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0 大結局(五)  
   
320 大結局(五)

沐凝本想裝著聽不見容姜毅的話,直接進帳不理會的。

因為青龍衛只會聽從容楚一人命令,即使是老皇帝來了,青龍衛也是不會給面子的鈐。

所以她根本不用擔心容姜毅會不會闖進來洽。

然而,就在沐凝腳步即將踏進軍帳內的那一瞬間,她腦中忽然有亮光一閃。

鬼使神差地,沐凝真的就停下了腳步。

此時容姜毅已然到了近前,他眯眼看著眼前少年纖瘦的背影,陰柔眼中驟然閃過極致狂熱的光芒。

沐凝也感覺到身後那莫名炙熱的目光,她不由皺眉,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面對容姜毅。

她倒不是害怕容姜毅,而是根本就不想見這個人。

雖然沐凝與容姜毅的正面接觸也就是在當初煙行樓那時。

後來除了她以為他要殺她,曾沖到他太子府大罵了他一頓之外,就是她大婚前夜,他來侯府說的一番瘋言瘋語。

可以說,沐凝從內心里不喜歡容姜毅這個人。

尤其是這一次再見,她只覺他身上陰柔氣息更濃。

老遠得,她就聞到一股嗆鼻的脂粉氣,想必高貴的太子殿下平日里肯定經常在女人堆里厮混。

“大膽奴才,見到太子殿下也不行禮!還敢以背相對!”容姜毅身邊的太監見眼前少年如此不懂規矩,不由出聲呵斥道。

沐凝後背一僵,眉心已經擰起。

隱在暗處的青龍衛早在容姜毅過來時,就已經悄悄現身,不動聲色地護在了沐凝身周。

在那名太監出聲呵斥時,這一處所在,陡然間彌漫起殺氣。

容姜毅擺了擺手,示意身後的隨從都退下。

他則是看定了沐凝,目中光芒閃爍,他沉聲道,“可否借一步說話?”

沐凝此時也已轉身,她看著容姜毅英俊的臉,一點也不詫異他會認出她來。

只是沐凝卻不知道容姜毅為什麼會來找她。

想了想,沐凝還是點了點頭,她覺得容姜毅無事不登三寶殿,她也很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麼。

青龍衛首領見沐凝竟然答允與太子單獨相處,立即走上前來,以眼神詢問。

沐凝沖他搖搖頭。

那名青龍衛隨即隱入暗處。

從剛才開始,容姜毅的眼睛始終都凝在沐凝面上,即使她戴著面具,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因為那雙清麗明媚的眼睛早已深深刻進了他心底深處。

“太子殿下請吧!”沐凝也不再遮掩,她目光淡然地看向容姜毅,隨即裙角一旋,朝軍帳後的那一片空地走去。

因為軍帳中是沐凝與容楚二人的私密空間,她肯定不能帶容姜毅去那。

軍營里人太多,所以也只有這溪邊清靜一點。

到了溪邊,沐凝站定,“太子殿下有什麼話就在這里說吧。”

容姜毅擰眉,他原以為沐凝會讓他進軍帳的,卻沒想到會來這里。

他心中一時有些氣恨,覺得沐凝根本就不將他放在眼里,但他面上卻並未表現出來。

“你還好吧?”容姜毅望著沐凝半垂的眼眸,頓了頓,他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就是太子殿下要和我說的話?”沐凝一霎掀起長睫,似乎對容姜毅會關心她過得好不好感到非常驚詫。

容姜毅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他隨即盯著沐凝清麗黑眸,辯解道,“你是恭皇叔的王妃,本殿關心你也正常!”

“噢,那太子殿下說完了?說完我回去了!”沐凝撇撇嘴,轉身要走。

“等等!”容姜毅下意識要去抓沐凝胳膊。

沐凝又哪會讓他近身。

只見她輕盈一閃,就已經避過容姜毅,臉色也隨即沉了下來,“太子殿下,請自重!”

容姜毅原本只是想拉住沐凝不讓她離開,誰知道沐凝這一聲自重卻讓壓抑許久的他頓時勃然大怒。“沐凝,你憑什麼讓本殿自重?當初你悔婚不願嫁本殿,其實你早就攀上了恭王這棵高枝對不對!”容姜毅幾乎是指著沐凝就罵。

沐凝聞言,雙目不由愕然睜大,一臉的莫名其妙。

她也徹底被容姜毅這一番話給震驚到了。

“等等!”

沐凝覺得自己腦袋有點轉不過來,她忙伸手擋在容姜毅面前,“太子殿下,你是不是搞錯了?當初悔婚的明明是你!不願娶的人是你,想殺我的人也是你!你可別顛倒黑白!”

“可是本殿後來已經向父皇請旨賜婚!”容姜毅梗著脖子,猶自辯解。

沐凝忍不住送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所以差點被你那兩個殺手殺死的我就應該感激涕零痛哭流涕抱著太子殿下你的大腿心甘情願再嫁給你?”

容姜毅抿緊嘴角不說話,但他那陰柔眼底卻閃著陰鷙的冷光。

顯然在高貴的太子殿下心里,從來都只有他不願意,拒絕別人的份,什麼時候有人膽敢拒絕他?

尤其是在他發現自己其實有點喜歡那個雖然丑陋,但是又特別得讓人移不開眼睛的少女時。

得到她就成了他內心的執念。

可是,當他當眾請旨賜婚,卻被她無情拒絕,那執念便又變成痛恨。

再之後,他又親眼看到她丑陋面具下那一張傾城容顏,容姜毅的心里便再也平靜不下來了。

到如今,連容姜毅自己都說不清他對她究竟懷有怎樣一種感情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跟我走!”容姜毅突然沉聲說道。

沐凝十分無語,“太子殿下,按輩分,你該叫我一聲皇嬸,那些無謂的話還請不要再說!”

說罷,沐凝轉身就走。

她心里此時也非常懊惱,如果早知道容姜毅找她是要說這些,她肯定不會理他!

“皇嬸?哼!恭王如今都已經自身難保!”容姜毅聞言冷笑。

但他似乎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于是連忙住口,只是用那對陰柔的眼睛看著再次停住腳步的沐凝。

“本殿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想明白了,明天傍晚去北延別館見本殿!否則——”

容姜毅沒有再說下去,而是走到沐凝身前,回頭意味深長看了她一眼,隨即一擺衣袖,大步離開。

直到容姜毅走出很遠,沐凝還站在遠處。

只見她眉心布滿憂慮,雙手也在身側緊緊握起。

聰穎如沐凝,她已然猜出容姜毅這是在警告她。

難道,容楚真的有危險?

可是容姜毅明明就是和老皇帝是一方的,老皇帝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幫容姜毅鏟除將來登基可能會遇到的阻礙。

既然如此,容姜毅又為什麼要來警告她?

難道他真是對她看上她,對她念念不忘?

她就不怕她會告知容楚,提早做好防范?

還是說老皇帝這一次的部署已是萬無一失,即使他們再做防備也是徒然?

一時間,沐凝只覺後背冷汗涔涔。

她幾乎是毫不猶豫就跑回了軍帳中,她叫來青龍衛首領,命他去找容楚。

那名青龍衛首領見沐凝在見過太子後,臉色就變得無比難看,他也不知道剛剛兩人說了什麼,只立即領命離開。

然而青龍衛首領不多時就已回返,他告知沐凝王爺一早就與副將去了前線營地,晚上才會回來。

沐凝的心頓時就拎了起來,她本想去找容楚,但她又不知道他究竟去了什麼地方,她也不能滿世界亂跑。

只急的沐凝心急如焚。

但沐凝旋即又想到容姜毅臨走前所說的那一句,他說讓她明天傍晚之前去見他。

那麼,是不是代表這兩天他們暫時還不會動手?

事已至此,沐凝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她要青龍衛只要一有容楚消息就來通知她。

這一整天沐凝就在焦躁不安中度過,她從來不曾覺得一天的時間竟然這麼長!

容楚是在傍晚時回來的,尚未回軍帳,就有青龍衛現身,將今日容姜毅前來,王妃又急著找他的事稟報。

容楚馬都沒下,幾乎是立刻就回了軍帳。

“怎麼回事?是不是容姜毅欺負你了?”容楚飛身掠進。

沐凝也是在聽到馬蹄聲的刹那就沖了出來。

一看到容楚安然無恙,沐凝懸了一天的心這才放下,她忍不住撲進他懷里,緊緊抱住他。

像是抱著失而複得的寶貝。

“你沒事!你沒事!”沐凝害怕得眼淚都流了下來,她無意識地呢喃。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容楚從沒見過沐凝恐懼成這樣,他扶著她肩膀,將她扶到榻上坐下。

今天從早上就是陰天,到臨晚時突然云破日出,此刻天邊層層晚霞堆積,將軍帳中都染了一層緋紅色彩。

沐凝咬牙,勉強逼自己冷靜下來,她便將今日容姜毅所說的話與她自己的推測都告訴了容楚。

容楚聞言,也是立刻顰了眉心。

“沒想到,他竟然敢肖想本王的女人!”容楚眯眼,聲音一瞬變冷。

“他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的,老皇帝這次派他來,一定是有陰謀!”沐凝無語,都什麼時候了,容大爺竟然還在計較這個!

“嗯,我知道,我已經接到密報,容姜毅近日與北金的人接觸過。”容楚將眸中寒芒隱去,他正色道。

“老皇帝真是賤!”沐凝忍不住咬牙切齒,“就為了一己私利,他竟然不顧百姓安危,聯合敵國對付你,這樣的無恥心性怎麼配做一國之君?”

容楚望向沐凝,他笑,“他確實不配做皇帝,我覺得阿凝你來做都要比他好!”

沐凝當即一腳踩在容楚腳背上,“我跟你說正事呢!”

容楚呲牙,“我說的也是正事!”

“吱吱吱!”土豪大人此時也從容楚懷里探出大腦袋,和它主子一起呲牙。

偷聽了好半天的大人它顯然也非常同意自家主子的觀點。

阿凝當皇帝,聽起來就不錯!

“我都急死了,你還在這嬉皮笑臉!”沐凝氣急。

“好了!不逗你了!”

容楚見沐凝確實情緒不對,他也知道她定然十分擔心,于是攬她入懷,在她耳邊輕聲道,“放心,為夫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真的?”不知怎地,沐凝還是有點不放心。

“你不信我?”容楚捏了捏沐凝鼻子,流光般的鳳眸定定凝望她。

“不是!我只是覺得,心里總是有些不安!”沐凝蹙眉,她伸手捂住心口的位置。

容楚握住沐凝的手,他安慰她,“別怕,有我在!”

“嗯!”沐凝輕輕靠進容楚懷里,也正因為如此,她並沒有看到容楚眼中那一閃而逝的沉重。

其實容楚沒有告訴沐凝的是,這一次,連他也不知道老皇帝究竟部署了什麼來對付他。

老皇帝顯然早有准備,避過了他安插在宮里的所有耳目。

或者說,這一回,老皇帝是親自謀劃,除了他之外,根本無人知曉將會發生什麼。

容楚不想讓沐凝擔心,所以他才會瞞著她。

……

第二天,容姜毅直等到了深夜,也沒見到沐凝前來。

他不由更加痛恨起沐凝與容楚,在他狹隘的心里,只以為沐凝一定是看不起他。

這對高貴的太子殿下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容姜毅發誓,他一定會讓沐凝後悔,到時候哭著來求他!

……

時間慢慢流逝,轉眼又是三天過去。

這三天以來,一切都很平靜,並沒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然而對于沐凝來說,這一天天的平靜不過只是一種表面現象。她能感覺到隱藏在那平靜表象下的風云詭譎。

雖然沐凝非常擔心容楚,但是她也知道,她不能將他綁在身邊,他也有他自己的事要去做。

可是這樣一來,沐凝的每一天都幾乎過得是提心吊膽。

非得等到晚上看到容楚平安歸來,她才能松一口氣。

容楚心疼沐凝,他也只能盡力去盡快解決那件事。

轉眼又過去幾天,這天一早,沐凝從起床後就有些頭暈,她沒有像平時那樣去後面小溪邊洗漱,而是在帳中一直待到中午,方才出來。

這一出來,沐凝才發現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陰了,天空中,太陽早已不見,只有大片大片的墨云翻卷。

快要下雨了。

沐凝看著天空,突然一聲炸雷響徹,她心里驀地一驚。

“王妃!”

也是在此刻,沐凝聽到身後有人叫她。

“洛四?你不是跟著王爺嗎?”沐凝扭頭一看,發現叫她的是當初簡牧塵給她的侍衛洛四,她不由訝異挑眉。

先前她被劫持回南疆,洛四與秦五也在暗中保護,待到她後來在鳳神族養胎,身邊又有神農谷那三只武力值奇高的奇葩,容楚就將洛四與秦五都帶走了。

之後洛四秦五就一直跟著容楚。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是不是王爺有什麼事?”沐凝這時候還沒朝壞得方向想。

因為平時容楚若是有什麼事,也會讓洛四或是秦五回來告訴沐凝一聲。

所以此時看到洛四,沐凝並不奇怪。

然而,洛四卻是忽然跪倒在地,“王妃,屬下罪該萬死!皇上串通秦傲天在天塹峰設下埋伏,他們,埋了火藥!”

沐凝聞言,當即愣了愣,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問道,“那,王爺呢?”

上篇:319 大結局(四)     下篇:321 大結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