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46 塵埃落定 (三十一)之皇位之爭  
   
346 塵埃落定 (三十一)之皇位之爭

346

老皇帝本來對太上皇是否能說話並不抱太大希望,但他沒想到那顆藥的效果竟然這麼好...

太上皇的反應實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但也讓他非常滿意鈐!

現在只要他能讓群臣們相信太上皇確實沒死洽.

那麼,單是以太上皇看到容楚那個野種時如此激動憤怒的態度,就足以證明容楚的身份的確可疑.

再等上一會,待太上皇稍微"清醒"一些,屆時言辭鑿鑿指證容楚的時候,那容楚可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老皇帝越想越是得意,他沖身邊那個佝僂著腰的老者又使了個眼色.

那老者點頭,隨即不動聲色地在太上皇腦後幾處輕輕按了起來.

老皇帝隨即握著太上皇枯槁雙手,滿臉真誠地極力安撫道,"父皇,你別激動,今天百官在場,一定會認清那個野種的真面目!"

然而太上皇聽見老皇帝這番話,卻好像更加激動,他拼命望著老皇帝,又眼露膽怯地容楚,似乎有話要說.

可是他啊了半天還是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說出口.

老皇帝眼底露出滿意神色,他拍了拍太上皇的手,安撫道,"父皇,兒臣知道你心中憎恨,你放心,兒臣今天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說罷,老皇帝迅即冷眼睨向容楚,又是一聲冷笑,"容楚,你若是沒做虧心事,父皇見了你為何會如此反應?"

此刻,太極殿內所有的人都是驚懼交加地盯著輪椅上的人.

有的人顯然已經開始相信老皇帝的話了,看向容楚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

傅炎將軍雖然得了容楚授意,知道王爺定然有後招.

但此時他聽老皇帝越說越不像話,而眾人的眼神也變得奇怪,他實在忍不住,當即吼道,"老東西你給老閉上你那張吃大糞的嘴,你休想隨便找個人就能冒充太上皇!"

齊相也在此刻擰著眉心說道,"太上皇究竟駕崩與否,現在都是你一個人在說.想要讓人相信,你總得拿出證據證明他的身份!"

"要證據是吧!"老皇帝被傅炎如此粗魯的話氣的眼皮猛地狂跳,但是他等得就是齊相這一句.

所以他也不理睬傅炎,只見他冷眼掃視一圈四周.

忽然一挑眉,隨即揚聲說道,"想必在場的老臣們還記得,太上皇年輕時征戰沙場,右臂曾經中毒箭,刮骨療傷過,那傷疤很多人曾見過,形狀非同一般,時間也久遠,這可造不了假!"

傅炎是個急性,他立刻上前,掀開輪椅上老者的衣袖.

夏日衣衫單薄,傅炎輕輕一扯,老者右臂就已露出,胳膊上方,那一道可怖的箭傷也霎時映入眾人眼簾.

有老臣驚呼,"就是這道傷!"

也有人不信,上前檢查,但結果竟然是這道傷如假包換,根本不是作假的.

這一瞬,幾乎所有人的眼神一下就變得詭異起來.

老皇帝得意看向容楚,仿佛已經勝券在握.

容楚卻是始終不發一言,目光冷銳.

此時他正負手看著坐在輪椅上,方才還神情激動,此刻突然緊閉雙目,身軀都在發抖的太上皇,眯起的鳳眸里有著寒芒閃爍.

那個奉老皇帝之命給太上皇按,摩的老者此刻沖老皇帝點頭.

老皇帝眼睛立即一亮,他俯身,一把就握住了太上皇的手.

輪椅上的老者也在此刻睜開眼睛,不同于剛剛的激動,他渾濁的雙眼竟然好像漸漸沉澱了下來.

"父皇!"老皇帝連忙問道,"你快說說,當初到底是誰在你飲食里下毒的!"

"下毒?"太上皇像是在考慮,但是,當他隨即一抬頭,看到站在九龍金階上的容楚時,他眼底頓時露出了驚恐.

"你,你——"

太上皇拼命用手指著容楚,老臉脹紅,突然非常麻溜地說道,"容楚,朕當年待你不薄,山珍海味,少男美女,只要你開口,無不送進你王府……可是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就因為朕不讓你當皇帝,你就,你就……咳咳咳……"

老皇帝見太上皇竟然真的按照他吩咐的說了.

甚至比他預先吩咐的說得還要好,他不由心花怒放.

老皇帝頓時贊賞地看了眼站在他旁邊的那名貌不驚人的老者,心中非常滿意他的表現.

只是老皇帝實在太得意,以至于他都沒發現就在剛剛太上皇說那番話的時候,容楚曾經朝這邊遞來一個冷颼颼的眼神.

而這名他好不容易才找來的身懷秘術的老者,則是在容楚那的能凍死人的眼神里似乎是心虛地縮了縮脖.

老皇帝還在等著太上皇繼續指責容楚,可是老皇帝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動,這一咳嗽,竟然就停不下來.

"他就怎樣?父皇,你快說呀!"老皇帝見群臣都在驚疑不定地看著這邊,心里著急,不由就催促道.

人群之後,沐凝隱在蟠龍柱旁,即使身體不適,她也勉強忍著.

因為她實在不放心容楚,而且她也好奇容楚如此氣定神閑,他究竟是安排了什麼好戲在後面.

"小姐,王爺怎麼都不說話啊?"

不同于沐凝好歹還知道一點容楚的計劃,青雪是什麼都不知道,她見老皇帝從進來時起就咄咄逼人,而王爺卻好似無話可說一般,不由焦急萬分.

"看著吧!"沐凝顰眉,她沒有多說,而是扭頭看著站在青雪肩頭,正在那捋著一身毛的土豪大人.

"那個人怎麼看得有點眼熟?"沐凝問.

"吱吱吱?"土豪大人大腦袋一抬,也顧不上大人它那一身剛洗完,蓬松得像個刺猬的長毛,敞著開襟小褂,爪搭遮陽棚就朝人群里看去.

此刻,老皇帝見太上皇咳得停不下來,于是吩咐身旁老者,"流大夫,還請你給父皇止咳!"

說罷,老皇帝使了眼色.

那位流大夫會意,上前按了按太上皇幾處穴,道,太上皇的咳嗽果然止住.

老皇帝趕緊追問,"父皇,容楚究竟對你做了什麼?"

太上皇陡然渾身一激靈,就這麼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指著容楚,義憤填膺道,"就是這個……下毒害我,還將我囚禁這麼多年!"

"大家都聽見了!容楚,現在你還有何話說?"老皇帝見目的已經達成,他冷著臉抬眼看容楚,眼底布滿得意.

"本王無話可說!"容楚看了眼說完那番話就在那大喘氣的太上皇,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攤手,十分無所謂地說道.

"王爺?"這下不但是傅炎等一眾武將,就連最是老謀深算的齊相也急了.

太極殿內,群臣更是一片嘩然.

齊相是篤定容楚定有後招,所以先前才會那般氣定神閑.

可是若是容楚此時承認這個突然冒出來,還讓人難以反駁的太上皇所指責的話都是真的.

那麼容楚就要坐實謀害天的罪名,那可是抄家滅門的大罪.

即使他手握重權,沒有人能動得了他,可是如此一來,今天的事一旦傳揚出去,那可是要受盡天下人鞭笞責罵,永世難以翻身的.

所以齊相完全不理解容楚在宏圖霸業即將到手的這一刻,為什麼突然要這樣做!

沐凝似乎也沒想到容楚竟然會這麼說,她不由挑了挑黛眉,心里卻是非常期待容楚接下來會做什麼.

"小姐!"青雪也是萬分緊張,她都有些懷疑眼前這個王爺是不是假的了.

土豪大人倒是一直咬著爪在那冥思苦想,大人它是覺得給太上皇看病的那個猥瑣的老者確實好熟悉.

可是他妹的,大人它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

老皇帝聞言也是一愣,他盯著容楚半晌,都沒反應過來容楚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容楚說他無話可說?

這是變相承認太上皇說得話都是真的,也承認確實是他下毒謀害太上皇妄圖奪取大乾江山?

老皇帝忽然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對勁.

他心性本就多疑,此時他望著容楚那對冷的鳳眸,眼里也露出了狐疑.

"皇上,容楚他承認是他謀害太上皇了呢!"那名猥瑣老者見老皇帝不說話,群臣都在議論紛紛,他好似生怕老皇帝不繼續下去一般,連忙出聲提醒.

老皇帝心頭一個激靈,當即反應過來,他眯眼望著容楚,突然就覺得容楚如此淡然不過是強裝的表象而已.

他不能上當!

"既然如此,容楚,你還不從朕的皇位上下來!這個皇位你沒資格坐!"老皇帝當即一聲冷喝.

他也是顧忌這里有太多容楚的人,而且如今兵權還在容楚手中,是以老皇帝並不敢說得太過分.

他是怕激怒容楚,從而給他自己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容楚果然依言從那九龍金階上緩步而下,葉緊緊跟在他身後.

"王爺!"齊相與傅炎等一眾容楚陣營里的大臣全都聚攏了過來.

他們個個眼中都流露出難以置信的震驚.

"稍安勿躁!"容楚卻只是淡然地擺手,他依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齊相見容楚如此淡然,他眉心不動聲色一挑.

這時,老皇帝已經在他那幾十名死士的簇擁下上了九龍金階.

只是他這幾個月東躲**,食不果腹,身上衣服也是庶民所穿的粗布衣裳.

此時的老皇帝看起來與這金碧輝煌的太極殿,以及那象征著威嚴與天下至高無上權力的龍椅實在格格不入.

太極殿內的群臣不由都目不轉睛望著老皇帝,他們都沒想到瑾王的登基大典竟然如此一波三折.

而且最後還成了這樣一幅局面.

從內心深處來說,大部分的朝臣都不希望老皇帝再做皇帝,因為他們都很清楚他是有多無能以及昏庸.

可是若容楚真的不是容氏嗣,那麼他確實沒有資格繼承大乾的皇位.

尤其是如今他還承認了就是他謀害太上皇……

群臣們都在等著看老皇帝究竟要如何處置容楚.

況且,不論老皇帝品行如何,他畢竟是大乾正宗的皇族嫡系.

此時,也只有容楚仍然是一副冷峻的樣,仿佛對那些指控都無所謂.

然而,這邊老皇帝剛坐上龍椅,太極殿外,頓時也響起了一道洪鍾般的聲音.

"這個皇位,你也沒資格坐!"

所有人都沒注意到竟然有人進來,聽到聲音後,方才扭頭看去,這一看,群臣不由全都露出驚訝神色.

因為進來的不是旁人,而是之前叛,變向老皇帝,後來一夕之間,又和幾萬大軍突然平地消失的德王.

"是你!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你還有臉來!"老皇帝一看到德王,頓時惱恨不已,猛地站起身來指著德王就罵.

他就是因為太相信德王,才會將臨清城全托付給德王,也完全暴露了他自己的位置.

可是到頭來,德王這小人竟然背叛了他,害他差點就被容楚手下生擒!

這邊老皇帝看到德王就像見了仇人一樣,其余群臣則是眼露不善,尤其是傅炎那一眾武將.

因為他們可都是與德王交戰過,而且他們對這個兩面三刀,心思狡詐的男人實在沒好印象.

只有容楚,像是早就料到德王會出現一般.只見他依然抱著胳膊氣定神閑站在那里,冷冷瞥過去一眼後,唇角也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

"德王來干什麼?"沐凝眉心顰起,心中疑惑.

和沐凝有相同疑惑的顯然不在少數,所有人都盯著德王,不知道他此時出現在這里究竟是何用意.

聽他剛剛那番話的意思,說容光年沒資格坐這個龍椅,難道他也想爭奪這個皇位?

可是德王雖然也是容氏孫,但卻屬于旁枝,按祖法,除非皇帝嫡系一脈無後,才會考慮他這種旁系皇親的.

"皇上,哦不,現在應該稱呼您一聲太上皇!"德王掃視一圈,眼神掠過容楚,他眼底閃過得意,隨即就對著老皇帝說道.

"你胡說什麼?"老皇帝當即厲聲喝問.

"我胡說?"德王一挑濃眉,環眼里迸出戾氣.

他忽然從懷里取出一道明黃色看起來像是聖旨一般的卷軸.

他迎風一抖,讓所有人都看著那卷軸上的題頭.

"看清楚了,這可是太上皇您親自寫下的傳位詔書!"德王冷笑說道,"上面可是有太上皇您的親筆署名以及傳國玉璽的印記!不信大可讓人一驗!"

德王此話一出,立即有幾名禮部大臣上前接過那詔書仔細研看.

這一看,那幾名大臣無不點頭,"確實是皇上的字跡!"

"傳國玉璽印記也非常清楚,不似作假!"

此話一出,太極殿內,頓時再次響起一片嘩然之聲.

而老皇帝卻在聽到那幾名禮部大臣的話後,剛剛還志得意滿容光煥發的面容霎時就是一白.

他雙腿好像也失去了力氣,猛然往下一墜,他一下就癱坐在了龍椅里,手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齊相此刻也上前,拿過那詔書看了看,他隨即抬頭看德王.

德王卻是一副傲慢的姿態,頭顱昂的老高.

齊相又看容楚,卻見容楚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齊相心里頓時就明白了一切....

,:..

上篇:345 塵埃落定(三十)之狼子野心     下篇:347 塵埃落定 之 真假太上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