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39 大結局 (二十四)  
   
339 大結局 (二十四)

339

"阿凝,怎麼回事?"容楚這一天剛好有事回王府,他一聽說沐凝疾奔回辰景閣,于是立即放下手中之事跟了過來...

沐凝看到容楚,頓時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臉色煞白,黑眸里布滿了驚恐,一把抓住了容楚大手,"瑤瑤,看到瑤瑤了嗎?鈐"

容楚顰眉,尚來不及回答,辰景閣外,葉聲音陡然響起洽.

"什麼人!?"

隨即容楚與沐凝就同時聽到破空的風聲,以及"叮"的一聲鈍響.

"王爺!"葉身影旋即出現,他手里還拿著一支箭,神情嚴肅.

容楚沉著臉色,接過那支箭,拿下綁在箭頭的信紙.

"是不是……"沐凝緊張地看著他,只覺得心都快跳出來了.

然而當她看到容楚一霎擰起的劍眉時,沐凝心中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是秦傲天!"容楚薄唇緊抿,他眯起的鳳眸里也迸出了陰鷙氣息,"他要我們三日後辰時正去京郊景靈山!不准帶人去,否則瑤瑤就會有危險."

沐凝聞言,連忙接過容楚手中那張紙,這一看,她只覺腦袋里頓時"嗡"的一聲,眼前金星直冒,幾乎要站不穩.

"阿凝!"

容楚伸手攬住沐凝纖腰,他輕撫她變得冷的臉頰,柔了眼神,安撫道,"別擔心!瑤瑤那麼機靈,土豪大人還和她在一起,不會有事的!"

可是,沐凝又怎麼能不擔心,秦傲天那麼恨容楚,當初他一心想要置容楚于死地,卻被她破壞.

如今他抓了瑤瑤,肯定不懷好意,他又怎麼可能會對瑤瑤好?

而且還要等三天!

這三天要她怎麼活?

"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將瑤瑤一個人丟在府里……"沐凝頓時捂著臉,肩膀顫抖,她眼淚止不住地流.

此刻她滿心的懊悔,如果她今天不出門,瑤瑤一定不會出事.

"傻瓜!"

容楚心疼地攬沐凝入懷,他輕撫她後背,嗓音輕柔,"哪里還能比辰景閣更安全?何況瑤瑤身邊還有那麼多的暗衛,秦傲天都能得手……"

說到這,容楚不由擰了眉心.

其實這一點也是讓他感到疑惑的地方.

他幾乎將所有的青龍衛都派來保護沐凝與瑤瑤.

他相信青龍衛的能力,而且王府里守衛重重.

即使秦傲天再如何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在王府里來去自如,還在沒有人知道的情況下帶走瑤瑤.

沐凝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她剛剛也是看到白露那張報警的紙條,一時亂了心緒.

此刻,她慢慢鎮定下來.

因為沐凝知道,一味的慌亂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有可能會令她失去判斷力.

"辰景閣那麼多人守著,瑤瑤怎麼會丟?對了,辰景閣的人呢?"沐凝也才發現她回來那麼久,又是到處在找瑤瑤,動靜那麼大,全瑾王府的人都被她驚動了.

可是尋常都在屋里服侍的林嬤嬤與藍霜等人卻都不見人影.

"不會又是出了內鬼吧?"沐凝腦中猛地閃過一些畫面.

她抓緊了容楚胳膊,簡直欲哭無淚.

她知道,自從出了白露背叛那回事,容楚對王府里的人就進行了一次大清理,但凡身世稍有疑點的,一律都遣送了出去.

如果這樣都還能再出內鬼,那她真的是人品有問題了.

容楚鳳眸里沉了陰厲,他輕輕拍了拍沐凝後背,無聲地安撫她,旋即出聲喚道,"龍十一!"

一道青衣的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顯然是早就在等著容楚傳召.

"王爺!"不待容楚發問,龍十一就已跪倒在地,一臉慚愧與懊惱,"屬下失職!"

"怎麼回事?"容楚冷聲問.

青龍衛是他親自訓練出來的,人數雖然沒有黑風騎多,但他們每一個人無論是武功還是警覺性都極高.否則他也不會放心讓青龍衛來保護沐凝與瑤瑤母女.

"……"龍十一滿臉通紅,看了沐凝一眼,這才咬牙道,"他們扮成了王妃模樣,說是要帶小郡主去花園……"

"花園,花園!"沐凝聞言,起身就要往花園沖.

"阿凝!"容楚連忙拉住沐凝,他厲聲問道,"難道你們都沒跟著嗎?"

龍十一連忙說道,"不!屬下都跟著,可是剛到花園,王妃就說小郡主要出恭,林嬤嬤與藍霜跟了過去,屬下不好離得太近,後來屬下看時間太長,就過去查看,可是那邊已經沒人,林嬤嬤與藍霜也不見了.屬下立刻回來,正好看到王妃……"

說到這,龍十一羞愧地看了沐凝一眼,他話沒有說完,但是無論是沐凝還是容楚卻都明白了.

很顯然,有人趁沐凝不在,故意扮成她的樣帶走了瑤瑤.

而且這人時機把握地非常准確,恰好看准了沐凝出去這一段時間行動.

想必早已預謀良久.

"你先退下!"容楚顰眉沉思,突然沉聲道.

龍十一仍然跪倒在地,紋絲不動,"屬下失職,求王爺賜罪!"

容楚眼神很冷,"賜罪的事等找回郡主之後再說!"

"是!"龍十一不敢多言,連忙退下.

"葉!"容楚喚葉進來,吩咐他帶人去花園里尋找線索.

他又讓溥公公去查今天進出王府的有沒有可疑的人.

容楚見沐凝一直失魂落魄,他怕她陷入魔障,于是連忙輕輕拍了拍她臉蛋,說道,"阿凝,你仔細將今天的事跟我說一遍!"

沐凝小臉慘白,沒一絲血色,她怔怔地咬著唇,放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卻仍然還在止不住地輕顫.

聽到容楚的聲音,她抬眸看著他,卻眼神茫然,好似並不知道他說了什麼.

容楚輕歎一聲,他親了親她涼的額頭,道,"阿凝,先別害怕,我們一起想辦法好不好?"

沐凝點點頭,但她隨即又捂住臉,"可是我還是好怕,你說那個秦傲天沒人性的,我怕他會傷害瑤瑤."

"不會的!"即使容楚自己心里也沒底,他還是沉聲安撫沐凝,"自你墜崖之後,秦傲天也跟著消失了一年多,似乎是身負重傷.

何況他一生執念就是滅掉大乾,如今大乾在我手里,他既然有目的,瑤瑤就暫時不會有事."

容楚的話讓沐凝緊繃的心弦稍稍松懈了些許,但隨即她又蹙眉,猶疑問道,"你說他受了重傷?"

"對!據說不停嘔黑血."容楚道.

沐凝眉心突然擰緊,這一瞬,她只覺心頭驟然有亮光一閃,她幾乎是脫口而出,"鳳血蠱!對!他中的是鳳血蠱!"

"鳳血蠱?"容楚聞言亦是心頭一跳,他急聲問道,"是不是用你的血為引下的蠱?"

沐凝點頭,她此刻也冷靜了下來,因為她已經猜到了秦傲天的意圖.

"而且解蠱也需要我的血!"她道.

雖然容楚早就想到秦傲天自那一天後沉寂,他的傷定然是與沐凝有關.

但是他卻沒料到秦傲天中的竟然是鳳血蠱,而且必須是用下蠱的人身上的血才能解蠱.

這樣一來,他也立即猜到秦傲天為何會綁架瑤瑤了——

秦傲天分明就是想用瑤瑤的命來威脅沐凝與他!

"該死!"容楚越想越是心驚,他忍不住一拳砸在牆上,鳳眸里已沉了嗜殺的冷芒.

"如今我們該怎麼辦?"沐凝既然已經知道秦傲天的目的,自然也明白他定然不會蠢到現在傷害瑤瑤.

是以她慌亂的心也漸漸安定下來.

"阿凝,無論如何,相信我,不要做傷害自己的事!"容楚看沐凝神色不對,他連忙先警告她.

他是怕沐凝救瑤瑤心切,到時候又像一年多前那樣,不顧性命.

沐凝一愣,但她還是點頭,"我知道!"

頓了頓,她忽然想起之前發生的事,于是攤開手掌,將白露塞給她的那張紙條遞給容楚,又將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白露?"容楚看著那張紙,不過只有寥寥四個字:郡主危險!

"來人!"容楚倏然下令,"去將白露帶來!"

不多時,葉與溥公公一先一後進來.

溥公公率先回稟,"王爺,門房那邊說,今天進出王府的人並無可疑之處,除了王妃剛出門,就又回來了這件事之外!"

沐凝一直坐在一旁,低著頭,也不知是在想著什麼.

"王爺,照理說,有土豪大人在,如果是有人假扮王妃,即使再如何逼真,能瞞過小郡主的眼睛,但土豪大人不會聞不出來啊!"溥公公有些猶疑地說道.

沐凝也在想這個問題,她覺得,一個人假扮另一個人,無論如果都會有破綻的.

"這不奇怪,秦傲天手下有人精于易容,真假難辨.本王想,狐狸當時估計也是拿不准!"容楚眯了眯鳳眸,長指屈起,在一旁的桌上敲了敲,沉聲道.

"王爺,林嬤嬤與藍霜找到了,在後院馬廄里!中了迷,藥,一直昏迷不醒."葉此時也恭聲道.

容楚眼眸不由眯得更緊了.

半個時辰後,一名衣著樸素的女人被帶了進來,一進來,她立刻跪倒在地,頭也不敢抬一下.

容楚冷冷一眼掃去,他沒有出聲.

溥公公冷聲斥道,"白露,當初王爺王妃待你不薄,你卻做出那種恩將仇報之事,如今你老實交代,小郡主失蹤是不是也與你有關?"

"不!奴婢沒有!"

白露猛地抬起頭,她一下就看定了沐凝,"當初奴婢也是迫不得已才會那麼做,是皇後用我妹妹的性命來逼奴婢的!奴婢只有那一個妹妹,一時鬼迷心竅,才……"

"以前的事不要再說了,現在你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郡主有危險的?"沐凝心里只關心瑤瑤,不管白露曾經做過什麼.

只要現在白露能幫她找回瑤瑤,她什麼都能原諒.

"是皇後,她是承天門主的人,她一直就非常憎恨王妃,想帶走小郡主."白露連忙說道.

沐凝下意識看向容楚,雖然她眼中指責一閃而逝,但容楚還是感覺到了.

此時他心里也是氣惱不已,他討厭叢芷卉,從來都不曾將這個女人放在眼里,當時發現她沒有隨老皇帝一起離宮,他也沒放在心上.

直至上一次他在禦花園里遇到她之後,他就將這女人關了起來,可是,他卻不曾想,這女人竟然還能興風作浪!

"阿凝……"容楚看著沐凝難看的臉色,他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跟沐凝說.

沐凝卻已經垂落了眼睫,她唇線抿緊,輕聲道,"不怪你!"

可是她的這一句話卻讓容楚心里更加難受.

看來,他還是太自信了,以為所有的事都在他掌握之中,可是……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皇後會這麼做?"沐凝沉默半晌,突然發問.

"五天前奴婢的妹妹就將消息給了奴婢,奴婢一直想見王妃,可是奴婢進不了王府,今天奴婢是看王妃出門,才一路跟著……沒想到,還是遲了."白露伏在地上,說道.

"那你去問問你妹妹,能不能從皇後那探聽到,這幾天,他們會將郡主藏在什麼地方?"沐凝又道.

"是!奴婢這就讓妹妹打聽!"白露說完,忽然在地上磕起頭來.

"咚咚咚."他一連磕了十幾個頭,方才說道,"王妃,這是奴婢自己,還有代奴婢的好姐妹給王妃磕的頭,那天若不是王妃相救,印兒早就被皇後撞死了!"

說完這話,白露又給容楚磕頭,隨即起身站起,低著頭,退了出去.

"王爺,能信她嗎?"葉凝眉問道.

他對白露這樣曾經的背叛者沒有一絲好感.

"再說!"容楚起身,沐凝連忙拉住他.

"你要去找皇後?"她眼底浮現了一抹冷芒.

"秦傲天做事向來不留痕跡,估計叢芷卉也不會知道更多!"

容楚說道,他眼神一瞬冷冽,如那極地雪,"但是,她既然敢觸及本王底線,那本王也要讓她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沐凝緩緩松開手,她沒有再說什麼,剩下的時間里,她就這麼坐著發呆.

林嬤嬤與藍霜是在第二天才醒過來的,她們所中的藥極重,即使醒過來,卻仍然說不出話,更加無法活動.

當兩人從青雪那里得知了所發生的事後,不由都是自責地恨不得立即能撞死.

白露那邊仍然沒有消息.

容楚幾乎派出了所有的暗衛去尋找瑤瑤下落.

可是眼看著兩天過去,明天就是秦傲天約定見面的時間了,也是原定的登基大典舉行之日,但瑤瑤還是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短短兩天的時間,沐凝夜不能寐,食不下咽,幾乎瘦了一圈.

容楚一直忙著處理各種事務,但他還是抽空陪著沐凝.

雖然沐凝早有心理准備,然而真到了這一天,她還是會感到緊張.

她好怕瑤瑤受到了傷害,不過,一想到有土豪大人陪著瑤瑤,她又放心了些.

景靈山在帝都北郊二十里處,山並不高,但卻很是陡峭,山上樹木很多,十分適合躲藏....

,:..

上篇:338 大結局 (二十三)     下篇:340 大結局 (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