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17 大結局(二)  
   
317 大結局(二)

317

南國的二月已然是春風如剪刀,裁開了春回大地的一片綠意盎然.(首發)

然而此刻的北國,卻依舊大雪封山.

自從有秦傲天親自訓練出的那一只軍隊加入後,形勢陡然變得嚴峻起來.

這一個月以來,大乾與北金對戰數次,雙方各有勝負,但是對于大乾來說,已經不再能夠像從前那樣贏得輕松.

沐凝回來後,每天就待在容楚軍帳內,照顧他起居.

容楚帳外有青龍衛的守護,沐凝又總是做男裝打扮,她很少出去,即使外出,也戴了面具.

是以軍中並沒有人懷疑,只以為這新來的少年是恭王殿下的小厮.

其實軍中將士常年在外征戰,也需要紓解壓力,雖然軍中不給女人進入,但軍營邊上就有妓帳.

容楚身為主帥,身邊就算有女人伺候,只要沒人說出去,軍中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但是對于容楚來說,他卻不想讓沐凝的身份曝光.

雖然沐凝是秦傲天救下,並送到容楚身邊的.

然而容楚很清楚,秦傲天肯定是早就知道鳳神族的月女斷情絕愛,根本就不會愛人.

秦傲天的目的就是想利用沐凝的不諳情事,來讓他痛苦!

可是如今,他不但沒有因愛而傷,反而獲得了這人世間最美好的摯愛親情.

他有美麗溫柔的妻,漂亮可愛的女兒,還有疼愛他的師尊等人.

但是,他所擁有的這一切卻都會讓秦傲天不滿.

他猶自記得,多年前,他剛剛懂事,在一個大雪之夜,因為他沒有練完義父所教的功法,被義父罰跪在雪中.

那時候他不過是幾歲的孩子,那樣的冰天雪地里,衣衫單薄的他全身都被凍得僵硬.

義父不准任何人為他求情,年幼體弱的他終是被凍僵在雪夜里.

再醒來時,他躺在*上,全身冰冷,高燒令他意識模糊.

或許也正是因為他發著高燒,昏睡不醒,才讓義父失了警覺.

他親耳聽到他與豔婆婆爭吵,也是在那一晚,他第一次知道,原來他名為義父的養子,實際上,卻只是他複仇的工具.

義父說他生來就是一個錯誤,說他這一生都不配擁有幸福.

他永遠都忘不了那一晚他朦朧中所見的義父看他的眼神!

那是一種含了刻骨仇恨的眼神!

他也才從豔婆婆無意中泄露的話中得知,原來他的身世竟是那般令人難堪.

第二天,他高燒退去,這一場高燒也讓他像是徹底變了個人.

他不再羨慕別的小孩有父母疼愛,他開始瘋狂地練功.

他要讓義父滿意,在他小小的心里,即使已經知道義父並不喜歡他,但他卻刻意無視那一晚所聽到的事實.

因為他不願意相信將他養大,幼時也會抱著他沽酒買糖的義父竟然是為了報仇才撫養他.

可是事實終是令他失望.

當他慢慢長大,他發現義父看他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對勁.

豔婆婆說他與他的母親,那位生下他後,不堪屈辱,跳下城樓自殺的亡國公主長的極為相似.

也正是因為這外貌,讓義父對他總是不假辭色,無論他怎麼努力,都永遠得不到義父的一個笑臉.

而且,每到他母親忌日的那一天,義父都會變得無比暴躁.

有一年,他甚至將他扔在花樓里,任他自生自滅.

也就是在那時,他被洛清流看中,帶回了神農谷.

在神農谷的幾年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可是,快樂的時光總是很短暫,有一次他偶然外出,被義父發現,他不想讓義父知道他與神農谷有關,于是只能跟著義父離開.

那之後,他便成了義父的殺人工具,義父將他訓練成冷血的殺手……

所以,他對義父的感情真的很複雜.

一方面,義父確實對他有養育之恩,他還依稀記得年幼時他看他的慈愛眼神.

然而另一方面,義父卻也利用他的身份,讓大乾的皇帝認了他.

但是從一開始,義父就告訴他,大乾的皇帝並不是他生父,他的父親早已死去.

而大乾的皇帝則是亡他舊國,害他父母慘死的罪魁禍首.

他早已分不清義父所說的話哪一句是真,哪一句又是假.

他只知道,義父之所以做那麼多,就是要他奪取大乾的皇位,光複舊國.

這已然成為義父心里糾纏多年的執念,他的義父早已不是當初威震天下的大將軍,為了光複舊國,他早就已經瘋了!

到如今,他竟不顧兩國數十萬百姓安危,一意挑起戰爭.

而且先前冀州之禍,分明也與他有關.

所以,容楚根本就不願意讓秦傲天知曉沐凝仍然在他身邊.

容楚是擔心以秦傲天現在的瘋狂,他一旦得知沐凝在此,他一定會派人來殺沐凝.

這一生,秦傲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他痛苦!

連日大雪,大乾與北金前日里大戰一場,雙方俱是傷亡慘重,千里雪地都被鮮血染紅.

真正是尸橫遍野.

寒冷的天氣讓那些士兵的尸體凍得僵硬,卻也維持了他們臨死前的可怖表情.

當沐凝站在軍營前,眼看著活著的人抬回成千上萬具戰死士兵死狀各異,甚至很多連肢體都不齊全的尸體,她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一片.

她忍不住捂著心口,難以抑制的悲傷幾乎瞬間將她淹沒.

還有那不論離得多遠都能聞到的刺鼻血腥味,更是讓沐凝胃里一陣翻騰.

"小兄弟,第一次看見那麼多死人吧?"

身邊忽然響起一道粗獷的聲音,沐凝扭頭看去,便見一名身著火頭兵服飾的小個子青年正站在她身邊,一臉滄桑地說道.

沐凝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她確實是被冷兵器時代的戰爭震驚了,冰冷的利器刺進人的血肉之軀,她幾乎無法想象那種痛苦.

"看得多就習慣了!我剛來的時候,看一次吐一次!吐著吐著就不吐了!"

那火頭兵歎口氣,又回頭看沐凝,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很感興趣地問道,"咦,小兄弟,看你的樣子,既不像戰兵也不是輔兵,勞役更不像,你哪來的?"

沐凝看向那小個子火頭兵,剛要張嘴說話,耳邊便響起一道威嚴的嗓音.

"帳中的事都做完了?有時間在這里聊天,還不趕緊去掃地!"是溥公公,他在朝沐凝使眼色.

"是!"沐凝連忙躬身應道,同時,她眼角的余光也瞥見一身戎裝的容楚自她身邊走過.

那火頭兵一看到容楚,立刻嚇得跪倒在地,他哪還敢揣測沐凝是什麼人.

沐凝也不猶豫,低著頭就跟在溥公公身後往主帥的大帳走去.

看上去確實就是一個身份卑微的仆役而已.

當沐凝的身影消失,那名火頭兵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若有所思地望著前方.

不過,他方才看上去還是很無害的面容上,此刻已然浮上了一層陰厲.

進了主帳,溥公公站了一會才退出去.

沐凝知道,他這是怕引起別人懷疑,就像他剛剛故意斥責她一般,為的就是不讓人懷疑她的身份.

容楚回眸看沐凝,沐凝走過去,替他脫去披風.

土豪大人從容楚懷里拱出毛茸茸的大腦袋,利落地躥出來.

原本容楚擔心沐凝一個人在帳中會著急,所以一直都讓土豪大人陪著她.

但沐凝自從聽溥公公說土豪大人是幽狐,對危險有十分敏銳的直覺.

她便將土豪大人又塞給了容楚,她是覺得,戰場上刀劍無眼,不管土豪大人能不能幫上忙,並且預知到危險,至少有土豪大人在,容楚不會中毒!

"害怕嗎?"容楚回身,攬住沐凝纖腰,他一只手揭去她臉上的面具.

當初他給沐凝的那個水月鏡天在大乾皇宮里被刺客擊碎,容楚擔心人皮面具會讓沐凝不舒服,就將他扮簡牧塵時所用的另一張水月鏡天給了她.

也只有在他們二人獨處的時候,他才會讓她露出真容.

沐凝看著他的眼睛,想了想,緩緩點了點頭.

她確實是害怕了,當初在冀州面臨尸災時,她都不曾這般恐懼過,因為那時的她相信容楚有能力保護她.

如今,她倒不是不再相信容楚,而是她對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沒有信心.

不知為何,她最近總有些心神不甯,她有種即將要發生什麼可怕的事的感覺.

"以後別去看那些!"容楚輕輕攬了沐凝入懷,他撫著她冰冷的臉頰.

北國的風霜雖然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印記,卻讓她原本柔嫩的雪膚變得不再水潤.

"你見到他了?"沐凝抬頭,她還是忍不住問容楚.

這一場大戰,秦傲天親自領兵,身為主帥,容楚自然出戰.

"嗯!"容楚放開沐凝,他轉身走到桌旁坐下,翻開了地圖.

沐凝跟過去,她見容楚不說話,于是也不問.

因為她知道,容楚此時的心情肯定很不好.

其實沐凝也知道,容楚之所以在過去的那一年里始終按兵不動,沒有趁北金尚且無卓越主帥領導而強攻直接將北金打回去,而是一直維持膠著狀態的原由.

那是因為,他在帝都受老皇帝的限制太多.

而且老皇帝在察覺到容楚身上的毒已經解了後,明顯已經不信任他.

容楚再不離開,恐怕老皇帝還會暗中使手段.

即使容楚身為一國親王,權勢滔天,然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果老皇帝真要他死,到那時,他再反抗,那麼形勢將會對他非常不利.

他倒不如領兵在外,好歹兵權在握,自身安全得以保證.

而且容楚既然早有奪位打算,他尚且還需要時間去准備.

"阿凝,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沉默中,容楚突然問道.

沐凝攬住他脖子,坐到他腿上,她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我知道你一直感念秦傲天對你有養育之恩,但是于我來說,如果一個人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就算他曾經對我有恩,那我就先還恩情,還完後,再來清算!"

容楚聞言,嘴角不由露出苦笑,"這是你那個時代的觀點吧?"

沐凝盯著容楚的眼睛,她敢肯定,容楚不但與秦傲天見過面,而且秦傲天肯定還跟他說了什麼.

"如果你想拿什麼禮義孝節來說道,我會告訴你,愚孝是最愚蠢的行為!"沐凝沉聲道.

容楚忽然沉默.

土豪大人聽著沐凝這一番話,不由連連點著大腦袋.

大人它雖然不大懂什麼是孝,但大人它想,應該就是它老子打它罵它,它都不能還嘴或者還爪那樣吧.

不過大人它家老子可不會無緣無故打它,大人它平生最怕的就是它家主子的那個義父了.

"何況,秦傲天早就已經瘋了,你當他是義父,可是,他有當你是孩子那般對待嗎?東方谷主對你才是真正的養育之恩!"

沐凝從前一直不明白,容楚這般的心性,從不畏懼世俗眼光的他為何會對秦傲天有那樣深的依戀.

後來,當她偶然看到一只剛出生就失去母親的幼虎被一只母狼收養,一直喝母狼奶水長大.

她才發現,容楚可不就和那只幼虎一樣,對睜開眼睛後看到的第一個人有著很深的依戀和信賴.

或者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執念.

"阿凝,我知道你說的對,可是要我對義父下手……"容楚閉上眼睛,他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也緊了緊.

"你好好想想!想想我和瑤瑤,還有東方谷主和你師父師兄他們,為了一個根本就當你是殺人工具,奪權工具的人,你忍心讓我難過傷心嗎?"沐凝決定再說狠一點.

雖然說起來,沒有秦傲天,就沒有今天的容楚.

但是,如果是關系到他的安危,她絕不會坐以待斃束手就擒.

因為她要夫君,瑤瑤也需要爹爹!

"阿凝……"容楚的臉色忽然變得難看.

其實他何嘗不知道義父對他並不好,如果不是義父這麼多年的相逼,他不會活得如此艱難.

可是他永遠忘不掉少年時有一次他受重傷,他抱著他拼命趕路,去找豔婆婆救他時那焦急的眼神.

就是那個眼神,成了他的執念.

"你自己想吧!"沐凝看到容楚似乎有些動搖,她心頭稍稍松了口氣.

有些話她也只能說到這里,剩下的就要靠容楚自己去想通了.

不過,沐凝並不介意再加把火候.

沐凝將腦袋輕輕靠在容楚寬肩上,她低聲呢喃,"楚哥哥,戰爭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我想瑤瑤了……"

容楚撫著沐凝纖細的腰肢,他親她的額頭,眯起的鳳眸里一霎迸出寒芒,"阿凝,我已經找到云圖上記載的一處寶藏,戰爭……不會太久了……"

"嗯!不知道瑤瑤有沒有變模樣……"沐凝輕輕應了一聲,她閉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些紛擾.

容楚緊緊摟著沐凝,他垂眸看著桌上的作戰地圖,思緒卻已飄遠.

或許,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



上篇:316 大結局(一)     下篇:318 大結局(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