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16 大結局(一)  
   
316 大結局(一)

316

此去東海,容楚早就料到途中會有各種阻礙,甚至是有殺手埋伏.【首發】

是以他將一切都考慮到了,不但先後派出好幾個一模一樣的馬車混淆暗中那些人的視線.

沿途也都有人提前打點好,沐凝她們並不是住在客棧,而是換了身份,宿在普通民居.

當馬車漸漸駛離北延城,布置舒適的馬車上,沐凝始終抱著瑤瑤,她久久凝視著瑤瑤熟睡的小臉.

就這樣過了兩天.

軒轅姑母與沐凝同在一輛馬車上,從剛上馬車時起,她就發覺沐凝的臉色不對.

這兩天來,她沉默得可怕,亦是一句話都不說,只在瑤瑤要吃奶的時候,會出聲哄她.

軒轅姑母與青雪眼看著沐凝這幅模樣,都十分擔心.

"阿凝,你在想什麼?"這一天清晨,軒轅姑母見沐凝早早就起來,她終是忍不住問道.

彼時,沐凝剛給瑤瑤喂完奶,正逗著瑤瑤玩.

聞言,她抬眸看向軒轅姑母,清麗大眼如那古井一般望不見底.

"姑母,阿凝想求您一件事!"好半晌,沐凝方才說道.

"什麼事,你說!"軒轅姑母看著沐凝的神色,她隱隱也猜到了一點.

"阿凝求您,幫我照顧瑤瑤!"沐凝咬緊了唇瓣,她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說出這句話來.

軒轅姑母聞言只是輕歎了一聲,她臉上並沒有露出意外神情,"你已經決定了?"

沐凝點頭,她坐在*邊,瑤瑤躺她懷里,正"咿咿呀呀"地伸著小胖手想要抓沐凝衣服上的穗子.

"姑母,如果不是萬分危險,他不會逼我走!"沐凝握住瑤瑤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瑤瑤立即高興地"呵呵"笑了起來.

"楚兒逼你走,也是顧念你和瑤瑤的安全呀!"軒轅姑母不由歎息.

她是軒轅家的人,她又怎會不知容楚光鮮外表下那步步為營的艱難?

"可是也正因為這樣,我才更不能離開他!"沐凝將眼神從瑤瑤漂亮的小臉上移開.

再看向軒轅姑母時,她眼底寫滿了堅定.

"那你舍得瑤瑤嗎?她還那麼小,怎麼能離開母親?"軒轅姑母試圖勸說沐凝.

畢竟她也知曉容楚所面臨的將是怎樣的困境,他不讓沐凝與瑤瑤在身邊,肯定是怕會給她們帶來危險.

"我……"沐凝忽然咬住了唇瓣,她垂眸看著懷里瑤瑤天真純潔的笑臉,眼中盈滿了濃濃的心疼與不舍.

是啊,就是因為瑤瑤還太小,從出生到現在,瑤瑤一天都沒離開過她,才會讓她在做了這樣的決定後這般難受.

"阿凝,你再好好考慮考慮!"軒轅姑母看著沐凝,她沒有再打擾她,而是起身走了出去.

"小姐!"青雪端著水盆,在此刻走進,她望著沐凝,眼里含了淚花.

她剛剛在門外,什麼都聽見了.

她原本還想來勸沐凝,可是當她看到沐凝看著瑤瑤時,臉上的落寞與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憂傷時.

青雪只覺得自己的心狠狠一顫,眼淚不由自主地簌簌滾落.

"青雪,跟清影說一下,我們在這多住兩天吧!"沐凝的眼神始終沒有從瑤瑤臉上移開,她聲音里也透著濃濃的不舍與依戀.

"嗯!"青雪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很明白,小姐會做出如今的決定,一定非常痛苦.

因為這世上沒有哪個母親舍得與自己的孩子分開!

當屋里只剩下沐凝一人,她忍不住緊緊抱著瑤瑤,閉緊了雙眸.

這是一處極為偏僻安靜的農家小院,人煙稀少.

凌云子將鳳神族的事都交給五長老去做,他是太喜歡瑤瑤,打算與沐凝一起前往東海的.

雖然軒轅姑母與青雪都沒有告訴凌云子沐凝的決定,但是像凌云子這種老人精,他只是看看沐凝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凌云子也試圖來勸沐凝,其實他是贊同容楚的決定的,當初他所卜的那一卦極其凶險.

連他都看不透那一卦的結局將會怎樣.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也覺得讓沐凝與容楚分開比較好.

然而,面對凌云子的勸說,沐凝始終都是低著頭一言不發,以沉默來應對.

凌云子也知道沐凝表面看起來隨和,但實際上,她脾氣比誰都執拗.

一旦她決定的事,除非她自己改變主意,否則的話,任誰來勸都不起作用.

凌云子又不能直接告訴沐凝,她回去與容楚在一起,會陷入凶險.

那樣的話,恐怕她立刻就會趕回去.

最終,凌云子也只能放棄.

兩天的時間轉眼即過,沐凝幾乎時時都抱著瑤瑤.

她突然好後悔,後悔沒有早點給瑤瑤斷奶.

只要一想到瑤瑤離開她後,餓的哇哇哭的樣子,她的心都要碎了.

可是,她更不能明知道容楚處境凶險,卻只顧自己安全,離他而去.

如今與瑤瑤短暫的分離,不過是為了將來一家人能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終于到了分離的這一刻,前一晚,沐凝幾乎就沒合眼,她怎麼也看不夠,親不夠瑤瑤.

天亮的時候,軒轅姑母進來.

她原是想再勸勸沐凝的,可是當她看到沐凝的模樣時,她到了嘴邊的話頓時又被吞了回去.

軒轅姑母知道,沐凝顯然是心意已決,現在她說再多也沒用了.

瑤瑤醒了,正在那兒"咿咿呀呀"晃著小肉手,要往嘴里塞,黑琉璃般的大眼睛精靈般看向沐凝.

沐凝望著瑤瑤,她唇角綻開溫柔的笑,俯身親了親瑤瑤嫩嫩的小臉.

瑤瑤也咧開長了兩顆小牙的小嫩嘴,樂呵呵笑著.

沐凝心頭一痛,她隨即抱起瑤瑤,掀開衣襟,她知道,這恐怕是她喂瑤瑤吃的最後一次了.

這一別,不知要多久才能再見.

"阿凝,姑母知道,你與楚兒情深似海,你放心,姑母一定會照顧好瑤瑤!"軒轅姑母拍了拍沐凝肩頭,柔聲說道.

瑤瑤吃飽了,就在那睜著大眼睛盯著她娘,好像是感覺到什麼一般,向來愛笑的瑤瑤今天也不鬧了.

時間緩緩過去,屋外,太陽已經升得很高.

軒轅姑母見沐凝舍不得松手,她忍不住歎氣,"阿凝,既然決定了,那當斷則斷!你這樣,會越來越舍不得的!"

這一刻,沐凝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唰"一下流了下來.

她抱著瑤瑤,親了又親,瑤瑤似乎也感覺到離別情緒,突然也"哇"一聲大哭了起來.

"阿凝,給我吧!"軒轅姑母眼眶泛酸,她伸手想要接過瑤瑤,沐凝卻緊緊抱著瑤瑤,眼淚拼命地流,說什麼也不松手.

軒轅姑母不由也跟著抹眼淚.

沐凝終是舍不得瑤瑤哭泣,她柔聲地哄,直到瑤瑤又閉上眼睛睡去.

也就是在這時,沐凝忽然起身,她先是親了親瑤瑤小臉,然後將瑤瑤往軒轅姑母懷里一塞,隨即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她是怕,怕她再看下去,真的會舍不得.

可是她不能帶瑤瑤回去,無論是容楚還是她,她們都不希望瑤瑤遭受任何的危險.

院子里,青雪與凌云子早已等候多時,見到沐凝滿臉是淚的出來,青雪早已泣不成聲.

她替沐凝穿上大氅,又將一個面具遞給她,沐凝早上起*時就換的男裝,此時戴上人皮面具,赫然變身一個相貌普通的少年.

"小姐,你讓我跟你回去好不好?"青雪哀求道.

"瑤瑤需要你照顧!"沐凝搖頭.

"阿凝,回去後,記得不要去石頭多的地方!"凌云子殷殷囑咐道.

沐凝轉眸看向凌云子,她顰眉,似乎不明白凌云子的話.

可是不待她多問,凌云子已經擦著眼睛轉身走了.

他也只能提醒沐凝到這種程度了,因為他自己其實也並不清楚將來可能會發生什麼.

只希望,他先前布在府里的陣法起了作用!

沐凝深深看了眼瑤瑤所在屋子的方向,她抿唇,沒有再猶豫,在一名青龍衛的護送下,一揚馬鞭,旋即打馬離開.

……

此時的北延城,神農谷幾人也暗中護送瑤瑤去了,如今的大帥府已然人去屋空.

容楚自從將沐凝與瑤瑤送走後,他整個人都變得沉默,除了每日練兵就是處理軍務.

他也不再回帥府,而是歇在了軍中大帳內.

經過秦傲天訓練過的北金軍隊也不再按兵不動,短短的幾天內,已經挑釁十多次.

就在昨天,雙方已不可避免地短兵相接.

如今北延城已是全城戒備,方圓百里之內都彌漫著戰爭的氣息.

彼時,軍營主帳,容楚正與幾名將軍商討戰略,溥公公忽然沖了進來,他神情緊張地附耳對容楚說了什麼.

那幾名將軍便見容楚臉色驟然一變,沉穩如他,竟來不及多說一句,整個人便已如離弦的箭一般沖了出去.

"吱吱吱!"本來因為與沐凝和瑤瑤離別,特別悲傷,從而一直蜷縮在一邊毯子里睡大覺的土豪大人察覺到它家主子的情緒波動,以為是發生了什麼意外,頓時一蹦三尺高.

但土豪大人跳出來後卻發現它家主子已經不在軍帳里了.

于是土豪大人也就慢吞吞地跳下櫃子,在還不認識大人它的那幾名將軍驚訝的注視下,扭著它的大屁屁,大搖大擺地走出去了.

然而,剛到了軍帳外,土豪大人就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它家主子,怎麼雙目癡癡凝望著一名瘦瘦小小,其貌不揚的少年?

而那個染了一身風塵,頭發上還覆著薄霜的少年為何眼中含淚,還用和阿凝一樣的眼神看它家主子?

這時候,無論是容楚還是那名瘦小少年,他們都不會理會一只狐狸在想些什麼.

此刻,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雖然已經過了正月,但北國的初春仍然很冷.

今天從早上起天就陰了下去,冷風呼嘯.

容楚很快反應過來,只見他不顧一旁路過的將士們頻頻側目,一把拉住那名瘦小少年,就往他的帳中走去.

土豪大人自然要去看熱鬧.

然而,當那名瘦弱少年經過大人它身邊時,土豪大人鼻子忽然一聳,隨即,那對綠寶石般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激動地簡直熱淚盈眶.

是阿凝,阿凝回來了!

沐凝被容楚拉入帳中,不待她開口,他已經狠狠地抱住了她,那麼得緊!

"笨鳥,為什麼要回來!"容楚已然說不出他心頭到底是什麼感覺.

高興?

是的,天知道他有多舍不得讓她離開!

氣惱?

是的,他真的很生氣,她明知道在他身邊會萬分凶險,卻仍然不聽話地偷跑回來,他怎麼能不生氣?

沐凝從再見到容楚的那一刻,她心頭就好像被尖針紮過,好痛.

才短短的幾日,他就憔悴了許多,再不複初見面時那樣意氣風發從容妖孽的模樣.

如今的他眼神冰冷而堅韌,眉梢眼角都染了陰鷙的煞氣.

他整個人都像是從地獄里走出的修羅王者,讓人光是看著他就會不寒而栗.

可是沐凝卻知道,在他冰冷的外殼下,他的心卻是憔悴的.

容楚忽然俯身,不待沐凝回答,他猛地撅住了她因為晝夜趕路,疲憊不堪而失去血色的唇.

"笨鳥,為什麼不走!"容楚幾乎是無意識地呢喃,他眉心里都染了痛苦.

沐凝只是睜著漆黑明媚的眼睛,她深深看著他.

良久,待他親夠了,她方才緩聲道,"因為我說過,我要和你同生共死!"

沐凝在說這話時,她的眼睛極深,也極亮.

容楚怔住.

"我不會離開你!永遠不會!"沐凝眼中驀然迸出極致的華彩,這華彩就像是一道光,瞬間照亮了容楚那顆疲累的心.

"笨鳥!"容楚已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再趕她一次嗎?

"你趕我我也不會走!"沐凝像是讀懂了容楚的心思,她抿嘴,堅定說道.

容楚終是長歎一聲,他擁沐凝入懷,大手掌在她腦後,他道,"罷了,你留下,我就不信,我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沐凝伸手環住容楚勁瘦的腰,她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突然覺得無比的安心.

這時,一直躲在外邊偷聽的土豪大人也偷偷摸摸進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麻溜地爬到容楚肩上.

土豪大人也不知道從哪找來一條帕子,一下子甩開,就開始擦大人它感動的眼淚和鼻涕.

就此,沐凝便留在了容楚身邊.

因為是在軍營,容楚又不想暴露沐凝身份,白天里,沐凝便穿男裝,戴面具,扮作容楚的侍從.

到了晚間,她才會恢複本來的相貌.

轉眼半月過去,她也收到了軒轅姑母他們安全回到東海的消息.

收到信的那一刻,沐凝眼淚止不住地流.

雖然軒轅姑母信上說瑤瑤一切都好,可是沐凝卻知道,那麼小就離開娘親懷抱的孩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半月間,大乾與北金已然交戰數場,戰況激烈.

容楚與秦傲天也終于在戰場上正面碰上.



上篇:315 要她離開     下篇:317 大結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