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35 大結局(二十)  
   
335 大結局(二十)

335

容雨晴神色是少有的凝重...

"你親耳聽見的?"沐凝聞言後,亦是凝了黛眉鈐.

她從青雪口中知道容雨晴年前就已經與簡世成親洽.

成親後,容雨晴都是住在世府,並不常回德王府,是以她才這般問道.

因為容雨晴所說的事,事關重大,她必須得問清楚.

"我母妃染了風寒,我與夫君幾日前就回了王府侍疾,昨晚我也是無意中經過父王的書房才聽見的."

容雨晴眉目間染了憂慮,她看著沐凝露在面紗外的眼睛,擔心道,"鸞兒,這件事我不知道該跟誰說,我好害怕!"

沐凝輕輕拍了拍容雨晴肩膀,安慰道,"沒事,你先回去,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跟世也先別說."

容雨晴拉住沐凝的手,眼睛掠過容楚,嘴角抿緊,她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離開.

"你們在說什麼?"容楚此時看了過來.

沐凝撇嘴,很是鄙夷地說道,"你問那麼多做什麼,女兒家自然說的是不能被男人知道的話題!"

容楚額頭青筋再次跳了跳.

沐凝趕緊沖他眨了眨眼.

容楚立即眯起鳳眸,眼底掠過一道精芒.

沐凝也不再看容楚,而是對著瑤瑤說道,"瑤瑤,我們回家玩積木好不好?"

"好呀!娘親,回家!"一直睜著大眼睛看沐凝與容楚說話的瑤瑤立即張開小胳膊要沐凝抱.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敏捷地躥到瑤瑤懷里.

大人它可是血統高貴的幽狐,才不要被人當小雞一樣拎著!

"王爺回不回去?"沐凝見容楚臉色還是很難看,她連忙彎了眼睫,笑嘻嘻問道.

"哼!"容大爺卻是十分傲嬌地扭過頭去.

"王爺!"一路跟過來的溥公公適時出現,附在容楚耳邊說了句什麼.

容楚顰眉,他也不傲嬌了,而是對沐凝說道,"笨鳥,你先回王府,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嗯,好!"沐凝看了溥公公一眼,並沒多問.

她與青雪轉身離開.

"爹爹,拜拜!mua~"瑤瑤十分熱情地噘著小嫩嘴,小手一揚,沖容楚來了個飛吻.

容楚嘴角抽了抽,但鳳眸里卻含了濃到化不開的笑意.

他轉眸看向沐凝,沐凝抿嘴朝他笑.

這邊沐凝帶著瑤瑤回了王府.

剛進辰景閣,沐凝讓瑤瑤和土豪大人去玩她專門為開發瑤瑤智力做出的積木.

青雪四下無人,于是連忙扯著沐凝袖,將她扯到一邊,緊張問道,"小姐,你怎麼能跟王爺說小郡主不是王爺的孩啊!"

"怎麼?"沐凝一臉莫名其妙.

"要是這話傳出去可怎麼得了?"青雪見沐凝還是無所謂的樣,心里不由更急了,"萬一王爺也信了,以後對小姐生了猜忌……"

沐凝聞言忍不住搖頭,嘴角勾起無所謂的笑,"你想太多了!"

"小姐!"青雪又氣又急.

"好了好了,他不會相信的,我們只是在開玩笑!"

沐凝知道青雪是為她好,她見青雪如此著急,于是也就順口安慰她,"再說了,你瑤瑤那張臉,說她不是王爺的女兒別人也不信啊!"

青雪想想,也覺得沐凝說得很有道理,瑤瑤除了眼睛長得像沐凝,其他都像是和容楚一個模刻出來一般.

說不是父女都難以服眾.

但青雪還是說道,"小姐,這種玩笑不能開的!"

"知道了!"沐凝點頭敷衍過去.

其實沐凝很清楚容楚不會當真,她就是氣不過容楚總是欺負她,所以才故意那麼說氣氣他而已.

一晃到了晚間,容楚回來時,已是晚霞漫天.

沐凝一如往常,等他回來一起用膳.

林嬤嬤已經將菜肴都端了上來.

瑤瑤和土豪大人各自占據一方,瑤瑤還不怎麼會用筷,就用個小勺自己慢慢戳了往嘴里送,不一會,飯粒就灑了一桌.

土豪大人則是埋首在小盤里吃得不亦樂乎.

沐凝見容楚眉心擰著,不由問道,"怎麼了?"

容楚看向沐凝,卻是搖搖頭,眉目一瞬舒展,他道,"沒事!"

沐凝挑了挑黛眉,也沒多問,只是她卻將這事放在了心里.

待到用完晚膳,沐凝陪瑤瑤玩了會,又給她洗好哄睡,她便見容楚進來坐到了**邊.

沐凝過去,伸手替他撫平眉心皺褶,她歪著頭看他.

容楚抬眸,迎上沐凝清澈中染了擔憂的眼睛,他伸手,攬住她不盈一握的纖腰,讓她坐在他腿上.

他忽然垂了眼睫,將臉埋進了沐凝胸口.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沐凝抱住容楚,輕聲問道.

"阿凝,我好累!"容楚沒有回答沐凝,他的聲音里也確實透著濃濃的疲倦.

"是先帝的事有消息了?還是,秦傲天?"沐凝猜也只有這兩個人才能影響到容楚的情緒,是以她小心問道.

容楚沉默了半晌,方才漠聲說道,"父皇他,有可能在秦傲天手上……"

沐凝聞言,放在容楚臉上的素手忍不住輕輕一顫.

"阿凝,你說,我該怎麼辦?"容楚罕見得竟流露出一絲無措感.

"消息准確嗎?"沐凝心弦一跳,她托起容楚的臉,平視著他的眼睛,她問.

"秦傲天放出的消息."容楚淡聲說道.

"他要什麼?"沐凝又問.

"江山!"容楚眯了眯眼睛,眼底驟然閃過寒光.

"可是,你很清楚,一旦被秦傲天得到江山社稷,以他的心性,是絕對不會放過我們的!"沐凝理智分析道.

"我明白!"容楚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緩緩握緊,他眸底寒芒更甚,"只是……"

"我覺得,你父皇他不大可能在秦傲天手上."沐凝想了想,突然說道.

容楚長睫掀起,鳳眸里透著疑問.

"如果你父皇真的在秦傲天手中,他不會等到現在才發難!"沐凝分析道.

容楚劍眉擰起,他何嘗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可是就是怕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而且他也知道沐凝說的對,就算父皇真的在秦傲天手上,他也不能真的用這江山社稷去交換.

因為一旦他那樣做,那麼到時候不但救不回父皇,就連他自己以及沐凝與瑤瑤都會有危險.

"對了,雨晴今天跟我說,老皇帝的人去找了德王."沐凝眉心蹙起,"好像是在提勤王的事."

"老東西還真下得了臉面!"容楚聞言頓時冷笑.

沐凝知道容楚的意思,她回來後,青雪曾經告訴她,當初容楚大軍壓陣,老皇帝手下無人應戰,老皇帝便將德王從北疆急召回來,命德王率兵對抗容楚大軍.

但是老皇帝已經到了誰也不相信的地步.

他為了防止德王叛,變,竟然聽信了鳳綺兒蠱惑,將德王妃與容雨晴一干德王府的女眷扣押,以此要挾德王對他忠心.

然而德王生性剛烈,最是不喜歡被人威脅.

德王原本並沒有叛出的打算,結果老皇帝這一昏招直接令德王對他心寒.

後來德王秘密傳書容楚,要求容楚幫他救出德王妃與容雨晴等人,而他則是在容楚大軍攻城的時候,直接開城門歸降.

也正是德王此舉,令老皇帝驚慌失措,頓時如那喪家之犬,在兩百金吾衛的保護下,倉皇出逃.

所以說,老皇帝現在竟然還有臉去找德王相助他,真是夠不要臉的!

"你說,德王會答應那老家伙嗎?"沐凝猶疑問道.

"那要看老東西許了德王什麼好處了."容楚唇角一瞬勾起嘲諷的笑.可是這笑意卻未達眼底,他那對流光溢彩的鳳眸里布滿了霜般的冷意.

"那,你要不先警告德王一下?"沐凝擔憂道.

因為她知道德王歸降後,容楚為了安撫他,並沒有收回德王的兵權,如果德王起兵,確實很麻煩.

"沒有證據,從何做起?"容楚凝了眉心.

沐凝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覺得她好像幫不到他什麼忙一樣,有一種無助感.

"笨鳥,你給我好好得待著,哪也不許去!一切都有我呢,知道嗎?"容楚似乎是察覺到沐凝在想什麼,他連忙緊張地抱緊了她,揪了揪她鼻,囑咐道.

他真是怕了,他怕她又像從前那樣,為了幫他救他,竟然完全不顧惜她自己的性命!

"不准揪我!"沐凝和容楚在一起時都不會戴面紗,此時她鼻又被容楚揪住,不由就有些郁悶.

她皺起鼻嘟嘴瞪容楚,這厮不知道什麼癖好,沒事就喜歡揪她鼻.

容楚見沐凝瞪他,立刻就想起他們之間還有舊賬沒清.

他頓時沉了俊臉,雙手作勢掐住沐凝脖,陰森森問道,"現在可以告訴我,瑤瑤到底是誰的女兒了?"

沐凝眨眼,又眨眼,她隨即抿嘴,裝著很惆悵的樣,用眼睛斜容楚,"就是隔壁王叔叔啊,難道你沒發現瑤瑤和王叔叔長得很像嗎?"

容楚俊臉當即由黑變綠,他咬牙切齒地盯沐凝,似乎想說什麼,但又什麼都沒說出來.

沐凝看到容楚吃癟,心里就是一陣暗爽,她可是聽青雪說了她和容大爺從相識到相戀所發生的事.

青雪雖然是外人,但因為貼身伺候沐凝,所以知道一些隱秘的事.

當沐凝知道容大爺曾經竟然惡劣到一人扮兩個角色來欺負她.

甚至還睡了她,讓她一直生活在痛苦中,以為自己紅杏出牆了之後,她都快目瞪口呆了.

而且這次他找到她後,除了一開始幾天溫柔得不像話,慢慢的,容大爺的大灰狼本性就完全暴露了出來.

他簡直就是一天不**她幾次就吃不下飯!

沐凝雖然想不起來以前的事,卻似乎從心底里就習慣了他的所作所為.

但是一逮到機會,沐凝還是要反擊一下的.

比如說現在,她看著容大爺一臉戴綠帽的表情,心里真是爽呆了.

容楚又豈會不知道沐凝心里在想什麼,只見他俊臉劇烈變幻了數種顏色,隨即深呼吸一口氣,緩緩平複.

"哼!笨鳥你少誆本王!"容大爺那對漂亮的鳳眸傲嬌地一斜,"別以為本王不知道,咱們王府隔壁住的根本就不是姓王的叔叔!"

"哦,是嗎?"沐凝假裝思考,一臉苦惱道,"那就是李叔叔!還不是?難道是方叔叔?"

"笨鳥,再敢亂說,老吃了你!"容楚真要惱羞成怒了.

其實他很清楚瑤瑤絕對是他的女兒,沐凝也肯定不會背叛他,沐凝這麼說就是故意惹他生氣.

但是容楚就是聽不進去他的笨鳥在他面前提及別的男人.

即使那男人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虛構的也不行!

"你吃呀!"偏偏沐凝今天好像吃了雄心豹膽,一再觸怒容大爺,此刻她竟然還挑釁起他來了.

容楚也不會真的掐沐凝脖,更加舍不得傷她.

可是他實在氣不過,于是雙手改為掐沐凝纖腰.

沐凝被容楚撓到了癢處,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她一邊扭腰躲避,一邊笑不可抑,一下就倒在了**上.

容楚當時就是一個餓虎撲食,猛地將沐凝壓在了身下.

"笨鳥,今天老一定要干到你求饒!"容楚絲毫不顧及形象,惡狠狠地一把撕掉沐凝衣服,他兩只眼睛都好像充了血一般,布滿了原始的欲,望.

沐凝驚叫,但她的聲音一下就被容楚吞進嘴里,只剩下嗚咽.

漸漸的,空氣中開始彌漫開旖旎氣息,靜靜的,猶如窗外悄悄綻放的花朵.……

也不知過了多久,交纏的兩人這才分開.

一臉饜足的容楚靠在**上,沐凝躺在他臂彎,猶自還在喘氣.

"笨鳥,再來一次!"容大爺食髓知味,鳳眸灼灼盯著沐凝,又在蠢蠢欲動.

"不行!"沐凝趕緊拒絕,她都差點被折騰掉半條命,她可不想再陪容大爺瘋.

容楚撇嘴,一臉不高興.

沐凝無語,她怕容楚一會霸王硬上弓,于是趕緊轉移話題,"你是不是已經布置好了?"

"布置什麼?"容楚彎著沐凝一縷頭發,有些心不在焉.

"就是如何應對秦傲天與老皇帝呀!"沐凝一巴掌拍開容楚又探往某處的大手,沒好氣白他一眼,問道.

"嗯,差不多吧!笨鳥,你能不能別在這種時候提那些煞風景的人?"容楚實在是快要忍不住了,他抱怨一句,隨即就又翻身而上.

沐凝只來得及悶哼一聲,就已經被容楚攻城掠地了……

一連幾天過去,帝都城內,除了有關容楚的那謠言還在瘋傳不休,一晚之間,忽然多了許多面容怪異的人.

容楚依然是氣定神閑,照常上朝,處理奏折,似乎外界的謠言根本就影響不到他.

只是帝都城內,風波暗湧,帝都城外,幾處軍機大營都是備戰狀態.

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恐怕,很快就要有大事發生了.

時節已近六月,天氣漸漸炎熱起來.

也就是在這時,消失很久的老皇帝也出現在大乾帝都城外百里外的一處偏僻山城.

與此同時,德王宣布起兵勤王....

,:..

上篇:335 大結局 (十九)     下篇:336 大結局(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