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42 塵埃落定 (二十七)  
   
342 塵埃落定 (二十七)

342

迅風與鴻風眼見秦傲天氣絕,兩人也不顧自己身中劇毒,強自拼命奔到秦傲天尸首旁..

"門主!鈐"

當兩人看到秦傲天那圓睜的雙目,以及那已然散開的雙瞳時,兩人無不神情大慟,猛地跪倒在地洽.

然而如此一來,卻也加劇了兩人體內毒性的蔓延.

迅風與鴻風剛一跪下,就雙雙吐出一大口黑血.

鴻溝的另一邊,容姜翼從秦傲天襲擊沐凝時開始就一直冷眼旁觀.

此刻,當他看到秦傲天身亡,他陰柔眼底頓時閃過驚異,像是沒料到秦傲天竟然就這麼死了.

但隨即,容姜翼便松了口氣,他眯眼,削薄的唇線微微揚起,勾起一抹異常殘忍的笑.

他不顧自尊,忍辱負重跟在秦傲天身邊,聽他使喚,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

他是想借秦傲天的手殺容楚,即使殺不了容楚,他也要讓容楚痛苦!

現在秦傲天被容楚殺了,容楚女兒又不知所蹤,看起來,他所有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

只要今天再將容楚困死在景靈山.

那麼,無論那老東西行事是否順利,以他的能力,接掌這大乾江山指日可待.

尤其是當容姜翼一想到,如今也只有他才是大乾正宗的皇族血統,他就止不住地興奮.

越想又越得意,仿佛他即刻就要登上那九五之尊的皇位.

不過,站在容姜翼身邊的鳳綺兒在看到秦傲天竟然沒能殺掉沐凝時,她那對剛剛放光的眼睛里立刻又迸出了刻骨的怨毒.

但是容姜翼就在身邊,她不敢表現出來,只能憤恨地揪緊衣帶,陰沉沉盯著沐凝.

沐凝此時也走到了容楚身邊,她蹲下,素手輕輕放在了他肩膀上,她擔心地看著他.

容楚高大的身軀頓時一震,他扭頭看向沐凝,鳳眸里的茫然無措也在這一瞬緩緩散去.

"阿凝……"容楚口中發出無意識的低喃,他伸手握住了她柔軟的小手.

鳳眸也在這一刻垂落,密密眼睫遮住了他目中所有情緒.

容楚隨即起身,他眼神掠過秦傲天,落在了迅風與鴻風面上.

迅風與鴻風由于情緒激動,激發了體內毒性發作,此時兩人臉上都已經泛起了青色.

尤其是鴻風,他先前應該一直是與容姜翼一起,而且他應當對容姜翼毫無防備,是以他中毒最深.

此刻,他頭臉包括露在外的皮膚都已經泛起了紫黑色.

他眼耳口鼻也都在往外滲出黑血,看起來無比駭人.

沐凝抓著容楚的手不由一緊,容楚立即攬她入懷,寬袍廣袖擋住了她視線.

眼看鴻風吐血不止,倒地抽搐,已然不治.

沐凝眼角的余光掠過秦傲天的尸體,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絲悲涼的感覺.

這秦傲天一世梟雄,野心勃勃,一手創立承天門,殺人無數,一心想要覆滅大乾,複辟舊國.

到頭來,卻落得一個曝尸荒野的下場.

其實,無論秦傲天想要複辟舊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也不管他人品如何.

不可否認的是,他確實有著雄韜偉略,經世之才.

只是他想要的實在太多,又委實太過不擇手段.

他將那麼多人的生死玩于股掌間,還不惜挑起兩國戰爭,令生靈塗炭.

所以,他會有如今的下場,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沐凝只是擔心,如今秦傲天是死在容楚手上的.

他雖然說早已看清了秦傲天的真面目,但是不管怎麼說,秦傲天畢竟對他有著養育之恩,她怕他心里會接受不了.

"沒事!"容楚察覺到沐凝擔憂的目光,他低頭,唇角勾起溫和笑容,顯然是不想讓她為他擔心.

可是,他雖然是在笑,但沐凝卻從他眼里看到了無盡的沉寂與悲涼.

然而,此刻沐凝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他.

或許,容楚並不需要安慰,因為沒有人比他心里更清楚,秦傲天本就該死!

就算今天容楚不殺他,身中鳳血蠱,他也活不了多久.

"咯咯……"

沐凝正在沉思,這時,她耳邊忽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她扭頭看去,卻見原已倒地不起的鴻風全身都在劇烈抽搐,像一只蝦一樣緊緊彎著,他口中更是一霎黑血狂湧.

迅風情況比鴻風要好一些,他不忍見鴻風如此痛苦,于是一把抽出靴中匕首,精准地一下刺入鴻風心髒處.

鴻風身體頓時僵住,他猛然看向迅風,泛著紫黑色的唇角卻是瞬間勾起,竟是露出一抹釋然的笑容.

隨即,鴻風不再動彈,顯然也是已經氣絕.

"迅風大哥!"容楚望著情形同樣不大好的迅風,他走過去,試圖喂迅風服解毒丸.

"不用了!"迅風跪坐在那里,他臉上雖然黑氣騰騰,神色倒還算平靜.

他見容楚過來,也沒有抬眸看他,只是虛弱地推開容楚的手,聲音里透著疲憊.

"我這一生,殺人無數,能這樣,死去,有一具,全尸,我,已經,很滿足了!"

迅風嘴角勾起,像是在笑,只是他的聲音明顯已經弱了下去,而且每說幾個字,就要喘一口氣.

容楚與沐凝都沒有說話,迅風卻在這時抬起了頭,他眼睛里正在往外滲出黑血,可是他眼底卻也帶了一絲祈求.

"少主,"他忽然苦笑,"這恐怕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了……"

容楚顰眉.

迅風不待他說話,又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恨門主,可是,迅風大哥,最後求你,念在,同門一場的份上,求你,讓門主,入土為安!"

剛說完這一句,迅風仿佛已經支持不住,他猛地往前栽倒.

容楚下意識地一步上前,似乎想要扶迅風,但是,他伸出的手還是僵在了半空中.

然而,迅風即使倒地,眼睛卻仍然直勾勾盯在容楚臉上,布滿了熱切與哀求,似乎是不等到他答應就不罷休.

直到容楚點了頭,迅風最後一口吊著的氣這才松懈下去.

他臉上也露出了與方才鴻風一樣的釋然笑容.

"你們到底說完了沒有?!"另一邊,容姜翼似乎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他那陰柔眼中布滿了狂躁的陰厲,陡然出聲喝道.

容楚仍然垂著眸,好像並沒有聽見容姜翼的話.

倒是迅風,此刻突然猛地扭過頭去,只見他眼底驟然閃過一道極為陰冷的殺氣.

容姜翼猝不及防之下,頓時被嚇了一跳.

"容姜翼,你這個人面獸心的東西,你不得好死!"迅風目眦欲裂,厲聲吼道.

容姜翼被迅風那樣凶狠如狼的眼神死盯之下,他只覺頭皮猛地一炸,後背仿佛貼在了山上,冷得他忍不住哆嗦起來.

但隨即,他又冷笑出聲,"本殿不得好死?我看先死的是你!"

他陡地猛然抬頭,視線盯在了神色依然淡漠的容楚身上,瘋狂吼道,"還有你,你們今天都得死在這!"

"是麼?"容楚抬眸,淡淡望向容姜翼,他唇角忽然勾起一抹詭異的笑.

不知為何,容姜翼一看到容楚笑,他心里竟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他腳步也是不自覺地朝後挪動了下.

不過,容姜翼轉念一想,眼神又陰沉了下來.

因為他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理由再去懼怕容楚,從前怕容楚,是因為容楚手握重權,名義上又是他的太傅.

他是受制于容楚,所以才會忌憚他.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容楚被隔離在鴻溝那邊,兩邊都是懸崖峭壁,就算容楚不怕這鴻溝里的毒煙,他也過不來.

而容楚的那些精銳手下,此刻應該是被他設在山下的陷阱絆住了,一時半會都無法上來.

剛剛山下就傳來藥爆炸的聲音,他可是在那些藥里摻了料.

屆時,即使炸不死黑風騎那麼多人,那飄散的毒霧也會讓那些人手足無力.

到時候,容楚的這一支精銳之師,可不就要全軍覆沒在這景靈山下了!

容姜翼想到這,臉上頓時露出得意笑容.

恰好此時有幾名男沖上來,在容姜翼耳邊說了句什麼.

一直冷眼望向這邊的沐凝只見容姜翼臉色猛然就是一變.

"走!"容姜翼隨即沉聲道.

"殿下,就這麼放任他們在這里?難道殿下就不怕夜長夢多?"鳳綺兒不想錯過親手殺死沐凝的機會,她見容姜翼什麼都不做就要離開,連忙出聲問道.

"那你想怎樣?"容姜翼扭頭看了眼沐凝,他眯了眯眼睛,冷冷問道.

"為什麼不用箭射死他們?"鳳綺兒眼神狠毒說道.

"蠢貨!"容姜翼拂袖,他根本就懶得理鳳綺兒.

這女人平時心機倒是深,手段也狠毒,這時候卻說起了蠢話.

鳳綺兒也不笨,她一看容姜翼臉色,也是立刻就猜到了他的顧慮.

容楚並沒有受毒霧影響,他武功又是深不可測,若是貿然射箭過去,非但射不中他,反倒有可能給他提供了兵器.

她可是聽說過容楚僅靠臂力,就甩出箭矢殺人的.

鳳綺兒只得作罷,她跟在容姜翼身後要走,臨轉身前,她還不忘回頭狠狠瞪了沐凝一眼.

不管怎樣,有這麼寬的鴻溝在這里,其余山路又無法行走,想必沐凝這個賤人今天就是插翅也難逃了.

只要一想到沐凝一死,大仇終于得報,鳳綺兒就無比雀躍.

眼看容姜翼轉身離開,沐凝抬眸看容楚,"路都沒了,下不了山怎麼辦?"

"不急!"容楚捏了捏沐凝素手,他神情鎮定,並沒有一絲慌亂,"先埋了他們再說!"

沐凝見容楚眼神落在秦傲天尸體上,她也看過去,只見迅風已然咽氣.

"嗯!"沐凝應了一聲,她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容楚在一旁密林處用以掌力震出一個深坑.

容楚將秦傲天與迅風鴻風的尸體放入,沐凝幫著他一起填土.

當土快填平時,容楚頓了頓,突然說道,"就這樣吧!"

沐凝愕然.

"不必立墳!"容楚只簡單說了幾個字,隨即將這一大片新土填平夯實.

他拉了沐凝起來,掏出帕給她擦拭手上的泥土.

沐凝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于是也不問原因.

不過,她心中其實也能猜到容楚所想,他對秦傲天的感情委實太過複雜,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可是偏偏又是秦傲天將他養大……

他能答應將秦傲天埋了,恐怕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所以,他不可能會給秦傲天立墳!

沉默中,山下又接連響起數道爆炸聲,容楚眉心不由也跟著蹙起.

沐凝忽然有些緊張.

容楚將沐凝的手擦乾淨後,就隨手將那塊帕扔掉了.

"還是算漏了一點!"他凝眉看著山下,冷聲道.

沐凝知道他指的是容姜翼,他們都沒想到,容姜翼竟然會和秦傲天勾結在一起.

"也不知道瑤瑤現在在哪."好不容易暫時脫離了險境,乍一放松下來,沐凝還是無比擔心瑤瑤的下落.

"別擔心,我剛剛感覺到土豪就在附近,它應該很快就會出現."容楚抬頭看了看天空,沉聲道.

今天從早晨時起,天空就是陰沉沉的,一絲風都沒有.

此時已經辰時過半,他的登基大典是在巳時三刻,如果現在能找到瑤瑤,及時趕回去,還能趕上登基大典.

否則,只有延期.

"可是……"沐凝剛想說下山的路都堵死了,突然間,她只覺一股濃烈的腥風從後面湧來而來.

"什麼味道?"沐凝皺了皺鼻,但是還不待她扭頭去看,她便再次感覺到腳下的大地都仿佛開始震動.

"地,地震了?"沐凝愕然瞪圓了眼睛,她驚恐地抓住容楚胳膊.

容楚也皺了眉頭,但他比沐凝鎮定,他感覺到不對,立即抱緊了沐凝,陡然騰空躍起.

容楚飛身飄至一棵大樹上,他是想查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密林里都是參天古樹,枝繁葉茂,視線並不好.

但是視線再不好,沐凝還是一眼就看到了駭人的一幕——一只威猛雄壯的老虎率領著一大波獸群正朝他們所在的方向狂奔而來.

"啊!快看!"沐凝還從沒有看見過這麼多的野獸,尤其是其中還不乏像老虎豹狼群這樣的猛獸.

這一刻,她只覺自己的心都快緊張得蹦出來了.

容楚也已經看到這不可思議的百獸出巡的場面,他向來淡定的鳳眸里也一猛然湧上了震驚.

可是接下來,當容楚與沐凝同時看清那領頭的百獸之王背脊上坐著的小小身影,他們兩人驚駭到差點一頭栽下樹去.

"瑤瑤!"沐凝臉上血色瞬間褪盡,失聲驚呼.

是的,那個正把老虎當坐騎,還無比拉風地揪著老虎脖上的皮毛的小丫頭,可不就是被秦傲天擄去,讓他們遍尋不著的瑤瑤嗎.

"阿凝,別叫!"容楚看到瑤瑤坐在老虎身上,也是緊張萬分,他腦也一時僵住,根本就無法分析這詭異的一幕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只是直覺地判斷,這時候不能引起老虎注意.

可是無論是瑤瑤,還是那只老虎顯然都已經聽見了沐凝聲音.

"娘親!"瑤瑤一抬頭,看見沐凝,立刻驚喜大叫....

,:..

上篇:341 塵埃落定 (二十六)秦傲天之死     下篇:343 塵埃落定 (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