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七,病來如山倒 
  
二十七,病來如山倒

迅速把小魚安頓在城西破廟里,風雷火急急的出了門.他知道,今天晚上是走不成了.

小魚的傷勢還沒有確定,必須請一個大夫來看看,而花月樓的事情還沒有搞清楚,現在就是八匹馬來拉風雷火,他也不會走.

剛才在廟里,小魚一聽風雷火要去找大夫,就大力反對,雖然她一直說自己沒事了,但是風雷火哪能放心呢!

小魚的背才被掉下的來梁柱砸中,怕是有傷到內髒也不知道,這種事絕對不可掉以輕心,所以風雷火對小魚的抗議不予理睬.他不知道,小魚從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最怕吃藥.

看著要出門的風雷火,小魚一陣頭暈,她知道就算她不吃,風雷火也會拿漏斗來灌她的.

現在是半夜,風雷火一邊跑一邊考慮,他要到什麼地方找大夫.城東北方倒是有幾間醫館,但現在早就關門了.不過無所謂,他已經做好砸門的准備,哪怕是扛,他也要把大夫扛回來.

耳邊風聲呼呼,風雷火跑得很快,前面就是花月樓了,那里正聚集著一幫官差,正在考慮要不要上前打聽一下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越過了他.

"別那麼急."

風雷火停了下了,冷眼看了看這個人.

來人是一個身著青緞長袍的青年,長得一張國字臉,正氣凜然的臉上帶著令人詫異的嬉笑.

光憑剛才他一個輕躍就超過自己的身手,風雷火已經很是佩服了,但是此時風雷火正焦頭爛額,打量了青年一下,冷冷的說道:"如果是問路,對不起,我現在沒空."

"卟哧"一聲,青年笑了.他笑眯眯的說:"果然,她交的朋友真是與眾不同."

風雷火偏開頭,准備離去,青年一閃身,攔住了他的去路.

"先別急著走嘛,汪小魚的傷已經沒有大礙了,不如和我說說話."

"你怎麼知道?"

看著青年,風雷火恍然大悟:"是你救了她?"

"非也."

青年搖頭晃腦的說道:"我本來是要救她的,不過有人搶先了一步,那人已經為小魚療過傷了,你盡管放心."

原來這個青年是特意來告訴這個消息的,雖然看他一副痞子樣,又嬉皮笑臉,但是心底卻不錯.

"多謝,請問閣下是?"

"以後會知道的.還有,花月樓里該死的都死了,沒事的肯定往洛陽方向走了.嘿嘿,我想你會願意知道這件事情的,所以多嘴告訴你,不用謝我,我這個人一向八卦慣了."

那麼萬春紅很可能沒有死,而是去了洛陽!她到底是不是春雪呢?風雷火並不敢完全肯定,畢竟人有相似物有相同嘛.輕歎一聲,風雷火發現手里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藥瓶,耳邊傳來青年的說話聲:"這個拿回去給汪小魚內服,一天一次."

抬走頭,風雷火沒有說話,因為青年早已經消失在黑夜里.

此人身手如此好,又不肯說出身份,想來小魚應該認識,怎麼從來沒有聽她說過?

算了,風雷火拿走藥瓶往回走,目前來說,小魚的傷最重要.雖然那人說她沒什麼大礙,但是風雷火還是心急如焚.

小魚在廟里躺著,想起中藥的那股味道,肚子就一陣翻騰.喝不了,我真的喝不了,她暗暗叫苦,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躲得過去呢?

發愁是發愁,但是也阻擋不了磕睡蟲的造仿,很快,小魚就到了半迷糊狀態.正在這時,一個白影飛進廟中,迅速向小魚靠近.

"誰!"

小魚打了一個冷顫,還來不及看清來人是誰,她就被點中睡穴倒在地上.

──

"你想干什麼?"

風雷火一進廟門,就看見一個白衣人把小魚抱在懷里.唰的一聲,風雷火拔出腰間的大刀沖了上去:"放開魚!"

"哼"

那人一面輕輕放下小魚,一面伸出手指一彈,"叮"的一聲大響,大刀嗡嗚不憶,被重重彈開,那人瞟了風雷火一眼,冷冷的說道:"現在逞什麼英雄,連保護她的本事都沒有."

雖然只是一指之力,意震得風雷火虎口發麻,連刀都握不住,差點跌落在地上.他定睛一看,原來是上次那個殺人的白衣少年.

"不管你多麼厲害,敢動魚就得死."

風雷火已經急紅了眼,他用力握緊大刀,再次撲了上來.

白衣少年身形一動,人已到廟門外:"要不是怕她不高興,你早就應該到死人堆里做鬼去了,不知道好歹."

"別走!"

拿走大刀,風雷火也縱身到門外,不等他有所動做,少年冷笑一聲,已絕塵而去.

"魚!魚!"

風雷火丟下大刀,沖到小魚跟前,眼前的小魚面色紅潤,呼吸均勻,應該是睡著了.

笑了笑,風雷火終于放下心來,這麼吵也能睡著,小魚真不是一般人.好累啊,風雷火靠著柱子躺下,看著火堆發呆.

跑了一下午的路什麼也沒有吃,然後又急急忙忙的連夜趕回合淝,早應該是又累已餓了.

風雷火奇怪的發現,自己現在並不想吃東西,雖然很累,很想睡,但是死活都睡不著.

如煙的往事在他眼前不斷浮現,春雪…

和萬春紅昨天下午才分的手,感覺好象已經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風雷火仔細的回想,到底她和春雪什麼地方這麼像.其實從聲音到長相,兩個人都截然不同,為什麼自己總有她們兩是一個同人的感覺!

想了想明天要准備的洛陽之行,唉,風雷火真不敢想象萬春紅是不是真的沒有死,是不是真的去洛陽了.萬一她真是的春雪,萬一他們相認,萬一她已經死了…風雷火的心象一會在冰里一會在火里那樣,千頭萬緒,哪里還睡得著!

──

小魚從睡夢中醒來里,天還沒有亮,她揉揉眼睛,發現風雷火還沒有睡.

"大哥,你怎麼不睡?"

"我不累."

風雷火疲憊的看了她一眼:"你沒事了吧,這個藥一天一顆,你把它吃了,再睡一會,我們天亮就走."

"胡說!"

小魚不滿的說道:"看你滿眼血絲,肯定累得不行了,趕緊睡覺."

風雷火搖搖晃晃的走過來,有點發抖的手把藥瓶遞給小魚.

"大哥,你病了!"

看著他一臉倦態,身形不穩,小魚急了:"大哥,你休息,我馬上去找大夫,我們再住兩天,等你好了再走."

"不行,就是死在路上,也要出發去洛陽,我…"

話還沒說完,風雷火已在小魚的驚叫聲中倒在地上.

沖上前,小魚把手掌放在他額頭上一試,竟然滾燙!雖然外面天還沒亮,但是小魚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一路狂跑在醫館門口,一記飛腳把大門踹開:"大夫!快起來救人!快∼點∼起∼床…失∼火∼啦∼"...

,:..

上篇:二十六,大火    下篇:二十八,兄妹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