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57】那個聲名狼藉的公關經理  
   
【Part057】那個聲名狼藉的公關經理

中國,g城

"顧小姐……"宋熙銘叫著顧萌,想了想,宋熙銘改了口:"我還是叫你萌萌吧,顧小姐這麼叫,早晚要穿幫."

"成啊."顧萌沒意見,"禮尚往來,我也叫你名字好了."

宋熙銘比了比ok的手勢,繼續說著:"這間別墅我偶爾會住,現在過繼到你名下,給你居住,你有什麼需要的,就和管家說,管家都會按照你的要求做.除非必要,我不會來打攪你你在這的生活."

宋熙銘把自己的態度表達的很明確,同時,宋熙銘對顧萌也是相當大方的人.

"沒要求,奢華至極了."

"真好養.關宸極撿了一個大便宜."

"宋熙銘,再提關宸極,小心我和你撕破臉."

"你和關宸極的脾氣真像,嗆的狠."

顧萌聽出了端倪,微皺了下眉,問著:"你和關宸極很熟?"

宋熙銘眼底閃過一絲精光,然後若無其事的對著顧萌笑了笑,理所當然的說著:"關宸極的大名和脾氣,有看新聞的人,不難了解吧."

"也是."

顧萌點點頭,沒再繼續糾纏這個問題.她在宋熙銘的帶領下,參觀起了別墅.其實對于顧萌而言,住哪里,她並沒要求,只是礙于宋熙銘的身份,對于這種像金絲籠一樣的別墅,顧萌就算不樂意,也要接受.

"對了."宋熙銘轉身,差點撞上跟在身後的顧萌.

"要轉身的時候說一聲,孕婦撞不得."

"sorry……"宋熙銘笑了笑,"過幾天,你帶我去拜訪你爸媽,無論我和你之間什麼協議,我承諾的事情絕對會做到.你爸媽那,也需要走過場,該有的禮數,我一個也不會少."

"你要怎麼說?"顧萌有些好奇.

"我在巴黎出差遇見你,一見鍾情,我對你展開追求,以結婚為前提.而你意外懷孕,所以我就打算提前娶你."宋熙銘說的很利落.

顧萌挑挑眉,雙手環胸,看著宋熙銘,笑罵道:"宋熙銘,那天你如果沒撞到我,你也會找一個類似的女人,然後照你早就寫好的劇本走,是嗎?"

"對."宋熙銘沒否認.

顧萌笑笑沒再繼續,宋熙銘好奇的問著:"笑什麼?"

"沒什麼.你和我想的不一樣而已."

"彼此彼此."

……

兩人交談了一陣,宋熙銘結束了對話,而後離開了別墅.

五天後,宋熙銘在顧萌的帶領下,到了顧萌的家中.一身西裝筆挺的宋熙銘,開著勞斯萊斯,司機接送,排場十足.

這樣的場面,讓顧爸和顧媽手無舉措.畢竟他們只是生活在g城里最普遍的百姓,不可能接觸到這些上流社會才可能出現的一切.

雖然顧萌在之前已經給顧爸和顧媽打過預防針,但宋熙銘真的出現在顧爸和顧媽面前時,顧爸和顧媽緊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叔叔阿姨,我是宋熙銘.很抱歉沒能提前來拜訪你們.我和萌萌在巴黎相識,相戀,是我的錯,導致萌萌意外懷孕.我願意負起這個責任,娶萌萌,給萌萌安定的生活和名分."

宋熙銘的話很乾淨利落,字字句句都直達目的.

"而萌萌生下孩子後,想回學校讀書,或者想直接工作,我都會支持.所以,我懇請叔叔和阿姨把萌萌交給我."

說完,宋熙銘竟然對著顧爸和顧媽深深的鞠了一躬,這舉動讓顧萌有些驚訝的看向了宋熙銘.

顧爸顧媽完全被宋熙銘的態度折服,而顧爸看向顧萌的時候,顧萌只是聳聳肩,沒多說什麼.

最後,顧爸顧媽自然無從反駁,因為宋熙銘的每一句話都讓他們反駁不出,每一句話都顯得誠意十足.

就這樣,顧爸和顧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萌未婚先孕,有了婚嫁之實,顛倒了程序,被宋熙銘帶走.

但是,對于顧爸和顧媽而言,只要顧萌幸福,他們就沒任何意見.

而宋熙銘的禮數做的誠意十足,一點也不含糊,一樣也不曾少過.這讓顧爸顧媽在這個熟悉的小弄堂里面聲名大噪.

老鄰居們對顧爸和顧媽有了這樣的乘龍快婿羨慕不已,年輕的姑娘們嫉妒顧萌的好運氣,但卻無可奈何.

但這一切,都在八個月後,顧萌順利的產下一個男嬰,取名宋禦宸時,戛然而止.

因為,對顧萌的非議又再度而起.

"我說老顧,萌萌怎麼沒有辦婚禮啊,我們左鄰右舍可都是等著喝萌萌的喜酒啊."

"就是,老顧,萌萌和那個大人物到底什麼關系啊?這兒子都生了,怎麼還沒結婚啊?"

"老顧,會不會是萌萌其實是做了人家小老婆所以才一直沒婚禮啊?"

……

非議不斷,一聲一聲的質問著顧爸和顧媽.這讓顧爸和顧媽的老臉已經掛不住了.但是基于對顧萌的信任,顧爸顧媽並沒質問什麼.

但這樣的流言蜚語越發的強勢起來.

比如,顧萌只是宋熙銘的情婦,只不過是命好,懷了龍種,所以才讓宋熙銘有了那些舉動,但是仍然沒辦法扶正.

比如,宋熙銘已經得到顧萌肚子里的龍子,顧萌就已經沒了地位,等著失寵而已.

比如……

終于,顧爸顧媽忍不住了,給顧萌打了電話,質問顧萌為什麼還沒有婚禮.

顧萌更簡單,直接丟了顧爸顧媽一句聽起來極為不負責的話,就結束了這個事情.

"爸媽,不就是一張紙而已,要了干嘛?留不住的人,十張紙也拴不住,留得住的人,沒有紙,也是一輩子.你們結婚的時候,不也沒有結婚證,不就是一個儀式而已?"

"這不一樣……"顧爸說不過顧萌,但又無從反駁.

"爸,宸宸姓宋,就是最好的解釋,也足可以證明一切."

"萌萌……"

顧萌的話,讓顧爸一句話也反駁不上來.事實卻是如此,宋禦宸很得寵,顧萌在宋氏風生水起,宋熙銘一段時間都會來顧家拜訪他們,帶點禮物.

甚至宋熙銘提出要給他們換房子,過更好的生活,只不過是顧爸和顧媽習慣了老弄堂里的生活,拒絕了宋熙銘.

而顧萌,從小就是獨立自主的孩子.現在更是如此,翅膀硬的鳥兒,飛出去,就再也飛不回來.

以前讀書的時候如此,留學的時候靠的是自己的獎學金,靠平日打工的錢買的飛機票.休學後,一切也都不曾靠過他們.

這樣的想法,讓顧爸和顧媽釋然不少.

"萌萌,你過的好,就好,爸媽沒有別的要求."顧爸有些語重心長的對著顧萌說著.

"恩.謝謝爸爸."

而後,顧萌掛了電話.

再三個月,顧萌產後的第三個月,在宋熙銘的安排下,顧萌直接進了宋氏集團的公關公司當然了公關部的總監.

這是宋氏集團成立以來,第一個從宋熙銘手中空降下來的領導者.

顧萌這樣一個新鳥,卻成了宋氏集團公關公司一群老鳥的領頭人,這里面的險惡是非可想而知,刺探隨時可見.

但顧萌迎難而上.

"聽說了嗎?新總監是宋總的情婦,我看我們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宋總怎麼會安排了一個花瓶來當總監,這不是毀了公關部嗎?"

美娟顯得極為的不滿,細碎的議論著,眼底滿是不贊同.

而在美娟旁邊圍繞著的公關部的同事們,則不斷的點頭附和著美娟的話.

昨天,最高層的總裁辦公室一紙公告下來,公關部空缺依舊的總監之位,直接跳過了部門里這些資深的老鳥,直接由一個22歲的女人空降當任.

自然的,這知道一點內幕的人,絕對不會放過這樣八卦的機會,快速的散播著和這個內幕有關系的一切八卦.

"我是聽上面的人說的,這個人叫顧萌.以前在巴黎留學的時候勾搭的我們總裁,然後一夜風流後,懷了龍種.接著想用肚子里的肉來要挾總裁要嫁到宋家,最後肯定是沒嫁成,然後總裁給了她補償,看她兒子也生了,才空降下來當公關部總監.是一個厲害角色呢."

"還有還有,我也聽說了.這個顧萌以前是我們g大畢業的,申請的獎學金去的巴黎讀研究生,那時候才二十歲.但是,好像在巴黎研究生沒讀完,就回來了."

另外一個知情人也開始八著顧萌的八卦.

"你傻了吧,人家都去生宋氏的太子了,哪里還會繼續讀書,有個太子,比讀一百年的書都靠譜好嗎?"

這一番言論,換來的是同事的奚笑和白眼.

圍繞在一起,議論著顧萌的人.這些人口中的奚落和嘲諷的語氣里,更多帶的是不甘和嫉妒.

嫉妒顧萌可以獲得這樣的機會,嫉妒顧萌比他們的運氣好上幾分.

人心便是如此,總是在揣著上高位的人,私心的認為這里面肯定有些見不得人的交易.但一邊卻又在殘念,這樣的運氣為什麼不是落在自己的頭上.

……

這便是顧萌第一天入職宋氏的時候,在公關部的門口聽到的和自己有關的流言蜚語.

顧萌僅在產後的三個月的時間里,就已經恢複了最初玲瓏有致的身材.性感的曲線包裹在裁剪適宜的專業套裝里,踩著以往從不曾考慮過的高跟鞋,出現在宋氏的大樓里.

而這樣的儀態,這樣的風情萬種,是顧萌對著鏡子鍛煉了許久,一遍又一遍的走,一邊又一遍的笑,才換來如今的這般架勢.

深呼吸後,顧萌昂首挺胸,准備朝著公關部內走去.

"你確定不需要我和你一起進去?"

不知道何時,極少出現在和自己不相干樓層的宋熙銘站在了顧萌的身後,挑著眉,好心的詢問著顧萌.

顧萌直接轉過身,沒好氣的白了宋熙銘一眼,才開口說著:"我說,送總裁,你這是嫌我的閑言碎語還不夠刺激?需要你專門推我一把,然後華麗麗的把我推進地獄,這樣你才開心?"

顧萌的口氣聽起來像是抱怨,但更多的卻是調侃.

宋熙銘聳聳肩,對顧萌笑了笑,戲謔的說著:"希望中午的午餐,我還能看見活的你."

"去你的,宋熙銘!"

顧萌作勢拿文件夾打向宋熙銘,宋熙銘不客氣的笑了起來.

宋熙銘和顧萌是回了g城以後才真正的開始接觸.在接觸的過程中,宋熙銘發現了顧萌遠比自己想的有意思的多.

越深入的了解,宋熙銘越是對顧萌欣賞.而之前的那些防備,也隨著時間的流逝一點點的消失不見.

現在的宋熙銘和顧萌,是戰友,是那種生死與共的戰友.

顧萌和宋熙銘彼此擁著著對方的秘密,但誰也不曾對外透露過分毫,更不在乎外界如何看待他們的關系.

在待產的這一年時間里,顧萌也明白了宋熙銘當初"我不想結婚,只要一個繼承人"的原因何在.

"祝你好運,萌萌.希望我這個空降決定是正確的.加油."

說完,宋熙銘也不廢話,轉身直接回了自己的專屬電梯.倒是一直跟在宋熙銘身後的貼身助理微皺了下眉頭,眼底閃過一絲的擔憂.

"顧小姐會不會被這些公關部的人給拆了?"

"你很關心她?擔心她被拆了以前,先把今天要的報告放到我桌上."宋熙銘看了眼自己的特助,開口說著.

"不敢."林子堯立刻閉了嘴.

這老板的女人,動不得,這個道理林子堯相當的清楚.但對宋熙銘的舉動,林子堯也有著幾分費解.

自從五年前的那件時候,宋熙銘基本潔身自好,不近女色,這外界都快傳言宋熙銘是個同性戀.

結果,卻在一年前,宋熙銘從羅馬帶回了這個叫顧萌的女人,宣布顧萌是自己孩子的媽的身份,而顧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宋氏下一任的繼承人.

這一消息,炸了宋家的每一個人,也炸了外界的每一個人.

這是五年前的那事後,第一次宋熙銘這麼高調.但卻沒人看的出宋熙銘玩的是什麼把戲.

林子堯聳聳肩,不再非議自家老板的私事.一出電梯,立刻就把宋熙銘要的材料遞到了他的辦公桌前.

宋氏集團,看似平靜卻又波濤洶湧的一日,拉開了序幕.

顧萌在宋熙銘走後,整理好自己的儀容,這才朝著公關部的方向走了進去.當辦公室內的人看見顧萌的時候,瞬間禁了聲.

這外界的人,或許還沒見過宋氏集團新上任的公關部總監顧萌的長相,但是,他們這些在宋氏服務的人,早就在公司的內網上看見的顧萌的照片.

當然,他們認的眼前的人,就是那個大名鼎鼎,風聲四起的顧萌.

瞬間,公關部的每一個人尤其是之間參與八卦的人,他們的後背頓時涼了一片,冷汗噠噠的下.

每一個人都在害怕,顧萌一個轉身,在下一秒就直接上樓告了禦狀,然後,他們集體卷鋪蓋走人!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卻沒人敢開口多問一句,更沒人開口叫顧萌.

"各位,有時間在這里非議我的事情,何不花點力氣做點正經的事情?恩?"顧萌開了口.

她的言辭不卑不亢,鏗鏘有力,"怎麼,各位是覺得宋氏最近風平浪靜嗎?我要沒記錯的話,外界在傳言宋氏下屬的地產公司克扣員工的工資,是去年g城的逃稅大戶……還有,宋氏的化學制藥出現的小瑕疵,這些問題,你們想好了如何應對了嗎?"

顧萌犀利的話語,一陣見血的指出了現今宋氏集團公關部所要面對的種種問題.那話語里,帶著淡淡的嘲諷,不客氣的打的在場的老鳥們,一句話都不敢說.

大家再次看了一眼,心中也有了數.

眼前的顧萌,根本就是有備而來,絕不是他們所想的那種空有美貌,沒有腦子的花瓶.但在場的人還來不及說話,顧萌又已經再度開了口.

"我是顧萌,我想不用介紹了.大家叫我顧總監也可以,直接叫我名字顧萌也沒問題.至于和我有關的八卦,你們若想知道的更清楚,麻煩直接來問我本人.我相信,傳言應該不如我本人告知的靠譜."

說著,顧萌頓了頓,環視了低著頭的眾人一眼,滿意的笑了笑,才繼續說著:"那麼,現在各位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十分鍾後,開會."

顧萌話音落下,就立刻朝著最里面的總監辦公室走去,不再理會外面的眾人.

她做了一個不算太友好的開白場,十分鍾後的會議上,顧萌乾淨利落的分配了各自的任務,提出了公關部未來幾年發展的方向,針針見血,字字句句帶刺.

公關部就算是老鳥,也無法反駁顧萌的提議,只能打碎牙齒,自己吞了下去.

大家都有點被顧萌的氣勢嚇到,加之之前對顧萌的各種八卦,卻被顧萌逮了個正著,每個人的臉上都有幾分的尷尬.

在顧萌宣布散會後,所有的人立刻作鳥散獸,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埋頭做起了自己手中的事情.

而顧萌如此刻薄的初登場,在她不堪入目的傳聞里又增加了一筆,叫做囂張跋扈,刻薄無情.

顧萌許久後聽見這樣的非議,卻輕笑了起來.

因為,在這樣的非議里,顧萌不禁感慨,自己是否是和關宸極生活的那段極短的時間里,卻把關宸極的刻薄學了個精髓,入木三分.

就這樣,顧萌成了宋氏集團公關公司的總監,也成了g城這個最出名的公關公司的總負責人.

這一呆,顧萌便呆了五年的時間.

五年的時間里,顧萌如同花蝴蝶一般,穿梭于各大就會,交際場合,利用自己高超的交際手腕,解決了宋氏一件又一件的危機事件.

也就這短短的五年時間,顧萌奠定了自己在宋氏不容撼動的地位,奠定了自己g城第一女公關的絕對地位.

而在這五年的時間里,宋熙銘對顧萌的所作所為從不出面干涉,對顧萌的任何決定百分之百的支持,從不駁回.

就算報紙上八卦四起,說顧萌又勾搭上了哪個富二代共進晚餐,又或者說顧萌在xx富豪的奢華別墅內共度*……

這諸如此類的勁爆新聞,宋熙銘從來一笑而過.

宋熙銘曖昧不明的態度,顧萌囂張跋扈的姿態,讓外界的傳言更甚.

有人說,顧萌被宋熙銘已經打入冷宮,所以才在這麼積極的找尋下一個金主.也有人傳言說顧萌已經控制了宋氏集團,在宋氏內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但這一切,對顧萌而言,並無太多的意義.

左耳進,右耳出的八卦,這五年來,顧萌沒少聽,早就麻木不仁,一點動氣的可能都沒有.

因為,所有的八卦,百變不如其中,花樣都玩不出新的,沒意思.

偶爾,顧萌的視線落在日曆上,看見日曆上的時間時,顧萌會陷入沉默.

原來,她離開巴黎,已經六年的時間.

物是人非.

——

"顧總監,恭喜啊!"

"恭喜恭喜,顧總監!"

"什麼還叫顧總監,以後要叫總裁夫人了!"

……

顧萌皺著眉頭,聽著一路的人對自己不斷的賀喜聲,有些分不清狀況.一直到回到辦公室,顧萌的秘書也一臉諂媚的對著顧萌說了恭喜,顧萌終于忍不住了.

擦的!恭喜個屁,她什麼也不知道可以嗎?

"你和我恭喜什麼到底?"顧萌皺著眉頭問著自己的助理.

助理看著顧萌的表情,錯愕了下,結結巴巴的說著:"總……總監,您不知道?"

"我應該知道什麼嗎?"

"呃……"這下,助理徹底的傻眼了.

這全集團上下都傳遍的消息,為什麼當事人還一臉的茫然?這又發生了什麼?但容不得助理多想,顧萌已經直接一文件夾蓋了下來.

"快說,磨磨唧唧的就滾出去!"

"是是!"助理立刻點頭,"是這樣的,總裁辦已經下了通知,說是您和總裁要辦結婚典禮,邀請各部門經理級別的人參加婚禮."

這下,換成顧萌傻眼了!

"你說什麼?"顧萌提高了八度的嗓音,再度問著自己的助理.

助理微微顫顫的把經過再重複給顧萌聽,這一次,顧萌沒聽完助理說的內容,就立刻頭也不會的抓起桌上的車鑰匙,沖了出去.

助理看見顧萌走了,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這都什麼和什麼……

公關部的人一早看見這個通知的時候,大家也很錯愕.這全然是在外界傳言顧萌失寵最瘋狂的時候,竟然事情出現了戲劇化的一幕.

宋熙銘要和顧萌結婚了!顧萌真正的上位,成了宋氏的總裁夫人!

那個g城聲名狼藉的公關總監,那個傳說中的狐狸精,竟然成功上位了!

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為什麼顧萌看起來渾然不知情的模樣!

可,顧萌的助理卻一點八卦的想法都沒有.這五年里,她是領教夠了顧萌的手段和厲害之處,這公關部恐怕也沒人敢得罪顧萌!

顧萌可不是花瓶,那是一個有真料的女強人.得罪顧萌的結果,死無全尸啊!

五年前,公關部經理倚老賣老,處處和顧萌過不去.顧萌面帶微笑,卻語帶玄機,整理了經理全部的私下交易資料,直接開除出了宋氏集團.

三年前,公關部資深老鳥,g城當時的首席公關故意給顧萌找了難堪,結果,顧萌漂亮的化解,資深老鳥從此沒立足之地.

……

助理想到這些,渾身打了一個冷顫,立刻埋頭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不敢碎嘴一句.

而顧萌沖出辦公室後,直接取了車,一路飆車回了別墅!

他媽的,她要結婚,為什麼她不知道,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以後,她才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他媽的,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當場宰了宋熙銘!

顧萌的車子穩穩的在別墅面前停住,尖銳的輪胎抓地的聲音傳來,顧萌熄火後頭也不回的走進別墅.

平日,宋熙銘很少來這里,但是,顧萌今天敢賭,宋熙銘一定在別墅內!

果不其然,顧萌風風火火的進了別墅,宋熙銘則翹著二郎腿,悠閑的在別墅內看報紙,看見顧萌的身影時,他的嘴咧了一個燦爛的笑.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我說老媽,你都生我這麼久了,才准備結婚,丟人不丟人啊?"

這話不是宋熙銘開口的,而是顧萌的親生兒子宋禦宸開的口.宋禦宸挑著眉,小大人一樣站在沙發邊,看著風風火火走進來的顧萌,一點也不客氣的損起了自己的親娘.

顧萌立刻丟了一個怒視的目光,宋禦宸則是不客氣的扮了一個鬼臉,完全沒把顧萌的威脅放在眼底.

顧萌真是又氣又笑好笑.

但是,當顧萌看這宋禦宸那一張禍國殃民的臉,那眼神,那挑眉的動作,那損人的刻薄樣,簡直和該下地獄的關某人一模一樣!

她呸……

宋禦宸是顧萌疼了一天一夜生下來的,孕吐吐到死不說,生後還要含辛茹苦的帶大宋禦宸.

天知道,宋禦宸小時候是有多惡劣,而顧萌除了上班,剩余時間根本不假他人之手,其中辛苦可想而知!

但是,就是這樣,結果宋禦宸這小王八蛋竟然沒一點像自己,倒是十足十的遺傳了那個殺千刀的關宸極!

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顧萌想著,突然有些沉默了起來.那許久不曾進入自己腦海的關宸極再度出現的時候,顧萌竟然發現自己有一絲的心痛.

這六年,顧萌是徹底的當關宸極死了,不曾去打聽過關宸極的任何消息.關宸極也從不曾出現在顧萌的生活范疇內.

很完美的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

"媽?"宋禦宸有些奇怪顧萌竟然沒反駁自己,順口就叫了起來.

顧萌回過神,再一次的看向了宋禦宸.

宋禦宸不僅遺傳了關宸極的相貌,更是遺傳了關宸極過人的智商.所以,顧萌雖然不曾和宋禦宸提及自己的父親是誰,但是顧萌也不會天真的以為宋禦宸什麼都不知道.

這小子,精明的像個人精.

"我說宸宸……"顧萌開了口.

宋禦宸警戒了起來,立刻問著:"萌姐,你想干什麼?"

"干什麼?"顧萌哼哼了兩聲,"信不信我明天把你登報作廢?反正你也不和我姓,你姓宋,我姓顧,我們沒多大關系,哼哼!"

"你舍不得的,萌姐,別演了."

宋禦宸聽見這話,不客氣的大笑了起來.顧萌氣的吹胡子瞪眼睛的看著宋禦宸,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是,她賤,她舍不得!

心里千萬只草泥馬奔跑而過,千萬次想把宋禦宸塞進馬桶沖走的想法,但,只要看見宋禦宸那張臉,偶爾那甜膩到死的一聲"媽"……

她還真是舍不得!

而顧萌和宋禦宸的對話,顧萌被宋禦宸氣的張牙舞爪,咬牙切齒的模樣徹底的娛樂了一直在沙發上看戲的宋熙銘.

宋熙銘是一點也不客氣的大笑起來.

聽見宋熙銘這個罪魁禍首的聲音,顧萌轉移了戰斗力,危險看向了宋熙銘.那踩著三寸高跟的步伐,一步步的朝著宋熙銘走去.

"冷靜點,冷靜點!"

"冷靜?"

"是,一定要冷靜!"

"冷靜?冷靜你妹啊,宋熙銘.全宋氏上下都知道我和你要公開辦婚宴,為什麼我這個當事人卻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現在演的是哪一出戲碼?我親愛的孩子的爹?"

顧萌憤恨的對著宋熙銘說著,最後一個"爹"字,顧萌更是加重了音調.

宋熙銘看著顧萌的怒氣沖沖,不自覺的干笑兩聲.這顧萌,隨著時間的流逝,身上的氣勢是越來越嚇人.

這哪里是當年那個輕易可以控制的小白兔,早就是吃人不吐骨的狐狸了好嗎?

"快說!"

"我說,孩子的媽.這戲唱了這麼久了.總該有一個交代.全g城熱鬧都看了六年了,不該有個結果麼?何況,我父母那關,能撐到現在也不容易了,他們能容忍到現在,也是極限了."

宋熙銘慢里斯條的說著自己的理由,但那眼神卻一瞬不瞬的看著顧萌.

顧萌被宋熙銘看的微眯起了眼,心里在思量著宋熙銘這話里幾分真,幾分假.

對于宋熙銘的父母,顧萌這六年來見的次數少之又少.他們對自己的討厭,顧萌再清楚不過.

原因複雜的沒有,很簡單也很狗血,就是顧萌身份不夠.

但讓顧萌奇怪的是,宋熙銘的父母卻沒提出任何反對的意見.宋熙銘在這點上,胸有成足.

後來顧萌就明白了原因,宋熙銘的父母再懼怕宋熙銘,也在懺悔.

所有的原因,都皆是因為十一年前的事情.

但,倒是宋熙銘的父母對宋禦宸很好,也許那是他們盼來已久的孫子的原因,再加上宋禦宸曆來討人喜歡.

所以,顧萌和宋家的關系,一直都是一種極為微妙的存在.

"屁!你若沒別的想法,你父母就算跳腳,就算g城因為我的風評鬧的滿城風雨,你動都不會動一下!"

顧萌不客氣的揭了宋熙銘的老底.

宋熙銘看著顧萌,笑眯眯的,那笑里卻帶著一絲的狡黠,然後他朝著顧萌勾了勾手指,但是顧萌紋絲不動.

"去……一點都不受我勾引的!"

"少廢話,快點說!"顧萌不吃宋熙銘這一套.

"我只是覺得我年紀不小了,應該要辦一場婚禮結束眼前的這無止勁的鬧劇.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若再次面對關宸極的時候,你希望是現在這種身份?宋太太的身份會不會更囂張一點?"

宋熙銘說完,很無辜的聳聳肩,然後繼續笑眯眯的看著顧萌.

他很賤的踩了顧萌的尾巴,然後滿足的看見了顧萌眼底猛然竄起的怒火,熊熊燃燒啊!

這樣的顧萌,才充滿人性化.

這六年來,顧萌簡直不像個有正常情緒的人,完美的像一尊漂亮的瓷娃娃,沒感情!

"宋熙銘,你這話什麼意思?"顧萌跳了起來.

"字面上的意思."宋熙銘涼涼的答著.

顧萌的情緒不為別的,只為了宋熙銘話里那句不明不白的"再次面對關宸極的時候,你希望是現在這種身份?"

關宸極?為什麼宋熙銘會提到關宸極.

"說不說?"顧萌警告著宋熙銘.

宋熙銘的笑仍然很討打,痞痞的說著:"有個壞消息,你要不要知道?"

"我說孩子的爹?我認識你的時候,你那冷酷無情,涼薄至極的模樣去了哪里?我怎麼沒發現,你是這麼三八的人?"

"嘿嘿嘿……"

顧萌微眯起眼看著宋熙銘,突然嘲諷了起來:"宋熙銘,難道是這幾年不近女色,讓你直男變成彎男,突然發現關宸極是你的真愛?要是這樣,我真不介意發一個公關稿,成全你們,真的."

顧萌完全一副不太正經的威脅口吻.

這下,宋熙銘的嘴角抽搐了起來,對著顧萌擺出了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這模樣,讓顧萌喝下的水,差點噴出來.

"這表情很惡心,請收起來,謝謝!"

"喂……萌萌,我說你真是說話不留情,誰都可以被你損的祖宗都認不出.肯定是以前被關宸極帶壞了,現在說話才處處這麼刻薄."

"噗……"

這一次,顧萌直接噴了出來,還好宋熙銘閃的快,才沒被連累到.

"宋熙銘!有事就說,有屁就放!我很忙!"

"是是是!"宋熙銘邊應著,邊站了起來,然後直至確認他已經退到絕對的安全距離後,才開了口,"關氏集團要正式進軍中國市場!"

最後這話,宋熙銘說的清晰明了,咬字清晰,生怕顧萌沒聽清楚自己的話.

"為什麼我一點消息都沒有?"

"因為是特殊渠道知道的消息."

"這樣?"

"恩."

顧萌安靜了下來,不再說話.宋熙銘仍然站在安全的位置,不動聲色.就連宋禦宸此刻都聰明的躲在角落默不作聲.

宋禦宸看了眼宋熙銘,宋熙銘很無辜的聳聳肩,兩人用眼神無聲的交流,然後那目光落在顧萌的身上,最後,誰也沒說話.

許久,顧萌笑了起來,這笑容讓人慎得慌.

"干嘛笑得那麼變態?"

"萌姐,你這笑,不懷好意."

……

宋熙銘和宋禦宸兩人分別打了一個冷顫……

而顧萌這才重新看向宋熙銘,宋熙銘又退了一步,直到抵靠在牆根邊.但顧萌並沒再朝前走動.

"孩子的爹,我們結婚吧."

"什麼……"宋熙銘回不過神.

"結婚?聽不懂中文?需要英文重複一次?"

"沒,沒,我聽懂了!"

"恩,剩下的事情你安排!"

"……"

宋熙銘無言以對.

"我說……萌萌……"

"有事?"

"這事你都不考慮考慮?"

"考慮什麼?結婚了不是很好,我的八卦更加轟動,處處行為更加紮眼?狐狸精成功上位,名正言順的宋太太.會不會很刺激?"

"……"

宋熙銘徹底無語.顧萌則若無其事的朝著宋禦宸的方向走去,開始了每天例行的親子時間.

宋熙銘的嘴角抽搐的越發的厲害,他第一次這麼後悔自己的決定.他森森的感覺到,自己宣布出去要和顧萌結婚的這個消息,是全天下最大的錯誤!

但是,這事想反悔都沒多少機會了吧!反悔了又要鬧多少事情出來?

g城,滿城皆知.

宋熙銘下意識的看向了落地窗外的某一點.

其實,宋熙銘要的也就是這樣滿城皆知的效果.只是,看向顧萌時,宋熙銘不知自己這個一石二鳥的計劃,是對還是錯.

只是現在,一切終成定局.

宋熙銘的沉思,被電話聲給打斷了,看了眼來電,宋熙銘接起了電話.

"總裁,老總裁和夫人在公司找您."林子堯的聲音傳來.

"半小時後到."宋熙銘又恢複了冷漠.

而後,宋熙銘沒打擾顧萌和宋禦宸,快速的驅車回到了公司.至于自己父母的來訪,宋熙銘當然心中有數.

宋氏集團

"熙銘,你要結婚難道都不經過我們的?"宋天全皺著眉頭看著宋熙銘,忍住了想怒吼的想法.

而宋夫人一臉不贊同的站在一邊,只是沒開口說話.

"孩子都沒經過你們同意也生了,我的婚姻,還需要你們干涉?或者,你們需要曆史重演?那麼,抱歉,我不知道我會做什麼事情."

宋熙銘的聲音很冷.這樣的語調把宋天全和白媛給嚇到.兩人的臉色都極為的難看.

宋天全被宋熙銘激的下不了台,最後只能一甩手,丟下狠話,立刻揚長而去.

"我不管你娶顧萌是出于什麼用心,既然她生了宋家的孩子,我也不會多說什麼.但是,結婚後,顧萌要是在這麼不要臉,不三不四,就休怪我不客氣了.你也不用指望我在婚禮上會給她什麼好臉色!哼!"

"別氣,別氣!"白媛不斷的安撫著宋天全.

兩人就這麼從宋熙銘的辦公室離開.宋熙銘一動不動的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才重新走回辦公桌前.

拉開抽屜,宋熙銘從一個隱蔽的位置取出了一張泛黃,但卻依舊保存的很好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笑顏如花,無比燦爛.

只是,物是人非,現在的一切,早就面目全非.

——

法國,巴黎,關氏集團總部

"你到底要說什麼?司臣毅!"關宸極少了耐性,不客氣的問著.

一早上,司臣毅就和吃錯藥一般,有事沒事的就在自己的面前晃蕩,五分鍾拿一個文件進來,十分鍾問一個事情.

但是,全都他媽的無關緊要.

"關少……"司臣毅的臉色古怪,叫了半天沒一局重點.

"你昨晚欲求不滿?需要今天請假找女人?還是別的什麼特殊原因?"關宸極干脆放下文件,損起了司臣毅.

司臣毅嘴角抽搐了下,眼角的余光看向了不遠處的李澤律,那表情一臉的憤恨!

"怎麼?最近和李澤律好上了?你們改變性向,彼此喜歡了?"關宸極一點都不客氣.

"噗……"

李澤律和司臣毅當場噴了一口老血,但又不敢對關宸極怎麼樣.最後,司臣毅把怒火發到了李澤律的身上.

"李澤律,自己進來和關少說!"

李澤律比了比自己,嘴巴張成了o字型,最後硬著頭皮走了進來.

關宸極看著兩人在自己面前演戲,不動聲色.只是偶爾那指尖有規律的在胡桃木的辦公桌上敲打著節奏.

這一聲聲的,撞得兩人更是緊張不已.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李澤律妥協在司臣毅的淫威之下,硬著頭皮開了口.

"是這樣的,顧萌要結婚了.就在下周六.這是國內的報紙."

說完,李澤律頭也不回的就沖出了關宸極的辦公室,司臣毅看見情況不對,立刻也跟了上去.

而關宸極則是盯著那份國內的報紙許久,一動不動.

那臉色陰沉,但卻讓人摸不清關宸極此刻的情緒.修長的手,攥成了拳,隱藏在褲袋之中,就這麼促立在落地窗前,那眸光落向的方向,則是中國的g城.

顧萌,你真的是好樣的!

你有種!

哼,老子會讓你這婚結的這麼順心如意嗎?做夢!...

,:..

上篇:【Part056】我要一個繼承人喲     下篇:【Part058】關太太,現在流行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