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41 塵埃落定 (二十六)秦傲天之死  
   
341 塵埃落定 (二十六)秦傲天之死

341

鳳綺兒應該是剛剛才看見沐凝,她先是難以置信地瞪著沐凝,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隨即,那對描畫精致的眼中立刻就迸出了刻骨的怨恨鈐.

尤其是當她發現沐凝的臉已經恢複,嬌豔更甚往昔之時,那怨恨頓時又變成了滔天的憤怒洽.

"鳳驚鸞!"鳳綺兒往前疾走了幾步,到得那極深鴻溝的邊緣,她伸手指著沐凝,神情激動,似乎是在說著什麼.

不過沐凝站得地方離那邊有點遠,加上山下的人聽到這里有爆裂聲,紛紛朝這邊趕過來,委實有點吵.

是以沐凝根本聽不清鳳綺兒在那邊叫囂些什麼.

此刻,沐凝只是冷眼盯著鳳綺兒,清澈眼眸里布滿了審視.

當初容楚找回她後,因她記不起從前的事,他怕她遇到仇人都不知道,所以他曾經詳細給她講述她的仇家有哪些,並且還貼心地畫了像.

所以沐凝一眼就認出了鳳綺兒.

沐凝也知道自己與鳳綺兒之間可謂有著血海深仇,李氏又是間接因她而死.

現在鳳綺兒與容姜翼會出現在這里,想必也不是巧合.

那麼,他們會埋放火藥,又布下毒氣,就是為了要將他們與秦傲天的承天門都一網打盡!

沐凝看著還在那叫著的鳳綺兒,唇角不由勾起一絲冷笑.

容姜翼這時也看見了沐凝,他扭頭呵斥了鳳綺兒一句什麼,鳳綺兒立即住嘴,臉色難看,不敢再說話.

而容姜翼看向沐凝的眼神卻實在複雜.

像是驚喜,又像是痛恨,還帶著一絲難以用語言描述的深情……

他甚至是下意識地朝前走了幾步,那對陰柔的眼睛一直死死盯在沐凝面上.

然而,當容姜翼看到與沐凝並肩而立的俊美男子時,他腳步猛地頓住,眼中驚喜驟然散去,轉而被絕頂的憤怒代替.

"你竟然還和他在一起!"他眉毛倒豎,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吼道,"他害你墜崖,連你都保護不了,你為什麼還要跟著他!"

沐凝扭頭看容楚,容楚握緊了她素手,劍眉緊擰,兩人視線交彙.

他並沒有說話,只是緩緩扭過頭去,絕冷的鳳眸落在了秦傲天身上.

此刻,剛剛還在暴怒叫囂著要殺掉容姜翼的秦傲天卻是不停地彎腰咳嗽著.

他口中不斷吐出黑血,就連臉上都泛起了層層黑氣.

顯然是那毒霧催動了他體內鳳血蠱的發作.

跟在秦傲天身邊的是迅風與鴻風,其余承天門的人都不見蹤影,但是沐凝聞到空氣中濃烈的**味中也夾雜著刺鼻的血腥氣.

想必剛剛那連番的爆炸也炸死了不少承天門的人.

再看鴻風與迅風兩人,他們雖然服了解毒丸,但似乎並不起作用.

只見鴻風臉色青中泛黑,他試圖越過那道鴻溝,可是還沒靠近,就已經捂著喉嚨的位置,雙膝猛地跪倒在地.

"容姜翼,你這個狠毒的東西!原來你早在我們飲食里……"迅風亦是滿臉痛苦神色,面容都變得猙獰了.

"本殿狠毒?"

容姜翼聞言,不由看向秦傲天,挑眉冷笑,"說起狠毒,誰又能比得上承天門的秦門主?"

說罷,容姜翼還特地掃了容楚一眼,他削薄的唇角勾起,毫不掩飾地嘲諷道,"瑾皇叔,縱然你英明一世,不還是認賊作父那麼多年,差點連你自己的命都丟掉了?"

容楚的眉心蹙得更緊,但他眼中卻仍然平淡無波,似乎並不為容姜翼的話動容.

倒是秦傲天似乎是才發現容楚也在這里,突然扭過頭看容楚,他那對被血色浸染的深陷眼睛里陡然迸出極強的求生意志.

"楚兒,你是最念舊情的,你就念在義父養你一場的份上,咳咳,救義父可好!"此刻的秦傲天已然不複先前那般狠厲模樣.

他佝僂著腰,瘦的幾乎連衣服都撐不起.

再加上他那張黑氣彌漫的臉,一邊說話,還在一邊咳著黑血,看上去可憐又駭人.

"找他救你?哼,容楚他自身都難保了!"鳳綺兒鄙夷道.

她眼神始終都凝在沐凝臉上,毒蛇一般瘋狂淬著毒液,像是恨不得立即親手殺了她.

"楚兒……"秦傲天見容楚半晌沒作聲,他眯了眯眼睛,隱去眼底寒芒,忽然迅速朝沐凝所在的方向移去.

秦傲天的身影無比迅捷,根本就不似他方才所表現出來的那樣孱弱.

沐凝只見眼前像是電光閃過,還不待她反應,她便見有一對鷹勾似的利爪帶凌厲殺氣一瞬到了面前.

"啊!"沐凝只來得及驚叫一聲,但她身後是一塊巨大的山石,這景靈山的山路又十分陡峭,她竟然無法躲避.

然而,就在秦傲天兩手即將掐到沐凝脖子,凶殘地就要撕開她喉嚨吸血之際,沐凝眼前驀地一暗.

像是有什麼人以血肉之軀擋在了她前面.

隨即,她耳邊猛然響起"砰"的一聲,似乎是有人打出一掌.

刹那間,沐凝仿佛聽到有人悶哼倒地的聲音.

她一愣,旋即心頭一驚,她連忙從後面拉住了容楚胳膊,她緊張問道,"你受傷了?"

容楚沒有開口,他只是無聲地握住了沐凝的手.

沐凝以為容楚是痛得開不了口,她頓時急了,一旋身,便從他身後轉了出來,拉著他大手上上下下檢查起他身體來.

"我沒事!"容楚握緊沐凝的手,他垂眸看著她,俊臉雖然有些白,但眼神溫暖.

沐凝當即松了口氣.

"門主!"這時,沐凝突然聽見迅風驚惶的聲音響起,她立即循聲扭頭看去.

然而這一看,沐凝不由立刻瞪大雙眸,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又轉過頭來望向容楚,清澈大眼中透著極度的震驚.

剛剛那一掌,竟然是他打的!

容楚卻沒有看沐凝,此刻,他漂亮的鳳眸靜靜凝望著正躺在地上,勉力用胳膊撐起身軀,不停抽搐掙紮著的秦傲天,面容平靜而冰冷.

"門主!"迅風與鴻風看到秦傲天倒地,兩人臉色俱是猛然一變.

兩人拼命想要過去,但兩人自己都是勉強封住內力,抑制著毒性蔓延.

這一動,兩人臉上的黑氣頓時更濃,仿佛烏云翻卷,當即雙雙吐血倒地.

"噗!"秦傲天似乎也在這時緩過勁來,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黑中帶紅的血塊,喉嚨里發出"嗬嗬"的怪聲.

驟然間,秦傲天那對陰鷙的眼睛抬起,陰沉沉落在容楚面上.

他嘴角竟是還勾起一抹詭異的笑痕,"好!很好!"

容楚顰眉,眼底一瞬掠過一抹厭惡.

"楚兒,義父當年沒有看錯,你果然是……"秦傲天說一句話就吐出一大口血塊,他臉上也迅速堆積起灰氣.

然而這一句話秦傲天並沒有說完,他唇角的詭異笑痕也瞬間化為凌厲張狂的冷笑,"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對義父動了殺心!?"

"她是我妻!誰敢動她——我神擋殺神!"容楚目中神光一沉,他的聲音一霎冷如極地冰山.

"難道你就半點不念義父對你的養育之恩?"秦傲天幾乎快要坐不起來了,但他還是死死盯著容楚,鷹隼般的眼睛射出殘酷冷芒.

"義父?"容楚卻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他垂眸看著倒在地上,狼狽不堪的秦傲天,劍眉倏地挑高,薄冷唇角一勾,露出一抹陰鷙的冷笑,"那麼,義父你又何曾當我是兒子那般待過?"

"從我出生到現在,你何曾對我說過一句真話?我在你眼里又是什麼?"容楚一步步朝秦傲天走去,他周身都彌漫起極重的戾氣.

就連那對原本極為漂亮,開合間仿佛有霞光噴薄的鳳眸里都沉了濃到化不開的怨憤.

秦傲天看著這樣的容楚,忽然有些失神.

"我在你眼里,不過就是報複的工具,也是殺人的工具而已!"此刻,容楚已然走到了秦傲天面前,他居高臨下望著他,身上衣袍無風自動,陣陣殺氣鼓蕩.

"嗬嗬,"秦傲天盯著容楚半晌,突然從喉嚨里發出一陣詭異的笑聲,他吐出一口黑血,問道,"難道義父在你心里就沒有一點,可取之處?"

容楚鳳眸驟然眯緊,他雙拳亦是在身側緊握.

沐凝並沒有隨容楚走過去,此時,當她看到容楚那緊繃的側臉時,她抿緊嘴唇,只覺得心弦不由也跟著繃緊了.

"那麼,義父覺得,你在做下害我娘慘死,害我父子分離不得相見這樣的事後,還有什麼可取之處?"

容楚似乎已經忍無可忍,他目中銳光凌厲,帶著冰冷的殺氣,死死盯著已然接近油盡燈枯的秦傲天.

"真的就沒有可取之處嗎?"或許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此刻的秦傲天,那對深陷的眼睛里,竟然流露出和藹的光芒.

他看著容楚那對充滿恨意的眼睛,眼神一瞬從沐凝臉上掠過,然後,緩緩地,就像是一個慈祥的父親,微笑著說道,"至少,我將她送到了你身邊!"

聞言,容楚猛地一愣,他眯緊的鳳眸一霎睜開,像是想起了什麼,他俊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惶然.

沐凝有些緊張地看著容楚,她不知道秦傲天為什麼突然提及這件事,她聽容楚說起過,秦傲天送她到他身邊,分明就是不懷好意的!

她怕秦傲天又在耍什麼陰謀詭計想要趁機暗算容楚.

不過,容楚也只是迷茫了那麼一瞬間,便已然回過神來,他望著秦傲天灰敗得已經泛出金色的臉,鳳眸猛地一沉.

然而,還不待容楚開口,他便見秦傲天突然皺緊了眉頭,血紅的眼底閃過一抹怪異神情.

"你,剛剛說,咳咳,父子分……離不得相認?"秦傲天似乎已經沒力氣再撐起身子,他的胳膊在不停顫抖,說幾個字就要停下來喘氣.

但他臉上卻好似一瞬恢複了光彩,他雙目灼灼盯著容楚,眼中亮得驚人.

容楚只是緊蹙劍眉,抿著唇角,神情冷漠,並沒有回答.

但秦傲天卻突然仰首大笑了起來,"哈哈哈……你果然已經知道了……"

這一瞬,他身體轟然倒地,那大笑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他本就極瘦,倒地的刹那,沐凝幾乎聽見骨骼碎裂的聲音.

容楚見狀,眼皮猛地一跳,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奔過去,低頭查看起秦傲天來.

這一看,他立即發現秦傲天的瞳孔已然散開,他之前的那一掌徹底震碎了秦傲天的心脈,現在即使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他的命了.

然而,就在秦傲天氣息散盡的時候,容楚聽見了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他說,"你和你娘長得真像……"

忽然間,容楚就怔在了那里,他看著秦傲天的尸體,卻仿佛回到了幼年秦傲天手把手教他練武的往昔歲月……...

,:..

上篇:340 大結局 (二十五)     下篇:342 塵埃落定 (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