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3 大結局(八)  
   
323 大結局(八)

323

然而秦傲天卻好似聽不見容楚的吼聲。(首發)

或者說,看到容楚那樣痛不欲生的驚恐表情時,他竟然有莫大的滿足感。

此時,秦傲天眼中眯起寒芒,鷹隼般不懷好意地冷冷盯著容楚,嘴角還勾起了冷笑,“你說,你也叫了本座這麼多年義父了,如果萱兒知道她的兒子竟然認了本座為父,這麼多年來殺人如麻,而且馬上也要死在本座手里,她在地下,會不會為你流眼淚呢?”

“你,*!”即使胸肺間痛如針紮,全身的力氣都快要用盡,沐凝在聽到秦傲天這一番恬不知恥的話後,還是忍不住痛斥道。

雖然她一直不喜歡秦傲天,覺得他目光陰沉,對容楚也是別有用心。

可是沐凝從來都沒有想到這個人的心理竟然已經扭曲到這種程度!

在秦傲天話音落下的那一霎,容楚額頭青筋根根暴起,他死死咬緊牙關,顯然已經陷入絕頂的憤怒。

只是他很清楚,秦傲天說這些話就是故意在刺激他,他不能上當,只要再多一點時間,他就能恢複五成功力。

那樣他就能救下阿凝了。

沐凝心疼地看著容楚,今天她出來得太急,沒來得及戴面具,此時她臉色煞白,長發都松散了,被懸崖上的冷風一吹,墨發舞動。

她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那一只被他緊緊拽住的左手上。

可是她就快要撐不住了。

她知道他也很難受,不但是身體上的。

心理上,他正在被秦傲天狠狠凌遲著。

她不想讓他擔心,所以即使胳膊痛得幾乎快要斷掉,她仍然強撐著咬緊牙關不吭一聲,只是用那對清麗的明眸深深凝望他。

然而秦傲天顯然早就看出容楚的意圖。

他這樣的心性,在說出那一番話後,他就絕對不會再給自己留下後患。

他始終不動手,不過就是為了欣賞容楚在得知真相後萬念俱灰的模樣。

而且,他還要讓容楚眼睜睜看著深愛的女人墜入深淵!

秦傲天再次抬起了手,他眼中一霎迸出陰狠的冷光,厲聲道,“容楚,你記好了,就是因為你不聽話才害死她的!”

說罷,秦傲天再不猶豫,猛地一掌打出,直朝沐凝胸口劈去。

“不!”容楚陡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吼聲。

他也不顧自己功力尚未恢複,半個身子還傾在懸崖邊,就奮力撲了過去,竟是以自己的後背生生替沐凝擋下了那致命一掌。

然而如此一來,容楚與沐凝頓時都狠狠往下墜去。

“王爺!”在一旁暗自調息,已然恢複四成功力的葉冰見狀,不由發出驚呼。

他亦是不顧一切沖了過來,驚險無比地抱住了容楚,這才止住了他下落的勢頭。

容楚中了秦傲天那一掌後,不過是勉力撐著一口氣,但是他的臉色已經白的像紙,頭上的冷汗大顆滾落,鳳眸也緊閉著,無不顯示著他正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沐凝感覺胸口疼得都快要裂開,胳膊上也快沒有力氣了。

她再也忍不住,用盡全身的力氣尖叫,“放手!”

她知道再這麼下去,他們兩個都會死。

可是她不要他死!

如果他們兩個之中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她希望是他!

可是容楚卻仍然死死抓住沐凝的手,他眼底充斥著血色,薄唇緊緊抿著。

那樣的眼神,凶狠如狼,仿佛只要沐凝膽敢松開他的手,他就會立刻跟著跳下去,做鬼也不放過她。

“不行!你也會死的!放手啊!”沐凝雙腳凌空,全身重量都掛在那一只手上,她拼命搖頭,眼淚大顆的滾落。

她知道他剛剛代她所受的那一掌有多重,而且還有秦傲天在那邊虎視眈眈。

再這麼拖下去,他們兩個都會死!

“嘖嘖嘖,容楚,你還真讓本座失望啊,真是枉費本座教了你那麼多年。到如今,你竟然因為一個女人連命都不顧!”

秦傲天站在懸崖那頭,他一臉嘲諷地看著容楚,沒有絲毫的憐憫,而是徹底的鄙夷。

容楚猛地抬眸,他桀驁的鳳眸迎上秦傲天瘋狂的眼睛,他目中迸出刺骨的冰冷。

“說起來,本座還真舍不得殺你,你和你娘長得太像了!”秦傲天好像回憶起久遠的過往,他眼睛里忽然漫上了迷離。

容楚趁機想要去拉沐凝,然而他頭下腳上,幾乎整個身子都傾在懸崖外,葉冰也半個身子探了出來。

容楚這一動,那本就被火藥炸過十分松散的山石便“嘩啦啦”順著容楚與沐凝的身體向下滾落。

這邊的動靜立即驚動了沉浸在回憶里的秦傲天。

秦傲天也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猝不及防,他猛地一掌打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驚恐大叫,可是就算它很想沖過去咬秦傲天,那中間橫亙的懸崖也擋了它的路。

土豪大人只能無奈地捂住了眼睛。

眼看那一掌就要打在容楚身上。

可是容楚受了秦傲天剛剛那一掌,已然受了內傷,若是再挨一掌,恐怕連命都會丟掉。

而且他兩手都拼命抓著沐凝,根本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不!不要!她不要他死!

這一刻,沐凝只覺眼淚已經模糊了視線,她深深看著容楚,目中盈滿了濃到化不開的刻骨深情。

她嘴角緩緩勾起了笑容。

那般明媚的笑容,宛如冰天雪地里那一絲和暖的春風,拂開了百花……

“笨鳥,你敢!”容楚在看到沐凝唇邊的笑容時,他只覺自己的心突然往下狠狠一沉。

容楚怎麼會不知道沐凝在想什麼?

他眼眶幾乎都要瞪裂了,雙手死死握著沐凝的手,整個人的氣息陡然改變。

可是沐凝心意已決,她很清楚再不做決斷,他們兩個都會死。

這一切的心理與眼神變化不過都發生在眨眼之間。

就在秦傲天那一掌即將襲到的瞬間,沐凝眼睛驀然一冷,好似有冰泉之花陡然綻放。

旋即,她抬手,那積聚了她僅存內力的一掌迎上。

“轟”的一聲響徹。

這一瞬,沐凝只覺五髒六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擊中,劇痛襲來,她整個人也被撞擊地凌空飛起。

此刻,任憑容楚再怎麼拼命想要抓緊沐凝的手,他卻依然只能眼睜睜看著掌心里那抹柔軟漸漸滑落……

“我愛你!”沐凝*的那一瞬間,她眼前已經模糊,這是她留給容楚的最後一句話。

她突然好後悔,後悔為什麼之前總是不好意思告訴他,她有多愛他!

到如今,即將天人永隔,她才將這三個字說出口……

不過,她總算是為他做了最後一件事!

當容楚手中終于空了,他眼睜睜看著那一抹青色的嬌小身影漸漸墜下,他眼底驟然漫上了巨大的驚恐與慌亂。

“阿凝,阿凝……”容楚俊臉上的血色瞬間褪盡,他的眼睛也一霎如那熄滅的燈,光芒不再,只余一片沉沉的晦暗。

他就這麼死死盯著身下,嘴里無意識地呢喃著。

秦傲天似乎也沒料到沐凝竟然會不要命地替容楚擋下那一掌,此時,他望著深不見底的懸崖,竟是擰著眉心,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發怔。

“王妃!”葉冰眼見沐凝*,他也是忍不住驚恐大叫。

這一下,溥公公與青龍衛心里都是一驚,他們雖然一直被承天門的人纏住無法脫身,但王爺那邊的動靜他們還是知道的。

當溥公公等人聽到葉冰這一聲後,他們就知道不好,溥公公生怕容楚會做出什麼事,他立即虛晃一招,抽身後退,一瞬飄身至懸崖邊。

“啊——”也正是在這一刻,容楚眼中滴血,陡然發出一聲痛吼。

這一聲回蕩在山谷里,久久不歇,就仿佛草原上失去伴侶的狼王,讓人心膽俱裂。

溥公公剛剛趕到,就發現情形不對——王爺他竟然是想跳崖!

“葉冰,快拉住王爺!”溥公公連忙大喝一聲,整個人也迅即撲了過去。

原本在沐凝*的那一刻,葉冰已經順勢將容楚扯了上來。

可是容楚這一跳,他整個人頓時又往懸崖下墜去,單以葉冰的力量,竟然無法拉住他。

也幸虧溥公公反應迅速,這才和葉冰一左一右拽住了容楚。

“放開!”容楚眼眸赤紅,眼眶全部崩裂,他面上神情也變得猙獰可怖。

若不是身受重傷,他定然一掌就掃開葉冰與溥公公。

只是如今的他腑髒受傷,內力尚未恢複,根本就不是葉冰與溥公公兩人的對手。

即使如此,他仍然掙紮著想要跳下那懸崖。

“王爺,不可啊!”溥公公面上也露出痛苦神色,他也心疼沐凝,可是他更加明白容楚一旦跳下去,那麼就真的中了老皇帝的計了。

老皇帝處心積慮想要除掉王爺,一旦王爺真的隨王妃去了,那麼,他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白做了。

“阿凝一個人會害怕的,我不能讓她一個人走!”容楚不停重複著這一句。

“王爺,您的命是王妃拿命換來的,您忍心王妃就這麼枉死嗎?”溥公公忍不住吼道。

容楚高大的身軀陡地一震,他眼中神色變幻,忽然猛地抬頭朝懸崖對面看去。

這一刻,他眼中含了刺骨的仇恨。

那樣的眼神,幾欲讓天地冰封。

秦傲天也在看著容楚,此時他已揮手,讓承天門的人都退了下去。

他眯眼望著容楚染滿了仇恨的臉,唇角倏忽浮上一絲詭異的笑。

“你現在是不是很恨我?”秦傲天的聲音還是一貫地冰冷,難聽地仿佛砂紙打磨的聲音。

容楚薄唇已然抿就了刀鋒般的直線,他沒有說話,但他的眼神已然回答了秦傲天。

“本座決定今天不殺你,不過,你不用感激本座,本座不是發善心放過你,而是本座覺得,看著自己深愛的女人死在面前,而且她還是為你而死,你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受吧?”

秦傲天忽然仰首,發出一陣桀桀的怪笑,只是此刻他眼底卻有莫名的寒光掠過。

隨即,他也不看容楚一眼,而是一揮手,那些承天門影子般的殺手們迅速退下。

“門主?”疾風也出現在秦傲天身邊,只是他擰著眉,似乎有些不贊同秦傲天就這麼放過容楚。

雖然疾風與容楚相熟,從前也尊容楚一聲少主,一開始時,他對于秦傲天要殺容楚的行為也不是很贊同。

然而,他該做的或者不該做的都已經做了,疾風知道,無論如何,他與容楚都已成了仇人。

容楚的能力與狠辣他比誰都清楚。

所以疾風才會擔心,如果今天這麼好的機會都不能殺掉容楚,那麼,無異于放虎歸山,待到容楚緩過氣來,他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走!”可是秦傲天卻好似看不到疾風的暗示,話音落下的那一刻,他已走遠。

那一襲灰色的袍子被山風一吹,空蕩蕩飄在他身上。

遠遠看去,就像是竹竿上挑著一件衣服正在走動。

疾風無法,只得跟上。

可是,就在秦傲天剛走下山峰的那一刻,突然彎了腰,猛地吐出一大口黑血。

“門主!”疾風連忙過去查看,這一看,他才發現秦傲天的臉上纏滿了黑氣。

疾風頓時大驚失色,“門主,您的臉——”

秦傲天卻好似聽不見疾風的話,此時他眉目冷厲,眼底布了一層黑氣,那模樣看起來著實可怖。

“鳳血蠱!”半晌,秦傲天方才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來。

他剛剛之所以沒有殺容楚,就是因為他已經察覺到身體的不對勁。

而這種仿佛有羽毛輕輕鑽進血液里的感覺則是在他與沐凝交過手後才有的。

所以秦傲天一下子就猜到,定然是沐凝在那最後一掌中,以她自己的血和鳳神族的秘術,在他身上下了蠱!

是以他不能再等,他是擔心再在山頂多站一會,他就會被容楚發現他已經沒有能力殺他。

反倒是容楚身邊那些高手可能一掌就會要了他的命!

此刻,秦傲天不由狠狠捏緊了手掌,目中神情陰森冷厲。

他真是沒想到,他部署這麼周密,只差最後一步就能報仇,到最後,竟然是被一個女人給破壞了。

而且他自己還中了那種詭異的鳳血毒!

“門主……”疾風看著秦傲天,似乎有話要說,可是卻又欲言又止。

秦傲天並沒有注意到疾風的神情,他閉目調息了一會,待勉強壓下心頭翻湧的血氣,這才繼續往山下行去。

彼時,山頂上,秦傲天身影消失,溥公公與葉冰剛松了口氣。

也就在這一刻,容楚忽然猛地彎腰,一大口鮮血就這麼毫無預兆地從口中噴出。

“王爺!”溥公公與葉冰頓時驚呼出聲。

“吱吱吱!”還沒有從阿凝墜崖的事實中清醒過來的土豪大人亦是發出淒厲的尖叫。

此刻,容楚的臉色已然煞白如紙,只是他染血的雙唇上卻仿佛盛開了妖豔的花……

上篇:322 大結局(七)     下篇:324 大結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