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1 大結局(六)  
   
321 大結局(六)

321

沐凝聞言,不由愣了愣,她下意識地問道,“那,王爺呢?王爺在哪?”

“王爺他……”洛四猛然抬頭,此刻他目中忽地現出一絲無比絕望的神色。【首發】

沐凝的心倏然一沉,她唇上的血色一瞬褪盡,雙腿幾乎要站不穩。

她死死盯著洛四的眼睛,清麗黑眸里血紅一片,玉般的手指在身側捏緊。

似乎只要他敢說出不好的字眼,她就會立刻沖上去撕爛他的嘴。

“王妃,王爺已經在半路了,王妃再不去阻止恐怕就遲了!”洛四卻不敢看沐凝的眼睛。

他只是低著頭,說完這一句,他便伏倒在地,猛地磕了三個頭。

隨即,洛四起身就走。

沐凝也在此刻反應了過來,她再不猶豫,連忙喚來被容楚派來保護她的青龍衛。

“備馬!去天塹峰!”沐凝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吼道。

剛剛洛四過來時,青龍衛的首領青龍見他無故跪倒,所以也留了個心眼,並沒有走遠。

是以剛剛洛四所說的話青龍也都聽見了。

不待沐凝吩咐,青龍已經命令手下牽來了駿馬。

沐凝腦袋里混沌一片,她根本什麼都想不起來,腦海里只是不斷回響著剛剛洛四所說的話。

他說老皇帝串通秦傲天在天塹峰設下埋伏,埋了火藥!

他還說容楚正在前往天塹峰的路上!

沐凝已然沒有心思再去想為什麼洛四會知道這些,他又為什麼要說他自己罪該萬死。

此時此刻,沐凝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阻止容楚前往天塹峰!

沐凝機械地翻身上馬,馬鞭一揚,除了留下兩名青龍衛守著,其余十多名青龍衛都跟著沐凝一起趕往天塹峰。

彼時,正是午時,軍營里炊煙嫋嫋,將士們正等著用午膳。

當這一支隊伍沖出軍營時,所有人都被那急促的馬蹄聲震驚了,不少人甚至以為是敵軍襲營。

當下也沒有人顧得上吃飯了,全都立刻抄起兵器沖了出來。

然而那馬蹄聲卻已然遠去,只留下漫天煙塵滾滾。

所有的人都驚駭莫名,只有值守的兵士還頗為鎮定。

“什麼?是恭王殿下的青龍衛?”留守的參將聽到士兵稟報,頓時震驚到猛然站了起來。

他是容楚的人,自然知曉青龍衛的職責,若不是得到恭王的命令,那就是有什麼緊急情況才能出動。

可是恭王今天一早就已出去,這支青龍衛的隊伍從來都是守在主帳外。

雖然恭王殿下的主帳從不讓人進入,他的事也從不對別人說。

但軍中高層大多能猜到恭王帳中那名為隨從的少年其實身份並不簡單。

否則的話,恭王殿下又怎麼會將他藏得那麼隱秘,甚至還讓他比黑風騎還要厲害的青龍衛去保護他?

所以此刻,當這名參將看到這幅景象時,心頭不禁悚然一驚。

沐凝並不認識天塹峰在哪,她也不知道容楚會走哪條路,此時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盡快趕到,容楚絕對不能有事!

或許真的是老天都在幫她,沐凝這一路奔馳而去,竟然真的讓她找到了天塹峰。

可是當沐凝舉目看去,卻發現那天塹峰雖然不是很高,但是亂石叢生。

沐凝的心頓時狠狠一跳,分別時大長老所說的話突然闖進她腦海。

大長老說,要她不要去石頭多的地方……

沐凝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然而此刻,時間已容不得她多想,因為她發現上山的路不止一條。

“王妃,那里有人!”青風眼尖地發現半山腰有人影晃動。

“快走!”沐凝也顧不上多想,她揚鞭就朝山上沖。

可是山路崎嶇陡峭,布滿石塊,馬兒根本走不穩。

沐凝立即棄了馬兒,她穿著男裝,行動也很敏捷。

雖然山路難走,但是沐凝卻好像完全感覺不到腳下傳來的痛感。

那些青龍衛都是武功極高,但即使如此,他們竟然感覺自己的速度連個女人都比不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沐凝終于看到前方有人影攢動,那邊也有人發現她了。

“王妃?您怎麼來了?”過來的是溥公公,他看到沐凝臉色煞白,滿頭大汗地出現在這里,不由詫異地小跑過來。

“王爺呢?王爺在哪?”沐凝卻沒時間和溥公公解釋,她幾乎是在尖叫。

“王爺上天塹峰了!”溥公公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看沐凝的臉色,就已經猜到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

“怎麼回事?”溥公公立刻轉頭問青風。

“洛四來報,皇帝與秦傲天串通,在天塹峰頂埋了炸藥!”青風也沒時間解釋。

因為他看到沐凝已經在溥公公聲音落下的那一刻,拼命朝著峰頂爬去。

青風立即追了過去。

溥公公當即大驚失色,他連忙轉身吩咐了一句,也迅即跟著朝峰頂趕去。

一邊趕路,溥公公心里一邊懊惱不已,他早該猜到秦傲天約王爺見面根本就不安好心!

否則,哪里不能見,偏要選在這種人跡罕至的地方!

偏偏王爺有根本拒絕不了秦傲天的理由,不得不赴這個約。

沒想到,秦傲天已經狠心至此,竟然真的要對王爺下殺手!

不!不行!王爺絕對不能有事!

否則,他真的有負先帝所托,他日歸天,他有何顏面去見先帝?

這邊每個人都心急如焚,只恐自己會來不及。

與此同時,天塹峰頂。

容楚身後,只站著葉冰一人,在與他隔著一道懸崖的對面,則是秦傲天與承天門高手疾風。

今日天氣從早晨起就陰沉沉的,天邊墨云翻卷,不時還有雷聲響徹。

容楚靜靜望著與他不過丈許遠的秦傲天那張瘦到脫形的臉,他道,“義父約我來,不是說要告訴我真實身份麼?”

“義父?原來高貴的恭王殿下還知道我是你義父?”秦傲天沒有回答容楚的問題,而是冷笑一聲,出言諷刺。

“義父永遠都是義父,只是在義父心里,又何曾有過我的位置?”容楚似乎沒聽出秦傲天話里的嘲諷,他勾唇,語氣里盡是無奈的悲涼。一

“廢話少說,我知道云圖在你手里,只要你將云圖交出來,我可以原諒你的不敬!”秦傲天似乎沒有耐心與容楚多說,他直接開門見山要起云圖來。

容楚望著秦傲天那血紅的眼睛,他心中的冷意霎時如那冰河流淌。

即使萬般不願,但容楚卻不得不承認,沐凝說的很對。

秦傲天對他,從沒有父子之情,有的只有利用和羞辱。

是啊,義父他曾經那般直言不諱地告訴他,他的身世肮髒,他是不祥之兆。

他出生的那一日,母亡、國破!

所以他根本不該來到這世上!

只有他,會一廂情願地無視義父看他時那樣冷冽的眼神,他執著地只記得義父在他重傷時抱著年少的他狂奔的那一幕。

因為他從記事時起就只有義父在他身邊,或許他真的是像那些幼獸,將睜開眼所看到的第一個人當成了最親的人。

然而事到如今,容楚已經清楚地認識到,他與義父早已勢同水火,他們是敵人。

而秦傲天,早已瘋了!

他太過執著于複辟舊國,可是他卻不明白,舊國會滅亡,外在自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更主要的,還是那個王朝早已腐朽不堪。

所以才會那麼容易就被人從內到外搗毀。

而他的母親……

容楚忽然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他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沒了母親,他從不知道他的母親究竟長什麼樣,他也只聽豔婆婆說過,他與母親相貌肖似。

豔婆婆還告訴他,他的母親曾經與秦傲天有婚約,當初的敏公主是天下第一美人,秦傲天亦是少年將軍,春風得意。

那一樁婚事不知羨煞了天下多少人。

卻不想,一夕之間高貴的敏公主珠胎暗結,她自覺無顏再見秦傲天,提出悔婚。

秦傲天尚且沒來得及說什麼,戰爭突然爆發,很快,他就被派上了戰場。

然後,再見面時,便是大乾先帝所率領的大軍壓陣那一日。

沒有人注意到,剛剛生產完的敏公主是何時從深宮中跑出。

當她從高高的城樓上縱身躍下,聞名天下的第一美人的鮮血頓時染紅了大地。

也徹底染紅了某些人的眼睛。

敏公主這是以她自己的方式捍衛了舊國故土。

或許正因為此,秦傲天才會那般痛恨他吧!

容楚睜開眼睛,看著對面秦傲天瘋狂的眼睛,他一直不知道他的生身父親究竟是誰。

十三歲那年,也是秦傲天設計將他送到大乾皇帝面前,而那個男人一看到他就激動萬分,竟然不顧百官反對,直接就認了他。

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冊封他為瑾王。

那個男人待他極好,和他在一起時,那個男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而是像一個尋常人家的父親那般待他。

在他身上,容楚體會到了什麼才是父愛。

這是那麼多年來,他在秦傲天身上從未感覺到的。

然而,就在他以為先帝真的是他父親之時,秦傲天卻又告訴他,他的父親早已死去,大乾的皇帝是他的仇人。

秦傲天要他奪下皇位,殺了那個男人。

但是他的心也是肉長的,誰對他好,他很清楚,他根本做不到拿刀指著一個對他那麼好的人。

那個男人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但他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責備他,而是力排眾議,將兵權交到當初不過才十幾歲的他手上。

他跟他說,要想自保,就必須強大,他要他在戰場上磨礪自己。

容楚也沒有讓那個男人失望,他不斷地建功立勳,他真的變得強大了!

他想問那個男人他的身世到底如何,他想知道義父所說到底是真是假。

可是還不待他將心里的話問出口,帝都突然傳來那個男人暴斃的消息……

自此,容楚的身世之謎就成了他心間的一根刺。

今天,雖然他明白秦傲天約他的目的不單純,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

因為他想知道自己的父親到底是誰,他的母親又為何要自殺。

“義父就那麼想要云圖嗎?”容楚握了握拳頭,他一瞬從回憶里抽離,鳳眸冷冽,他看向秦傲天布滿了貪婪的眼睛。

曾幾何時,這雙眼睛是那麼剛正,可是如今,那眼底只有貪婪。

“只要你將云圖交給我,過去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秦傲天一聽到云圖,眼睛就發亮。

“是啊,有了云圖,義父就能重振舊國,到時候,這天下也該姓秦了!”陡然間,容楚話鋒一轉,他的聲音也含了冰鋒般的冷冽。

上篇:320 大結局(五)     下篇:322 大結局(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