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二十九,春雪 
  
二十九,春雪

一路上風雷火都默默無語,小魚回頭看了看他,也埋頭趕車.

"魚,"他緩緩的說道:"你想不想聽我講個故事?"

小魚眨眨眼,她本能的知道,風雷火要說的是他和春雪的故事,其實小魚早就想問了,不過她怕風雷火不願意說,所以一直也就沒有問.點點頭,她輕輕的回答:"想聽."

"從前,有一個小男孩,生在一個普普通通的家庭里.他的父親是個小老板,經營著一間小飯館,他的母親溫柔又漂亮,是天底下最好的母親.他們一家三口一直過著幸福的生活.在小孩十歲的時候,有一天,他和小朋友一起出去玩,因為別人欺負了他,他很生氣.當時,他對別人說'我討厭你們所有的人,我咒你們全家都死光!’那天,他是帶著渾身的傷回去的,因為他的那句話,激怒了那些大孩子,他們把他痛揍了一頓.回一家後,母親哭得很傷心,看到他傷成那樣,母親特別心疼.父親卻笑著說'沒事,男子漢大丈夫,這點小傷痛算什麼.等回頭我給你請個師父學功夫,以後咱們也不欺負人,但是決對不能讓別人欺負.’和他的父親一樣,那個小男孩也特別喜歡聽說書先生淡江湖中的軌事,所以男人都一樣,總做有一個江湖夢."

說到這時,風雷火突然停了下來,陷入了一陣沉思,正在小魚准備開口問的時候,他又接說往下說了:"沒等到小男孩的父親給他請來師父,一股瘟疫在縣城里蔓延開來,城里一半人都死了,沒死的也每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門.小男孩的父母都死了,沒有人敢到他家里來幫他把父母親埋掉,他們認為小男孩也死定了,商量著回頭要把所有家里死了人的房子都燒掉,以便滅掉瘟疫的根.隔壁的一家人也不敢出門,他們家里有一個漂亮的小女孩,以前和小男孩玩得最好,現在,每當小女孩雪兒要到男孩玩,總是被父母打罵著,不讓她出門.

小男孩很傷心,但是別人不來幫忙,他只能自己把父母埋掉.在屋子後面挖了兩個深深的坑,花了他五天時間.雪兒從家里溜了出來,要幫男孩的忙,但是男孩子也罵了她一頓,把她趕回家.男孩覺得,正是那天他的詛咒靈驗了,所以害死了這麼多人,也害死了他自己的父母!他很傷心,也很後悔,甚至想自己也跳進坑里,和父母一起死.但是他答應過自己的母親,母親在臨死要他發過誓,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為風家留下香火.埋好父母,小男孩重重在墳上磕頭,磕得地上全是血印.從那一天起,他就埋頭苦學廚藝,他要把父親留下來的小店繼續經營下去,而且要經營得有聲有色.就在那一年瘟疫過去不久,雪兒一家搬走了,聽說他們家搬到另一個縣城里投靠親戚去了.

于是,小男孩再也沒有朋友,雖然他慢慢長大了,性格也很討人喜歡,店里不是坐著聊天的男人就是坐著喜歡他的女人,但是男孩的內心還是沒有接受任何人.因為他覺得自己是個不幸的人,專門會給別人帶來不幸,他再也沒有罵過人,從不詛咒別人,哪怕遇到再不開心的事,他總是默默不語."

"你…不,他真可憐."

聽到這里,小魚淚到流出來了,回頭想想自己以前在家里的時候,比起小男孩不知道幸福多少倍,家里面有吃有喝,有疼愛自己的父親母親,還有三個任由自己欺負的三個哥哥,和那些到家里做客的武林人氏,個個都對自己很好.

風雷火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那後來呢?"

"有一點,隔壁的那家人又搬了回來,可能是在別的地方遇到不開心的事,他們又回到了老家.那一年,小女孩已經象你這麼大了.她叫春雪,是一個清秀可愛的女孩子,八年不見,小男孩忍不住跑到她家里去看看.春雪的媽媽熱情的招待了他,春雪也羞羞答答的走了出來."

說到這里,風雷火仿佛回到當年那個時候,整個臉都煥發出一種夢幻的光芒:"從那以後,他們越來越多的時間呆在一起,春雪總是到店里幫忙,男孩的菜越做越好的,生意也蒸蒸日上,他那時候最大的心願就是多掙點錢,然後把春雪娶過門,再生下一群可愛的小孩子.

直到有一天,一個醉熏熏的老道人進了飯館的門,一切才起了變化.

那個道人在飯館里住了三天,對男孩說他筋骨奇佳,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習武奇材,並且一定要教他武功.男孩很高興,因為他從小就和父親一樣崇敬俠士,現在有機會成為其中的一員,當然是求之不得了.老道士首先露了一手輕功,男孩就折服了,原來傳說中的輕功真有其事,而且是那麼出神入化,所以他很快就迷上了練功.從那時起,飯館的生意他就不大放在心上了,但是當時的生意還是沒有受多大的影響.後來男孩常常跟著道人出門游曆,雖然去得不遠,但三五天不開門是常有的事,對這些事,春雪非常不理解,因為她媽媽和男孩說好了,等男孩攢夠六百兩,就讓他娶春雪過門.

由于經常不開門,生意肯定就受影響了,雖然男孩的飯菜做得特別好吃,但別人又不是神仙,不可能算得到他什麼時候在店里,什麼時候不開門.慢慢的,來的人越來越少,只有那些家里要做酒席的人,提前和男孩約好,才能訂得到菜.春雪生氣,撒嬌,大罵,什麼招數都和過了,可憐那時男孩象鬼迷心竅一樣,當面答應得好好的,轉過頭還是照舊.

終于有一天,春雪淚汪汪的跑了過來,告訴正在練功的男孩她要嫁人了.男孩當時就傻住了,他沒有想到,春雪竟然會嫁給別人.事情是這樣的,春雪家原來是搬到春雪小姨家投靠去了,但是春雪的姨父一直都反對這件事,由于小姨連生三子,而且脾氣潑悍,所以姨父一直沒敢怎麼樣.在那里住了八年,春雪的小姨突然病逝,姨父二話不說,馬上娶回續室,然後就趕他們走,還說他們一家住在那里連吃帶喝花了他最少五百兩銀子,必須要還.春雪家就是拆房子賣地也沒有這麼多錢啊,無奈只能寫了個欠條,馬上搬回老家來住,所以春雪的母親才一再要求男孩攢夠600兩,一來能還了帳,二來也有結婚的錢了.現在姨父家催還錢了,而男孩還沒有攢夠錢,春雪母親只能把她嫁給原來住在姨父家里就看上了春雪的一個公子哥.那人的家族在當地還挺有名望,家里有錢得很,正好這兩天拿了一千兩和一大堆禮特前來提親,雖然春雪不願意,但是姨父家逼得太急,所以只能聽從父母的安排,決定了婚期.

聽到這里,男孩失去了理智,他翻出所有的錢,也才不過二百多兩,他急急的對春雪說'再給我一點時間,哪怕砸鍋賣鐵也把錢湊夠.’但是春雷說不用了,因為已經收了別人家的的禮金,退不掉了.男孩悲憤不已,他忘記了自己曾經許過的諾言,忘記了以前發生過的慘事,大罵春雪的夫家,失去理智的對春雪吼道'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以前我怎麼就沒有看出來?你以為嫁了個有錢人就了不起?放心,我咒你們不得好死,過不了多久,就家敗人亡,哼,你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春雪含淚離去,男孩子倒在床上,他希望自己是聽錯了,希望自己是要做夢.可憐,一切都是真的,第三天,隔壁就傳來了陣陣鞭炮和嗩呐聲,吹吹打打的把春雪抬走了."

風雷火低下頭,半天沒有說話,看他的情神暗淡,小魚沒敢開口,專心的趕著車默默向前.

"其實你猜到了,"風雷火沒有抬頭,他苦笑了一聲:"那個男孩就是年青的時候.那天我就是要去那里找春雪."

"你見過她了?"

小魚小心的問:"她嫁在合淝?"

"不是,我也不敢確定,她們雖然長得不象,但是我總有一種感覺,感覺她們兩象同一個人."風雷火淡淡的說:"其實是我不好,才害得花月樓起火."

"大哥,你不要這樣,"小魚回身拍拍他的肩:"很多事情都是巧合,哪有什麼命不好,帶給人不幸的說法!"

"你不知道!"

風雷火露出痛苦的表情:"正是因為我一句氣話,春雪嫁過去沒多久,那家人真的出事了.我當里已經賣掉飯店去行走江湖了,等回去時才聽人說他們家被黑龍教的人殺了個精光,而春雪不知所蹤,那時我就以為她死了,但是聽別人說,找遍了全家各個角落,也沒有找見春雪,所以才蒙生了希望,希望她是被黑龍教的人帶走了.要不是我當年發神精的一句話…"

"大哥,"小魚瞪大了眼:"你不能把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

"哼,你以為我想!"

看風雷火的表情,好象馬上要哭出來一樣,他的嘴囁嚅了好久,終于痛哭失聲:"你不知道…在我打聽完春雪的消息離開後沒幾天,我就在半路上聽到…聽到別人說…我的老家又發瘟疫了,才幾天…就死了不少人!!!"

他一邊哭抹淚,一邊說道:"就是因為我這個瘟神…既然離開了就不應該回去的…都怪我…"

"胡說!"

想不到男子漢也會哭,小魚手足無措,只能苯苯的撫mo他的頭,安慰道:"你看我跟著你這麼久,不是還活蹦亂跳的麼?"

風雷火猛的一抬頭,紅紅的眼睛盯著小魚:"要不是別人救了你,你也早就…"

唉呀!

小魚無言以對,是啊,這麼大哥的心結這麼重,看來不是一時半會能解得開的.

"有機會我們一起去你的家鄉看一看."

"不可能,我就是死了也不會再回去."...

,:..

上篇:二十八,兄妹    下篇:三十,印記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