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俠也瘋狂 四十五,請神容易送神難(二) 
  
四十五,請神容易送神難(二)

"魚,你在家哪?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大哥,你還是回家保護大嫂吧."

一想起刑云的所為,小魚就很擔心:"黑龍教的人行事與普通人不同,我沒事的,坐上追風一會就回去了."

"要不洪驕送送?"

聽了風雷火的話,洪驕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看了看小魚又看了看風雷火,猶豫不決.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風雷火夫婦的處境比小魚危險多了,再怎麼說刑云也不至于會如何傷害小魚,相反,他對風雷火夫婦就絕不會手軟.

小魚根本沒有回家的打算,只不過是因為洪,風二人此時態度堅決意見統一,所以她只能假意答應,正准備騙過他們再獨自上京城去玩.閉上嘴,小魚看了看洪驕的表情,小魚就明白他在擔心什麼了.

小魚笑了笑:"大哥,追風跑得快,他沒理由能抓到我."

"是啊."

洪驕馬上點頭同意:"你們夫婦兩可不太妙,春雪根本上沒有什麼功夫,你又是半桶…那個,咳咳,為了安全起鍵,我們現在就趕回木屋去,今晚你們夫妻就搬到總壇住."

"這…"

風雷火萬分感激,他早就知道洪驕對他的感情非淺,想不到如今還是這麼願意幫忙,以前自己真是太小人之心了.

看出了風雷火想說什麼,洪驕搖搖手,無奈的說道:"我們之間不用說那麼多,只是我怕躲不長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那我先走了."

小魚打斷他們的說話,誰知那兩個人一起回過頭來瞪著她,異口同聲道:"你怎麼還在這里?還不快走!"

"哦."

雖然小魚知道他們是出于關心,但是象這樣的口氣分明就是趕她走.本來還想再和他們敘敘舊,告個別,誰知道他們這麼心急.

老實的爬上馬背,回頭看時,那兩個人還保持著剛才的姿態,小魚連忙一縮脖子,輕踢馬肚,追風立即象一支離弦的箭一起射了出去.

……

"空氣不錯嘛."

小魚坐在馬上,看著美麗的夕陽,心情變得好了起來.有馬兒就是好,路途變得輕松愉快多了.

前面不遠處有個小客棧,在這里休息一晚再走也不遲.

到客棧門口,小魚跑下馬來:"小二,快幫我把馬牽到後面,給它洗個澡,再喂些上好的草料."

"來了∼∼."

身穿灰衣的小二從店里跑了出來,拉過缰繩,對著小魚一哈腰,唱了個肥喏:"客官里面請."

聲音好熟悉,小魚忍不住看了看他的臉.

那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不俊也不丑,丟進人群就會馬上找不見.小魚點點頭,轉身往店里走去.

店里沒幾個客人,空空落落的放著幾張殘舊的桌椅,掌櫃的正在打瞌睡.

小魚掃了幾眼,挑了個比較乾淨的桌子坐了下來.

一個長得秀氣的小女娃娃迎了上來:"哥哥,你想吃什麼?"

"好可愛!"

看到她,小魚笑得眼睛都眯了.這個女娃娃長得一張蘋果臉,兩只黑葡萄般的圓眼,兩個大大的酒窩,臉上堆滿了討喜的笑容,可愛得不得了.

"告訴哥哥,你叫什麼?多大了?"

"我叫蜜兒,十一了."

真是人如其名,小魚忍不住在她小臉蛋上親了一下,蜜兒脖子一縮,發出咯咯咯清脆的笑聲.

這時,小二回來了,他一起進大門就看到了這一幕.只聽他一聲驚叫後沖了過來,對小魚怒目而視.

"怎麼了?"

小魚覺得很納悶,也看著他.

小二的視線慢慢移到小魚的腰間,當他的視線落到那柄雪亮的小魚新買的大刀上時,不由得打了一個寒蟬,臉上的怒容也消失無蹤.

"客…客…客官,她…她還小,"小二可憐巴巴的望著小魚,拚命做揖:"求您放了她吧,如果…您想開心,小的馬上去鎮里給您找個姑娘來."

聞言小魚愕然,轉念一想,才知道現在自己的身份是個男子,難怪人家這樣看她.小魚又好笑又好氣,指著小二罵道:"放屁,想什麼地方去了."

掌櫃的也被驚醒了,他跑過來,一個耳光打在蜜兒的臉上,大罵道:"賠錢貨,又惹客人不高興了?看我一會怎麼修理你!"

小二想攔又不敢攔,一臉的心痛,小魚也被這一變故驚呆了,一時沒有反映過來.

"爹爹,"小蜜兒哭著分辯:"我沒有,真的沒有."

"別叫我,誰是你爹!"

掌櫃腦怒的罵道:"你那個賤貨媽跑了,丟下你個拖油瓶給老子,老子還不知道你是她偷哪個野漢子生下來的種.看你的樣子,怎天只知道笑,才這點大就懂得勾答男人,長大肯定也是個下賤貨.哼,要不是看在把你養大也能賣幾個錢的份上,我早把你丟出去了."

"老板…"

"你也是!"

掌櫃轉向小二罵道:"怎麼白吃不做,這個月再扣一半工錢."

看到蜜兒哭得那麼慘,小魚一肚子氣從天而降,"啪"她重重一拍桌子,把碗筷一起震到地上,喝道:"你干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掌櫃老臉轉得比翻書還要快:"客官,讓您見笑了,想吃什麼,小的馬上給您准備."

"不吃了,哪里還吃得下!"

小魚氣憤憤的:"你到底是她爹,怎麼說這樣的話."

"客官,您不知道…"

"反正你這樣就是不對."

看了看小魚,掌櫃確定他不會讓自己掙錢了,氣了又摑了蜜兒一掌,這次,小魚擋住了.

"唷."

掌櫃大叫一聲,揉了揉發痛的手,口氣硬了起來:"小子,我勸你還是不要管別人的家里事."

"哼."

小魚頭一偏,順手把蜜兒拉到身後:"小爺今天這個閑事是管定了."

"哈哈,也行,只要你放下一百兩,這丫頭你就可以帶走."

"你!"

看來他不是說氣話,蜜兒過幾年肯定會被他賣掉的.看了看那個可愛的小妹妹,也不知道等著她的生活將是怎麼樣的.小魚突然想起了兩件事,一件就是在儲秀閣的時候,她溜出去了,一個姑娘不小心惹客人不高興了,結果被烏堂主脫得精光吊在大廳里,鞭打了一個時辰,回來時看到那個姑娘還吊在梁上,人只剩下半條命.那次要不是想著還有三十個姑娘沒有救出來,還不能和他們翻臉,小魚早就和那個烏嘴狗拚命去了.

還有一件事就是錢都還上官飛去了,現在口袋里空空的.剛才還興沖沖的要吃飯,幸好沒吃,不然連帳都結不起,哪里還有錢買蜜兒.

蜜兒站在小魚身後,一邊哭,一邊緊緊拉著小魚的衣角不放.

想了想,行俠仗義哪來這麼多說法,沒錢只能用武力了,小魚打定了主意,刷的一聲把大刀拔了出來,掌櫃一驚,刀已架在他脖子上.

"哼,"

小魚一聲冷笑:"這樣夠不夠一百兩?"

"媽呀."

腳一軟,掌櫃跌在地上.只見他面如土色,渾身篩糠,結結巴巴道:"夠夠…夠."

欺善怕惡是吧?小魚笑了笑:"以後做人老實點,不然總有苦頭吃的.蜜兒,我們走."

"公子,也帶上我吧!"

小二大叫一聲撲了上來:"老板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帶上一個也是麻煩,兩個也是麻煩,小魚此時豪氣正勝,她想也不想的說:"可以,你快去把我的馬牽來."

"是."

掌櫃一臉恨色,只是因為沒有忘記還架在脖子上的刀,所以不敢吭氣.

很快,小魚一行就離開了.

追風載著三個人還是跑得很輕快,也許對它來說,三個半大的人根本不算重.但是小魚低下頭時看到它出了不少汗,覺得心疼了起來.

"你下去."

小魚對小二說:"你太重了,你走路."

"是."

小二老老實實下馬,跟在馬屁股後小跑著.

"對了,你叫什麼?"

"流云."

看了看他,小魚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很象一個人---刑云!

雖然他們的樣子一點也不象,但是身形和聲音都象極了同一個人.轉回頭來,小魚又仔細看了看小蜜兒,發現她笑的時候居然很象洪驕,呵呵呵,要不是知道洪驕還沒有娶老婆,還真以為是他的女兒.忍不住笑出聲來,小魚再想想流云的樣子,果然人有相似物有相同,看他那麼唯唯諾諾,膽小怕事的樣子,肯定不會是同一個人.以刑云的脾氣,才不會去幫馬洗澡.

流云老老實實的跟著,馬上小魚突然驚叫了一聲,問:"你媽以前認不認識一個叫洪驕的男人?"

"我媽是被我爹打跑的,才不認識別的男人."

蜜兒急忙分辯:"我媽從來不出門,不敢和別人說話,怕我爹不高興."

看著蜜兒又急又委屈的臉,小魚為自己的胡思想亂羞愧起來,對呀,洪驕也肯定不是一個隨便又不負責任的男人.訕笑了兩聲,小魚安慰道:"我沒有別的意思,隨口說說罷了."

蜜兒肯定對這件事非常傷心,所以特別敏感,看來以後還是要說話注意點.

想了想,小魚問道:"你知道你媽媽在什麼地方麼?我可以把你送到她身邊."

"哇……"

蜜兒突然大哭起來,嚇得小魚不敢出聲.

"她媽媽去年就死了."

身後的流云小跑著追上來,氣喘噓噓的說:"她媽媽是跑回娘家去了,娘家只有一個兄弟在山里住著,靠打柴為生,常常有上頓沒下頓.蜜兒媽死的時候他偷偷告訴我的.聽說蜜兒舅舅上個月被抓了壯丁,送到戰場上,現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公子爺…"

蜜兒嗚咽著求道:"你可不能不要蜜兒…蜜兒這輩子一定好好侍候你,嗚…下輩子也當牛做馬報答你…"

看著她哭成這樣,小魚覺得自己的鼻子也開始發酸起來:"你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

想著蜜兒悲慘的過去,小魚沉寂在感傷之中.

身後正小跑的流云死死的盯著她的背影,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魚,不管你去哪里我都會在你身邊的....

,:..

上篇:四十四,請神容易送神難(一)    下篇:四十六,沒錢有沒錢的過法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