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十三,女人的煩惱 
  
十三,女人的煩惱

終于到長興了,小魚腰酸背痛,基本上是靠風雷火半拖半抱才從馬上下來.

看了看四周黑燈瞎火全是樹,小魚緩緩的眨眨眼,問:"這就是長興?一家房子也沒有?"

"呵呵,城門早關了,進不去."

風雷火扶住她走到大樹後,哦,又是一座破廟:"今天住這里,保證有酒有肉."

"嗯."

對于他的本事,小魚早已經領略過,忍住隱痛,走到廟里的蒲團上坐下,自己動手從佛象下面的帳幔里摸出一大壇酒和兩個爛碗.

"哧"的一聲.

廟里亮了起了,風雷火把火堆燒得旺旺的,因為他就發再小魚臉色不對了,而且她一直在抖.

溫暖的火烤得風雷火出汗了,他回頭望去,紅紅的火光映在小魚臉上,竟然也掩不住她那一臉蒼白.風雷火的心沉了下去,小聲的問:"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找個郎中來看

看?"

"不用."

小魚從牙縫里擠出了麼一句話,抬起略微顫抖的手掌拍開酒壇.MD,以前每個月從來也沒有這麼痛過,難道這次是因為在馬上顛得太厲害?!

風雷火從小魚手中接過酒壇,把碗擦乾淨,再滿上,送到小魚嘴邊.

小魚就著他的手一口喝干,嗆得眼淚婆娑.

"你坐一下,我去找吃的."

"好."

深秋的夜里總是微涼.

還好有酒.

剛才的那一碗酒已經上頭了,小魚覺得暈乎乎的,一股熱流向全身漫延,肚子也沒有那麼痛了.

"酒真是個好東西."

小魚喃喃自語:"剛才這麼失態,不知道風大哥會不會因此看不起我."

突然,小魚開始對自己是一個女人這個事實憤怒起來,本來自己覺得男人比女人強不了多少,所以才想出來游曆江湖,現在光是每個月那個"親戚"的到來就要被打倒嗎?答案

是否定的.

噌的跳起來,小魚躲到里面破爛的小廂房里整理了一下.趁風雷火回來之前把廟里簡單打掃了一下,還鋪好了床.

"魚..."

風雷火一沖進來就怔了一下,剛才還病焉焉的小魚怎麼一下就生龍活虎啦?

小魚對他笑了笑,飛快的拔出刀,只聽"刷,刷,刷"幾聲過後,牆邊的爛木架已變成一堆柴火.

"你沒事了?"

"沒有啊,我哪里有事,呵呵."

晚餐還是野兔,而且烤得很香,還好,因為灌了好多酒,所以小魚的肚子不那麼疼了.

"魚."

風雷火擔心的摸摸小魚的額頭:"你沒事吧,我看你的胃口不太好?"

"呵呵."

帶著一點酒意,小魚笑眯眯的搖搖頭:"沒有,可能是太累了,所以不太想吃."

"那你吃完早點睡."

"嗯."

...

半夜里,一陣絞痛把小魚從夢中驚醒,睜開眼一看,火光早已熄滅.

褲子上濕漉漉的,看來不洗洗是不行了.

爬走來,拿走包袱,小魚慢慢往外走,她記得廟門口有一個小井,正好趁風雷火睡著了趕緊出去清理一下.

小魚迷迷糊糊向處走,突然腳下踏到一個不明物體,那物體發出"啊"的一聲叫喚,把小魚踢倒在地.

"噌"

一陣刀光映著月色架在小魚脖子上,把她的磕睡蟲全部嚇飛.

"誰?"

"我."

"魚,你不舒服?"

"沒有,有點悶,想出去走走."

說完,小魚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麼睡在這里,我不是在牆邊給你鋪好床了?"

"現在出去走?!"

風雷火爬走來,揉揉眼睛,往外面看了看:"這麼黑,不如我陪你,我就是因為看到你不舒服在睡得離你近一點,怕你半夜里犯病."

"啊..."

小魚尷尬的搖手:"不用你陪,真的不用."

"沒事,反正我也醒了,陪你出去走走也好."

"討厭!"

小魚急了,口不擇言的罵:"誰要你多事!我就是要自己一個人去."

風雷火看了看小魚手上的包袱,不再說什麼.

有點後悔自己的態度,但是現在沒有時間想這麼多了,小魚頭一低,沖出廟門,回頭叫了一嗓子:"不管外面有什麼聲音,你絕對不許出門半步."

"嗯."

看著小魚離去的背影,風雷火心里涼叟叟的,她半夜里拿著包袱出門,八成是想走了.唉,看來當年算命的說自己的孤星命真的沒有說錯.眼睛一酸,風雷火幾乎落下英雄淚來

,虧自己把魚當成親妹妹,她不說一聲就要走了.

這時候,廟門外傳來一陣陣"骨碌碌,骨碌碌"的怪聲音,在靜靜的黑夜里特別刺耳.

難道有鬼?不會吧,這地方我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從來沒有這種情況發生過!

風雷火下意識的抖了抖,不對,小魚還在外面,看樣子絕對走不了多遠,如果她遇到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怎麼辦?

想到這里,風雷火急忙跳起來,關于鬼的事情以後再想,還是先把魚找回來再說.

急奔到門口,風雷火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好厲!

他拍著自己"嘭嘭嘭"跳得厲害的心髒輕輕噓了一口氣.

門外水井邊,小魚衣衫半褪,雪白有肌膚在月光下瑩白如玉,纖纖的腰肢若隱若現.

"啪"

一聲脆響.

風雷火的臉紅了半邊.

真不是個東西!風雷火暗暗罵自己:絕對不可以對自己的妹妹有非份之想.

突然,風雷火笑了,是啊,剛才自己想到哪里去了,魚怎麼會是那種夾帶麼私逃的人!剛才那一陣陣怪聲,不過是小魚轉動井轱轆打水的聲音.

慢慢的躺回自己的鋪位,風雷火安心的睡去.

小魚換了身黑衣褲,躡手躡腳的走回自己的鋪位,這下好了,可以安心睡了,打了個長長的呵欠,她很快進入夢鄉.

...

"魚!你受傷了!"

什麼?

小魚迷迷糊糊睜開眼,看見風雷火正站在身邊.

他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一只顫抖的手指指著草堆邊緣.

怎麼了!

小魚坐起來一看,臉頓時象火燒一樣紅,她尷尬說:"沒有受傷."

"你別騙我!"

風雷火強行把小魚拉起來,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全身好幾遍,擔心的說:"不可能沒受傷,不然哪來這麼些血跡!"

"哎呀..."

這種話讓小魚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口呢?!

怔了半天,她終于低下頭小聲的說:"昨天晚上我肚子餓了,所以出去抓了只野鴿子,那血是不小心濺到我身上的."

"哦,呵呵呵,"

他看了看小魚的臉色,再想了想,終于放心下來:"傻丫頭,餓了怎麼不叫我,處理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太容易了."

--

追風變樣了,昨天經過一陣狂跑,再啃完了一片草地和洗了個澡後,以嶄新的面貌出現的兩人面前.

"這是我們的馬嗎?"

小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當然是了."

風雷火莞爾一笑,把手中的刷子丟在地上:"雖然還是瘦了點,但是毛發經過清洗打油,當然漂亮多了."

"嗯."

小魚看了看那一人一馬,兩者都是黑得發亮(當然一個是衣服黑這,另一個是皮光毛亮),而且兩者都是乾淨整潔,小魚突然覺得這一人一馬站在一起,真是太相配了.

"魚."

風雷火淡淡一笑,瀟灑的用腳勾住包袱用力一踢,包袱劃著漂亮的弧線落在馬鞍上:"我們該出發了."...

,:..

上篇:十二,瘦馬    下篇:十四,錢總不夠花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