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後續 (三)  
   
後續 (三)

後續三

太上皇的聲音忽然慢慢低沉了下去,他雙目也緊緊閉上,消瘦的臉上更是漫上了一層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悲哀...

那樣的悲傷氣息,瞬間就將這一處籠罩鈐.

沐凝剛剛還在游離的心突然像是被什麼狠狠撞了一下,她看著陷入極度悲傷中的太上皇,眼前仿佛浮現出當時景象洽.

這一瞬,她清麗雙眸中不由染了霧氣.

"父皇……"容楚的心也跟著狠狠一顫,他看向太上皇,張開口,似乎是想阻止太上皇繼續說下去.

因為他看出來太上皇情緒很不穩定,顯然那一段回憶對他來說是此生最不願回想的苦痛.

然而太上皇卻擺了擺手,示意容楚他沒事.

隨即,他又接著說道,"秦傲天要我退兵,並且在大軍面前自斷一只手臂謝罪,我全都答應了他,我只要他放過萱兒,可是——"

太上皇的聲音再次一頓,這一回,他竟是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父皇,別說了!"容楚亦是猛地捏緊了大掌,他垂下眼眸,俊臉一瞬緊凝.

沐凝眼中也漫上了悲傷情緒,她伸手,握住了容楚大手,雖然沒有說話,卻是在給他無聲的安慰.

容楚也反手握住沐凝柔軟素手,他抬眸看她,兩人視線交彙,他在她眼中看到了心痛.

"我眼睜睜看著萱兒從那城樓上躍下,卻救而不得,所以我一怒之下,就率軍破了西岳皇城."太上皇目光似乎也飄遠了,他低聲呢喃,"可是萱兒卻再也回不來了……"

屋里的氣氛越來越壓抑,但是無論是容楚還是沐凝,都沒有去打斷太上皇.

"後來,我到處找你,卻遍尋不得,直到那一年,你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一眼就認出了你.因為你和萱兒是那般相像!"

太上皇抬眸看向容楚,他眼中也彌漫了濃到化不開的情愫.

"即使我知道你是被秦傲天撫養長大,接近我也有其它目的,可是我還是抑制不住地想要給你我所有的一切……"

不但是容楚,就連沐凝此時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描述她的心情了.

一生摯愛,生離死別,不過如此.

沉默中,容楚忍不住問道,"我娘她,究竟有沒有愛過秦傲天?"

這也是一直困擾容楚的問題,在秦傲天所告訴他的話中,是說敏公主移情別戀,與他人苟合,才會令他覺得受到屈辱,以至于性情大變.

可是容楚從太上皇的描述中來看,太上皇與敏公主分明是情投意合!

太上皇聞言,目光不由閃了閃,"萱兒曾經告訴過我,她雖然與秦傲天自幼相識,但是她對秦傲天很陌生,那紙婚約也是西岳皇帝為了讓秦傲天為國效忠而立下的."

容楚聞言,唇角忽然露出一抹苦笑,"原來他口中竟連一句真話都沒有!"

"萱兒說秦傲天心機極深,而且野心勃勃,他會求娶萱兒,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西岳皇帝膝下只有萱兒一女."

說到這,太上皇忽然冷笑,"在秦傲天心里,他得不到的,甯願毀去也不會讓別人得到!後來曹氏得知我欲廢太,便勾結了秦傲天對我下手."

"我之所以能留下一條命在,也是秦傲天的主意,因為他要我生不如死!"

……

當容楚與沐凝從舒心宮中出來時,已經是月上中天的深夜了.

夜晚的皇宮,除了蛙鳴蟲叫,十分安靜,暑氣也已消除,涼風撲面而來.

然而兩人卻都沒有說話,就這麼一路沉默著走回了依蘭殿.

直到睡覺前,容楚眼中的黯然方才淡去,他摟著沐凝,用鼻輕輕蹭她頸窩.

"阿凝,謝謝你讓我這麼幸福!"容楚低聲呢喃.

"癢死了!"沐凝縮了脖閃躲.

可是她越說癢,容楚就越是撓她.

不過他也知道她如今有孕在身,所以也不敢往腰上肚上撓,而是撓她脖.

沐凝郁悶不已,只能像是烏龜一樣縮著脖瞪容楚."再敢瞪我,我吃了你!"容楚作勢要去咬沐凝.

沐凝忍不住朝天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她見容楚心情已經平複,大眼睛眨了那麼一眨,她突然小聲問道,"你真的已經三十好幾了?"

容楚似乎根本就沒想到沐凝會問這個問題,他當即就是一愣.

沐凝卻是已經掰著手指頭數起來了,"我今年十六歲,算你三十二吧,我了個去的,老妖怪你比我足足大了十六歲哎!"

"你都可以給我當爹了哎!"沐凝比劃著手指,一臉震驚地給容楚看.

"爹你個頭啊!"容楚聞言,額頭青筋頓時一陣狂跳.

他毫不客氣地就敲了沐凝腦門一下,"爺明明才三十,哪有三十二?而且你也不是十六歲,你已經十九了!"

"胡說!姑娘我明明才十六!"沐凝嘟嘴,不滿道.

"十六個屁,瑤瑤都兩歲了,難道你十三歲嫁給我,十四歲生瑤瑤的?"容楚沒好氣道.

沐凝一聽這話,頓時像只泄了氣的皮球,蔫了.

是啊,就算她再不想承認她生過娃,瑤瑤模樣在那擺著呢,而且肚里揣著的這兩只也不好解釋.

"哎,好惆悵!人家明明還是黃花閨女的嘛,都是你這老妖怪害得!"沐凝氣惱捶**.

"還敢說!"容楚伸手就去掐沐凝下巴,一臉猙獰,"你是忘了爺是怎麼治你的了是吧!"

"君動口不動手!"沐凝一把拍掉容楚大手,斜他一眼.

"這可是笨鳥你說的!"容楚笑眯眯,立刻翻身而上,也不等沐凝有所反應,他已經吻住了她.

沐凝想推開他,可是她哪有那個力氣,而且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結果,自然就是容楚一陣瘋狂采擷,沐凝雖然忍無可忍,卻不得不忍……

時間一天天過去,容楚自登基以後,大乾國力蒸蒸日上,他本就有著治國之才,群臣拜服.

而容楚早年間縱橫沙場,軍事才能亦是不容小覷,是以自他登基為帝後,大乾周邊那些番邦小國皆是奉上歲貢甘願為臣國.

尤其是在容楚下令揮軍北上,直搗北金上京之後,大乾威名赫赫震天下.

在清剿德王叛,亂後,大乾的帝都城,一切似乎都已走上了正軌.

可是最近容楚很頭疼,能讓他頭疼的事可不多,除了他後宮里那只就快要臨盆的笨鳥.

沐凝這一胎懷的很舒服,能吃能睡.

神農谷的幾位神醫在瑤瑤出生後,都曾潛心研究過千金婦科,所以經他們一致診斷,沐凝這次懷的是雙生.

雖然容楚並不在乎男女,但是如今身在其位,他必須得有嗣傳承.

否則那些大臣肯定又要拿這個來逼他廣納後宮.

所以在得知沐凝這一胎懷了兩個兒,他還是非常高興的.

因為這樣一來,不但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沐凝也不用再受生產之苦了.

關于納妃一事,從容楚登基後就不斷被提及,容楚已經拒絕多次,也責令那些大臣無需多言.

這件事他還不敢讓沐凝知道,因為他發覺沐凝最近有些怪怪的.

他覺得她好像是恢複記憶了,可是任他旁敲側擊,她都不理他,弄得容楚也迷惑了.

不過容楚倒是知道,以沐凝的脾氣,如果知道他要納妃,那肯定又要卷包袱跑路.

他可再也承受不起失去她的痛苦!

時間轉眼就到了二月底,沐凝即將臨盆,容楚再次自動轉換成焦躁不安的產夫模式.

與他一同轉換的還有土豪大人和瑤瑤.

土豪大人自然是還想當寶寶干爹,瑤瑤則是看她爹那麼焦躁,于是也跟著焦躁起來.

照例還是由軒轅姑母來為沐凝接生.

待到沐凝終于發動,容楚正在京郊大營,他一聽到消息,當時就跨上馬,絲毫不顧他皇帝形象,一路狂奔回皇宮....

,:..

上篇:352 後續(二)     下篇:後續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