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40 大結局 (二十五)  
   
340 大結局 (二十五)

340

據說當初大乾太祖選帝陵時曾經考慮過這座景靈山...

從這一點就足以窺見景靈山確實是塊風水寶地鈐.

只是後來也不知大乾太祖為什麼又改了主意放棄了景靈山從而選擇了如今帝陵所在洽.

……

這一天,天還沒亮的時候,景靈山腳一處非常隱蔽的石洞里,便響起了人聲.

"還沒找到?"說話的人聲音冷,像是砂紙刮過,讓人聽了心膽生寒.

這人自然是秦傲天,此刻他聲音里明顯含了怒氣,甚至還有掩飾不住的氣急敗壞.

那回話的人更加小心翼翼,"是,門主!整座景靈山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

"廢物!咳咳咳……"秦傲天大怒,他猛地一拍桌,似乎是想打那人,但隨即他便被一陣壓抑不住的劇咳折磨得彎下腰去.

"門主!"迅風連忙過去,但他面上雖然關心秦傲天,卻不敢碰他.

直到看著秦傲天吐出一大口黑血,迅風方才遞給他汗巾和一杯水.

"繼續找!我就不信,一個兩歲的小娃娃,她還能躲到天上去不成!"秦傲天接過汗巾和水杯,卻是暴戾地一把摔在地上.

他眼底血紅,布滿了殘暴,陰狠地盯著那些跪地的門人,好像是一頭發瘋的野獸.

"是!門主!"山洞里所有的人都不敢再吭聲,全都噤若寒蟬退了出去.

"門主!"迅風卻留了下來,他眼中含了擔憂,"辰時就快到了,如果容楚夫婦看不到那小女娃……"

"那又如何!"

秦傲天此刻正站在山洞入口,夏日清晨的涼風徐徐吹來,洞外是大片蔥翠的山林,景色怡人.

聞言他猛地回頭,眼底眯著陰鷙冷笑,陡地寒聲道,"你以為他們今天還能有命回去嗎?"

迅風心頭一凜,他沒有回答,而是憂心道,"門主,那小女娃已經消失兩天了,她那麼小,屬下擔心她會被野獸……"

秦傲天聞言,陰森森道,"你擔心?"

迅風聽出秦傲天語氣里的不耐煩,他臉色一變,連忙辯解,"不,屬下是擔心找不到那女娃,沐凝就不會給門主血!"

秦傲天臉色稍稍緩和,只是冷冷瞥了迅風一眼,隨即冷聲道,"退下!"

迅風不敢有異議,退出山洞後,站在黑暗拐角處,他不由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向來嗜殺的眼底露出一絲惶然.

他從小就跟著秦傲天,他的命也是秦傲天給的,他敬重秦傲天,發誓一生效忠.

但迅風覺得,這最近幾年,秦傲天的脾氣越來越怪.

尤其是受傷後,他日日咳血,月月毒發,對門人要求愈發嚴厲苛責.

並且他手段殘忍,給門人皆服了毒藥,若非如此,恐怕所有的門人都要跑光,承天門早就成了個空殼.

就說這一次,秦傲天在得知容楚找回沐凝之後,便開始預謀綁架那小女娃.

因為他根本無法接近沐凝,只能試圖用那小女娃的性命威脅容楚夫婦.

只是容楚防范實在嚴密,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接近王府.

誰曾想,他們好不容易得手,將那小女娃抓到,在這景靈山上才過一晚,那小女娃就不見了.

而且任他們找遍了景靈山,也沒找到那小女娃的蹤影,就好像平地消失了一般.

迅風知道秦傲天這一次引容楚夫婦前來的目的,一來是要取沐凝的血治鳳血蠱,二來,今天是容楚登基之日,他會選在今天見面,就是為了阻止容楚登基.

當然,秦傲天的最終目的則是要以小郡主為餌誘殺容楚.

想到這,迅風心里不由漫上了一層寒氣.

……

夏日的天亮得很早,辰時沒到,容楚與沐凝就已經抵達了景靈山秦傲天指定的地點.

不多時,秦傲天也出現了.

只是甫一現身,他就冷笑著對容楚說道,"本座記得,分明是要瑾王與王妃單獨前來,瑾王卻帶了這麼多兵馬,呵,瑾王這是不想要郡主的命了嗎?"

說到最後,秦傲天聲音陡然拔高,鷹隼般的眼睛瞪起,聲色俱厲.

如今的秦傲天已經瘦的只剩一張皮掛在骨架上,臉頰整個都凹陷下去,並且眼底還泛著詭異的金色.

如果是夜里看到,怕不是讓人以為是遇到了地獄里跑出的厲鬼.

這還是容楚一年來第一次看到秦傲天,只是如今他眼中再也沒有孺慕之情,所有的,只剩下冷的寒霜.

"秦門主向來手段卑劣,本王又怎麼知道秦門主會不會在這景靈山設下埋伏,又想炸死本王呢?"容楚挑了挑劍眉,冷笑說道.

秦傲天聞言,眸里頓時聚集起陰鷙寒芒,他周身驟然迸出森冷殺氣,"容楚,你以為今天你還能逃得掉嗎?"

"這就不勞秦門主費心了!"容楚氣息也在這一霎變得冷冽.

他感覺到站在他身邊的沐凝在聽到秦傲天提及瑤瑤時,似乎手顫了顫,他立即握緊了她冷的素手,給她無聲的安慰.

"秦門主這般費盡心思約本王前來,不會是就為了和本王聊天的吧!"容楚望著秦傲天,唇角勾起了薄冷笑痕.

只是這笑意未達眼底,此時的容楚整個人都如那出鞘的利劍一般犀利冷漠.

一年多前,他從未想過,原來他竟然認賊做父那麼多年!

可以說,他所受的一切苦難,都是拜眼前這個男人所賜!

就是這個男人,差點害得他與沐凝天人永隔,到如今,他竟然又來害他的女兒!

容楚望向秦傲天的眼底,已然布滿了鋒般森寒的刻骨殺意.

秦傲天冷笑,他也不迂回,而是直接看定了沐凝,"瑾王妃,你應該已經知道本座什麼意思,想要你女兒的命,那就給我解鳳血蠱!"

沐凝迎上秦傲天鷹隼般的冷厲眼睛,她忍不住握緊了手掌.

如今她臉上的疤痕已經極淡,不注意根本看不出來,所以沐凝已不再戴面紗.

此刻,她絕美的小臉上,布滿了清冷寒霜,她沉聲道,"我要先看見瑤瑤!"

"你給我解了蠱,自然就能看見她!"秦傲天眯眸,似乎很不耐煩.

"不行!看不到瑤瑤,我不會替你解蠱!你既然知道那是鳳血蠱,自當明白,並不是有了我的血就可以的!"沐凝厲聲道.

秦傲天身周猛地迸出陰冷氣息,他似乎是被沐凝的話激怒,骷髏一般的手驟然握緊,危險的氣息在這一處空間盤旋.

"阿凝!"容楚立即將沐凝護在了身後,他一臉戒備地盯緊秦傲天,周身也瞬間鼓蕩起真氣.

眼看容楚與秦傲天就要交手,沐凝實在擔心瑤瑤安危,她忍不住說道,"秦門主,想必你也知道,這座山都已經被包圍,如果我們不能平安離開,你和你的門人也會被困死!"

"門主!"迅風也在此時看向秦傲天.

秦傲天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在考慮,隨即他一揮手,迅風退下.

沐凝忽然就緊張起來,她死死抓緊容楚大手,清澈眼眸中都盈滿了驚懼.

"別擔心!"容楚輕言安撫沐凝.

他知道,這幾天她幾乎就沒合過眼.

尤其是從兩天前起,她就一直心神不甯,總是告訴他,她夢見瑤瑤住在漆黑的山洞里,洞里有好多雙碧綠的眼睛.

容楚只能一遍遍地安慰沐凝.

他也不是沒考慮過瑤瑤可能會被藏在景靈山,但他又怕一旦派人搜山會打草驚蛇.

秦傲天心性扭曲,萬一惹怒了他,他真的對瑤瑤做了什麼,那麼他就後悔莫及了.

所以容楚只能忍.

今天原是他的登基之日,他早就料想到有人不會讓他順利登上皇位.

只是他卻不曾想到秦傲天竟然喪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傷他妻,傷他女,他絕不會再放過秦傲天!

不過眨眼的時間,迅風已經抱著一個小小的人兒走了過來.

"瑤瑤!"沐凝的心一霎狂跳,她眼中也迸出狂喜,竟是想也不想就要沖過去.

"阿凝!再說!"容楚卻非常冷靜.

因為他發現迅風抱來的孩從頭到腳裹得嚴嚴實實.

現在雖然不是盛夏時節,但溫度已經很高,山上再涼,也不至于連頭臉都蓋住.

"瑤瑤!"容楚眯眸,出言喚了一聲.

但那小小的人影沒一點反應.

沐凝也發現了不對勁,她頓住腳步,連聲喚道,"瑤瑤,你聽見娘親說話了嗎?"

"你不用叫了,小女娃太吵,本座只是讓她睡著了而已!"秦傲天目中閃過陰沉,不耐煩道,"看也看過了,快給本座解蠱!"

沐凝猛地扭頭看容楚,兩人交換了個眼神,沐凝感覺到容楚手指在她掌心輕輕劃了劃,她幾不可見地點頭.

沐凝抽出匕首,她冷眼看著秦傲天,"血我會給你,但你得先將瑤瑤還給我!"

"少廢話!你現在若是不給本座血,本座立即就掐死這女娃娃!"秦傲天卻好像再沒了耐心,他竟一把扼住了小女娃的脖,目中迸出凶殘.

那小小的身影也拼命掙紮起來.

"不要!我給你血!"沐凝眼中露出驚慌,她連忙出聲制止,手中匕首也朝手腕劃去.

但是,沐凝隨即又擰了眉心,心頭一瞬閃過疑惑.

然而,不待沐凝多想,她耳邊突然傳來一道轟然之聲.

沐凝剛剛劃到手腕的匕首猛地一頓,容楚適時抓住了沐凝握著匕首的手腕.

"門主!"秦傲天剛要發怒,鴻風的身影一瞬掠至,只是這個在江湖中排名前三的絕頂高手此刻臉上卻布滿了驚惶.

"容姜翼帶人在山上安了**,所有下山的路都被阻斷了!"鴻風聲音急迫,他垂在身側的雙手不停顫抖著,仍然還在往下滴血.

"容姜翼!"秦傲天聞言,頓時咬牙,目中陡然迸出狠厲.

此刻那爆裂聲又再次響起,清晨甯靜的景靈山都好似被震動了,沐凝感到腳下一陣搖晃.

秦傲天也顧不上沐凝他們,他丟下正被他掐住喉嚨的小娃娃,猛地往山下沖去.

因為他很清楚,就算他今天用沐凝的血解了蠱,一旦所有下山的路都被封住,他還是會被困死在這景靈山上.

秦傲天一走,迅風與鴻風自然緊隨.

沐凝與容楚在秦傲天身影閃動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沖過去,容楚長臂一伸,接住了那小娃娃.

沐凝連忙掀開蓋在小娃娃腦袋上的布,然而露在她面前的卻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不是瑤瑤!"沐凝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立刻驚惶抬眸,她看著容楚,嘴唇的顏色一瞬變得煞白,"那瑤瑤呢?"

那小娃娃顯然是被下了藥,剛剛被秦傲天那樣掐著,她也只是掙紮,並沒有清醒.

容楚也探了小娃娃氣息,發現無礙,他見沐凝著急,剛想出言安慰,他眼角的余光里,忽然瞥見一道人影飛身而至.

"少主——哦不,瑾王爺!"來的是迅風,只見他眉頭緊皺,一直在回頭看,似乎非常緊張.

"你們不要相信門主,其實小郡主前天就不見了!"迅風刻意壓低了嗓音.

"什麼?不見了?瑤瑤怎麼會不見了?"沐凝聞言,只覺腦中"轟"的一聲,她臉上最後一點血色也猛然褪盡.

"整座景靈山我們都找遍了,都沒見小郡主.我覺得小郡主應該是被那只狐狸帶走的——"

說到這,迅風忽然一頓,他朝身後看了一眼,聲音急迫道,"我得走了,不能被門主發現,下山的路都被容姜翼炸毀,你們早做打算!"

"迅風大哥!"容楚似乎沒想到迅風竟然會告訴他這個,他見迅風要走,幾乎是下意識地出口喚道.

迅風身形猛地一滯.

容楚沉聲又道,"秦傲天已經瘋了,你還要跟著他助紂為虐嗎?"

迅風低頭,捏緊了拳頭,苦笑道,"我從小就跟著門主,除了殺人,什麼也不會,況且門主對我有救命之恩……"他話沒說完,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頭也不回地走了.

容楚眯緊了鳳眸,目中一瞬閃過惶然.

他在承天門里時,也就只有迅風會對他好.

幼時他練不好秦傲天教的功法,也是迅風偷偷指點他……

容楚瞬間從回憶里抽身,他望向沐凝,伸手攬住她肩膀,將她帶進懷里,"阿凝,瑤瑤和土豪大人在一起,不會有事!"

沐凝點頭,她知道土豪那只肥狐狸有召喚萬獸的能力,如果真的是土豪大人悄悄救走了瑤瑤,那麼瑤瑤現在絕對是安全的.

可是,身為母親,沐凝卻還是會擔心瑤瑤會不會凍著餓著.

只要一想到瑤瑤這兩天跟著土豪大人不知道窩在哪個狐狸洞里,沐凝就覺得心疼得要命.

"現在怎麼辦?"沐凝知道瑤瑤平安後,一直拎著的心也放下了,但隨即她便想起剛剛鴻風所說的事.

這座景靈山本就陡峭無比,能走的路也就前山後山各一條.

如果容姜翼真的炸毀了所有下山的路,以景靈山的陡峭程度,他們根本就下不去.

除非是經過那長滿參天古樹的林,但那密林中野獸眾多.

來之前沐凝就問過容楚,她也才知道當初大乾太祖之所以沒有選這里為帝陵,就是因為林中有瘴氣,並且根本就沒有路,連當地的獵人都從不上景靈山.

這樣一來,他們豈不是要困死在山上?

"去看了再說!"容楚牽了沐凝素手,朝著爆裂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臨來之前,齊相等人曾阻止他,不讓他冒險,可是他不可能不顧瑤瑤性命,但是同時他也並不相信秦傲天.

是以這一趟景靈山之行,容楚也做了充分的准備.

他的黑風騎一千兵士全部集結在山下,還有青龍衛,都隱匿了行蹤,雖然沒有跟著他上景靈山,但都在山腳處待命.

所以容楚並不慌亂,而且他的鎮定也感染了沐凝.

她覺得,有他在身邊,就好像所有的事都不足以道來,即使天塌下來,也有他來頂著.

此刻,那藥爆炸的聲音漸漸小了,沐凝立即就聽到秦傲天氣急敗壞的吼叫聲,"容姜翼,本座殺了你!"

"哼,想殺我,也要看秦門主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容姜翼陰沉的冷笑聲響起.

沐凝與容楚剛到半山腰,就見面前山路被炸出一條極深極寬的鴻溝.

而且容姜翼顯然是算計到了秦傲天等人的武功極高,擔心他們用輕功飛躍,他竟然在那鴻溝里灑滿了點燃的毒煙.

此刻,青黑色的煙霧嫋嫋,一瞬就將這一處方圓籠罩,鴻溝上,霎時幻化出各種恐怖的鬼魅形狀.

"有毒!"沐凝立刻提醒容楚,她也劃破自己手指,擠出鮮血,不容分說塞進容楚嘴里.

"笨鳥!"容楚忍不住瞪沐凝,顯然很是氣惱.

這笨鳥明明裝著解毒丸,怎麼一碰到這種事,還是如此簡單粗暴地自殘?

沐凝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她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吐舌,隨即從腰間口袋取出解毒丸遞給容楚.

兩人也不靠近,而是就這麼離得遠遠的,一副打算看熱鬧的樣.

因為無論是沐凝還是容楚,他們都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只是螳螂究竟能不能捕到蟬還是兩說,而這只黃雀的出現也著實令他們沒想到.

容楚望著容姜翼那張極為肖似老皇帝的臉,鳳眸不由眯了眯,眼底一瞬有冷芒掠過.

"鳳綺兒?她怎麼也在?"沐凝一轉眸,就看到一名相貌嬌美的宮裝女正站在容姜翼的後方.

"笨鳥,你想起來了?"容楚挑眉,眼中露出驚喜.

沐凝莫名其妙看著他,"想起什麼?"

"你認出鳳綺兒了!"容楚眼眸灼灼.

"不是你給我看過畫像嗎?"沐凝斜他一眼.

容楚無語.

但沐凝此刻卻顧不上容楚,因為她看到鳳綺兒正朝她看過來了....

,:..

上篇:339 大結局 (二十四)     下篇:341 塵埃落定 (二十六)秦傲天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