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5 大結局(十)  
   
325 大結局(十)

325

容楚步伐有些不穩地朝瑤瑤走去,他深陷的眼睛也在看到瑤瑤漂亮的小臉時一霎迸出光輝。

“瑤瑤,叫爹爹!”軒轅斐見容楚有反應,頓時興奮地對瑤瑤說。

可是瑤瑤卻很是嫌棄地扭頭,扁著小嘴咕噥,“臭臭!”

容楚伸出的手一僵,軒轅斐不由有些緊張地看著他。

然而容楚卻並沒有發怒,甚至他眼中還閃過奇異的光亮。

這一刻,他看向瑤瑤的眼神竟是更加炙熱。

軒轅斐見容楚死死盯著瑤瑤,他不禁猶疑挑眉。

“瑤瑤……”容楚口中呢喃,他聲音已經嘶啞,但是在喚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卻有濃濃深情。

容楚伸手,從軒轅斐手中抱過瑤瑤。

也不知道是不是父女間血濃于水的心有靈犀,剛剛還嫌棄容楚臭的瑤瑤竟然也沒反抗,而是乖乖任容楚抱著。

她歪著頭,睜著黑寶石般的漂亮大眼睛看著容楚,似乎是在打量這位臭臭的“呆呆”究竟是誰。

可是此時,容楚的眼眶卻紅了,他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懷里的女娃娃。

她與沐凝何其相似。

就連剛剛那個扁嘴嫌棄的表情都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瑤瑤,我是爹爹!”容楚忽然抱緊了瑤瑤,他緊緊閉上了眼睛。

“啊呼啊呼……”瑤瑤見容楚眼眶濕潤,她伸出小胖手要替他擦眼睛。

她以為眼前這位臭臭的叔叔肯定也和她一樣哪里痛痛所以才會流淚,所以就學著軒轅奶奶哄她的樣子,鼓起小嫩嘴給容楚眼睛吹吹。

容楚抓住瑤瑤嫩嫩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他胡子拉碴的唇角也勾起了笑容。

軒轅斐見狀,心中輕歎一聲,他也沒有打擾容楚,而是悄悄退了出去。

屋外眾人看到軒轅斐空手出來,不禁同時松了口氣。

只要容楚認得瑤瑤,還對外界的事物有反應,那就還有希望。

……

容楚是在半個時辰後出來的,彼時他抱著瑤瑤,瑤瑤已經趴在他肩上睡著了。

“王爺!”溥公公和葉冰立即都迎了上去,二人看向容楚的眼中已經含了淚光。

“備水,本王沐浴!”容楚站在門前,迎著午後的日光,他瘦到幾乎脫形的臉上,那對鳳眸里閃著淡然的光。

“是!”溥公公喜極而泣,府里沒有下人,他得親自去燒水,可是他從沒有像今天這般高興過。

軒轅姑母走過去,從容楚懷里接過睡著了的瑤瑤,她慈愛地看了眼容楚,卻是什麼也沒說,抱著瑤瑤去一邊了。

青雪從進來後就坐在那發呆,她根本就接受不了小姐已經不在的事實。

軒轅緋亦然,她向來明豔的臉上也不再像從前那樣嬉皮笑臉,而是一直垂著眸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倒是大長老似乎有些坐立不安,他不停地看容楚,好像有話要說,但又總是猶豫不決,欲言又止。

此刻,容楚正在吩咐葉冰去召集他麾下的心腹,是以並沒有注意到凌云子的神情變化。

半個時辰後,容楚沐浴完。

只見他換了身衣物,胡子也刮了,整個人雖然沒有當初的風采,但倒是一掃之前的頹廢,看起來清爽了許多。

葉冰與那幾名將軍以及軒轅斐等人也都已等候在前廳,容楚目光冷然地走過。

溥公公幾日前就已經收拾了幾間屋子,軒轅姑母抱著瑤瑤去房里休息了。

院子里,只有大長老與青雪兩人相對而坐。

只是兩人都沒有說話,青雪一臉悵然,大長老則是好像心事重重。

“嗨!”這時,一只白色的大老鼠突然跳到了石桌上,攤著兩只後爪坐在那兒歎氣。

青雪乍一看到這只白色長毛大老鼠時她霍然嚇了一大跳,一下子就跳了起來,驚叫道,“有老鼠!”

凌云子抬頭一看,卻發現這只老鼠有點面熟,尤其是它穿著的那逍魂的小褲衩。

“土豪大人?”凌云子猶豫地喚了一聲。

“吱!”土豪大人耷拉著大耳朵,有氣無力地吱了一聲,眼皮都沒抬一下。

“土豪大人?你是土豪大人?”青雪眼中也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她將土豪大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滿臉震驚道,“你怎麼瘦成這樣了?”

也難怪青雪一開始會認不出土豪大人,實在是因為原來肥成一只白色肉球,腰都看不到的肥狐狸如今就是皮包骨,臉都尖了,白色長毛也沒有光澤。

連那小褲衩也松了許多,必須用根繩子拴著才沒掉下去。

簡直跟個難民一樣!

乍一看去,土豪大人可不就正像是一只大老鼠,還是營養*那一型的。

“吱吱!”土豪大人擺擺爪子,連搭理青雪的力氣都沒有了。

天知道大人它這半個月以來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

阿凝沒了,主子瘋了,大人它成了沒主的狐狸,寢食不安,日夜難寐,不知不覺一身的肥膘就掉完了。

青雪看著土豪大人,又想著土豪大人這名字還是沐凝給起的,她一時悲從中來,不由又哭了起來。

青雪這一哭,頓時挑起了土豪大人的傷心事。

大人它可是親眼看見阿凝墜下深淵的,當時大人它真是恨不得自己真的變身成阿凝嘴里那種好厲害的超狐狸,“咻”一下就飛過去救下阿凝,打死那個大壞蛋。

所以土豪大人越想也就越傷心,然後也跟著趴在石桌上哭了起來。

凌云子看著這一人一狐狸哭的那般傷心,他很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他總是又猶豫地給吞了回去。

因為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測究竟會不會成真,他怕給了大家希望,最後又不得不讓大家失望。

時間一天天過去,自那一日容楚看到瑤瑤後,他便不再酗酒。

雖然他看上去依然憔悴,但是已然不再消沉,只是他整個人的氣息都冷了下去。

如今的容楚,身上再也沒有半點從前那種天上謫仙一般的優雅氣質,只有刺骨的冰冷。

仿佛一座會移動的冰山。

他只有在面對瑤瑤時,才會展露笑顏。

……

自那一日老皇帝勾結秦傲天設計陷害容楚不成之後,帝都那邊就不停向容楚示好。

老皇帝甚至還隔日就親筆寫來一封書信,陳述著他對容楚的兄弟之情。

不過,那些信容楚根本不屑去看,溥公公全拿去燒火了。

半個月後,容楚在北延起兵。

他麾下本就有二十萬大軍,雖然其中有一部分並不屬于他麾下將士。

但對于如今一心想要推翻大乾皇朝,殺老皇帝報仇雪恨的容楚來說,收服這一部分人簡直易如反掌。

有了這二十萬大軍,再加上軒轅斐與雪龍教之前招募並且已經訓練出一定規模的私軍,如今容楚的麾下雖沒有百萬大軍,卻已不容小覷。

何況容楚本身亦是能力卓越,當初他征戰沙場,可是締造了百戰不殆的神話。

恐怕這大陸上的任何一個國家,都不願與容楚為敵。

因為他們所有人都知道容楚的恐怖之處。

就連與大乾對峙了一年多的北金也在這時悄悄撤了兵,並且遞出了投降書。

秦傲天自那一天沒有殺容楚,從天塹峰頂下來後,就沒了蹤影。

是以,容楚這邊剛起兵,大乾帝都城那里就亂了套。

老皇帝驚慌失措,連夜召集群臣商議對策。

然而朝中群臣也是束手無策,當初容楚提拔的能臣大多已被打壓下去,如今執權的多是老皇帝的心腹,這些人除了溜須拍馬,別的本事沒有。

老皇帝急得兩眼赤紅,幾夜都不能合眼,只要一閉上眼睛,他就會看到自己的皇位又被容楚奪走,而他則身首異處

最後還是玉妃建議讓德王掛帥領兵,老皇帝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連忙下旨急召德王回帝都。

同時他還在不停傳書給容楚,想要解釋他並沒有設計陷害容楚。

然而,容楚對老皇帝早已恨之入骨,他已經等不及要拿回屬于他的一切。

戰爭,還是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容楚就已然揮軍南下,他的大軍自西北向東南挺近,占領無數城池,漸漸對大乾帝都形成包圍之勢。

德王率兵迎在洛水之畔,正值盛夏酷暑,兩軍形成對峙局面。

這種局面的形成倒不是因為容楚甘于現狀,不想再打,而是源于某一天他所得到的一個令他激動到不能自已的消息。

時間回溯,七月初八是瑤瑤生日,正好是一周歲,要行抓周禮。

由于容楚一直隨軍指揮,軒轅緋與軒轅姑母特地帶著瑤瑤趕來軍中,就是要讓他這個當爹的親自主持瑤瑤的周歲禮。

瑤瑤很喜歡容楚,一看到他就會趴在他臉上啃。

容楚也只有在看到瑤瑤時才會稍稍開心一些。

那一天,瑤瑤抓了那只聚靈寶石斛,由于斛太大,剛會扶牆走的瑤瑤抓住斛的邊緣探頭想往里看的時候,一個不小心跌了個頭下腳上的倒栽蔥。

這一幕頓時引起哄堂大笑,斛里鋪著東西,瑤瑤並沒摔到。

她見所有人都在笑,于是也坐在桌上,咧著小嫩嘴樂呵呵地跟著笑。

容楚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顏。

然而,也不知是誰不合時宜地咕噥了一句,“王妃當初也好喜歡這只紅寶石斛……”

因為這一句話,剛剛還其樂融融的氛圍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所有人都眼含擔心地看向容楚,這段時間以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及沐凝。

是不敢提,也不能提,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容楚根本就放不下,他至今都不願相信沐凝已經不在的事實。

他雖然人在軍中,但是仍然不斷派出他的心腹手下去尋找沐凝。

只是人海茫茫,天下那麼大,他那種找法簡直就如同大海撈針。

軒轅姑母也勸過容楚,不要再找了,如果沐凝真的還活著,她又怎麼會不來找他?

容楚卻依然不願放棄。

因為那句話,氣氛被破壞,容楚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他黯然轉身離開。

軍帳中,所有人都沉默了。

凌云子糾結再三,還是轉身追上了容楚。

彼時容楚正坐在帳中桌案旁,他怔怔看著桌上鋪的宣紙,紙上是一名正俏皮沖他眨眼的絕美少女。

“王爺,其實……”凌云子看著紙上栩栩如生少女的臉,他老眼不由也濕潤了。

容楚抬眸看向大長老,他依然很瘦,只是鳳眸里不再有溢彩的流光,只有雪嶺冰川般的森冷。

“我一直想跟你說一件事,”大長老不停搓手。

容楚挑高劍眉,無聲的詢問。

大長老猶豫了半天,最後終于憋出了幾個字來,“阿凝她,應該還活著!”

上篇:324 大結局(九)     下篇:326 大結局(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