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44 塵埃落定 (二十九)  
   
344 塵埃落定 (二十九)

344

"王爺,是熊瞎!"容楚身邊的黑風騎將士也紛紛抬頭看去...

然而所有人在看到峽谷上方那一幕後,無不露出震驚眼神,"熊瞎怎麼搬起石頭來了?鈐"

"快看!王妃和郡主也在!"有人驚呼洽.

"王爺,是否先上去救王妃和小郡主?"黑風騎將軍頓時緊張問道.

他們並不知道就是這一群野獸給容楚指路下山的,幾乎所有人都以為沐凝與瑤瑤是被獸群困住,陷入了險境.

是以這里的氣氛頓時就緊張起來.

此時,容楚唇角抿成了直線,他幾乎是目不轉睛盯著峽谷上那一大一小兩道身影,根本無暇去關注那黑熊是在干什麼.

可是他與沐凝相距實在太遠,上面各種野獸的吼叫聲不絕于耳,所以容楚剛剛喚沐凝的聲音一下就被淹沒.

倒是沐凝和瑤瑤先看見了容楚,兩人再加上站在沐凝肩頭的土豪大人一起沖容楚揮爪.

容楚更加緊張了.

容姜翼在景靈山也不知埋了多少藥,之前爆炸聲不絕于耳.

容楚是擔心那爆裂會破壞山體結構,導致山石崩塌.

這種時候,沐凝竟然還上峽谷頂端,肯定非常危險.

現在上去也來不及了,可是放任她們不管的話,他又實在放心不下.

"該死!"容楚不由狠狠捏緊了手掌,鳳眸里也染了氣急敗壞.

他怎麼就會覺得那只笨鳥成熟了許多,也越來越靠譜了呢!

"轟隆隆!"這時,前面峽谷深處忽然傳來一陣巨石滾動的聲響.

是那只大黑熊搬著石頭砸了下去.

一邊砸石頭,大黑熊還一邊興奮地猛捶胸膛"嗷嗷"叫喚.

峽谷里隨即就傳來陣陣慘叫聲,應該是有人被巨石砸中.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容楚忍不住扶額,他就知道,那只笨鳥總是會干出讓人崩潰的事!

竟然想起來指揮黑熊去砸石頭……

這邊容楚還在惆悵,眾黑風騎將士震驚,峽谷頂端,大黑熊已經不知道砸了多少石頭下去.

沐凝聽下面慘叫聲幾乎聽不見了,她估計著容姜翼與鳳綺兒應當差不多被解決了.

她也知道這里不安全,所以她連忙搗土豪大人,讓大人命令它那只興奮到停不下來的大塊頭跟班可以收手了.

土豪大人當即雄赳赳氣昂昂兩爪放在胸口,擺出一副標准唱美聲的姿勢,昂著大腦袋又開始了大人它那超級厲害的無聲音波發功.

那大黑熊還真聽土豪大人的,立即就慢騰騰挪了回來.

剛剛黑熊砸石頭的時候,沐凝就捂住了瑤瑤耳朵,不讓她聽見那些慘叫聲.

這時她見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也就打算下山去了.

不過,沐凝這邊剛一轉身,她便覺眼角有人影一閃,還不待她反應,她已然頭下屁屁朝上被人扛在了肩頭.

"喂!你干什麼?"沐凝一回頭就看到容楚氣急敗壞的俊臉,她一臉莫名其妙地問道.

"還敢說!等回去再收拾你!"容楚怒瞪沐凝,他另一邊胳膊抱著瑤瑤,一扭頭,吩咐了土豪大人幾句什麼.

旋即,容楚腳步不停,迅速朝山下掠去.

沐凝原本就不大舒服,此時再被容楚這麼扛著,才走幾步,她就覺得頭暈目眩,胃里一陣翻湧.

不過,容楚正處于盛怒之下,他並沒發現沐凝的異樣,不一會,他們已經到了山腳下.

黑風騎將軍已經將馬車備好,容楚放下沐凝和瑤瑤.

這時候,按照容楚吩咐,將所有的野獸都趕回林里去的土豪大人也回來了.

此刻已經過了巳時,從景靈山到帝都最快也要兩刻.

容楚看了看天色,隨即命一位黑風騎副將留下善後,他幾乎是馬不停蹄,即刻啟程往帝都趕.

他倒並不是急著登基,錯過今天,他大可命欽天監再選一吉日.

比起登基,他更加想要抓到老皇帝!

沐凝從上馬車時起,就覺得心口悶得發慌,她很想吐,可是卻又只是干嘔幾下,什麼也吐不出來.

"娘親,你生病了?"瑤瑤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歪著頭看沐凝.

"娘親沒事!"沐凝拿起小幾上的杯,喝了口水,壓下那股不舒服的感覺.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瞪著碧綠的眼睛,一臉狐疑望著沐凝.

因為大人它覺得這一幕好熟悉,以前阿凝在南疆時就每天吐啊吐.

沐凝瞥了眼土豪大人,她有一肚的問題想問,可是土豪大人的狐狸語只有容楚能聽明白.

就算她現在問肥狐狸,也要連猜帶蒙.

于是沐凝摸了摸瑤瑤腦袋,開始詢問瑤瑤這兩天究竟是怎麼過的.

但是瑤瑤畢竟才兩歲,雖然話說得很溜,有時候也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但是她表達能力有限.

沐凝聽瑤瑤在那興奮說了半天,也就聽明白了這兩天瑤瑤是跟著土豪大人去騎大老虎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瑤瑤說不清楚,急的大人它抓耳撓腮,一擼袖親自上場,比爪劃腳.

可是沐凝一聽到土豪大人這滿耳亂躥的吱吱叫聲,她只覺得自己更加暈了.

不過土豪大人好歹功力比瑤瑤強上那麼一點.

只見大人它在那一會踮起後爪鬼頭鬼腦,一會張開嘴一臉猙獰搖頭擺尾學老虎叫,一會兩爪猛捶胸口直"嗷嗷"……

沐凝倒是看明白了,瞧土豪大人這意思,應該是說它從秦傲天魔爪里將瑤瑤解救出來後,就騎著老虎去找大黑熊.

然後這兩天大人它就帶著瑤瑤和一群野獸混在一起……

沐凝只要想到瑤瑤這兩天晚上都是和土豪大人一起鑽老虎肚皮下睡覺的,她突然就覺得一陣後怕.

馬車行進的速度很快,不多時,一行人已經進了帝都.

有黑風騎在前面開道,一路都是暢通無阻,直接就駛入了皇城.

溥公公早已等候,一看到容楚,他連忙迎了上來.

容楚立刻以眼神詢問,溥公公搖搖頭.

容楚不由倏地挑高了劍眉,"竟然沒來?"

這倒是讓容楚意外了,今天是他登基之日,秦傲天與容姜翼都忍不住出手了.

向來視皇位比命還重要的那老東西怎麼可能坐得住?

"繼續盯著!"容楚不過考慮了那麼一瞬,他便眯了鳳眸,冷聲下令.

他就不信容光年那老東西會放任他登基為帝,卻什麼也不做!

"是,王爺!"溥公公恭敬領命,他隨即又道,"王爺,時辰快到了,請王爺更衣,前往太極殿!"

太極殿就是今天要舉行登基大典的地方,群臣已等候多時.

"邊走邊換吧!"容楚隨口吩咐一句,他轉身朝後看去.

他是一路騎馬過來,速度比乘坐馬車的沐凝要快上許多.

此刻,沐凝的馬車剛剛停下,容楚便走過去掀開車簾,讓沐凝搭著他手,一把將她抱了下來.

他隨即又抱了瑤瑤出來,土豪大人則是敏捷地跳到容楚肩上.

"阿凝,你帶瑤瑤先回依蘭殿洗洗,換好衣服,等會我讓小溥來接你."容楚沉聲吩咐.

可是他並沒聽見沐凝回答,容楚扭頭看她,他這才發現沐凝臉色蒼白.

"怎麼,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容楚頓時緊張問道,伸手就要去給沐凝搭脈.

"沒事!可能是昨晚一晚沒睡,剛剛路上車速又太快……你去忙你的,我休息一會就好!"沐凝推開容楚的手,搖搖頭.

容楚不放心,他還是想給沐凝扶脈.

這時溥公公在一旁催促道,"王爺,不能再耽擱了,時辰要到了!"

"你快走吧!我真的沒事!"沐凝抿嘴,給容楚綻放了個笑臉.

容楚也明白群臣都在太極殿等候,登基大典後,他還得去太廟祭天,時間確實耽誤不得.

而且有些事也確實塵封太久,是時候讓所有人都知道事實的真相了!

"那好,你回去休息一會!"容楚**溺地撫了撫沐凝臉頰,柔聲道.

他是看她臉色雖然蒼白,但精神還好,所以才稍稍放了心.

這邊沐凝帶瑤瑤回了依蘭殿,青雪與林嬤嬤等人一看到瑤瑤,頓時全都喜極而泣.

沐凝讓青雪帶瑤瑤去洗澡,土豪大人也跟著進去刷毛.

她迅速沖了一把就出來了.

林嬤嬤領著幾名宮女過來,這些宮女手中都捧著今天冊封儀式上要穿的禮服.

"王妃,你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林嬤嬤一眼就看見沐凝臉色刷白,她不由擔心問道.

"沒事,估計是這幾天太擔心瑤瑤了!"沐凝捂了捂心口,皺眉說道.

"那要不要再休息一會?"林嬤嬤關心道.

"不必了,換衣服吧!"沐凝剛剛坐下來休息一會,她已經覺得好多了.

何況,她知道容楚一路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

他只是要拿回本就屬于他的一切!

而且他會不顧群臣勸阻,執意選在登基今天封後,亦是在用他的方式告訴她,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一直都是比這至高無上的皇位還要重要的!

所以,她不想令他失望.

待到沐凝穿好了那身正紅色的宮裝,土豪大人也洗乾淨白毛,套著一個小褲衩就匆匆出來了.

"小姐,小郡主睡著了!"青雪抱著洗乾淨的瑤瑤出來,小聲對沐凝說道.

現在是七月,正是炎熱的時候.

即使宮中處處綠樹成蔭,殿內也擺放著塊降溫,但是今天太極殿內肯定有太多的人.

沐凝本來就沒打算帶瑤瑤一起去,正好瑤瑤睡著,她也就吩咐林嬤嬤好好照顧,她則上了鸞車,朝太極殿而去.

"吱吱吱!"剛洗完澡,還是一身濕漉漉的土豪大人正呲著大門板牙站在鸞車前曬毛.

今天可是主的大日,大人它作為萌**也是與有榮焉.

所以,大人它可不能丟主的臉,堅決不能裸,奔!

沐凝看著土豪大人那得瑟的小模樣,不由有些無語,但隨即她便聽到了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透過薄紗車簾,沐凝一看到那統一的黑色紅底服飾,黛眉隨即便挑了起來.

是黑風騎!

可是黑風騎為什麼會在這里出現?

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小姐,太極殿那邊鬧哄哄的,好像出事了!"青雪緊張說道.

"去!"沐凝沉聲道,有青龍衛保護,又是身在被容楚重新清理過的皇宮里,她並不擔心會有刺客.

而且沐凝也差不多已經猜到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的太極殿內,沐凝一進來,就發現容楚著一身墨色繡五爪金龍的朝服,頭戴帝冠,正神色冷漠地站在那金階之上.

金階下,百官肅立,分立兩旁.

當中有一支約莫數十人的隊伍,將一名形容枯槁的老人簇擁在中間.

沐凝一眼就認出那老人正是大乾的老皇帝.

很顯然,容楚的登基儀式就是被他打斷.

可是為什麼殿內的氣氛突然變得那麼詭異?

沐凝不由顰眉,她知道此時並不是進去的好時機,而且容楚顯然也看到了沐凝.

只是一個眼神,沐凝便明白了容楚的意思,他要她暫時不要進去.

沐凝點頭,她知道容楚今天其實是故意設局誘老皇帝進宮,接下來,恐怕會有非常精彩的事發生!

于是沐凝便悄然隱在了百官身後.

太極殿很大,沐凝所站的地方非常靠後,又有巨大的蟠龍柱.

她往柱後一站,是以除了容楚,根本就沒有人發現沐凝.

此刻,那老皇帝見群臣都在看他,已然開始冷笑著發難.

"容楚,你根本就不是我大乾皇族嗣,你有什麼資格做我大乾的皇帝?"老皇帝義正辭嚴,猛地一手指向九龍金階之上的容楚,厲聲喝道.

"我是不是先帝嗣,也不是你一句話就能否定,容光年,說話之前多用用腦,沒有證據的事就不要胡亂栽贓!"容楚冷笑著說道.

"證據?哼,你根本就不是先帝血脈,這就是證據!容楚你不過是個來路不明的野種!"老皇帝越說越激動,他那張瘦得只剩一張皮的青黑色臉都泛起了不正常的紅暈.

今天他會出現在這里,也是實在走投無路了.

自一個多月前,德王叛逃,容楚大軍攻陷臨清城,他就有如喪家之犬一般到處躲藏.

可是容楚欺人太甚,不但處處設下關卡,還派人去所有民居搜查,害得他東躲**,根本就是晝夜不安.

那些太監宮女全都跑光,更不要說他帶出去的後妃們了,幾乎全都收拾了細軟悄悄逃跑了.

這期間,本就中風癱在**上的曹太後病情加重.

由于沒人服侍,沒銀抓藥,曹太後拉撒都在**上,弄得一屋臭烘烘的,沒人願意伺候她.

最後,曾經享盡榮華的太後娘娘竟然就這麼活活餓死.

如今他身邊除了這數十名死士,竟然連個使喚的下人都沒有!

而這一切都是拜容楚所賜.

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容楚登上這個只屬于他的皇位!...

,:..

上篇:343 塵埃落定 (二十八)     下篇:345 塵埃落定(三十)之狼子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