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43 塵埃落定 (二十八)  
   
343 塵埃落定 (二十八)

343

那只老虎率先停了下來,弓著腰,真正是虎視眈眈盯著大樹上的容楚與沐凝,敵意非常明顯...

老虎一停下來,後面的百獸自然也跟著停下鈐.

一時間,在這幽暗的密林里,無數雙或是碧綠,或是血紅的眼睛都凶狠地抬起洽.

"娘親!"瑤瑤也聽到了沐凝聲音,一抬頭,看見沐凝,小女娃立刻驚喜大叫.

只見她嘴里面也不知咕噥了句什麼,小手隨即揪了揪老虎後脖,然後"吭嗤吭嗤"翹起小短腿,像是打算從虎背上下來.

"瑤瑤待著別動!"沐凝當即驚出了一身冷汗.

她不知道瑤瑤怎麼坐到老虎背上去的,而且老虎似乎對瑤瑤也沒有敵意.

但沐凝卻看到老虎後面跟著的可是一大波的野獸.

瑤瑤一旦下了老虎背,豈不是就要淹沒在獸群里?

她還那麼小,後面那只豹一口就能將她撕碎.

沐凝覺得自己都快要昏了——嚇得!

瑤瑤聽到自己娘親要她別下來,她也真的聽話得就這麼乖乖待在老虎背上,只是小嘴里一直嘰里咕嚕,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怎麼辦?"沐凝揪緊了容楚衣襟,她焦急地抬頭看他.

"噓!"容楚卻在初始的慌亂後,迅速鎮定下來.

他垂眸看著沐凝,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沐凝去聽.

可是沐凝此時太過擔心瑤瑤,心慌地幾乎要跳出來,她根本就靜不下心來.

不過,也就是一眨眼的時間,沐凝就感覺到一股更加腥臭的味道迎面撲來,同時她還察覺到這棵他們棲身的樹一直在抖.

"呼!"

沐凝剛一抬頭,她就發現有個無比碩大的黑乎乎的影正朝他們所在的方向慢騰騰挪過來.

"熊……"

當沐凝看到那一身黑色長毛,比正常黑熊還要大上一倍不止的大家伙,她眼皮頓時一陣猛跳.

我勒個去的,他們今天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碰到百獸出巡這樣一幕奇觀!

而且她那寶貝女兒還是如此拉風地騎著老虎出場!

沐凝剛想問容楚要不要下去把瑤瑤撈上來,她卻發現容楚眼睛一直盯在那只大黑熊身上.

"看什麼?"沐凝也跟著看過去,此刻,她耳邊忽然聽到一陣可疑的"吱吱"聲.

隨即,沐凝就發現那只已經挪到他們所在大樹下的大黑熊腦袋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拱.

沐凝黛眉一挑,瑤瑤已經在下面興奮地叫,"土豪干爹!"

"吱吱吱!"這時,一坨滾圓的灰色球狀物終于扒開了黑熊腦袋上亂糟糟的毛發,露出一對碧綠的眼睛.

沐凝一看,還真是土豪大人!

那頂著一頭黑毛,活像頭上插根拖把的肥狐狸綠眼睛一轉,看到容楚和沐凝,當即激動地大耳朵一抖,"唰"的一下就沖過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看到它家主,簡直熱淚盈眶,忙不迭地向他訴說起相思.

"臭死了!"容楚卻不領情,袍袖一拂,直接將大人它卷到了一旁枝椏上.

"……"土豪大人當時就癟了嘴,一臉幽怨.

"好了,你快說說,這到底怎麼回事?瑤瑤騎老虎,會不會危險啊?"沐凝趕緊問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猛搖大腦袋,諂媚地挪過來要蹭沐凝.

說話間,山下又傳來一陣陣藥爆炸聲,獸群明顯有些不安分.

容楚看了眼下面情況,他一把揪住土豪大人,扭頭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沐凝便見土豪大人突然站直了後腿,昂首挺胸,大耳朵豎得老高,張嘴就叫.

下面剛剛還有些搔動的群獸當即就安靜了下來.

不過沐凝雖然看土豪大人是在叫,但是卻沒聽到聲音,她只見土豪大人那小胸脯一鼓一鼓的.

"現在沒時間解釋,回去慢慢告訴你."容楚不待沐凝發問,已然說道.

"站好!"

容楚凝眉,突然吩咐了一句,沐凝只覺眼角一花.

不過就是刹那的功夫,容楚飛身掠下,又瞬間回返,倒是他懷里多了個女娃娃.

沐凝一看到瑤瑤,立刻狠狠抱住,她也不管瑤瑤臉上黑不溜秋髒兮兮的像個小花貓,照著那小臉蛋就是一陣猛親.

"娘親!"瑤瑤笑嘻嘻的,也親沐凝.

"阿凝,土豪說我們跟著這獸群,林里有條小路能下山!"容楚扭頭對沐凝說.

沐凝雖然覺得跟著那麼多野獸,後背有些瘆得慌,但是只要能下山,她也顧不上了.

而且她很想知道瑤瑤這兩天究竟是怎麼過得,跟那麼多野獸在一起,難道她就一點不怕嗎?

但現在並不是問話的好時機,瑤瑤雖然說話早,但也有很多話還不大會表達,她只能等回去慢慢問.

由于瑤瑤堅持還要坐在她的老虎朋友背上,沐凝沒法,只得讓土豪大人和瑤瑤一起過去,她則是和容楚跟在獸群後面穿過這密林往山下走.

只是這林中根本沒有路,而且到處都是厚厚的落葉,有的地方甚至還有坑,再加上古樹遮天蔽日,林中很多地方幾乎漆黑一片.

沐凝走得無比艱難.

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沐凝一進這林,就覺得有些透不過氣來,有種惡心想吐的感覺.

但是她不想拖累容楚,只能勉強忍著.

倒是容楚看出沐凝臉色不好,他攬了她,柔聲道,"上來,我背你!"

沐凝確實是不舒服,于是她也不拒絕,乖乖趴在了容楚背上.

下山的路很漫長,但是無論是容楚還是沐凝,一直懸了好幾天的心此刻終于放下.

一路上,沐凝都在故意咬容楚耳朵,被他訓斥了她就對他耳朵呵氣.

"笨鳥!"容楚實在忍無可忍,于是扭頭警告沐凝,"再敢亂動,我不介意找個地方現在就辦了你!"

"那你辦呀!不辦是小狗!"沐凝卻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她沖容楚眨眼,十足地挑釁.

"……"容楚氣結,他斜眼瞪沐凝,半晌方才咬牙切齒道,"你給爺等著!"

沐凝抿嘴,大眼睛里立即含了笑意.

其實她是看出容楚有些心不在焉,她知道他是在擔心宮里的事,所以故意做那些事轉移他注意力而已.

容楚又何嘗不知道沐凝的用意,只是,他怎麼能不擔心呢?

如果他所料不差,那個人現在應該已經……

約莫過了兩刻鍾,沐凝終于發現頭頂有了亮光,她不由松了口氣.

"阿凝,你帶瑤瑤在這等我,我去下面."容楚放沐凝下來,他囑咐一句,隨即飛身朝山下掠去.

沐凝也才發現她如今所在的地方離山腳已經非常近.

剛剛在趕路的時候,容楚就告訴她,這座景靈山隸屬于清平山脈,而且這座山脈一直綿延到北金境內.

因為地形複雜,景靈山平時就少有人至.

這也解釋了景靈山為何會有這麼多野獸.

一想起野獸,沐凝心頭又是一驚,她連忙看向瑤瑤.

直到看見瑤瑤和土豪大人都在啃那只大黑熊進貢給土豪大人的野果,沐凝這才松了口氣.

"娘親!"瑤瑤費力地從老虎背上翻下,邁著小短腿"咚咚"走到沐凝面前,塞給沐凝一個野果.

今天沐凝一直就覺得胸口有些堵,有一種惡心反胃的感覺.

這野果倒是清甜,讓她胃里舒服了不少.

剛啃完一個果,沐凝又聽見山腳下傳來一陣爆炸聲響.

沐凝心頭一驚,她實在是擔心容楚,于是連忙抱起瑤瑤,抓起還在那啃果啃得不亦樂乎的土豪大人就往山下跑.

可是剛跑兩步,沐凝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她扭頭看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也瞪著綠眼睛一臉純潔地看她.

沐凝又回頭看那些顯然也是被爆炸聲驚到,都有些不安分的獸群,眼珠一轉,她突然有了個主意.

彼時,容楚從山上飛身而下,片刻就到了山腳下.

只是當他看到那滿目瘡痍以及藥爆炸後蹦的到處都是的碎石後,他劍眉不由猛地擰緊.

"王爺!您沒事!"有驚喜的聲音響起,一名黑風騎將軍看到容楚出現,立即奔了過來.

"傷亡如何?"容楚無暇回答那將軍的話,他展目四望,卻並沒看見他原先布置在此的人馬.

"回稟王爺,那容姜翼暗中在沿路埋下藥,雖然屬下及時發現後退,但那藥里摻了毒,不少弟兄都中了毒煙,那容姜翼的私軍趁機屠戮……"

那黑風騎的將軍說到這里,停頓了下,隨即才接著說道,"所幸青龍衛帶了解毒丸,我方雖有傷亡,倒是並不慘重!"

"現在人呢?"容楚顰眉看著地上那些還沒有干透的血跡,眉心擰得更緊了.

"屬下命人將傷亡弟兄被送回大營,另有三百弟兄上山尋王爺而去,剩下的人都去追擊容姜翼,屬下擔心萬一王爺下山來此不知情形,方才在此等候!"

黑風騎將軍所言甚是詳盡,清楚說明了所發生的事.

容楚也沒猶豫,他對黑風騎將軍說道,"牽馬來!"

"王爺,登基時辰就快要到了,容姜翼那邊有屬下在,王爺大可放心!"那將軍見容楚竟然是要往容姜翼逃跑的方向追去,不由急道.

"不必多言!"然而容楚卻已然上了戰馬,他眉目冷肅,鳳眸里沉了凜冽殺氣,一瞬打馬狂奔.

容楚並沒跑多遠,就已看到前方一處峽谷,許多黑風騎的士兵正與一隊人馬厮殺.

在那隊人馬之後,有十多名黑衣人正簇擁著兩個衣著華麗的人往峽谷深處逃跑.

這一瞬,容楚鳳眸里立刻眯了寒芒,他冷聲道,"拿箭來!"

立即有人遞上弓箭,容楚彎弓搭箭,神色冷峻,瞄准了容姜翼後心,旋即一箭射出.

這一箭挾著雷霆之勢,瞬間越過了所有人,眼看就要正中容姜翼後心.

或許是容姜翼注定命不該絕.

他仿佛腦後有眼一般,猛地轉身,一看到那箭就要射到,他大驚失色,幾乎是本能地抓了離他最近的一名侍衛就擋在了身前.

那侍衛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已然被那一箭穿心而過.

可是即便有人擋去了致命一箭,但那箭勢仍然不減,竟然透體而過.

直接將躲在那侍衛身後的容姜翼胳膊射穿.

"啊!"容姜翼頓時痛呼出聲.

可他剛一抬頭,就見容楚竟然再次彎弓搭箭,他當即驚慌失措,一屁,股坐在了地下,頭上冷汗滾滾而落.

鳳綺兒一看到容楚還活著,就已經預感到大事不妙.

此刻,她瑟縮著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面,臉色刷白.

尤其是當鳳綺兒眼看著那十多個保護他們的侍衛一個個被箭射死,她簡直恐懼到全身發抖.

她忍不住捂著頭尖叫起來,"我早說過不能放過他們!都是你!"

"閉嘴!"容姜翼整條右臂都痛得麻木了,他頭上冷汗涔涔,雙目中布滿了驚恐.

容姜翼眼見容楚箭無虛發,他所有的侍衛都被射殺,那些與黑風騎厮殺的私軍也已死傷大半,他眼中驚恐越來越濃.

他何嘗不在後悔先前沒有直接殺了容楚?

可是容姜翼卻也清楚,他那鴻溝里的毒煙都奈何不了容楚.

即使當時他真的下令射箭,估計還是徒勞.

只是容姜翼心里更加驚恐的是,這所有的山路都被炸了,剩下的都是懸崖峭壁,容楚究竟是怎麼能這麼快下來的?

不行,他不能再坐以待斃,容姜翼咬緊牙關,他抬頭,迅速看一眼周圍地形.

然後,容姜翼在又是一箭射來的刹那,猛地起身往峽谷內跑去.

這里地形複雜,處處是石頭,即使容楚箭無虛發,也斷不可能繞過石頭射向他.

"殿下,等等我!"鳳綺兒見容姜翼跑了,她立即追上去.

她不想死!

她要活下去!

不僅僅是鳳綺兒,容姜翼手下那些私軍也立刻跟了上去.

"王爺,那峽谷里地形複雜,之前藥爆炸,山石松動,貿然進去,恐怕會有危險!"一名黑風騎的副將上前稟告.

容楚聞言眯眸,他眼底一霎沉了冷光,薄削唇角也抿就了刀鋒般的直線.

他在考慮,是否就這樣放過容姜翼,可是容楚也知道,容姜翼心性狡詐不亞于老皇帝.

而且很顯然,他比老皇帝更有心計,也更能忍辱負重,之前他聽迅風的意思,似乎秦傲天會綁架瑤瑤,就是容姜翼出的主意.

若是今天就這麼放過容姜翼,還不知以後他又會做出什麼危害沐凝母女安全的事來!

但是正如副將所說,峽谷里很不安全,他不能拿黑風騎將士的性命冒險!

容楚思慮再三,他忽然眯緊鳳眸,冷聲下令,"黑風騎第一小隊,繞道前往峽谷對面攔截!"

"是!王爺!"一列十多人的隊伍立刻站出來.

然而還不待容楚繼續下令,他耳畔忽然傳來一陣"轟隆隆"的響聲.

就像是有巨石從高處落下.

包括容楚在內的所有人聞聲立即抬眸往上看去.

"阿凝,你在干什麼?"這一看,容楚頓時震驚地瞪圓了眼睛,失聲叫道....

,:..

上篇:342 塵埃落定 (二十七)     下篇:344 塵埃落定 (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