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37 大結局(二十二)  
   
337 大結局(二十二)

337

叢芷卉看著容楚毫不留念的背影,她先是一愣.

即使上著精致妝容,也掩不住她瞬間變得慘白的臉色,她頓時捂著耳朵失控尖叫,"容楚,你會後悔的!鈐"

容楚的腳步微微一頓,他凝眉,沒來由得,他竟然感覺心弦一跳洽.

但他隨即就嗤之以鼻,就算叢芷卉真的知道什麼,他也不想去聽,他現在看到這個女人就惡心.

當初他逼宮成功,老皇帝連夜逃跑,他卻發現叢芷卉竟然留在了宮里.

不過,他當時並沒多想,他之所以沒有對叢芷卉如何,也是因為事情太忙,那時候他又一心尋找沐凝下落,所以根本就無暇理會這女人.

可是現在看來,容楚覺得,是時候處理叢芷卉了,總讓她留在宮里也不是辦法.

如果剛剛那一幕被笨鳥看到,他還真不好解釋.

眼看容楚面沉如水,俊逸高貴的身影一瞬飄遠,叢芷卉已被幾名宮女攙扶住.

此刻她已不再尖叫,只是那對微垂的眼睛里卻有恨毒的厲光閃過.

她死死捏緊了手掌,指甲掐進掌心里也不自覺,嘴唇也咬得死緊,點點血絲沁出.

"娘娘,你沒事吧?"一名宮女見叢芷卉神色猙獰,不由擔心問道.

"滾開!"然而叢芷卉卻立刻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她的指甲很長,直接就將那名宮女的臉劃出了幾道血痕.

那宮女也不敢捂臉,連忙跪倒在地.

"賤婢,你是不是也看在看本宮的笑話?"

叢芷卉臉色鐵青,哪還有當初皇後娘娘的半點端莊,一臉的刻薄,指著那名宮女就罵,"吃里扒外的東西,竟敢嘲笑本宮,今天本宮就打死你!"

說罷,叢芷卉拖著那名宮女的頭發,凶狠地就將她往一旁的石桌上撞.

那名宮女幾乎嚇傻了,她不明白自己只不過就是關心了一下皇後,怎麼就成嘲笑她了.

直到頭皮被采,劇烈的疼痛傳來,她才反應過來,連忙尖叫著掙紮,"娘娘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可是叢芷卉早已陷入瘋癲,她一臉的怨恨,此刻只想發泄心中的怨氣,哪還能聽見那宮女的慘叫聲?

其余幾名宮女也是被這突然發生的情況嚇傻了,竟然一個個呆站在那里,也不去勸阻.

待到她們想拉的時候,才發現皇後的力氣竟然驚人的大,她們根本就拉不動.

眼看那名宮女就要撞到石桌上,就在此刻,突然有呼嘯的風襲至.

"住手!"清脆的聲音響起,旋即一道青黛色的身影瞬間掠至.

叢芷卉抓著那名宮女的手也被人猛地一把抓住.

"王,王妃,救命!"那名宮女差一點就要被撞的腦漿崩裂,乍一得救,她趕緊退後幾步,拼命給沐凝磕頭.

"賤人,你敢管本宮的事?"叢芷卉一看到沐凝,她眼底血色更濃,厲聲呵斥著就要去抓沐凝的臉.

可是沐凝哪會讓她得逞,她手中一使勁,叢芷卉整個人都一下子摔倒在地,也不知她是不是情緒太激動,竟然一下子就昏了過去.

"還不送皇後娘娘回宮?"溥公公在一旁冷聲道.

那幾名宮女臉色煞白,噤若寒蟬,連忙應是,幾人膽怯地扶起昏迷中的皇後,迅速離開.

只有那名差點被叢芷卉撞死的宮女趴在地上哀求沐凝,"王妃菩薩心腸,求王妃救人救到底!收留奴婢吧!奴婢如果再回去,皇後不會放過奴婢的,奴婢不想死!"

沐凝是聽溥公公說容楚找她,這才匆匆趕來,卻沒想到竟然看到叢芷卉發瘋要殺那宮女,她也就是順手救人而已.

此刻聽聞宮女的話,沐凝也皺眉,"收留你?"

她目光猶疑地落在那宮女身上.

不知為何,她竟覺得這宮女看得有點面熟,似乎她腦子里對她有點印象.

"王妃,不可!"溥公公在一旁出言提醒.

沐凝點點頭,她知道溥公公是擔心皇後有可能在故意使苦肉計,目的是要在她身邊安插眼線.

如今是非常時期,即使她看這宮女一臉純善,並不像是在作假.

但是,仍然不得不防!

"不管怎樣,你是皇後的人,你知道我不可能收留你!"

沐凝也不迂回,直接說道,"不過,既然今天我救下你,也算有緣,如果你不願再待在宮里,我可以安排你出宮!"

"出宮?"那宮女一聽到這兩個字,頓時猛地抬起頭來,眼睛都亮了,"奴婢真的能出宮?"

"溥公公?"沐凝望向溥公公.

溥公公看沐凝一眼,又眼神複雜地看向那宮女,那宮女卻是滿臉希冀.

"王妃……"溥公公知道沐凝心善,但他出于謹慎,還是有些猶豫.

"王妃,公公,我不是細作!王妃待奴婢恩重如山,奴婢不是知恩不圖報的人!"那宮女像是知道溥公公在擔心什麼,連忙說道.

"罷了,希望你不是那白眼狼!"溥公公歎一口氣,一揮手,他身後出現兩名太監,他吩咐幾句.

那兩名太監押著那宮女離開.

沒走幾步,那宮女忽然又跪下,沖沐凝"咚咚咚"磕了幾個響頭,一臉的感激,這才轉身離開.

"派人跟著她!"沐凝只說了一句,就朝前走去.

溥公公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痕.

看來,他還是小看王妃了.

另一邊,容楚被叢芷卉這麼一撲,只覺渾身都奇癢難耐.

他急著回去換衣服,但是剛剛他不想再經過叢芷卉身邊,所以繞了遠路,等于得繞個大圈才能回去.

這條路容楚很少走,皇宮那麼大,他還只是在最初進宮的時候曾經在晚上到處逛.

所以當容楚走到一處偏僻破敗的宮殿時,他不由頓住.

因為他對這里很熟悉.

那時候剛進宮,他覺得自己與這座華美的宮殿格格不入,所以他經常在晚上一個人游蕩到這里.

他喜歡這里的偏僻無人,無論他做什麼事都不會有人看到.

可是,一個多月後的一天,他在這里遇到了父皇……

容楚望著這座已然破敗不堪,應當久無人居住的宮殿,一瞬陷入了回憶里.

不同于皇宮其他地方的華麗,這座宮殿四周破敗荒涼,亂草叢生,即使如今是炎炎夏日,站在這里,竟讓人感覺到森冷之氣.

可是,也不知為何,容楚心里總有個聲音響徹著,要他進去看一看.

容楚也確實進去了,不過那迎面撲來的黴味還是讓他忍不住皺了眉頭.

"誰在外邊?"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響起.

容楚挑眉,似乎是沒想到這破敗宮殿里竟然還有人住著.

他循聲看去,便見一個老太監正拄著拐杖,顫巍巍朝他走過來.

這太監看起來已經很老了,須發皆白,滿臉褶皺,看人時眯著眼,像是眼睛也不中用了.

容楚顰眉,"這里有人住?"

老太監似乎不認識容楚,而且他還耳背,對容楚的話根本答非所問,"你要討水喝?那里有井,你自己去舀吧."

說罷,老太監顫巍巍轉身,佝僂著腰,而且他手上還拿著一個籃子,好像是要出去.

容楚站在那里沒動,但他眼神卻是一直凝在了老太監的後背上.

那老太監仿若未覺.

良久,容楚方才移開視線,他扭頭望向處處都長著齊腰深荒草的殿內,他目中忽然透出一絲若有所思的神情.

容楚原本是打算進後殿的,但是或許是殿內雜草太多,又或許是看到到處都結著蛛網,他也只是進到院子里,便又退了出去.

此時,那個老太監也拎著籃子回來了.

容楚一眼掃過,發現籃子里的是飯食.

也只是那一眼,容楚便轉身,沒有再和那老太監說話,而是朝外走去.

他剛走到殿外,就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對面一棵大樹下,眉心擰著,似乎是在考慮什麼問題.

"阿凝!"容楚唇角勾起溫暖笑意,他走過去,攬住沐凝纖腰,寵溺地捏了捏她鼻子,好奇問道,"想什麼這麼專心?"

沐凝仿佛才發現容楚到了近前,她抬眸,愣愣看他一眼,然後有些疑惑地撓頭,"你剛剛也看到那老太監了吧?"

容楚眉心一動,他點頭,"嗯,看見了."

"有沒有覺得他好像有點怪怪的?"沐凝顰眉說道.

"哪里怪?"容楚伸手拈去沐凝頭發上的樹葉,他攬住她往前走去,一邊狀似隨口問道.

"說不上來,就是覺得好詭異!"沐凝撇撇嘴,她剛剛在那邊差點撞到那名老太監時就覺得有哪里不對勁,但要她說,她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笨鳥,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那老太監眼花耳背,走路都不穩,還能怎麼詭異?"容楚笑嘻嘻說道.

"哎,可能真的是我多想了,對了,你剛剛叫我過來,怎麼自己倒跑了?"沐凝雖然心里還有些懷疑,但她見容楚都沒說什麼,也就不再多想了.

他可比她敏銳多了,如果那老太監真的有問題,他不可能看不出來.

"遇到一只討厭的蒼蠅,所以我就先走了……"容楚避重就輕道.

他不想讓沐凝知道剛剛發生的事,她如今記憶還沒有完全找回,他不想讓她煩惱.

況且,她之前還問過他有關叢芷卉的事,說記得他們有過婚約.

容楚是擔心沐凝一旦知道他今天差點將叢芷卉當成她抱了,會和他生氣.

所以他干脆就不說了.

只是沐凝卻沒發現,就在容楚與她說話的時候,他垂在一側的手忽然做了個奇怪的姿勢.

隨即,沐凝身旁的大樹上響起簌簌的聲響,就仿佛微風輕輕吹過.

與此同時,臨清城.

這座臨清城建城不過二十幾年,整座城池背山而立,城中也多山,從地形上來看,確實適合守城.

對于藏身其中的老皇帝來說,這里也是一處理想之地,因為一旦城破,他大可以逃到山上,這座山那麼大,就算容楚追上來,他也有足夠的時間逃跑.

不過,身居皇宮,養尊處優慣了的老皇帝顯然並不是很滿意這里,他還是想回皇宮,在他看來,他才是大乾的真命天子!

此時,臨清城內最豪華的一處府邸內,老皇帝正焦躁地在屋里來回踱步.

"皇上,德王求見!"鳳綺兒的聲音響起,她站在門前,淡聲說道.

"讓他進來!"老皇帝像是沒注意到鳳綺兒的冷漠態度,立刻說道.

如今老皇帝愈發瘦得沒形,就像是一張皮蒙在了骨架上,眼窩亦是深陷,臉色青中泛著金色,看上去著實像墳墓里爬出的干尸,駭人的很.

鳳綺兒轉身離開,不多時,德王高大的身影出現.

老皇帝幾乎是小跑著過去,一把抓住德王的手,急聲道,"皇弟,你可來了!"

"不知皇上找本王有何事?"德王抽回自己的手,也不行禮,而是一臉高傲地問道.

老皇帝也不計較他的不敬,此刻他更關心的是他的安全問題以及什麼時候能打回帝都.

"德皇弟,你起兵已經大半個月了,怎麼還是按兵不動啊?"老皇帝著急問道.

"皇上,瑾王如今把持朝政,他麾下大軍何止百萬,以本王區區幾千人的兵馬,哪里是對手?"德王冷冷說道.

"不是說德皇弟手下有一支比黑風騎還要厲害的軍隊嗎?有這支軍隊在,只要我們迅速發動進攻,打容楚一個措手不及,只要將容楚殺了……"

老皇帝對德王的態度很不滿,但如今他已無人可用,他好不容易勸來德王,他不敢失去這最後的同盟軍.

所以,老皇帝一開始還說的疾聲厲色,到後來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在德王冷厲的眼神里,變成老太婆似的絮絮叨叨.

"皇上以為容楚就那樣什麼都不做等著人來打?"德王聽著老皇帝那那完全就是外行人的話,不由輕蔑地撇嘴.

他現在終于知道為何當初先帝執意要傳位給容楚了.

如果他是先帝,他也會這麼做.

因為老皇帝除了暗中使壞,下毒煉丹玩女人,他對政事軍事根本就不通!

若不是容楚攝政,這些年大乾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那,我們總不能就這麼耗在這里啊!"老皇帝實在忍無可忍,他為君的氣勢還在,當即就是一拍桌子,怒道.

可是對于見慣了沙場血腥厮殺的德王來說,老皇帝在他眼里無異于就是一只老鼠一般無能.

只見德王鄙夷地瞥老皇帝一眼,冷哼一聲,我自不動如山.

老皇帝目中光芒幾變,握緊了拳頭,似乎是想發火,但他隨即想到他如今的處境,頓時又垂了眼眸.

半晌,老皇帝方才沉聲說道,"朕既然答應了你,那自然不會食言,你又有什麼不放心的?"

"既然如此,那就請皇上擬詔書吧!"

德王也不迂回,直接開門見山說出了他的目的,"還有,本王覺得,那傳國玉璽,放在皇上那里實在不安全,不如皇上就交由本王保管!"

"你——"老皇帝聞言,那張臉頓時因為憤怒脹成了紫紅色....

,:..

上篇:336 大結局(二十一)     下篇:338 大結局 (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