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59】關少,你太自以為是了!  
   
【Part059】關少,你太自以為是了!

關宸極看著車內瞪紅了眼的顧萌,腦子里不自覺的想了這六年來自己知道顧萌的點點滴滴時那種憤怒的神情.

真他媽的恨不得掐死顧萌這個氣死人的妖精.

六年前,巴黎,關氏集團

"你說什麼?是誰帶走了她?"關宸極站了起來,不敢相信的看著司臣毅.

司臣毅把手上的資料遞給了關宸極,硬著頭皮又說了一次:"宋氏集團的總裁宋熙銘."

"怎麼會是他?顧萌根本不可能認識這個人."關宸極想也不想的否認了.

司臣毅一攤手,表示自己也很無辜.但是這份調查報告不可能出錯,這點自信,司臣毅還是有的.

關宸極也沒說話,低頭看著司臣毅手中的調查報告.很快,關宸極放下了手中的調查報告,看向了司臣毅.

"去羅馬."關宸極下達了命令.

"是."司臣毅無異議.

這份報告里,只說了宋熙銘的車在羅馬達芬奇機場不小心撞到了顧萌,但是,隨即顧萌就被宋熙銘送到醫院.

而機場的監控也清楚的看見,宋熙銘的車其實只是碰見顧萌,更都的是顧萌自己昏了過去,才導致讓宋熙銘誤會是自己撞暈了顧萌.

在監控里,兩人之間的互動,宋熙銘的神情,司機的驚慌,完全不像是相識的人.

但,偏偏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在宋熙銘把顧萌送醫院後的當天晚上,宋熙銘就給顧萌辦理了出院手續,而後,搭乘宋熙銘的私人專機離開了羅馬,返回中國.

甚至,宋熙銘消除了顧萌的一切出入境記錄,乃至住院記錄,擺明了就是在隱瞞顧萌的行蹤.

但歐洲畢竟是關宸極的地盤,無論宋熙銘如何替顧萌做手腳,這並不代表關宸極查不出來.

只是,宋熙銘這樣的舉動,又讓關宸極匪夷所思.

"醫院那邊沒任何報告嗎?"關宸極邊走邊問著司臣毅.

關宸極掛念顧萌,也擔心顧萌肚子里的孩子.在巴黎的時候,顧萌就已經出現了流產的現象,又是這麼急色匆匆去的羅馬,而到了羅馬還發生了這些事情……

關宸極不敢想,如果孩子出了事,他是否和顧萌之間最後的聯系也就這麼崩然而斷.

因為關宸極知道,顧萌若是極端起來,絕對是個不講理的人,孩子若沒了,這筆賬,顧萌肯定是算在自己的頭上.

"抱歉,關少,聖瑪麗那邊並沒關于夫人懷孕的資料.也許是宋熙銘辦理出院太匆忙,確認人沒大恙,就匆匆離開."

司臣毅只說著最好的結果.

關宸極沒再說話.一小時候,兩人登上了前去羅馬的專機.當專機降落在達芬奇機場的時候,關宸極和司臣毅並沒多加停留,直接去了聖瑪麗醫院.

聖瑪麗醫院的院長親自出來迎接了關宸極.

"關先生."喬治院長恭敬的叫著關宸極.

關宸極只看了喬治一眼,沒一句廢話,開門見山的問著:"我要昨天在這里住院的一名中國籍女性顧萌的全部情況,那是我妻子."

喬治楞了下,很快交代了自己的助理,查詢關宸極說的情況.

沒一會,關宸極被帶到了聖瑪麗的vip貴賓室里,很快,昨天給顧萌接診的醫生也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

"我要你,一字不漏,毫無保留的說明我夫人的情況."關宸極的口氣里帶著警告.

醫生看了眼關宸極,這才說著:"尊夫人昨日確實是在我手上接診,但是尊夫人並無任何異樣,因為車子只是輕微的碰撞,大部分是尊夫人自己的原因導致的.只是……"

醫生說著,停了下,那眼底閃過一絲流光,再看向關宸極,又顯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關宸極皺起眉,冷峻的神色就就這麼看著醫生,一字一句的追問著:"到底什麼情況!"

"尊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沒保住,流產了.尊夫人在來聖瑪麗之前,應該就是胚胎不太穩定,加上碰撞和長途跋涉後才會導致了這樣遺憾的發生.我很抱歉,關先生."

醫生沒多少感情,公式化的說明了顧萌的情況,而後就安靜的站在一旁.但醫生的眼神都在觀察著關宸極的一舉一動.

若仔細發現,不難看出,醫生的手心攥成了拳頭,緊張不已.那手心的汗水早就已經滲透.

vip貴賓室里死一般的沉寂,每個人都大氣不敢喘.

許久,關宸極揮手示意醫生離開,醫生二話不說轉身就匆匆離開了貴賓室.出了門,醫生的腳一軟,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面對關宸極,他害怕關宸極再多問幾句,他會全盤托出!

關宸極的氣勢,慎人的可怕!

"關少……"司臣毅小心翼翼的開口叫著關宸極.

這樣的結果,司臣毅知道,關宸極的內心肯定不舒服.但事已如此,也無濟于事.而司臣毅更需要等待關宸極的進一步指示,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

"先回去.我想,她也需要靜一靜.但是找人在g城跟著她,我不准她再出任何的事情."關宸極許久,才淡淡的說著.

若孩子沒了,顧萌根本會願意看見自己.而自己確實也是害死這個孩子的凶手.若是關宸極現在追到了中國,顧萌的脾氣,只會讓兩人兩敗俱傷,一切都是枉然.

而顧萌所在意的,關宸極也勢必要給顧萌一個完美的答案,而非如今這樣曖昧不清的情況.

關宸極的手心,緊緊的攥在一起,那隱忍的情緒,讓他的肌肉緊繃.每走出一步,關宸極都用了極大的力氣,雖沉穩,但卻充滿了頹然和自責.

"關少……"司臣毅才想說什麼,但卻被關宸極阻止了,最終,司臣毅也選擇了沉默.

兩人來去匆匆的離開了羅馬,再度回到了巴黎.

等關宸極著手處理清楚顏悠冉和落依的情況,g城跟著顧萌的人傳來的消息,卻讓關宸極的臉色鐵青!

"關少,夫人和宋熙銘同居了."

"關少,夫人帶著宋熙銘回去見了自己的父母,同意了他們的婚事."

"關少,夫人再度懷孕,現在搬入宋熙銘的別墅待產."

"關少,夫人今天和xx集團的總經理約會."

"關少,夫人今天和xx財閥的副總裁開……房……"

……

調查小組帶回來的報告一次比一次驚悚,關宸極從最初的憤怒,到後來的冷靜,再到現在的憤恨.

顧萌,你真是好樣的!

一點時間不願意給我,縱然我錯在先,但你的報複卻真的把我給傷的粉身碎骨.你竟然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到新的男人,甚至再給這個男人生下孩子.可以周旋在這麼多男人中間無所顧忌,就算聲名狼藉也在所不惜.

"關少,那孩子……"司臣毅是旁觀者,比關宸極來的冷靜.

關宸極看著司臣毅,沒說話,司臣毅沉默了下,也不再開口.關氏集團的地下情報組不可能出現這樣的錯誤.

那叫宋禦宸的孩子出生時間,以及醫院里全部的產檢記錄都和之前顧萌懷的那個孩子截然不同.

再加之顧萌之前的總總,兩人並沒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打轉.

調查小組仍然每一段時間就給關宸極送來顧萌的最新情況.但是讓司臣毅意外的是,關宸極卻一直固守在巴黎不曾離開半步.就算出差,就算別的任何原因,關宸極也不曾踏入中國的領土.

兩人之間的氣氛,就這麼一直僵持了六年.

關宸極帶著對顧萌的憤怒,不滿,以及那點男人本不應該存在的怨恨,在顧萌和宋熙銘不曾辦理結婚手續的前提之下,就這麼固守在巴黎,不踏入中國.

一直到六年後,經濟情況的大勢所趨,關宸極做出了決定,進軍中國市場.

就在關宸極做出這個決定後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里,關宸極就收到了顧萌和宋熙銘即將結婚的消息.

而發布這個消息的人,還是宋熙銘本人!

于是,冷靜了六年的關宸極再也坐不住了,才出現了最開始教堂搶婚的那一幕.

關宸極的出神,讓顧萌顯得極為的惱火.

"關宸極,你腦子被門板夾了嗎?你到底想干什麼?破壞別人的婚禮你覺得很有意思?你變態的心理需要這樣獲得滿足感嗎?你神經病嗎?這種事情你也做的出來,你不怕下地獄嗎?還是你今天出門忘了吃腦殘片了?"

顧萌劈頭蓋臉的一頓狂吼,氣都不帶喘的.

他媽的,不待這麼玩人的可以嗎?哪個人能做人慘到她顧萌這個份上的?恐怕這世界上也沒幾個了!

平日里的流言蜚語就多的可怕,結個婚還要出現這麼驚悚的一幕.顧萌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明天g城的各大報紙,網站會有多精彩.

那些個八卦雜志,那些個頭版頭條,那些個驚人的標題!顧萌隨便編一編都有一籮筐.

那些平日里沒少被顧萌碰軟釘子的記者,這一次逮到機會,還不用力的往死里寫,估計這幾年的鳥氣都會瘋了一般的發泄在明天的報刊上.

擦的!

這全都他媽的是眼前關宸極的錯!

自己風騷高調不要臉就算了,為什麼次次都要拖她下水!六年前是這樣,六年後還是這樣.

所以說,這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沒當場血濺五步,真心是給面子了!

"我破壞你婚禮?我看著我老婆重婚嫁別的男人?那他媽才是有病吧!"關宸極也毛了.

"誰是你老婆?少不要臉自作多情可以嗎?關少!"

"顧萌,我們這六年要算的賬還真是不少."

"算你妹,老娘沒心情陪你玩!我要下車!"

顧萌發誓,她再他媽的和關宸極有的沒的繼續糾纏下去,那她才是絕對的傻逼.越想越惱火,顧萌根本不管現在車子是否還在行駛之中,真的就這麼准備打開車門,直接下去.

在無數重的刺激之下,顧萌那靈光的腦子已經忘了,她要這麼下了車,必定是不死也殘的下場.

"你沒腦子嗎?你的腦子才被門板夾了.車在開,你開門下車?活膩了嗎?活膩了早說,我親自掐死你,也比你的血髒了我的車來的好!"

關宸極眼疾手快的拉回顧萌,氣急敗壞的吼了起來.

那過大的力道,帶著擔心,也帶著憤怒,不由自主的把顧萌的手腕抓的生疼,白皙的肌膚也已經微微的犯了紅.

顧萌就算疼,也倔強的不對關宸極示弱.但是顧萌又掙脫不掉關宸極的鉗制,干脆轉過身,看著窗外,不理會關宸極.

"會疼嗎?"關宸極也意識到自己的力道過大,不自然的問著顧萌,但是那嘴硬就不肯松口說一聲抱歉.

"你給我拽拽,看看疼不疼?"

顧萌懶得看向關宸極,淡漠的回著話.就在顧萌說完話的間隙,關宸極竟然真的把手遞到了顧萌的面前.

"你干什麼?"

"你不是要拽拽看?那你拽好了."

"你……"顧萌一時說不出話,好半天才罵了句,"神經病!"

而後,顧萌就趁勢把自己的手抽了出來,坐到了車子最邊緣的位置,完全當關宸極是透明的,不再搭理關宸極.

顧萌知道,關宸極不會輕易的說"對不起",剛才那種拙劣的手段,就是關宸極在示好.

但是,這和顧萌一毛錢關系都沒有.關宸極再怎麼示好,那也是關宸極的事情,想靠這點手段,讓顧萌服軟,下輩子滾蛋去吧.

何況這光天化日之下,顧萌還真不信,關宸極敢對自己做什麼!

就好比宋熙銘的話,這強龍不壓地頭蛇,關宸極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還是收斂點的好!

顧萌的反應,輕易的觸怒了關宸極的神經.

真他媽的是,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顧萌根本無動于衷.這樣的想法,讓關宸極的神經,每一根都在叫囂.

下一秒,關宸極用力的把顧萌給轉過身,一直手掐住她的下顎,強迫顧萌面對自己.

顧萌沒回避,就這麼瞪著關宸極,一臉的挑釁.

"怎麼?你就那麼喜歡宋熙銘?離開我的第二天就可以和宋熙銘回國?立刻給宋熙銘生了一個兒子?來,和我說說,那個宋熙銘哪點值得你喜歡?"

關宸極質問著顧萌,這話雖然是質問,但是那質問里卻帶著酸意.顧萌還沒來得及開口,關宸極又劈頭蓋臉的說了下去.

"他床上能滿足你?一個常年坐辦公室,看起來就是白斬雞的男人能填飽你的胃口?在你被我調教之後?"

關宸極的話越說越刻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顧萌看著關宸極,深呼吸,再呼吸.

她知道,自己要和關宸極跳腳,那才是中了關宸極的圈套!關宸極這個全宇宙最無敵的混蛋,六年不見,除了更刻薄,顧萌實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

這個早該下十八層地獄的混蛋!

調整好情緒,顧萌笑顏如花的看向了關宸極,臉上那過分燦爛的表情讓關宸極恨不得一巴掌拍掉顧萌的笑臉.

"哎呦喂……我說關少,您這話是嫉妒還是羨慕?我怎麼聞到了一大桶子醋的酸味了?羨慕吧,我覺得沒必要,您坐擁江山,名利,美女,膝下還有女兒,真心不用來羨慕我這種好不容易結個婚都會被人毀掉的人,那沒意思是吧!"

顧萌哪里是省油的燈,三兩下就把關宸極氣的臉色大變.

但顯然,顧萌覺得這樣還不夠刺激,那臉上的笑意變得嬌媚無比,眉眼之間帶著挑釁,反手勾住了關宸極的領口,繼續涼涼的諷刺著.

"還是關少您這是嫉妒了?哎喲,真嫉妒那我也沒辦法.宋熙銘還真什麼都比你好.態度好,脾氣好,性格好,不像您,一點就著,脾氣暴躁,尖酸刻薄,態度惡劣.至于這床上功夫嘛,有對比才出真理,是吧……"

顧萌擺明了就是要氣死關宸極,笑眯眯的看著關宸極精彩萬分的表情,說著:"您和他還真不在一個水平線上,沒法比啊!"

說著,顧萌還很無辜的攤攤手,聳聳肩,心中豈是一個爽字聊得.

天地可鑒,她可沒說謊,她沒和宋熙銘滾過床單,哪里知道宋熙銘什麼水平.真的沒法比嘛.

想著,顧萌的嘴角不自覺的咧了一個更加燦爛的笑.

這些話罵的,真是太他媽的爽了!

其實顧萌這六年來,早就已經學會了控制自己的情緒,喜怒不形于色.面對那些記者,再尖酸刻薄的問題,顧萌都可以處理的游刃有余.

唯獨碰見關宸極,所有的理智都下地獄見鬼去了,情緒在一瞬間失控.

用口不擇言,不考慮後果,話不經大腦就脫口而出來形容此刻的顧萌,是再好不過了.

本顧萌以為,關宸極在自己這樣不人道的抨擊之後,會暴跳如雷,最好直接氣過頭,掛了算了.

顯然,顧萌失算了.

關宸極竟然笑了!他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善意不明的笑.坐在原位紋絲不動,也不朝著顧萌靠近.

這樣的關宸極,讓顧萌倍感壓力.下意識的,顧萌微眯起眼,眼底竟是對關宸極的警戒之心.

一個用力,顧萌直接拍掉了關宸極掐住自己下顎的手,飛快的退到了車內安全的位置,保證關宸極不能輕易的再靠近自己.

因為,這樣的關宸極,讓顧萌覺得陌生,也覺得可怕.

和關宸極相處的半年來,顧萌根本不認為自己百分百了解關宸極,她看見的只是關宸極的皮毛而已.

有時候,越是沉穩不易動怒的豹子,才是在找尋時機,一口咬住獵物,讓獵物再無任何反抗的機會.

媽蛋的!她才不要當關宸極的獵物!

可是,關宸極一點機會都不給顧萌.那手眼疾手快的重新把顧萌禁錮在自己的勢力范圍內.

顧萌纖細的腰被關宸極狠狠的掐住,一個用力,顧萌的曲線就這麼緊密的貼合在關宸極的身上.

甚至,顧萌都還來不及反應時,關宸極霸道的吻已經落在了顧萌的唇上.像是懲罰一般,用了力,一點也不溫柔,更不容顧萌一絲逃脫.

另外的手也沒閑著,直接扯了顧萌的婚紗拉鏈,"撕拉"的聲音出現時,顧萌只覺得自己後背一涼.

顧萌心中,暗罵了一聲,壞了!

這是第一次,顧萌這麼恨自己竟然會選擇這種魚尾修身款的簡單婚紗,她應該選擇全世界最難穿,最難脫,最複雜的超豪華的婚紗才是.

媽的,這樣就算關宸極這小人想下手,一時半會也找不到下手的機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扯一拉,就直接見了底.

她呸呀……

"關宸極,放開我!你他媽的就會耍流氓嗎?別的都不會了嗎?"

顧萌奮不顧身的開始掙紮,雖然無動于衷也不能就這樣俯首稱臣.嘴巴一點也不客氣的對著關宸極破口大罵.

關宸極顯然也不是好惹的主,三言兩語就譏諷著顧萌.

"要說耍流氓,恐怕這世界上也沒人可以比的上你吧,顧萌.是誰第一次睡了人以後,頭也不回的就跑了?"

要翻舊賬,關宸極也是一個中好手,怎麼可能輸給顧萌!

"別和我說,是我強迫你的,分明就是你死皮賴臉賴上我的,你敢否認,你敢否認?你否認給我看看!"

"我賴上你,是,然後呢?你沒得到滿足?你沒像偷腥的貓一樣爽?後面是誰耍流氓耍的多?"

"你,顧萌!"

"關宸極,你不要臉!"

"隨便,臉面在你這不值錢."

"你他媽的到底要干什麼?"

"我要這樣!"

被顧萌推開的關宸極,也無所謂的聳聳肩,不再糾纏顧萌的唇,而是發恨似的在顧萌的脖頸啃了一個青紫的印記.

那眼神也沒落下,不斷的游離在顧萌性感的曲線之上,眼底漸漸聚染了浴火.

若不是報告上已經明確的指出,顧萌生育過一個孩子.打死關宸極也不相信,這樣完美到極致的身材,會是生過孩子的女人所擁有的.

關宸極一想到顧萌生下的那個叫做宋禦宸的小鬼,氣就不打一處來.

原本,在顧萌的子宮里,孕育的是他們的孩子.可是誰也不曾想到,一切都翻天覆地的發生了變化,最後出來的竟然會是別人的孩子!

這樣的想法沖入關宸極的腦海時,關宸極只有一種滿滿的背叛的感覺.

"我艹……關宸極!你變態嗎!"顧萌驚叫出聲,不敢相信的看著關宸極.

關宸極這混蛋,竟然毫不留情的咬了自己一口.那力道用的恨不得撕下自己一層皮,白皙的肌膚上,有著明顯的牙印.

"我變態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關宸極回答的很無所謂.

媽蛋的!顧萌在心里罵了一萬次!這關宸極,六年不見,看來不僅是刻薄越發明顯,這流氓更甚,還變得更加變態!

這是干什麼?要嗎?抱歉啊!姐沒這變態的嗜好可以吧!

千萬只草泥馬奔跑而過,這就是顧萌在心里對關宸極無數次的怒吼!

"還想打我?你以為我會讓一個女人無止勁的羞辱我嗎?"關宸極抓住顧萌欲行凶的手,厲聲說著.

顧萌沒打到關宸極,冷哼一聲,干脆也不多廢話.女人和男人比力氣,那是自不量力.

有本事關宸極就把自己關在車上這輩子別下車.只要下了車,她顧萌絕對會讓關宸極好看!

"哼,我看你矜持到什麼時候!"

關宸極咬牙切齒的說著,那手再一個用力,婚紗直接落了底,這下顧萌除了內衣褲徹底光溜溜.

"我要矜持?矜持值多少錢?關宸極,都敢來破壞我婚禮,能不知道我這幾年的戰績是多麼輝煌?"顧萌在挑釁關宸極.

"你……"

"我怎麼?恩?"

"顧萌,了不起啊?來,說說,這幾年有多少男人?多少男人的戰績才可以讓你現在的行為這麼浪蕩?光著身子對著男人也無動于衷?"

關宸極說這話,說的一陣陣泛酸.那手不自覺的撫摸上顧萌的臉頰,有些輕佻,也有些誘惑.

這樣的挑逗,換來的卻是顧萌一抹極具魅惑的笑意.

顧萌不在意自己此刻是多麼的不合時宜,也不再躲閃關宸極.那柔軟無骨的身子靠近了關宸極,纖細的手臂攬上了關宸極的脖頸,漂亮性感的唇張口欲言,顯得嬌豔欲滴.

"怎麼?關少這麼關心我?那怎麼沒看看這麼多年來的新聞報紙什麼的?g城最聲名狼藉的公關經理是誰?那便是我顧萌.我的緋聞還少?八卦還少?何況,我和你八百年前已經離婚了,有男人很奇怪嗎?宋熙銘都不在意,你倒是跳腳的比誰都急?恩?"

顧萌在*裸的挑釁關宸極.關宸極的臉色因為顧萌的話微變了下,而顧萌卻不以為意,嘴角里的笑意越發的濃烈.

"我說,難道關少想幫我數數這幾年我有多少男人?"

這話里,是顧萌的一種冷哼,一種嘲諷,一種不屑,當然,也是對關宸極最直接的一種宣戰.

話音落下,顧萌直接抽回自己的手,冷眼看著關宸極.就這麼當著關宸極的面,從容不迫的穿上了被脫落下來的婚紗,絲毫不覺得任何的生澀和不自在.

"顧萌,你真是好樣的!"關宸極咬牙切齒,"既然如此,就讓我看看,曾經那麼青澀的你,在這幾年里是變的有多浪蕩!"

兩人的眸光在空中交彙,電光石火,顯得激烈不已.關宸極隱藏著怒火,而顧萌則是毫不在意的輕佻.

整理好衣服,顧萌再微湊前,一字一句的說著:"抱歉,關少,我可以和任何男人上床,但是絕對不會和前夫上床.我對前夫,一點興趣也沒有!"

說完,顧萌直接退離了關宸極身邊,回到了安全距離范圍內.但是她的眼神已經變得很冷淡,仿佛關宸極就是一個從不曾認識的陌生人而已.

"顧萌!"

"關少,別當我是傻子.人傻一次就可以了.你若沒注銷我們的婚姻,那為何還能名正言順的召開新聞發布會,向所有人承認,關落依是你的女兒,是關家的孩子?而我這個沒被注銷身份的妻子卻全然不知?"

顧萌三言兩語反駁著關宸極,"別告訴我,關少,你也流行玩重婚.一邊和別的女人再婚了,一邊來找前妻說,我們還沒離婚.嘖嘖,這游戲不太高明."

顧萌的話,讓關宸極的眉頭微皺了下,沉默了下來.原本囂拔弩張的情緒也瞬間被消失殆盡.

"我六年前就說過,落依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落依不是我女兒."關宸極給了最直接的答案.

"不是你女兒,但是戶政關系上,卻是你的女兒.別逗我了,成嗎?"

顧萌冷眼看著關宸極,面色上的冷豔卻抵不過內心的怒火中燒.

他媽的,關宸極,真的當她顧萌是傻子.這種話也可以說的這麼坦蕩蕩.若不是親生女兒,又何必在自己的戶籍里落下身份,又為何向世人昭告這個女兒的身份?

呵……顧萌似乎又覺得自己的心痛了一下.

若沒計算錯誤,落依今年也九歲了.

"這個事情……"

關宸極再度開口的時候,原本行駛中的車子已經穩穩的在關宸極下榻的飯店門口停了下來.

司機下了車,看著車內的情況,和外面的保鏢們面面相覷.不知是應該去開門呢?還是就這麼站在邊上裝傻,或者再把車子去別的地方繞上幾圈才比較合適.

"去哪里?"關宸極叫住了顧萌.

"您逾越了,關少."顧萌冷淡的回了句.

那手已經打開了車門,淡定自若的就這麼穿著婚紗下了車.縱然發型已經有些微亂,縱然妝也已經花了.

但是,顧萌並不在意,只是簡單的擦拭去唇彩,絲毫不損她的明豔照人.

"顧萌,站住!"關宸極再一次的叫住了顧萌.

顧萌還真的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關宸極,但是並沒靠近關宸極.她在安靜的等著關宸極開口.

可是,等了許久,關宸極都沒再說話,顧萌微挑了下眉,不再想搭理關宸極,再度轉身離去.

就在這時,關宸極終于開了口.

"和外面的那些男人斷乾淨,回到我身邊."

顧萌聽到關宸極的話,皺了下眉,一點也沒動怒,反而覺得有些好笑.她意外的轉過身,竟然朝著車子的方向再度走了去.

場面出現了極度詭異的一幕.

關宸極在車內,顧萌堵在車門口,一臉的不屑和嘲諷,眉頭微揚,懶散卻帶著諷刺的開了口.

"嘖嘖嘖,關少說的是什麼話?人話嗎?還是鬼話?要是人話,我這個人可是聽不懂!"

顧萌活力全開的嗆了起來:"關宸極,你真的以為老娘沒節操,沒尊嚴,沒臉面的人?老娘連當你正牌老婆都不樂意了,放著你關家的金山銀山都不稀罕了,還願意回去當你小老婆?"

顧萌的聲音很大,絲毫不介意車旁邊的人聽見自己吼了什麼,也把關宸極的尊嚴直接踩在了地上,一點也不客氣.

"關宸極,我看你是覺得我腦路出現問題了?或者養了魚,被門板夾了?好好的宋氏總裁夫人不當,去當你一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放著養尊處優的日子不要,去過這種隨時被人打打殺殺威脅來威脅去的日子?"

顧萌越說越激動,"關宸極,你真的是太自以為是了!"

一口氣吼完,顧萌深呼吸後,恢複了面無表情.除了嘴角那一抹始終沒落下的嘲諷的笑外,顧萌已經把關宸極在心里罵了一個遍,連帶關宸極的祖宗十八代.

顧萌的怒氣不再外露,那無非就是在隱忍.那攥起的拳頭,跳動的青筋,都無時不刻的表現了顧萌此刻異常惱怒的情緒.

再一次的深呼吸,顧萌直接轉身離開.這一次,關宸極沒再叫住顧萌.

"讓開.沒見過你們家主子被人訓?抱歉,今兒讓你們見到了!"

顧萌態度惡劣的對著圍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保鏢吼著.保鏢更加面面相覷.在陳內的關宸極毫無反應,保鏢們根本不知道應該讓顧萌離開,還是讓顧萌繼續僵持在這里.

擦的!這年頭,保鏢不好當,當關宸極的保鏢更是難上加難.除了保護關宸極的安全,還要當他肚子里的蛔蟲.

"讓夫人離開."終于,司臣毅開了口.

保鏢這才退了一步.顧萌看了眼司臣毅,笑了笑,說著:"這夫人,我就當你叫的是宋夫人.再見."

說完,顧萌也不在意自己一身婚紗的打扮,直接攔下了停靠在酒店的出租車,上了車後,出租車就飛快的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開去.

"關少."司臣毅在車旁叫著關宸極.

"按計劃行事."關宸極生冷的吩咐著.

"是."司臣毅點點頭,明白了關宸極的意思.

很快,關宸極也下了車,朝著酒店內走去.關宸極一出現在酒店里,原本那些圍在門口看八卦的人瞬間不見了蹤影,立刻低頭忙著自己的事情,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關宸極可是酒店的超級vip,至尊級的,誰活膩了,敢當著關宸極的面八卦他的*.

但是,所有人都真的很好奇……

——

"沒看過穿婚紗坐出租車的人?"顧萌一眼就看穿了司機的想法.

司機被顧萌這麼一說,立刻轉頭,不敢再看後視鏡,安靜的開著車,送顧萌要去的目的地.

解決了一個麻煩,顧萌直接看向了窗外.

他媽的!她上輩子和關宸極一定是天大的仇人,恨不得立刻讓對方血濺五步的那種,才會導致這輩子碰見關宸極,就沒好事.

不是掐架,就是斗的你死我活.這輩子都這麼被關宸極埋汰,好事遇見關宸極都可以變成爛事,就連結婚這麼板上釘釘的事情,竟然被關宸極這麼一攪和也黃了!

不僅如此,關宸極就這麼順手一推,他媽的,她又上了風口浪尖!

關宸極,你真是好樣的!

顧萌一路在心里腹誹了無數關宸極的混蛋事情.一直到司機提醒顧萌已經抵達目的地了,顧萌才收起自己的情緒.

"小姐,到了,請下車."司機小心翼翼的開了口,眼前的顧萌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顧萌並沒說話,只是透過車窗看向了不遠處的別墅,然後眉頭皺了起來.

真的是被關宸極攪的腦子都不靈光了,竟然現在這個時間還回別墅.不用腦子想,都知道現在的別墅肯定是被記者圍的滿滿當當,記者等的就是自己的出現.

顧萌才沒傻到真把自己送到那些記者的槍把子上,那些記者等著落井下石已經好多年了.

轉念一想,顧萌再度開了口,吩咐著司機.

"師傅,麻煩把我送到晶華酒店,謝謝."

"知道了."

出租車師傅點點頭,立刻調轉車頭,離開別墅,朝著晶華酒店的方向離去.

顧萌的視線始終沒離開那些在別墅外的記者.記者們已經是愈演愈烈的架勢,就連sng直播車都已經停靠在別墅的門口,這擺明了就是要大干一場的架勢.

她呸……

那個該死的關宸極!六年後竟然一出現,就給老娘惹了這麼多的麻煩!

顧萌氣的那做好的水晶甲都快掐到了肉里,但是她忍了!和小人計較,氣死自己,那太不劃算了.

"小姐,晶華酒店後門到了."司機再度小心的提醒著顧萌.

顧萌點點頭,說著:"麻煩您在外面等我一會,我讓人出來給你結算車資."

司機一句反對的話都不敢說,顧萌已經徑自下了車,朝著晶華酒店內走了去.而在晶華酒店的宋氏員工也在議論今天教堂發生的事情.

這晶華酒店本就是宋氏集團下屬的酒店,今天教堂若沒出現關宸極這樣的意外,那麼今晚的宴客就會在晶華酒店內舉行,而如今,酒店方面已經接到了宋熙銘助理的命令,取消今晚的宴客.

"今天那教堂里的事情,真是太刺激了!"

"顧萌到底什麼手段,可以同時攀上我們宋總,還有那個關氏集團的總裁?"

"所以我說她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狐狸精,滿腦子都是勾引男人的計劃!"

……

這樣光明正大的議論,在聽見熟悉的高跟鞋的聲音後,戛然而止....

,:..

上篇:【Part058】關太太,現在流行重婚?     下篇:【Part060】忘不了的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