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352 後續(二)  
   
352 後續(二)

後續二

如今正是一年中最熱的季節,白日里驕陽似,現在雖然日頭落下,但到處都是暑氣蒸騰.<#..

不過這深宮里綠樹成蔭,尤其是這一處舒心宮迎湖而建,湖中是大片大片的荷葉,宮殿四周也有樹木,是以在這里根本就感覺不到暑熱鈐.

沐凝跟著容楚一進來,宮女太監立刻跪了一地洽.

"皇上."溥公公也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太上皇過來了.

"父皇!"容楚一看到須發皆白老者那清癯的臉,他鳳眸里的光立即變得柔軟.

"楚兒來了,還有阿凝,快坐!"太上皇看到容楚,顯然也非常高興.

他讓溥公公將他推到一側,讓容楚扶沐凝坐下.

容楚見沐凝一進來就在犯傻,于是輕輕搗了她一下.

沐凝反應過來,立馬彎了眼睫,呲牙甜甜叫道,"父皇."

太上皇嘴角勾起慈愛的笑容,他容楚,又望望沐凝,眼神溫暖.

"父皇,你身體好些了嗎?"容楚關心問道.

他很清楚,太上皇的身體這些年被摧殘的太厲害,不但身中劇毒,癱瘓在**,而且還被囚禁.

這對曾經叱咤風云,幾乎將整個天下都握在手里的霸主來說,真是極大的諷刺與折磨.

而當時的曹太後與老皇帝正是為了羞辱他才會留他一條命在.

只是,容楚想,無論是曹太後還是老皇帝,恐怕都不曾想到,他們將太上皇藏在那樣隱蔽偏僻的地點.

又讓那個窮凶極惡的吳大海扮成老太監的模樣看守著,他竟然也會誤打誤撞地找到那里.

"好多了,也幸虧有你師門那幾位在,否則父皇這殘破的身體根本就不可能恢複!"太上皇苦笑說道.

"父皇,有師尊在,一定會治好父皇的!"容楚道.

太上皇點點頭,他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關心問道,"楚兒,阿凝身體有沒有事?"

沐凝從進來坐下後就開始神游,此刻聽太上皇提及她名字,她這才望過去.

"無妨,可能是這幾天擔心瑤瑤,今天又一路奔波,傷了元氣,休息一下就好了."容楚回眸看沐凝,他鳳眸里布滿了關切與**溺,伸手想要握沐凝的手.

但是,沐凝對容楚的眼神完全視而不見,他手伸過來,她就抬手捋頭發,讓容楚的手落了個空.

她腦海里還在消化著下午他跟她說的一切,哪有空理他!

容楚俊臉僵了僵,他狠狠瞪沐凝一眼,但是現在在太上皇面前,他也不好懲罰這笨鳥,只好將這口氣咽下,等回去再收拾她.

竟敢在父皇面前這麼不給他面!

沐凝抬頭望天.

哼!她現在才不怕容大爺,肚里還揣著兩只呢,看他敢動她!

一想到肚里那兩只,沐凝小臉就苦了下來,哎,她根本就不知道這是怎麼給種上的.

太上皇瞧著兩人神情,不由莞爾.

容楚也發現自己似乎是忘記正事了,于是他趕緊將目光從沐凝臉上收回,看定了太上皇,問道,"父皇,我想知道——"

"你想知道我和你娘的事是嗎?"太上皇不待容楚說完,就猜到了他的來意.

"……"容楚抿唇,目中掠過一絲悲涼,他點頭.

其實那一日他被叢芷卉破壞了心情,偶然路過深宮,發現那座破敗宮殿,又見了那個外出取食物的老的不成樣的太監後,他就已然察覺到不對勁.

因為他竟然發現那老太監看起來明明已經老的眼睛都看不見了,滿臉橘皮,佝僂著腰,走路都不穩.

可是他拎著籃的手卻分明就是壯年人的手,而且一看就是練過掌上功夫的.

當時容楚心里就起了懷疑,他不動聲色地命人暗中查探.

卻不想,竟然讓他發現所有人都以為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駕崩的太上皇,竟還活著.

只是太上皇中了毒,多年癱瘓,嗓也毀了,他看到容楚,雖然激動,可是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然而睿智如容楚,哪里還猜不到那幕後黑手是誰?

後來,他也就將計就計,果然引得老皇帝露出了馬腳.

也怪老皇帝太過自信,以為他當年的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覺,以為將太上皇藏在這深宮里,就不會有人發現.

可是,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我與你娘的事麼……"太上皇似乎是在回憶,他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惘然和留戀.

容楚一瞬從記憶里抽離,他看著太上皇,心忽然在胸腔里狂跳起來.

他剛出生就沒了娘,之後一直是跟著秦傲天做那種暗無天日的殺手.

但是秦傲天根本就沒告訴過他有關他身世的一句實話.

如今,他終于知道自己生父是誰,恐怕,也只有太上皇才能明確得告訴他,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容楚突然緊張起來,但是此時沐凝比容楚更緊張.

她兩眼發亮,耳朵都豎了起來,完全就是一副要聽八卦的興奮表情.

容楚眼角頓時一陣狂抽,不過他的緊張情緒倒是因著關注沐凝而淡了些許.

"一轉眼,都已經三十多年了……"太上皇沉吟半晌,忽然垂眸長歎一聲.

沐凝聞言,眼睛頓時一亮,她斜眼看容楚,以眼神無聲鄙夷,"老妖怪,原來你都三十歲了,真老!"

容楚哪能看不懂沐凝那副表情的含義,他額頭青筋頓時狂跳了起來.

但是現在也不是和她算賬的時候,他不想打斷太上皇的回憶.

因為太上皇嗓曾經被毀,這些天都是東方焱用藥在調理.

這兩天剛能說話,他不能讓太上皇太過勞累.

此時,太上皇也已經緩緩開口說道,"我與你娘的相識,是在中州.當時她扮男裝出游,我是為母後去中州尋藥,路上遇見她被山匪打劫,我救了她……"

說到這,太上皇聲音頓了頓,他清瘦的面容上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幸福,似乎又陷入了往昔美好的回憶里.

沐凝歪著頭看太上皇,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人一定是第一眼就被那位女扮男裝的天下第一美人迷住了.

因為他的眼中,滿滿的都是幸福.

"那之後的故事,想必你們也能想象的出來,她與我一路同行,游遍南方,我們都對彼此有意."太上皇說得很慢,但每一個字都是那般堅定.

"可是後來,當我表明心跡,她卻拒絕了我,她沒有說原因,而且當天便與我分開."

"是因為她已有婚約?"容楚沉聲問道.

太上皇雙手握緊了輪椅的扶手,他黯然點頭,"我到處找她,當我終于得知她就是西岳的敏公主,我不顧一切尋去.

可是她告訴我,她已有未婚夫,是西岳的大將軍秦傲天,可是我不想失去她.那時大乾與西岳已經開戰,我讓人傳話給西岳的皇帝,願用休戰與三座城池向西岳提親迎娶敏公主."

聽到這里,容楚不由擰了眉心,因為在他僅有的關于他母親的描述里,就是豔婆婆告訴他的那些.

可是很顯然,豔婆婆的敘述與太上皇所說有很大的出入.

豔婆婆告訴他的是,敏公主是與大乾皇帝有染,珠胎暗結後沒臉再見秦傲天,這才提出了悔婚.

但他此時聽太上皇的意思,似乎另有隱情.

"西岳皇帝也答應了我的請求,他下旨廢婚,萱兒與我都以為我們之間不會再有阻力,所以,我們就……"太上皇忽然閉上了眼睛.

好半晌他方才繼續說道,"可是,秦傲天卻無論如何都不肯退婚!那時候兩國已經休戰,但秦傲天故意挑釁,又讓戰爭爆發,西岳皇帝也突然得了怪病,無法動彈不能言語.

我所有的努力眼看都化為了泡影,萱兒那時候又已經有了身孕,我想帶她走,可是秦傲天控制了西岳皇帝,萱兒她不能走.後來,我應戰,率領大軍兵臨城下,可讓我沒想到…的是…"...

,:..

上篇:後續(一)     下篇:後續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