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56】我要一個繼承人喲  
   
【Part056】我要一個繼承人喲

就在這時,關宸極的電話響起,司臣毅的電話率先打了進來.

"關少,專機已經准備好了.隨時可以起飛."司臣毅盡職的彙報著現在的情況.

"半小時內我就會到.羅馬那邊立刻找人盯著."

關宸極說完,立刻掛了電話,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在關宸極離開後,李澤律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和關宸極在一個屋簷下的壓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他的氣勢,足可以輕易的吞沒李澤律的全部思維,讓人不有自主的被關宸極牽著鼻子走.

顧萌,我仁至義盡了……想你那麼聰明,這會肯定不見蹤影了吧.要是萬一不幸被關宸極給逮回來……

嗚嗚嗚嗚……千萬不要把這筆賬算在我頭上……

仰身長歎了一聲,李澤律才拖著被關宸極和顧萌雙重疲勞轟炸過的身子,離開了關宸極的辦公室.

——

羅馬達芬奇國際機場

在空乘悅耳的聲音里,顧萌提著自己簡單的隨身行李,就下了飛機.顧萌那張漂亮的面孔,精致的五官,但是卻帶著疲憊和蒼白,讓身旁的人不由的多看了顧萌幾眼.

顧萌只回了一個淡淡的微笑,頷首致意,僅此而已.

從海關走出後,顧萌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昨日已經准備好的離婚協議給快遞回了巴黎.

"一定務必要在明天遞送到巴黎的這個,無論加急費多少."

顧萌記得自己是如此堅定的和快遞服務公司說的.而後支付了費用,看著那已經被收走的快件,顧萌說不出的感覺.

是輕松,還是徹底結束了一段啼笑皆非的感情後的解脫?

顧萌發現,自己也有些迷惘了.

"呼……一堆破事."顧萌長舒了一口氣.

看著羅馬格外豔麗的天空,藍的燦爛.顧萌在心里默默的對李澤律說了一聲抱歉.

顧萌從來不當自己是什麼好人,也是一個心思狹隘的自私鬼.利用了李澤律對自己的喜歡,才對李澤律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顧萌再賭,賭李澤律的那點小心思,對自己的喜歡和在乎,對關宸極的不滿和嫉妒.

于是,顧萌順利的離開巴黎,再把所有的委托手續都交給李澤律辦理,這樣一來,一切就完美無瑕.

而在找李澤律以前,顧萌也想過找夏悅然,但這個念頭也只是在腦海里浮現後,就消失不見了.

因為顧萌知道,經過球場的那個事情後,夏悅然肯定知道了關宸極的身份.礙于夏悅然夫家的關系,顧萌不想自己的事情給夏悅然帶來麻煩.

何況,關宸極本來就是一個不會輕易善罷甘休,鬧事的火爆浪子.

想著,顧萌突然輕笑出聲.

就像李澤律說的,關宸極是什麼人,想找出自己的下落,分分鍾的事情.只是此刻的關宸極,一家團聚,哪里還會想著她這個已經是前妻的女人.

顧萌……你傻逼了吧……

不免的,顧萌在心里暗自腹誹了自己幾句.

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手機屏幕上已經沒有任何sim卡的信號.因為在登機以前,顧萌就拔了巴黎的手機卡丟在了垃圾桶里.

既然做了,那就做的徹底一點.

"那現在要干什麼?去哪里呢?"顧萌自言自語的說著.

巴黎的學校,是回不去的,因為關宸極,也因為顧萌委托李澤律辦理了休學手續.這就意味著顧萌放棄了獎學金,顧萌很有自知之明,這樣以來,她的家庭不可能再次負擔她在巴黎的所有費用.

來羅馬,純粹只是因為能讓她離開,最近的航班就是來羅馬,其次的,都需要等待.

顧萌收起手機,低頭看了眼自己仍然平坦的小腹,那纖細的手小心而仔細的撫摸上自己的小腹.

這是女人的直覺,在第一時間,顧萌已經感覺到了這個小生命的到來.只是顧萌並沒去確認,因為她覺得,也許這只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一直到和關宸極激烈的爭執後,那雙腿之間流出的鮮血,浸染了牛仔褲,這才讓顧萌知道,他真的來了,甚至差一點,他們骨肉分離.

在顧萌昏迷的那一瞬間,顧萌更甚至想過,若孩子沒了也好,至少這樣,兩人真的再無任何的牽掛.

重新回到最初的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

只是,這孩子,不,應該還是胚胎,堅強的讓人不可思議.頑強的在那樣的情況之下,仍然攀附在自己的子宮之內.

這樣堅強的胚胎,顧萌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割舍,何況,那種母性的光輝,是渾然天成的,絲毫不需要後天的培養.

再說,關宸極的智商,自己的智商,這個孩子,將來一定很出色.

關宸極!

這段婚姻,她顧萌唯一覺得滿意的,就是關宸極貢獻的這個小小的精子.

哼……

只是,想到孩子的事情.顧萌的鼻頭有些泛酸.不是因為關宸極,而是因為自己.

似乎到了巴黎以後,從最初的一天一個電話,到後來的三天,一周.再和關宸極結婚後,顧萌甚至一個月也才打過那麼三個電話.更不敢讓自己的爸媽知道自己閃婚的事情.

而上一個電話,顧萌根本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和爸媽通過的.

這樣想來,不孝還真的是名副其實.

而現在,顧萌敢說,絕對再沒人的留學生活有自己這半年來的精彩.閃婚,閃離不是重點,重點是,還帶了一個還沒出生,卻已經百分百會留下的孩子.

顧萌低頭沉思了會,快速的走出了機場,找到一個公用電話亭,給自己的父母打去電話,這心中,顧萌也已經有了決定.

她要回國!

就算沒有巴黎的碩士文憑那又如何,憑自己在g城的畢業證書,也不至于讓自己在g城死的太難看.

只是,父母那一關要怎麼過呢?

沉思間,顧萌朝著電話亭走去,准備先給自己的爸媽打一點預防針.

哼哼哼,這叫未雨綢繆,給點時間思考,也好過回家直接被掃把掃出門來的好吧.

思及此,顧萌加快了腳下的步伐.但很快,顧萌的臉色驚變,下一秒,嘴里就發出了驚叫聲.

"我的天……"

在顧萌的驚呼之中,一輛飛馳而來的車子,直接朝著顧萌的方向沖撞而來,顧萌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車子撞了個正著.

顧萌昏迷前,除了擔心肚子里的孩子,剩下的想法只有一個!

他媽的,她要還活著,一定要去買彩票!

這世上,有誰比她更狗血.巴黎那一串狗血就活似不夠刺激一樣,就連到了羅馬,出了法國,竟然還可以被車撞!

而且,被撞的地方還是機場這個出車禍的可能性基本為零的地方!

媽蛋的!她這運氣簡直是好到爆……這人品簡直是差到家……

再然後……然後就沒再然後……

"宋總,我們撞到人了."司機緊張的對著車後座的宋熙銘說著眼前的情況.

宋熙銘微皺了下眉頭,之前的那一下撞擊,他也感覺到了,但也僅僅是輕微的撞擊,眼前的人竟然就這麼直挺挺的昏了過去?

"我下去看看,您在車上等我."司機立刻說著,而後就下了車.

機場已經有部分人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圍了過來.司機看著面色蒼白,毫無反應的顧萌,嚇得雙腿顫抖.

他根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把人撞到昏迷不醒.

"把她帶上車,去醫院."宋熙銘的眸光里閃過一絲精光,立刻開口說著.

"什麼?"司機楞了下,但很快回過神,"好."

很快,司機抱起顧萌,上了車,宋熙銘也回到了車上.車子快速的離開了機場,朝著最近的醫院的方向開了去.

顧萌再一次的被送入了觀察室,而宋熙銘則站在觀察室外等著顧萌,一直到醫生確認顧萌無恙,宋熙銘的表情才發生了輕微的變化.

他的嘴角勾起了笑,一抹耐人深思的笑意.

而後,宋熙銘轉身回了顧萌的病房.不到半小時,顧萌也從昏迷之中清醒過來.

當醫院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和一片白出現在顧萌的視線里時,顧萌立刻明白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而腦子里回想起車禍的情況,顧萌跳了起來,下意識的拿手撫摸著肚子,生怕肚子里的孩子再出什麼意外.

"顧小姐,請放心,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切安好.車子只是輕微的碰到你,你是被嚇昏過去的,醫生說,你還有點疲憊."

宋熙銘如實的把醫生的話,轉告給了顧萌.

顧萌松了一口氣,說著:"謝謝."

這時,顧萌才有心情看向這道溫潤男聲的主人.也才認真的看到現在自己所在的頭等病房.

這是一個很好看的男人,和關宸極截然不同的風格.不是關宸極那種張狂的俊美,而是內斂而斯文的男人.

修長的手,筆直的腿,裁剪適宜的手工西裝,棱角分明的輪廓,頭發簡單有型.只是那薄唇,讓人覺得,眼前的人涼薄了幾分.

雖然,他看見了顧萌注視的目光,嘴角勾著笑意算是回應,但顧萌卻知道,這笑意不曾抵達眼角,只是一種偽善的表現.

這是一個極冷的男人.

在溫文爾雅的外表下,絕對有一顆冷漠的心.只是,這樣的冷漠,沉穩內斂的姿態,就如同王者降臨一般,太容易就勾走一個女人的注意力.

比如,現在的自己.

很快,顧萌收起了自己的思緒,回了宋熙銘一個笑.

"若沒事的話,我想出院.今天的事情,很感激你的幫助."顧萌淡淡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多在羅馬呆一天,就多危險一天.

何況,眼前的男人,顧萌不傻,看的出也是一個非富即貴的人物.顧萌就算不認識,但顧萌也不想冒一絲的風險,和任何上流社會的人再牽扯上關系.

而宋熙銘聽見顧萌的話,倒是笑了起來,然後瀟灑的站起身,朝著顧萌的冰床走了過來.這樣的舉動,讓顧萌的眉頭微皺了一下.

"先生……"

宋熙銘並沒立刻回應顧萌,而是在上下打量這顧萌,顧萌沒閃躲,除了微皺著眉頭,那表情無任何的波動.

"顧小姐,我想知道,您的先生呢?你現在住院,我應該通知誰比較合適呢?"

"我離婚了."

"離婚?"

"對.所以,您不需要通知任何人."

很簡單的對話,但卻讓宋熙銘眼底的興趣更加的濃厚了起來.而這種對顧萌的濃厚興趣,宋熙銘也一點沒隱瞞顧萌.

這讓顧萌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媽的,被車撞不會是個騙局,遇見詐騙集團了吧……

就在顧萌滿腦子腹誹,想著怎麼離開這里的時候,宋熙銘再度開了口.只是那問出的問題,讓顧萌差點吐了一口老血.

"既然顧小姐離婚了,那接下來顧小姐有什麼打算呢?一個人帶著這個孩子?還是打算不要孩子了?"

宋熙銘打量夠了,慢里斯條的問著自己的問題,而後那眼神沒離開顧萌,仍然專注的看著顧萌,看著顧萌的反應.

顧萌的嘴角抽搐了起來.

這下,她不是覺得自己遇見詐騙集團了,而是遇見神經病了……但是,礙于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顧萌還是很直接的說了自己的想法.

"回國.但是,我想知道,這些和先生有什麼關系嗎?干涉別人*,似乎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顧萌的話,顯得有些刻薄,也帶著對這個問題的不耐煩,以及對宋熙銘的排斥和警惕.

而宋熙銘沒動怒,低下頭輕笑了一聲,然後看向了顧萌.

"我是宋熙銘."宋熙銘第一次,對顧萌做起了自我介紹.

"宋熙銘"三個字,讓顧萌的眼底浮上了驚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下意識的,顧萌再度打量起了宋熙銘.

宋熙銘是誰?若生活在g城,誰不知道宋熙銘,那就是一個笑話.

宋熙銘是g城的傳奇,是宋氏集團的總裁,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男人.在g城曆來行事低調,從不曾在媒體面前曝光,但卻手握實權,g名副其實的風云人物.

我去……她顧萌最近的運氣是不是太好了.

若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宋熙銘的話,顧萌的記憶沒錯的話.那麼宋熙銘今年三十歲,未婚,是名符其實的黃金單身漢.身價雖然不如關宸極那麼頂尖,但是絕對不容小覷.

她這樣一個底層生活的平民竟然可以接二連三的遇見這樣金字塔頂端的男人?

但很快,顧萌收起思緒,回過神,看著宋熙銘,淡淡的問著:"你說你是宋熙銘,我就信?我告訴你,我是伊麗莎白,你信嗎?"

"警惕心真強."宋熙銘仍然在低低的笑著.

"何況,就算你真的是宋熙銘,和我又有什麼關系呢?萍水相逢而已."

顧萌把關系撇的很清,更沒不要臉的攀上宋熙銘.而宋熙銘接下來說的話,卻讓顧萌更加的錯愕.

"顧小姐,若是你回國的話,我可以給你最優渥的生活,甚至你可以直接進入宋氏集團,選擇你一個喜歡的職位,甚至你想自己開公司我也會無條件支持你.包括你的家人,我都可以給最妥善的安排."

"然後呢?我需要做什麼?"

顧萌回的很快,但語氣卻顯得極為的不屑.嘴角抽搐越發的明顯,對宋熙銘的想法更多了點.

至少,在此刻的顧萌看來,宋熙銘的腦路結構一定有問題.更何況,就算宋熙銘是認真的,但這世界上本來就沒免費的午餐.

要想得到宋熙銘嘴里的條件,顧萌不會認為自己會如此輕易,必定是要付出代價.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的警惕心升到了最高,心中對此刻情況的不耐煩也攀升到了最高的境地.

像宋熙銘這樣有錢有勢的男人,提出這種要求,在顧萌看來,無非也就是兩種情況.

一是包養你,二是愛上你.

顯然,後者不可能.她顧萌在宋熙銘的眼底沒看見任何的愛慕之意,甚至連一絲溫度都沒有.

這還真是愛你妹……

包養的話……宋熙銘除非腦子被坑砸了,包養一個懷孕的女人.更何況,宋熙銘的長相,就算沒這麼鑽石級的身價,也有無數的女人紛湧而上,她顧萌算哪一根蔥.

這種玩笑,一點也不好玩.

而就在這時,宋熙銘再度開口了:"嫁給我!"

這下,顧萌的表情除了驚愕還是驚愕,完全傻愣的看著宋熙銘,仿佛就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你說什麼?"顧萌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嫁給我!"宋熙銘很好心的再說了一次.

"耍我玩很開心?還是今年流行耍人?都耍到國外了?"

……

顧萌簡直心中一萬只草泥馬奔跑而過……她擦的,她今年是桃花朵朵開嗎?而且朵朵都是頂級桃花?雖然這些桃花看起來都顯得不太正常.

她隨便的一句"你娶我就嫁!",結果,關宸極和自己去了拉斯維加斯結了婚.

眼前的宋熙銘,一開口就是"嫁給我!",那表情里,顧萌看不出一絲玩笑的成分!

今年是她顧萌的結婚年?

她呸……真當她顧萌是傻子?她顧萌才不信宋熙銘這個"嫁給我!"後面沒任何的附加條件.

"原因?"顧萌很冷靜的問出口.

"我要繼承人,你肚子里面有現成的."宋熙銘給的答案,差點讓顧萌從床上直接摔了下來.

深呼吸,冷靜!

許久,顧萌才看向宋熙銘,眼神犀利的多,一字一句的開了口.

"我很意外,在羅馬可以預見國內想見都見不到的宋熙銘.堂堂的宋氏集團的總裁想要一個繼承人,簡直易如反掌,為什麼要找我這樣離婚,還懷孕的女人?還是宋總有給別人當現成爸爸的嗜好?"

顧萌很刻薄的問出了自己的困惑,而後她就這麼冷淡的看著宋熙銘.本顧萌以為宋熙銘會被自己的話給激的暴跳如雷,結果,宋熙銘依舊淡定自若.

這樣的淡定,讓顧萌浮想連天.

娘的……這宋熙銘不會有什麼x功能障礙之類的?還是有什麼隱藏疾病嗎?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下意識的打量起了宋熙銘.

宋熙銘是多老道的狐狸,哪里能不知道顧萌的想法.但宋熙銘仍然沒動怒,一直維持著淡淡的笑意看著顧萌.

"我不想結婚,但卻必須有一個繼承人.而顧小姐是一個不會給我惹麻煩的人.這樣的答案,不知道顧小姐是否滿意?"

宋熙銘簡單的把自己的目的告訴了顧萌.但宋熙銘眼底閃過的流光,卻讓人費解的多.很快,他恢複了若無其事,看著顧萌.

顧萌只覺得自己面前一群烏鴉飛過,宋熙銘的話,有說等于沒有說.

"宋總就不怕我第二天就把這個消息曝光給各大報紙?說宋總您替別人養了孩子嗎?"

"那顧小姐大可這麼做.我想,關宸極應該找顧小姐也找的火燒火燎的.得知了這個消息,恐怕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也最終不會是顧小姐的."

"宋總這點時間就能打聽的這麼清楚,真是厲害."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這是先人告訴我們的道理."

……

兩人一來一往,明槍暗斗的互相刻薄了起來.誰也沒讓誰占到一絲的便宜.

但,至少顧萌不會再懷疑宋熙銘的身份.若非如此,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什麼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何況,顧小姐現在在躲著關宸極,不是嗎?"

"然後呢?""我可以幫顧小姐隱藏所有的行蹤,一直到顧小姐足可以站穩腳跟,保護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為止.若關宸極出現,那麼,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我宋熙銘也不會坐視不理,畢竟,那是宋家的繼承人."

"很誘人的條件."

"顧小姐可以仔細想想,但是你我的時間不多.關宸極很快會找來."

宋熙銘再丟給顧萌一個炸彈.

顧萌再厲害,怎麼會是宋熙銘這只久經商場的老狐狸的對手,畢竟還是嫩了一點.三言兩語就踩到了顧萌的軟肋,讓顧萌不得不正視起了宋熙銘的問題.

顧萌明白,自己和關宸極的婚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若是關宸極真的找來,自己是一點便宜也討不得.

何況,顧萌不認為,自己瞞得了什麼.

畢竟,平民和貴族,就猶如天然之別,那是云和泥的差別.

"好,我同意你的條件.但是結婚就免了,我想宋總多的是辦法不是嗎?"顧萌終于開了口.

宋熙銘安靜了會,那看向顧萌的眼神里多了幾分的認真,而後說著:"好.顧小姐的要求我會做到."

眼前的顧萌,真的有些讓宋熙銘刮目相看.

每一個女人看見宋熙銘都是恨不得黏上來,尤其在宋熙銘提出這麼誘人的條件後.而顧萌卻不需要這些,這樣的顧萌,宋熙銘不免玩味的多.

"成交."

顧萌比了一個ok的手勢.反正經曆了這麼多狗血連天的事情,再多這麼一出,最多就是錦上添花而已.

何況,這還能讓關宸極戴一個碩大無比的綠帽子……一路綠到家!讓關宸極的孩子叫著別人爸爸……

就這麼想,顧萌都覺得很爽!

反正她和關宸極離婚了,什麼關系也沒有,那麼她喜歡讓肚子里的孩子跟誰姓,那都是她顧萌的事情.

和他媽的關宸極,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更何況,顧萌想的更多,遠不止這麼簡單.

顧萌的家庭,雖然不是大富大貴或者書香門第,但是好歹也是一個清白人家出身的家庭.自己懷孕回國,最重要的是會讓自己的爸媽難以做人,這也是顧萌最為擔心的事情.

而如今,宋熙銘的出現,則可以順利的解決這個問題.免得顧萌還要絞盡腦汁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

這樣皆大歡喜的結局,顧萌想不到任何不答應的理由.

"顧小姐是個聰明人.等你生完孩子,你要想繼續深造或者工作,都可以,你自由安排.我不會干涉你的任何行為."

"我也無權干涉你的行為,對嗎?"

"聰明."

"那麼,我只想最快的速度回國,最好現在就離開.剩下的事情,我想宋總都可以安排妥當,不留痕跡,是嗎?"

"那是自然."宋熙銘很自信.

"合作愉快,宋總."

"合作愉快,顧小姐."

就這樣,只見過一次面的顧萌和宋熙銘達成了在外人看來狗血連天的合作協議.從不相交的平行線,直接變成了戰略盟友的關系.

當天,宋熙銘就替顧萌辦理了出院手續,直接上了自己的專機,從羅馬飛回了中國g城.

而宋熙銘,也遵守自己的承諾,把顧萌的所有行蹤,毀滅的一干二淨.

——

"你說什麼?"

關宸極狂躁的看著羅馬海關的辦事人員,那冷冽的語氣,嚇的海關的辦事人員冷汗噠噠的下,除了點頭,一句話都不敢吭.

"你他媽的是死人?我夫人明明上了飛機,飛機也抵達了羅馬海關,為什麼會找不到這個人?"

"抱歉,關先生,真的沒有尊夫人的入境記錄.我們很抱歉."

關宸極就這麼怒視著海關的人員,企圖從他們的眼中發現絲毫撒謊的痕跡.而就在這時,司臣毅快速的走到了關宸極的面前,低語了幾句,關宸極立刻站起身,走了出去.

"什麼意思?"關宸極立刻問著司臣毅.

司臣毅皺了下眉頭,繼續說著:"海關確實沒有夫人的入境記錄,但是機場附近的聖瑪麗醫院附近的探頭卻看見了夫人被一輛黑色的車送到醫院.剩下的情況,需要一點時間."

司臣毅的話,讓關宸極更加匪夷所思.

顧萌不可能在羅馬有任何認識的人,更不可能能隨意的銷毀海關的出入境記錄.但,這些不可能,卻在顧萌身上成了可能.

那一句送進醫院,讓關宸極更是坐立難安.

是否顧萌在羅馬又發生了什麼意外.畢竟顧萌此刻有孕在身,又一個人只身在羅馬.

一時之間,關宸極的心提到嗓子眼,這種忐忑不安的情緒輕易的籠罩了關宸極的每一根神經.

這是關宸極二十八年來,第一次覺得失去一個人,是這麼的痛徹心扉.原來,顧萌也僅僅用了半年的時間,就輕易的占據了關宸極的心房,再也人可以撼動.

"萌萌,別鬧了,出來……"

關宸極一次次的在心里喊著,但是回應關宸極的卻只是空氣.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是在原地等待消息.

"他媽的……"

關宸極暴躁的砸向了酒店的玻璃,玻璃應聲而碎,關宸極的拳頭也滲出了血絲.一旁的助理看見,立刻上前想替關宸極包紮,卻被關宸極拒絕.

關宸極就這麼單手插在褲袋里,一手抽著煙,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

一直到司臣毅的身影再度出現在總統套房內.

"什麼情況?"關宸極立刻走了上前.

司臣毅的臉色有些難看,但並沒拖延,立刻說著:"夫人入境了,早上關少收到的快件也卻是是夫人親自發出的.黑色的車子是把夫人送到醫院.但是,很快夫人就轉院了,至于誰辦理的手續,查不出來.那黑色車子的車牌也是偽造的,無任何線索可言.但是……"

說到這,司臣毅頓了頓,那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似乎在思量著應該怎麼說下去.

"司臣毅,少廢話!我要她安全無恙!"關宸極毛了.

司臣毅看著抓狂的關宸極,硬著頭皮說著:"夫人轉院去了哪里,不得而知.但是,聖瑪麗醫院有確切的消息是,夫人確實如李澤律說的,懷孕了,但是,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沒保住."

這話,司臣毅說的飛一般的快,然後小心的看著關宸極.

關宸極安靜讓人覺得可怕,而司臣毅以為關宸極會暴跳如雷,卻不曾想到關宸極會是這樣的反應.

"關少?"司臣毅小心的叫著關宸極.

關宸極只是抬了一下手,並沒說話,司臣毅聰明的閉上了嘴,不再開口.

許久,關宸極才開口說著:"無論什麼代價,都要把顧萌給我找出來."

"是."司臣毅恭敬的應著.

"出去."關宸極沒再多言.

司臣毅悄然離開了總統套房,把空間留給關宸極一人.而就在這時,關宸極的手機響了起來,關宸極看了而眼來電,接起了電話.

"極,你在哪里,落依已經醒了,想見爸爸."

顏悠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可是,顏悠冉的心卻顯得極為的不安.關宸極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巴黎,加之顧萌的事情,顏悠冉也有所耳聞.

這一切,原本顏悠冉是勝利的一方,但是顏悠冉現在卻絲毫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只有不斷的恐慌.

那是一種女人天性的直覺,似乎有些事情已經超脫了顏悠冉的控制.

而此刻,關宸極已經一夜未歸……總總的跡象,都讓顏悠冉心慌的打了這個電話.

"恩."關宸極只是淡淡的應了聲.

顏悠冉的心卡在嗓子眼上,小心翼翼的問著:"難道你不回來看看落依嗎?落依好不容易才有爸爸的."

"悠冉,你知道欺騙我的後果是什麼嗎?"關宸極淡漠的問著.

"什麼意思?"顏悠冉緊張了起來.

"你一直都是聰明人,悠冉.有些事情,不需要我說的太過于明白,不是嗎?保有現在的一切,至少你還可以享受到關家的庇護.若你連關家的庇護都沒有的時候,你認為,結局會是如何?"

關宸極給了顏悠冉選擇.但是這話,關宸極卻說得不明不白,不點破,也不戳穿,只是安靜的在等著顏悠冉的答案.

"極,你在懷疑我嗎?"顏悠冉著急的脫口而出.

"我很忙,落依出院,我會安排她住回公寓.有些事,適而可止."

"極……"

顏悠冉還想再說什麼,但關宸極已經掛了電話.顏悠冉拿著手機,滑落在地上,渾身都在顫抖.

看著仍然在病床上,剛脫離危險的落依,顏悠冉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只能這麼呆愣的看著,眼神極為的空洞.

到底是哪里出了錯!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她一點也不甘心!

關宸極掛了電話,打了內線,示意司臣毅進來,司臣毅不到十秒,就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

"關少."

"落依的事情處理好,若是關家的血脈,那麼送落依回關家大宅.若不是,讓她和顏悠冉一起離開."

"是."司臣毅頓了頓,而後繼續問著:"那顏小姐?"

"她留在公寓,她沒有進關家的資格.至于這三年的事情,徹底的徹查."關宸極已經決定了顏悠冉的命運.

"是."

關宸極安靜了會,繼續吩咐著:"回去告訴爺爺,下個月,我會回關氏集團接管總裁之位,辭去教授的職位."

"關少,老太爺知道這個消息,一定很高興."司臣毅說的有點激動.

我擦……司臣毅終于在他快被關家的人操死以前,看見了關宸極良心發現,終于願意回關氏集團接管總裁之位.

這種苦逼的日子,不堪回首……

"回巴黎."關宸極冷淡的命令道.

"我這就去准備."

一小時後,關宸極的專機從羅馬達芬奇國際機場起飛,回到了巴黎.而顏悠冉無論什麼方式聯系關宸極,都無法聯系上.

"我要見極!"顏悠冉找上了司臣毅.

司臣毅公式化的說著:"抱歉,顏小姐,我也不知道關少的下落."

三言兩語,司臣毅就打發了顏悠冉.

一周後,落依的親子鑒定報告出來,這是關宸極親自找的極為可靠的醫生做的堅定,看著親子鑒定的結果,關宸極的臉色更加陰沉了起來.

"你進來."關宸極簡單的吩咐著司臣毅.

司臣毅沒一會就出現在關宸極的辦公室內,安靜的等著關宸極的吩咐.

"把落依送到爺爺那,冠關家的姓.至于顏悠冉,除了探視時間,不准讓她見落依.至于她想去哪里,那是她的事情.給顏悠冉一千萬歐元,她知道應該怎麼做."

"是."

"顏悠冉所有的電話都不准再接進來,直接設置用戶黑名單.關氏集團也不准看見顏悠冉."

"是."

司臣毅自然也明白那份親子鑒定的結果,在關家已經工作了十年的司臣毅很明白這其中的厲害關系.自然也不會再多開口詢問什麼,立刻點頭應允.

顏悠冉就這麼連說話和辯駁的機會都不再有,面對司臣毅那厚厚一疊的調查報告,臉色煞白,縱然心有不甘,也不敢多加言辭.

而落依從小就不曾離開過顏悠冉,面臨母女分別的時候,落依哭的很淒涼,最後是醫生打了鎮定,才讓落依安靜下來.

"關宸極,我不會善罷甘休的!"顏悠冉憤恨的看著車子遠去,陰狠的說著.

那攥在手心的一千萬歐元,讓顏悠冉深深的恥辱,一步棋走錯,步步皆錯.

但是,她不會這麼善罷甘休!

一個月後

巴黎xx大學里掀起了軒然大波,任誰也不敢相信,紅極一時的關宸極竟然提出了辭職,不再繼續當任教授.

這對于學校而言,是一種損失.但關宸極心意已決,任誰也無法阻止關宸極的離去.

關宸極站在教室,環視了空蕩的教室一圈,那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顧萌常坐的位置上,出了神.

顧萌的一顰一笑,一嗔一怒顯得格外的清晰.

那昔日兩人沒心沒肺的斗嘴,嬉笑怒罵.顧萌的嬌,顧萌的萌,顧萌的狡黠,顧萌的笑……

一切的一切就好似影片回放一般,顯得那麼的真實又那麼的飄渺.

關宸極下意識的朝著顧萌的位置走去,當他的手觸摸到的只是空無一人的桌椅時,關宸極才真的相信,顧萌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

"顧萌,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

關宸極說的堅定,那低斂下的眸光里藏盡了懊悔,但也帶了絲絲對顧萌的埋怨,埋怨顧萌竟然連這點時間都不給自己.

只是,顧萌的這一別,兩人相見卻不知是何時,何地,何樣的情況....

,:..

上篇:【Part055】關宸極,給我滾!     下篇:【Part057】那個聲名狼藉的公關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