺得不對勁.

最近大乾與北金休戰,容楚白天在軍營里,晚上有點閑.

近些日子,府里的人也都發現容楚面帶愁色,凌云子向容楚表示關心.

但這種閨房密事,容楚又怎麼可能拿出來說?

他頂多也就是揪來土豪大人,征詢土豪大人的意見.

肥狐狸也十分盡心地替自家主子出主意,"吱吱吱!"

容楚顰眉,"你說阿凝這是已經厭煩我的表現?"

"吱吱!"土豪大人連點大腦袋.

大人它最近經常跟洛清流混出去看戲,也著實看了些風花雪月才子佳人的故事.

所以大人它還是比較了解女人心思的.

"那我要怎麼才能挽回阿凝的心?"容楚也是病急亂投醫,竟然真的相信土豪大人的話了.

他不明白為什麼沐凝會突然那麼抗拒他.

他十分擔心他的笨鳥會不會是移情別戀了,因為他發現她最近與顧長卿走得很近.

這讓他感到很不安.

"吱吱吱!"土豪大人綠眼睛一轉,隨即好一番為它家主子出謀劃策.

于是,當晚,沐凝剛哄睡瑤瑤,就聽見窗外傳來好聽的男聲.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沐凝聽著這聲音像容楚,但她隨即在心里嗤笑,容大爺才不會干窗前吟詩這麼無聊的事呢!

這麼一想,沐凝也就起身准備去淨房洗澡.

但是當她經過窗前的時候,只是隨便瞥了一眼,她便驚訝地發現,那個一身白衣,正拿著一把折扇,站在花前仰頭賞月的,可不就是容楚?

"你在干什麼?"沐凝狐疑地眯起眼睛,她直覺容大爺今晚不是喝多了,就是腦子壞了.

容楚見沐凝終于過來,他隨即緩緩轉過臉來.

當沐凝看到容楚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俊臉上,竟然像她剛認識他時那樣勾勒了精致妝容時.

她先是一愣,接著便眼角嘴角一起抖,像是崩潰得快要受不了了.

容楚原本還想繼續吟詩的,但他也發現沐凝的神色不大對勁.

不但並沒有像他所預料的那般露出驚豔愛慕的眼神,反倒是像一副好似想要抽他的表情.

他暈染了金色的鳳眸不由猶疑眯起.

"老妖怪,你到底想干什麼?"沐凝見容大爺半天不出聲,光盯著她,她忍不住嗔道.

"不准叫老妖怪,叫楚哥哥!"容楚一聽老妖怪這三個字就渾身難受

他鳳眸一沉,已經從窗戶躍進,站在了沐凝面前.

"那楚哥哥,你化成這樣,到底想干什麼?"沐凝抬頭,清澈大眼亮晶晶地看著容楚.

"難道你不覺得本王這樣子很迷人嗎?"

容楚瀟灑地搖著折扇,一身白衣在月色下勝雪,他勾勒精致的容顏亦是散發著濃濃的魅惑氣息.

沐凝歪著頭,嘴巴抿著,她盯著容楚的臉,雙目灼灼.

自從從中州回來後,容楚或許是察覺到什麼,在與沐凝一起時,他從不化妝.

然而不可否認,他不上妝時俊美如天神,上了妝後,自有一種妖豔狷狂的氣質,並不會讓人感覺到女氣.

可是這樣的話沐凝可不敢當面告訴容大爺.

容大爺本就自信心膨脹,萬一他知道沐凝誇他化妝好看,那還不要天天變著花樣都要化給她看啊.

那樣的話,沐凝可受不了.

于是,沐凝在容楚滿是期待的眼神里,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搖了搖,"我喜歡有男子氣概的,不喜歡娘炮!"

說罷,沐凝轉身就走.

因為就在方才,她從容楚身上那噴香的氣味中聞到了催情香的味道.

沐凝哪還不知道容楚打得什麼主意?

不過,她現在還不想和他那個,所以她得趕緊躲.

"笨鳥!你想去哪?"但容楚哪里還會放過沐凝.

他反手關窗,然後一把伸手拉住她,隨即抱起來就往內室的榻邊走.

他已經沒有耐心再實施土豪大人建議的美男計了.

笨鳥是他的,誰也搶不走!

"你,你想干什麼?"沐凝掙紮不開,頓時緊張了,她驚恐地看著容楚,腦子里迅速轉著念頭,想要想出辦法來拒絕他.

"你還是省點力氣吧,今晚說什麼你都得陪本王!"容楚眯眸,金色流光在眼尾一閃而過,他惡狠狠說道.

此時沐凝已經被容楚壓倒,夏日單薄的衣服也被扯掉了.

她小臉一瞬變白,大眼睛里露出了驚慌,她幾乎是在哀求他,"再等等好不好?我還沒准備好!"

"你躺好就行,還要准備什麼?我都忍了快一年了!"容楚瞪她.

沐凝委屈地扁了嘴巴,眼中蒙了霧氣.

容楚看到這個樣子的沐凝,心也軟了,他停下動作,柔聲問,"阿凝,你到底是在怕什麼?"

沐凝眼波顫了顫,她想了想,還是老實說道,"我剛生完瑤瑤,我怕我還沒恢複好,萬一……你會嫌棄我!"

容楚聞言頓時無語,"就因為這個,你一直拒絕我?"

沐凝斜他一眼,沒有說話.

容楚實在是無奈,他忍不住敲沐凝腦袋,"笨鳥,你那腦袋里到底在想些什麼!"

"想你啊!"沐凝嘟嘴,"我還不是太在乎你了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今晚先試試再說!"容楚聽得心里滿意,他也不客氣,直接脫了衣服,然後急哄哄提槍上陣.

"喂!你輕點,別吵醒瑤瑤!"沐凝忍不住驚呼.

但是容楚這時候哪還能聽見沐凝說什麼.

很快,屋里便是一片旖旎風光……

第二日,容楚神清氣爽地出門,動身去了軍營.

沐凝則是腰酸背痛,整個人都像是被馬車碾壓過一般,骨頭都酸了,在*上躺了半天動彈不得.

要不是瑤瑤醒了哭鬧吃奶,她都想今天不起來了.

事實證明,她還是不能對容大爺太心軟,否則下場就會是又被他變著花樣玩一整晚!

容楚晌午未到,就從軍營里回來了,他一看到沐凝那充滿怨念的眼神,心里又在蠢蠢欲動.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自家主子一掃之前的陰郁,就知道大人它的點子肯定奏效了.

土豪大人喜滋滋地上前討賞.

不過容楚現在可沒空理土豪大人,他見沐凝抱著瑤瑤進屋了,連忙跟了過去.

為了今晚繼續有肉吃,他當然得好好哄哄他的笨鳥.

天知道他想她想得都快要發瘋.

……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有了瑤瑤之後,沐凝覺得每一天都是那麼幸福.

嗯,如果容大爺能不每晚都折騰她的話,她會覺得更幸福!

瑤瑤三個月的時候,容楚的努力奏效——瑤瑤終于願意讓他抱了.

而且瑤瑤現在完全長開了,那張與容楚極為相似的小臉漂亮得不可思議,看人時,兩顆烏溜溜的黑眼珠精靈無比,讓看到她的人無不喜歡的要命.

而且瑤瑤還很乖,除了餓的時候,很少哭鬧.

只要容楚沒去軍營,他白天最大的樂趣就是抱著瑤瑤到處炫耀.

然後晚上就去折騰瑤瑤她娘!

洛清流看到瑤瑤,眼饞無比,沐凝正好攛掇他趕緊找個老婆成親也生一個.

可是洛清流一聽要找老婆,頓時大驚失色.

容楚這才告訴沐凝,洛清流被神農谷隔壁那個惡人谷的女魔頭追了快二十年了!

所以,他是有師娘的!

(cqs!)



上篇:313 被嫌棄了     下篇:315 要她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