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38 大結局 (二十三)  
   
338 大結局 (二十三)

338

德王好似看不見老皇帝那難看的臉色,他一臉的睥睨,冷笑道,"當初皇上要本王支持你時,應允過的事,莫不是都忘記了?"

老皇帝咬牙反駁,"是!朕是允你將立詔書,傳位于你,但是朕也說了,那是有前提的,德王你必須先殺了容楚!鈐"

德王冷聲道,"要殺容楚又豈是容易之事,況且,本王又怎麼知道事成之後,皇上會不會卸磨殺驢!洽"

老皇帝氣得渾身發抖,但他還是忍了下來...

因為先前他派出去游說手握兵權的各地藩王與駐軍將領勤王的人沒有一個成功的.

所有人都避他如蛇蠍,可是他還有仇要報,他絕對不能容忍容楚偷走屬于他的東西!

老皇帝很清楚,如今除了德王,他已無人能用.

"那你到底想要怎樣?"老皇帝心思頻轉間,也沉了臉色,眼神冷銳問道.

"本王,剛剛已經說了,擬傳位詔書,傳國玉璽也必須交給本王!"德王雙臂環抱,用眼角斜視老皇帝.

老皇帝猛地瞪圓了眼睛,眼底露出憤恨,"你——"

但是不過短短片刻,他就再次頹喪地垂下了頭顱.

"好!傳位詔書朕可以擬,但傳國玉璽朕現在不能給你!"老皇帝咬牙說道.

德王凝眉,他也明白老皇帝心性多疑,從不信任任何人,如今他能做出讓步,恐怕也真的是已經走到了絕路.

是以德王也沒再強求,他的目的既已達到,那麼能不能拿到傳國玉璽其實無所謂.

"那就請皇上趕緊擬詔書吧!"德王盯著老皇帝親筆寫下傳位于他的詔書,又親眼看著傳國玉璽落下印記,他眼中這才露出滿意的笑.

"皇上放心,臣自當盡全力護皇上周全!"德王笑眯眯收好詔書.

然而老皇帝聞言後,卻是惱恨地拂袖,厲聲道,"一個月之內,朕要看到容楚的項上人頭!"

"臣先告退!"德王只是笑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老皇帝見德王退了出去,根本就並不理會他的話,他不由怒極攻心,眼白一翻,差點氣暈過去.

"咳咳咳……"老皇帝只覺心口堵了什麼東西,本就難看的臉色猛地脹紅,他捂著嘴拼命咳嗽,一邊大叫,"來人!"

然而,門外冷冷清清,他等了半天也沒見有人進來.

"玉妃!玉妃!"老皇帝起來,他蹣跚地朝門外走.

自從逃離皇宮,一路走來,那些太監宮女早已跑了大半,剩下的人要服侍二十多位主.

曹太後三個月前又中風了,現在躺著不能動,光她一個人就要三四個人伺候,人手根本不夠.

老皇帝身邊現在除了個貼身太監,就是一個宮女服侍.

但是他本來靠丹藥勉強維持的身體越來越差,動不動就會暈厥,所以連玉妃都得幫忙服侍他.

這也讓老皇帝愈發痛恨起容楚.

他覺得他如今所受得一切都是容楚造成的,他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殺了容楚!

可是老皇帝叫了半天,也沒見玉妃進來,他門外更是冷冷清清,連個人影都沒有.

老皇帝又氣又急,一口氣沒喘上來,直接白眼一翻暈厥在地.

此時,老皇帝遍尋不著的鳳綺兒正在西廂房一個院里,只見她唇色豔紅,柔若無骨地伏在一名年輕男懷里嬌喘著.

顯然是剛剛經曆了翻云覆雨.

抱著鳳綺兒的赫然便是太容姜翼.

"殿下,您有何打算?"鳳綺兒手指在容姜翼胸前劃著圈圈,酡紅臉色卻掩不住眼里的擔憂.

"你真的親耳聽見老東西擬了傳位詔書給德王?"容姜翼半靠在**上,陰柔眼底浮上了陰厲.

"千真萬確!"鳳綺兒急忙說道,"德王說他會應允勤王就是因為老家伙允諾會將皇位傳給他!他也一直在逼老家伙交出傳國玉璽!"

"該死!"容姜翼聞言,猛地一拳砸在**板上,他原本英俊的臉也瞬間變得猙獰."殿下,如果老家伙真的將皇位傳給了德王,那殿下這太之位……"鳳綺兒憂心忡忡.

她當初被鳳驚鸞陷害嫁給傻尸體,又被埋入地下,後來是太後身邊的李蘭英救的她.

但是,李蘭英雖然是個閹人,可心卻不死.

救了她後,他一邊玩弄她,一邊調,教她,要她學習各種媚術,進宮迷惑皇帝,然後攛掇皇帝殺容楚.

鳳綺兒也是後來才知道李蘭英早就被北金收買,他是北金安插在大乾的探.

那時候鳳綺兒一心想報仇殺了鳳驚鸞,她也不在乎究竟是為誰做事.

而且容楚對她的無視也讓她氣恨不已,所以才有了後來發生的那麼多事.

然而鳳綺兒怎麼也沒想到,老皇帝竟然這麼不中用!

結果,他不但沒殺了容楚和鳳驚鸞,反倒自己成了喪家之犬,如今皇位也岌岌可危.

北金那邊她也是指望不上的,何況一旦被人知曉她是北金的探,那她的性命肯定保不住.

不過,早在逃出皇宮之時,鳳綺兒就已經借太的手殺了李蘭英,她現在倒是不擔心自己做過的事被人知道.

只是,她也不得不早做打算.

"哼,那老東西真是越活越蠢,竟然相信德王拿到詔書後還為他做事!"容姜翼憤恨說道.

"不過,老家伙傳國玉璽並沒有給德王,德王應該還有所顧忌吧?"鳳綺兒顰眉.

"德王為人最是謹慎,大乾如今的掌政者是容楚,他看得比誰都清楚.我看他會答應勤王,肯定是有其他目的!"容姜翼起身,眼睛眯了眯.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鳳綺兒如今只有容姜翼能依靠,她不得不巴緊他.

她知道容姜翼暗地里培植了一些勢力,即使他做不了皇帝,但想要自保還是可以的.

容姜翼冷笑一聲,"父皇真是老糊塗了,本殿仍是太,他卻將皇位傳給別人!哼,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念父之情!"

"殿下是要……"鳳綺兒眼中掠過猶疑.

容姜翼看定了她,那對陰柔的眼底驟然閃過嗜血般的殘忍.

即使手上同樣沾滿鮮血的鳳綺兒都在他那樣的眼神里感覺心驚肉跳.

……

戰事終于還是打響了,容楚令傅將軍領兵十萬,與德王所率軍隊作戰.

德王手上軍隊雖然有三萬,照理說,在這天然的山地里,以德王的能力,守個一兩個月肯定沒有問題.

然而,讓所有人都詫異的是,除了最初幾天德王軍隊還像模像樣的打了幾場仗之外,忽然間,似乎就在一晚之間,包括德王在內,他的大營里數萬將士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這個消息立即傳到了還在臨清城內對德王抱以厚望的老皇帝耳中.

那時剛好是凌晨時分,天還沒亮,老皇帝尚在睡夢中,突然就被身邊的太監搖醒.

當老皇帝聽到德王所有的軍隊都消失了,此時容楚的軍隊即將殺進來之後,當場白眼一翻,氣急攻心,加上驚嚇,差點和曹太後一樣中風.

最後還是那太監背著老皇帝拼命跑了出去.

傅將軍雖然摸不清德王意圖,但是不戰而勝也算捷報.

然而當傅將軍領兵沖進老皇帝棲身之所時,卻發現早已人去屋空.

不過,或許老皇帝逃得太急,竟然連傳國玉璽都沒來得及帶走.

傅將軍總算不虛此行.

三天後,帝都城.

皇宮,禦書房內,容楚拿著那只傳國玉璽,白玉般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那玉璽上的紋路,鳳眸眯著冷光,半晌沒有出聲.

"王爺,既然已經拿到傳國玉璽,還是盡快登基吧!"齊相在一旁說道.

"是啊,王爺,國不可一日無君,那老東西到處散播謠言,也沒能得逞,如今已是喪家之犬,天下輿,論也都向著王爺這邊,王爺還在猶豫什麼?"傅將軍以及幾位將軍都在勸道.

容楚掀起眼睫,他目中光芒盈彩,看不出情緒,也不知是在想些什麼.

不過片刻,容楚的聲音已然響起,"傳欽天監監正!"

齊相等人聞言,無不大喜過望.

很快,欽天監就已選定了吉日,下月初六,新皇登基.

同時,由于容楚堅持,他的冊後大典也將于同日進行.

離登基之日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所有的一切都在加緊准備.

但是對于沐凝來說,她則是有些恍惚,因為她怎麼也想象不出來,她竟然要做皇後了.

然而恍惚的同時,沐凝心里又有些排斥這件事.

因為她很擔心,一旦容楚真當了皇帝,這偌大的後宮總不可能一直空著吧?

到時候,萬一他要廣納後妃,她該怎麼辦?

沐凝越想越是糾結,越想又越害怕,但是這種事她又不好直接去問容楚.

以至于這些天沐凝愁的臉上都冒痘了.

偏偏容楚最近又特別忙,他一方面要派人尋找老皇帝藏匿之處,一方面要准備登基事宜,同時似乎還有更加神秘的事在進行.

所以一連多日,沐凝連容楚的面都沒見到,往往都是她睡著了,他才回來,她醒來前他又已經離開.

這麼一來,就算沐凝想問容楚,也沒機會問.

眼看離登基大典之日越來越近,如此盛事,自然少不了各國的使臣道賀.

尤其是容楚身份又是如此非同凡響,而且他還要于登基之日冊後,不但是大乾,就是九州大陸上也從沒有過這樣的先例,所以眾人不由更加好奇.

西涼太冷驚鴻與百靈太步清城更是親自帶了賀禮前來.

幾乎全天下的人都在談論著容楚即位一事.

可是,隨著離大典之日越來越近,不知為何,沐凝總是感覺有些心神不甯.

她覺得,就在這幾天,肯定有事要發生.

三天後,就是慶典之日.

這一天,天空從早上起就陰沉沉的,悶熱的很.

沐凝從早上起**時起就覺得渾身壓抑,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她忽然很想出去走走,恰好瑤瑤和土豪大人都想吃錦食軒的糕,于是沐凝便想著正好去買了來,順便當散散心.

不過,就在沐凝剛買好糕,與青雪出了錦食軒的大門之際,她眼角的余光里倏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但是,不等沐凝仔細去想那人是誰,她便發現那人已然從她身邊擦身而過.

同時,她的手里也被塞了什麼東西.

由于沐凝不想驚動別的顧客,所以她進店時,一直跟著保護她的青龍衛都守在門前.

"王妃!"青龍衛察覺到那人剛剛與沐凝離得過于接近,此刻立即飛身掠至,緊張地朝四周查看.

沐凝卻是一霎擰緊了眉心,她抓緊了手里的東西,只淡淡吩咐了一句,"上車!"

然而上了馬車後,沐凝卻發現青雪似乎是在發呆.

"小姐,剛剛那個人好像是白露哎!"青雪見沐凝看她,于是猶豫地說道.

"白露?"沐凝挑眉,她聽青雪說過,這個白露也曾經是她的貼身侍女.

但白露表面上對她忠心耿耿,實際上白露卻是皇後安插在她身邊的眼線.

後來白露更是背叛了她,下藥將她迷倒,將她送上了去往南疆的路.

不過,到了南疆後,白露就消失了.

想到這,沐凝不由顰了眉心.

白露應該很清楚,她曾經的背叛,一旦被容楚抓到,那定然是死路一條.

所以,她怎麼會在這時候出現?

沐凝緊了緊手掌,然而這一緊,她才想起白露似乎是給她塞了什麼東西.

沐凝連忙攤開手掌,低頭便看到一個紙團,她想也不想,立即撫平紙團,然而這一看,沐凝當即大驚失色.

"快!快回王府!"沐凝幾乎是狂吼出聲.

"小姐,發生什麼事了?"青雪被沐凝那一瞬變得慘白的臉色嚇了一跳,她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連忙撿起被沐凝扔在地上的紙團.

這一看,青雪的臉色亦是慘白如紙.

"小姐,你別急,白露說得也不一定就是真的!"青雪定了定神,她安慰沐凝,"再說小郡主身邊有那麼多高手,一定不會……"

可是沐凝此時哪能聽見青雪的話,她只覺腦里一片空白,只回響著剛剛紙上所看到的字,"瑤瑤有危險!"

不!不行!

她得立刻趕回去,親眼看到瑤瑤沒事她才會放心!

沐凝忽然好後悔,她不該將瑤瑤一個人丟在王府里的!

趕車的青龍衛聽沐凝聲音不對,路上也不敢耽擱,不過一刻鍾的時間,馬車就已經到了王府.

沐凝早已心急如焚,也不等馬車停穩,她猛地蹦了下來.

然後提著裙角就朝辰景閣狂奔而去.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看著沐凝,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竟然令王妃這麼緊張.

然而,當沐凝終于沖進辰景閣,她卻遍尋不到瑤瑤身影,就連土豪大人也不見了.

沐凝當即就覺得腦殼一炸....

,:..

上篇:337 大結局(二十二)     下篇:339 大結局 (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