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35 大結局 (十九)  
   
335 大結局 (十九)

334

容楚聞聽沐凝的話後,卻是淡淡勾了唇角,流光的鳳眸里露出了無奈,他輕歎,"真是一只笨鳥!"

"又罵我笨!"沐凝皺眉嘟嘴,斜眼瞪容楚,一臉不忿鈐.

容楚一看到沐凝這表情就想笑,他伸指刮了刮沐凝鼻子,打趣道,"你和瑤瑤一起出去,說不是母女恐怕都沒人信!瞧瞧,連表情都一樣!洽"

沐凝皺了皺鼻子,她看了容楚一眼,眼珠子一轉,忽然就垂了頭,像是有些躊躇,"其實,我一直有個秘密沒告訴你——"

容楚一聽這話立刻來了興趣,"什麼秘密?"

"我說出來,你可別生氣!"沐凝小心又小心地用眼睛瞅容楚.

容楚挑了挑劍眉,沒來由地突然就有些緊張,"笨鳥,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一直都不敢告訴你,"沐凝往後退了一步,她瞄了瞄門的位置,心里計算了一下她跑過去要花多久,斜眼睨容楚,"其實,瑤瑤不是你女兒!她是我和別的男人生的!"

沐凝一口氣說完,然後轉身就跑.

容楚怎麼也沒想到沐凝要說的竟然是這麼一句話,他先是一愣,接著俊臉便黑了,待到他剛想要發火,又見沐凝兔子般一瞬跑遠.

這下子,容楚的臉當即由黑變綠,額頭青筋都在狂跳.

"笨鳥,你給老子站住!"容楚簡直暴跳如雷,他跟著就沖了出去.

他肯定是對這只笨鳥太好了,好到她竟然膽敢來挑戰他男人的尊嚴!

真是豈有此理!

可是容楚沖出來後,他放眼四周,哪里還有沐凝的影子?

容楚頓時瞪一直守在門前的溥公公.

溥公公在一旁哆哆嗦嗦指了個方向.

容楚腳步未停,直接追了過去,他簡直要被氣死了!

敢說瑤瑤不是他女兒,等他捉到那只笨鳥,他一定要褪了她一層毛!

卻說沐凝因為氣不過容楚總是逗弄她,所以故意說那番話刺激容楚之後,出了禦書房她就朝依蘭殿跑.

瑤瑤和土豪大人都在依蘭殿,她得趕緊接了這兩只逃亡去.

如今沐凝記憶雖然尚未完全恢複,但是容楚每天都會跟她說一些以前的事,加上青雪軒轅緋等人在一旁補充,她也大概有了些印象.

不過,容楚也說了讓她不急著找記憶,慢慢去想,就算真的想不起來也沒關系.

可是沐凝卻不願意,雖然她現在與容楚的相處也是十分自然甜蜜,但她還是想要記起一切,尤其是和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依蘭殿內,瑤瑤和土豪大人正在啃果子,沐凝沖進來,一手抱起瑤瑤,一手抓了土豪大人脖子,轉身就跑.

"小姐,你去哪?"青雪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別多問,先回王府!"沐凝一臉凝重神色.

瑤瑤嘴里還啃著果子,此刻見她娘親這麼慎重,不由也瞪圓了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跟著緊張兮兮到處看.

"吱吱吱!"土豪大人被沐凝提著脖子,四肢和大耳朵都耷拉著.

自從有了瑤瑤,大人它就淪落到只能被人提溜的地步了,唉.

青雪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也不敢多問,只好也跟在沐凝身後默默走.

由于沐凝擔心走大路會撞到容楚,所以她是打算從禦花園的小路繞過去.

不過,沐凝剛出依蘭殿,還沒走上多遠,就看到前面湖邊柳樹下站了兩個人.

起先她也沒在意,但那兩人看到她後,卻是迎面走了過來.

"小姐,小姐!"青雪看到來人,連忙扯了扯沐凝袖子.

沐凝回眸,"干嘛?"

青雪示意她,"是皇後!"

沐凝不由挑眉,她轉眸望向來人,只見一名約莫三十左右,一身宮裝的女子正朝她走來.

女子相貌本是極好,然而如今卻滿面憔悴,即使敷了粉,也掩不住那蠟黃的臉色.

一看到沐凝,女子眼中便露出了極複雜的神情.

嫉妒,痛恨,還有無法掩飾的羨慕.

沐凝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她也沒有與皇後交談的想法,是以抱著瑤瑤准備繼續走.

沐凝並不記得皇後,回來後無論是容楚還是青雪等人跟她說的最多的還是他們之間的事.

沒有人會提到皇後這樣無關緊要的人.

而且剛剛一打照面,沐凝就發現皇後看她的眼神非常不善,就好像在看情敵一樣.

這麼一來,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女人定然是她家那個最擅長招蜂引蝶的妖孽的愛慕者咯!

然而皇後卻顯然不想就這麼讓沐凝走.

"我有話和你說!"皇後語氣生硬.

沐凝頓住腳,"皇後娘娘有話就說吧!"

"皇後娘娘?"

皇後聞言,描畫精致的唇角忽然勾起嘲諷的笑,她盯著沐凝的眼睛,冷聲道,"再過不久,恐怕我就得叫瑾王妃你皇後娘娘了!"

"如果你要和我說的是這些,那麼,我得走了!"沐凝懶得再與這個女人說這些沒營養的話.

話一說完,她舉步就走.

皇後也沒攔著沐凝,她跟著轉身,眼睛便落在趴在沐凝肩上啃果子的瑤瑤臉上.

這一刻,她眼底不由露出一絲極為複雜的神色.

"她和瑾王長得很像!"皇後像是在和沐凝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沐凝腳步一頓,她旋即轉身.

也幸虧沐凝轉了身,她才沒錯過皇後緊緊盯著瑤瑤的眼睛里布滿了貪婪和驚豔.

皇後見沐凝看她,迅速隱去了眸底神色,她面上也恢複了高冷,掃了沐凝一眼,轉身走了.

但是此時,沐凝心底卻一瞬生了警惕,女人天生的直覺告訴她,皇後剛剛看瑤瑤的眼神很不尋常.

"小姐?"青雪見沐凝突然又停了腳步,她不由疑問道.

"那個皇後,是不是以前和王爺有過婚約?"沐凝顰眉,就在剛剛,她腦中忽然閃過一些畫面.

但是她有些不確定,所以才會問青雪.

青雪聽到這話,頓時驚喜道,"小姐你想起來了?"

"有點印象!"沐凝撫了額頭,眉頭也皺得更緊了.

因為她發現她不能深想,一想頭就有點疼.

"小姐,皇後確實與王爺有過婚約,是先帝賜的婚,不過後來皇後悔婚,嫁給了老皇帝,她和王爺的婚約就作廢了!"青雪道.

"老皇帝都跑了,怎麼她還在宮里?"沐凝又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好像是說她堅持不走的!"青雪似乎也不大清楚.

"我覺得有點不對,你看瑤瑤的時候上點心,我怕那女人會對瑤瑤不利!"沐凝沉聲說道,剛剛皇後看瑤瑤的眼神讓她心里十分不安.

"我明白的,小姐!"青雪知道沐凝不會平白無故這麼說,她連忙鄭重點頭.

"誰敢對瑤瑤不利?"青雪話音剛落,沐凝就聽耳邊響起一道石上清泉般好聽的男聲.

可是沐凝一聽到這聲音卻像是兔子見了大灰狼一般,頓時扛著瑤瑤頭也不回就朝前跑.

"王爺——小姐,你去哪?"青雪剛要給容楚行禮,一扭頭,忽然不見了沐凝身影,當即驚得她臉色發白,拔腿也跟著跑.

"啊啊啊!"瑤瑤興奮地尖叫.

"吱吱吱!"土豪大人站在青雪肩膀上,白色長毛迎風飛舞,正呲著大門板牙和瑤瑤揮爪子打招呼.

"笨鳥,你給老子站住!"容楚見沐凝還敢跑,氣得臉都綠了,綠中還泛著紫.

他自然也是二話不說,跟著就追了過去.

于是,這一天,皇宮的禦花園里,一眾侍衛與宮女太監便看到王妃跑,王爺追,郡主叫,狐狸笑這樣一幕百年難見的奇觀.

不過,對于有些人來說,這一幕卻委實有些刺眼.比如說,皇後.

就在剛剛那一刻,當皇後看到容楚身影時,她簡直是欣喜若狂.

老皇帝逃跑時,她故意藏了起來,目的就是要等容楚,她知道沐凝已死,再沒有人能與她搶他.

她相信容楚對她肯定還有情意.

果然,容楚進駐皇宮發現她沒走後,也並沒有將她怎樣,還讓她繼續住在後宮,一應待遇也與從前並無兩樣.

皇後心中頓時萌生了希望,她不停出現在容楚面前,她想要讓他知道,她對他的心從未變過.

她覺得,只要假以時日,容楚一定會再愛上她!

然而,讓皇後失望的是,那麼久過去了,容楚根本就連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她知道他有個女兒,她想去看望,可是依蘭殿外,重重守衛,她根本進不去.

即使是侍女帶小郡主去禦花園玩,只要她一靠近,立馬就會被攔住.

這讓皇後心中非常憤怒,可是,即使憤怒,她心中卻依然存著希望,直到她得知沐凝沒死的消息後,她才感覺到慌亂.

她很清楚容楚對那個女人的感情.

沒有那個賤人,她還可以爭一爭,現在那個女人回來了,本就對她冷漠的容楚更是從此都視她為空氣.

不行,她不能忍受!

明明她與他才是最般配的,當初先帝也是這麼說,她只是錯了一步,難道就要一輩子忍受失去他的痛苦嗎?

為了留下來,她連她親生的兒子都不顧了.

她一定要得到容楚的心,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皇後暗暗捏緊了手指,眸底也驟然迸出了狠厲.

"娘娘……"陪著皇後的是她的乳母張嬤嬤,此刻她似乎察覺到皇後的意圖,忍不住勸道,"瑾王殿下讓我們住在宮里,已經不錯了,娘娘,有些事,就讓它過去吧!"

"過去?怎麼過去?"皇後冷笑,她轉頭,冷冷望著張嬤嬤,"嬤嬤若是怕了,本宮即刻送你出宮!"

"出宮?"張嬤嬤並不像從前那樣對皇後畢恭畢敬,而是挑眉反問,"娘娘以為,現在我們還能出的去嗎?"

皇後抿緊嘴角,沒有說話,可是她眼底的厲色卻越來越濃.

張嬤嬤忍不住歎氣,她很清楚,從當初容楚歸來的那一天起,皇後就已經入了魔障.

如今,容楚不殺她,她卻自己往死路上走……

卻說沐凝見容楚竟然連她會走小路都知道,而且那麼快就追來,她一邊在心里痛罵,一邊拼命地跑.

但沐凝哪里能跑的過容楚,不過片刻,她就被追上了.

容楚沐凝堵在朱紅色的門旁,他冷颼颼盯著她,俊臉陰沉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沐凝抱著瑤瑤,一看到容楚神色,她那小心肝就"撲通撲通"直跳.

這樣的情景似曾相識,好像從前也曾經發生過.

沐凝知道自己又捋了虎須,觸怒容大爺了.

眼珠子轉了轉,她搗了搗興奮地還沒回過神來的瑤瑤,然後母女倆一起呲牙.

"夫君,一會不見,你又變帥了!"

"爹爹,你好漂亮!"

母女倆同時拍起了妖孽馬屁.

容楚難看的臉色緩和了幾分,顯然十分受用.

但他在看到沐凝又想開溜時,臉色旋即又陰沉了下去.

"笨鳥,你再敢跑一步,老子讓你一個月都下不了床!"容楚毫不掩飾,赤,裸裸地威脅道.

沐凝的腳頓時就像是釘在了地上.

她很清楚,容大爺說到做到,她雖然對以前的事沒什麼印象,但自從他找到她,那一晚被他得逞後,幾乎是夜夜都要……

這妖孽的***不是一般的強!

"給我把話說清楚!"容楚氣惱道.

"說什麼?"沐凝跑是不敢跑了,于是裝傻.

"瑤瑤是誰的女兒?"容楚怒道."爹爹笨,瑤瑤當然是爹爹的女兒!"沐凝還沒說話,瑤瑤倒是先發聲了.

而且由于沐凝與容楚站得很近,瑤瑤一傾身就能夠到容楚.

此刻,只見她小大人似的,學著她爹敲她娘時的樣子,彎起胖乎乎的小手,照著她爹的腦門就敲了下去.

而且還擺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活脫脫就是容楚訓沐凝時的翻版.

容楚盯著正叉著小肥腰,氣呼呼鼓著腮幫子看著他的瑤瑤,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剛剛發生了什麼.

沐凝一愣之後,在看到容大爺罕見地不知所措時,一時沒憋住,頓時一陣狂笑.

容楚俊臉抽搐,他想要發飆,偏偏對著瑤瑤,他又發不出來,于是他只能瞪沐凝,以眼神警告她,再敢笑,明天就讓她爬不起來!

沐凝看懂了他的威脅,連忙咬牙忍笑.

"鸞兒你在這啊,讓我好找!"沐凝剛扭過頭,就聽到耳畔傳來一道清脆的女聲.

"安郡主!"青雪提醒沐凝.

沐凝也想起青雪提過她與德王的女兒關系很好,于是她便回容雨晴一個笑容,"雨晴找我有事?"

"瑾皇叔!"容雨晴先前沒看到容楚也在,此刻一見,她連忙行禮.

容楚淡淡應了一聲.

沐凝見容雨晴看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她知道她是有話要說,于是沐凝將瑤瑤交給容楚抱,她則被容雨晴拉到了一旁.

然後容楚就見容雨晴附在沐凝耳邊,皺著眉頭,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沐凝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

上篇:334 大結局(十八)     下篇:335 大結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