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327 大結局(十二)  
   
327 大結局(十二)

327

“我說小凝啊,你開價這麼高,怎麼可能會有人買啊?!”

李小花糾結了半天,還是伸手摸了摸小凝的額頭,擔憂道,“你是不是上次的傷還沒好呀?”

女子拍掉李小花的手,嘟嘴道,“我又不是腦袋受傷,摸我頭做什麼!”

李小花平時口沒遮攔慣了,此時張口就道,“還說沒摔傷腦袋,那你怎麼會不記得自己是誰,從哪來,為什麼會受那麼重的傷?”

但是這話剛說出口,李小花就有些後悔,她捂著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臉色瞬間了的小凝,連忙道歉,“對不起啊,小凝,我沒別的意思!”

小凝扯了嘴角,笑容有些僵硬,但她也只是搖搖頭,“沒事!”

然而她清麗玉顏上卻一瞬閃過了落寞。【首發】

其實她何嘗不知道李小花說的很對,一年了,她活得像一只無主孤魂,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從哪來。

而且她在受了那麼重的傷,所有大夫都宣告無能為力的情況下,竟然還能神奇地康複……

有時候,她都覺得自己是只怪物!

尤其是如今她的臉……

小凝伸手,撫上自己的右臉,那里,在厚重的頭發下,有可怖的凸起。

“小凝,都是我不好!你別難過,我不該提那些,你打我吧!”李小花見小凝半天不說話,她也急了,忍不住就拉著小凝的手要往自己臉上抽。

此時李小花心里真是懊惱萬分,恨不能抽爛自己這大嘴巴。

小凝是她與李大牛路過北延時,在河邊發現的,當時他們正在河邊給老母親搭灶做飯,突然看到上游方向飄下來一個人。

一開始他們以為是具尸體,于是便攔了下來,打算就地掩埋。

然而當李大牛下水攔下尸體時,卻發現人還活著,只是呼吸微弱,身上還在流血。

李老太一生吃齋念佛,李大牛兄妹倆亦是心地善良,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于是李大牛就將女子抱到馬車里,讓李小花為她清理身體。

當李小花擦乾淨女子身上的血汙,給她換上清爽衣物,她才驚訝地發現,女子竟然很美,如果不是她右臉上的傷,說是絕色傾城也不為過。

李大牛還從沒見過這麼美的女子,他當即就被驚豔了,心里也暗自發誓一定要救活她。

他拼命駕車往最近的鎮子上趕,想要尋找大夫給女子治傷。

可是,當他們將女子帶到醫館後,大夫卻說女子受了那麼重的傷,根本就救不活,讓他們回去准備後事。

李大牛又找了幾家醫館,都是這麼說。

他沒法,只得帶女子回去。

但是讓他驚奇的是,女子雖然傷重,可一連幾天過去,除了呼吸依然微弱,她卻並沒有像那些大夫所說那般死掉。

後來李大牛又在羅福郡找了個有名的大夫,花了重金請那大夫為女子醫治,這一待,就是大半個月。

女子是在被李大牛兄妹救下的十天後醒過來的,可是當李大牛兄妹詢問她是誰時,她卻一臉茫然。

除了記得她叫凝之外,她竟是將什麼都忘了。

大夫說女子是從高處摔下的,而且原本就受了極重的內傷,或許是身體的自我保護,讓她忘記了一切。

不過,大夫也說了,這應該只是暫時的現象,隨著女子身體的慢慢恢複,她應該會漸漸想起從前的事。

可是一年過去了,小凝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李小花知道自家哥哥喜歡小凝,因為家窮,她與哥哥都已經過了適婚年紀,沒有姑娘願嫁過來。

所以她一直想撮合小凝嫁給李大牛。

但李大牛卻不讓她跟小凝提,他說看小凝的容貌氣質,肯定不是尋常人家的出身,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李小花忍不住,還是跟小凝提了,然而小凝每次聽到就只是淡然一笑,那是無聲的拒絕。

“我出去一下!”小凝的聲音打破了李小花的沉思,將她從回憶里拉了出來。

李小花有些無措地看著那道纖瘦的背影消失在門外。

相處了快一年,她自然知道小凝的脾氣好,她應該在十七八歲左右,不笑時清冷,一笑嬌憨,不但李大牛喜歡她,就是李老太和她都覺得這姑娘好。

小凝剛出門,李小花就聽到門外有人跑了進來,她抬頭一看,是村里唯一的秀才。

李小花就是將小凝畫的畫托付給李秀才,讓他幫忙去鎮上賣的。

看到李秀才,李小花連忙迎上去,“秀才,是不是畫賣不掉?”

她隨即又沮喪道,“算了,那麼高的價錢哪會有人買啊?賣不掉就拿回來吧,我拿去燒火!”

“燒什麼火啊!”李秀才興沖沖道,“小花,你先前是不是說那幅畫是你家那位小凝姑娘畫的?”

“是啊!”李小花點頭,她一頭霧水,有些搞不清李秀才這麼高興是為什麼。

“來來來!這是二百兩銀子,五十兩是你那幅畫的錢,另外的是定金,鎮上的雅風館要小凝姑娘幫忙再畫一幅畫!”

李秀才將手中沉甸甸的布包往李小花手里一塞,扭頭四顧,“小凝姑娘呢?我來跟她說說畫什麼。”

李小花摸著手中沉沉的銀子,已經張大了嘴巴,一臉震驚的難以置信,“李秀才,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小凝的畫真這麼值錢?”

“我這麼跟你說吧!”李秀才神秘兮兮拉著李小花,說道,“你們家這小凝姑娘可是仿畫的高手,你知道她仿的是誰的畫嗎?”

李小花傻傻搖頭。

“是獨孤楚的畫,你可知道這位獨孤先生的真跡價值多少?”李秀才越說越興奮。

李小花繼續搖頭。

“千金難求!”李秀才高興地直跺腳,“你們家小凝姑娘竟然能仿得九成相似,幾乎以假亂真!”

“那雅風館明知道是假畫還買?”李小花愣愣問道。

“反正是拿來送人的,別人又不知道!現在大乾的天變了,多少人擠破頭想去巴結瑾王殿下,可是瑾王殿下什麼寶貝沒有?若是能有一幅獨孤先生的畫,肯定能讓瑾王殿下眼前一亮的!”

李秀才口沫橫飛,興高采烈,好像馬上要飛黃騰達的是他一樣。

“還愣著干什麼?快去將小凝姑娘叫來呀!”李秀才見李小花仍然站著不動,他忍不住催促道。

“哦哦,好!”李小花的腦子已經不大中用了,她抬腳就朝外邊走。

“算了,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李秀才急哄哄道。

彼時,一身粗布衣裙卻仍掩不住清麗絕色的女子正坐在池塘邊,她身後是垂柳依依,面前的池塘里,水鴨成群。

水光山色,果樹成林,這景色美不勝收。

可是此刻,女子卻並沒有在看那景色,她一直低著頭,盯著自己的左手手心發呆。

只見金色的日光下,在她素白的掌心正盛開著一朵並蒂蓮。

那蓮花並蒂雙開,碧綠的蓮葉托起粉色花朵,碧葉葳蕤,那花色栩栩如生。

這花朵水洗也不掉色,聞之還有清香,一看就是用價值萬金的顏料畫成,恰好遮住了她手心里的疤痕。

每次看到掌心這花朵,她都會有心痛的感覺。

心痛,但更多的卻是甜蜜。

她知道這朵掌心之蓮對她來說肯定非常重要,可是她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這朵花究竟是誰所繪。

一年了,她不知道自己還要等多久。

她總覺得自己似乎遺忘了太多,午夜夢回,她眼前總有一道身影徘徊,那究竟會是誰?

“小凝!小凝!”

正出神間,女子聽到有人叫她,她悵惘地合起掌心,扭頭看去,便見李小花與村里的李秀才急匆匆朝她這邊跑來。

……

十天後,大乾帝都,皇宮。

禦書房內,一身深紫色蟒袍,發束金冠的高大男子正端坐在禦桌後,手執朱筆批閱著奏折。

“王爺,鎮北使求見!”溥公公躡手躡腳地進來,小聲稟報。

可是男子依然垂著眸,有些削瘦的俊顏上神色專注,似乎並沒有聽到溥公公的話。

溥公公也不敢打擾他,就這麼站在一邊,直到男子放下了筆,他這才將剛才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鎮北使前天不是剛來過麼?”男子的聲音很冷,仿佛是從地獄里傳出來的一般,毫無溫度。

“說是他屬下一個郡長送了他一幅獨孤先生的畫,要獻給王爺。”溥公公連忙說道。

一邊說,他一邊擦汗,一年了,即使王爺一直不信王妃已經不在了,依然還在尋找,可是王妃還是音訊全無。

而王爺,自那一個月苦尋無果後,他確實遵守承諾回來了。

可是從此,王爺就再也沒有笑過!

半年前,王爺協助德王救出被老皇帝囚禁的德王妃與安郡主,德王率軍投誠。

隨後王爺率軍一路打進帝都,老皇帝在金吾衛與禦林軍的保護下,帶著太子後妃等人倉皇逃跑,王爺入主皇宮。

然而也不知道王爺是怎麼想的,所有人都勸王爺登基為帝,可是王爺卻僅僅只是將他的封號改回先帝賜封的“瑾王”,似乎並不想過快登基。

也只有溥公公這樣的心腹才知道,王爺這是在等王妃。

可是,他真的還能等到王妃嗎?

若是等不到王妃,他是不是一輩子都要這樣度過?

溥公公不由在心里長歎一聲。

“獨孤楚的畫?”另一邊,容楚聽到溥公公的話後,卻是一挑劍眉,他抬頭,冰涼目光落在溥公公臉上。

“是!”溥公公連忙低頭,他可不敢被王爺看出他的心思。

王爺如今的性子愈發陰冷,每日里除了上朝處理國事,就將自己關在屋里,對著那一屋子的王妃肖像出神。

“呵!”容楚卻是冷笑一聲,“弄幅贗品來就想糊弄本王?讓鎮北使即刻滾回他的領地去!”

“是,王爺!”溥公公額頭冷汗涔涔,他大氣也不敢出一聲,連忙躬身退了出去。

“公公,王爺願意見下官嗎?”鎮北使在外面等得心焦,一見到溥公公出來,他立即迎了上去。

“我說王大人啊,灑家可被你害慘了,你竟然拿幅假畫來糊弄王爺!”溥公公郁悶道。

“假畫?怎麼可能?”鎮北使一臉震驚,難以置信道,“我明明找人鑒定過的,那畫風與筆觸分明就是獨孤先生的!”

“獨孤先生名揚天下,他的畫萬金難求,反正王爺一聽就說是假的,你回去好好查查,這畫究竟是從哪來的!”溥公公提點了鎮北使一句,又將容楚的旨意傳達。

鎮北使失魂落魄地走了。

如今大乾由瑾王容楚當政,不出意外,容楚肯定要登基為帝,現在全大乾的臣子們無不都在巴結瑾王。

他在這鎮北使的位子上已經待了太久,卻遲遲等不來調他回帝都的調令。

所以他才不惜一切,花重金購得獨孤楚的畫作,是想討好瑾王,卻不想,竟然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容楚在禦書房批閱完奏折,已經是紅霞漫天的傍晚了。

他信步走出禦書房,禦花園里百花競放,但容楚根本就沒有心思欣賞。

他一路沉默地走過,一如這一年來的每一天。

沿路的宮女太監看到容楚過來,全都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容楚徑直回了他從前的寢殿,依蘭殿。

剛進寢殿大門,容楚就被眼前的一堆金光閃閃耀花了眼睛。

他抬手擋了下,這才發現他寢殿的大廳正中堆滿了金子和各式珠寶美玉。

一個粉雕玉琢的漂亮女娃娃正興高采烈地坐在金山上,左手抓一個翡翠白菜,右手拿一朵白玉蓮花,脖子上還掛著一串珍珠,咧著小嫩嘴,樂呵得不得了。

在女娃娃身邊,還坐著一只肥得都看不出腰在那里的長耳朵胖狐狸。

胖狐狸也是掛了一身的珠寶,就像是一只移動的珠寶架,只露出兩只綠眼睛滴溜溜直轉。

容楚忍不住扶額歎氣。

他已經習慣了瑤瑤這種完全就是遺傳自她娘親的見財眼開的本性!

這一大一小都是一個樣,恨不得日夜睡在金山上!

還有那只肥狐狸,和瑤瑤簡直臭味相投!

容楚一想到沐凝,不由又有些出神,瑤瑤一扭頭,看到容楚進來,頓時高興地放下手中東西,從金山上溜了下來。

“爹爹,瑤瑤給爹爹看寶貝!”瑤瑤會說很多話了,小小的她拉著容楚衣擺朝一邊走去。

“吱!”土豪大人連忙脫下一身華麗,也跟了過去。

“瑤瑤要給爹爹看什麼?”容楚隨口問道,他每次回來,瑤瑤都會說有寶貝給他看,不過都是些小孩子的玩意,要不然就是漂亮的珠寶。

“這個!好看!”不過,這一次,瑤瑤倒是並沒拿出什麼珠寶,而是從地上翻出一幅畫。

她獻寶似地把那幅畫拖到容楚腳下,然後吭哧吭哧地打開。

容楚本就沒什麼興趣,他裝著看一眼,其實根本就是心不在焉,隨即便一如往常地誇贊起瑤瑤,“嗯,瑤瑤的寶貝真漂亮!”

瑤瑤立刻眉開眼笑。

“爹爹還有事要做,瑤瑤和土豪干爹玩!”容楚有心事,他起身要走。

然而就在這一瞬,他忽然猛地頓住腳,一瞬回眸,目光驚異地盯著正被瑤瑤坐在屁,股下的畫。

上篇:326 大結局(十一)     下篇:328 大結局(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