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六,大火 
  
二十六,大火

眼見天色已晚,風雷火把馬停了下來.

看了看前面,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清楚,小魚識趣的問:"大哥,這里有廟?"

"沒有."

"那我們為什麼在這里停下?"

"前面就到阜陽了,城西大樹下有個狗洞,你從那里進城去."

"狗洞?"

這對一個俠士來說,簡直是汙辱!

"對."

"大哥,你的意思是你不進城?"

"對,我還有事要辦."

"不行."

小魚堅決的說:"要去哪?我們一起去.我絕對不會自己跑去鑽狗洞的."

看著她那堅定的神情,風雷火一時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

剛才在路上跑了四個多時辰,早就累了,可是一想到那個萬春紅,風雷火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肯定認識萬春紅,而且認識了很久了,那種熟悉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了,難道她真的是…甩甩頭,風雷火不敢深想,為什麼她變了這麼多,雖然快十年沒見了,但是一個人再變,相貌也不可能變得完全不同.

可是,應該不會搞錯啊!

所以風雷火決定,再回去花月樓一探究竟.

"魚,"風雷火試圖說服她:"我是想回合淝去,你想想,這來回還要跑八個時辰,再說追風也累啊,還有我可能還要在那里呆一會,你看這…"

"追風,"小魚跳過與風雷火的對話,真接問馬兒:"你再跑上一整天累不累?"

象被侮辱了一樣,追風精神抖擻的跺跺四蹄,長出一聲不滿的長嘶.

"看,它說不累."

風雷火無語.

看著湊到眼前的一人一馬,風雷火下定了決心:"那好,我們走."



摸回合淝城,已是半夜里了.風雷火把追風放在城外一個爛茅屋里,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根長繩來,繩上還結著一個三爪勾.

"這個是…"

風雷火看了看小魚不解的眼神,有點不好意思,因為這個東西通常都是那些專門爬牆的宵小專用工具.

清了清嗓子,風雷火解釋到:"城牆很高,一會要是用輕功也不行,它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哦,想得還真周道.

小魚在城牆根看了看,果然需要那個東西,以她的輕功,怎麼樣算也還差那麼半米一米的距離,到時候飛身上了一半,沒有落腳的地方,會掉下來的.

風雷火走了出來,只見他停了下會,暗自運足功力,噌的一聲,飛得很高.

抬頭看去,風雷火竟然可以跳到牆頭上,並沒有用那根繩子,小魚不禁對他的輕功豎起了大拇指.

我也來試試,小魚對自己說:大哥能行,我應該也差不了多少.

象風雷火一樣,小魚也運釀了一會,用力提氣往上一躍……呀,飛得太近!

眼看城牆離自己越來越近,只聽"咚"的一聲,小魚的腦袋磕在了牆面上,頓里痛得淚花迸流.

"魚!"

風雷火大驚失色,連忙把勾掛在牆頭,飛快的跳了下去.

小魚被風雷火拉住了,兩個人在城牆中央搖晃.

小心的抬起頭,風雷火不敢看小魚的表情,用腳趾想都知道,她肯定又要難過了.

"呵呵."

小魚努力把淚水眨回去,強忍住腦袋和心里的傷痛開玩笑:"大哥,原來你是為我才准備這根繩子啊."

風雷火的手在繩子上一用力,兩人立在了城頭上,仔細看了看小魚,除了鼻子還有點紅外,其它並沒有異樣.

"別這麼看我,我沒事."

只見她笑了笑,故意轉頭看向別處:"大哥,我們一會要去哪?"

魚肯定剛才哭過了,風雷火關心的看了看她,並沒有揭穿,提起要到什麼地方這麼事,他覺得有點難以啟齒,"嗯…花月樓."

他不知道,對小魚來說,那只是個地點的名字,對于妓院,小魚並沒有概念.不過要是風雷火知道小魚在畫舫上有過什麼行為的話,他肯定會考慮要不要帶她去的.

跟在風雷火身後,小魚一路狂奔.

突然他停了下了,怔在原地.

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前面不遠的一處宅地,此時正紅光映天,濃煙滾滾!

"春雪!"

風雷火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喊,沖了下去.

"大哥!"

下面火正旺,豈不是找死!小魚大驚,馬上跟了下去.

眯著眼,小魚在濃煙中找到了風雷火,他正發瘋一樣到處亂到.

放眼看去,死尸疊,風雷火不停的在翻找,仿佛要找什麼重要的人.

"大哥,你找什麼?"

小魚被煙嗆得咳了起來:"我幫你."

"一個漂亮的女人."

風雷火已經紅了眼,他推開小魚,往後院里跑去.

漂亮的女人?

小魚按照這個標准也展開了搜索.

接連察看了好幾個女人的尸體,都長得很漂亮,小魚心里一陣發急,到底找的是哪一個呢,正在這時,一根房梁掉了下來,正巧打在她背上,震得她五髒翻湧.在她暈過去之前,明顯的感覺到那根梁子被人用手一擋,然後她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

"魚!魚!"

風雷火巨烈的搖晃著小魚,驚慌失措的他再也忍受不住這樣的雙重打擊,失聲痛哭起來.重重的拍擊了一下地板,風雷火仰天大叫:"為什麼!難道真象師父說的那樣,我的命太硬?所有身邊的人都留不住?所有身邊的人都會死!"

正在他傷心流淚的時候,一只有氣無力的用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我還沒死呢,不用哭."

"魚!"

風雷火驚喜交加之余,一把將小魚抱進懷里,摟得死緊.

"呀!"

小魚雖然用力咬緊了牙關,還是忍不住痛呼了一聲,剛才被那麼重的梁子砸了一下,現在又被強壓在他懷里,真是痛啊!

"大哥…"

小魚歉意的出聲了,本來目前這種情況是不應該打斷風雷火表演友情的,但是這份友愛實在太重,重得她受不了:"可不可以…別抱那…麼…緊…"

"對不起."

風雷火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他尷尬的放開小魚:"我還以為你…"

"全靠你剛才幫我擋了一下,不然我可能就有事了."

小魚笑了笑,誠懇的對他說:"謝謝."

"我…沒有啊,我剛才一直在後院."

風雷火神色一緊,突然反手重重打了自己一記大耳刮子:"我是看到前樓塌了才跑出去的,結果找不見你了,有人用石頭打了我一下,我才追出門,才看到你躺在這里!唉,都怪我,要不是路過的救了你…我真是太該死了!"

說完,他抬手又准備再刮自己一下,小魚急忙拉住:"大哥,別這樣,也是我不好,警覺性太差,堂堂一個江湖俠客,竟然連這種常識都沒有,哪怪得了你!"

"不,要不是我把你拉了進去…"

"你又沒有拉我,是我自己跑進去的."

"可是我…"

"算啦!反正我們兩人都沒事."

小魚盯著風雷火的眼睛問:"既然兩個人都沒事,那還爭什麼!"

"魚,"風雷火歉疚的看了看她那張花貓似的臉,一字一句象承諾般的對她說:"放心,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冒險."...

,:..

上篇:二十五,狹路相逢    下篇:二十七,病來如山倒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