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64】美女野獸VS童言無忌  
   
【Part064】美女野獸VS童言無忌

關宸極極近呢喃卻又顯得堅定無比的話,就好似在宣誓什麼似的.霸道的不顧萌任何逃脫的空間.

"我想你,顧萌,很想很想."

這話就和魔咒一樣,讓顧萌停下了腳步,那腦子仿佛被點擊了一般,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說不清的莫名其徐.

顧萌呆住了!是的,很傻很白癡的呆在了原地.

下一秒,顧萌就被關宸極帶到了自己的懷中,這樣的懷抱,不僅僅是溫暖,更帶的是熟悉感.

顧萌魔化的狀態,讓自己完全忘記了反抗關宸極,兩人意外的享受著這難得而來的平靜感.

"我想你,真的很想很想."關宸極再一次開口,明確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他也有些意外的感受到顧萌的乾淨,本關宸極以為自己和顧萌又會在原地撕扯一番.而這樣的安靜,則大大的給了關宸極信心和勇氣.

關宸極低了頭,找到了顧萌的唇,輕輕的吻了上去.

這個吻里,少了挑釁,多了柔情.少了粗暴,多了纏綿.攬在顧萌腰上的手,都不免的月收越緊,恨不得把顧萌融到自己的身體之中.

此刻這樣和諧的氣氛,讓顧萌也有些享受眼前這個浪漫到極致的吻.

似乎,所有的時間一下子倒退回了六年前,在顧萌和關宸極還在彼此纏綿的時候,每天,都有這樣甜膩的吻.

一個不注意,這樣的吻會讓他們從床下繼續糾纏回床上,等吻的余溫退去的時候,也許就是半天的時光過去.這是以往在周末顧萌和關宸極最喜歡的游戲.

纏綿悱惻.

像在試探一般,關宸極的吻逐漸的深入,甚至帶了幾分的小心翼翼.但在這樣的小心翼翼之中,卻意外的換來了顧萌的回應.

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一直到兩人都無法呼吸,關宸極才輕輕放開了顧萌,但是他的手並沒松開顧萌,仍然緊緊的擁著顧萌.那種無法抑制的*,讓關宸極在頃刻之間顯得有些無法自拔.

顧萌也在微微喘著,不曾從先前的激動情緒之中走去,耳中卻繼續傳來了關宸極那勾人的聲音.

"我要你,老婆."

那是極盡誘惑的勾引,關宸極在勾引著顧萌一步步朝著自己設定好的目的走去.

而關宸極這話,卻像一盆冷水,狠狠的把顧萌給徹底的澆醒了.看著眼前這樣的情況,顧萌的眼底閃過一絲不自在和狼狽,但很快恢複了冷若冰霜的模樣.

顧萌,你丫就是一個看見男色就失控的色情狂.

顧萌在心中無數次的唾罵自己.

關宸極仍然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電力十足的雙眸仍在對著顧萌放著電.那張妖孽一般的臉,又開始一點點的靠近顧萌!

冷靜!

顧萌在關宸極那張妖孽的臉即將靠近自己的時候,突然一聲冷笑,在關宸極的錯愕之中,不客氣的拍掉了關宸極繞在自己腰上的手,順帶把關宸極狠狠的從自己的面前推開.

沒防備的關宸極踉蹌了下,險些沒站穩.

在關宸極還來不及反應顧萌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時,顧萌已經出聲嗆著關宸極:"關少,逢場作戲而已,太入戲了,就不太好了."

顧萌的口吻顯得很輕佻.她根本不在乎自己已經花掉的唇色,因為激情而顯得有些凌亂的頭發.顧萌用自己的言行明明白白的告訴關宸極,這樣的吻,對她而言,再正常不過,讓關宸極不要再自作多情.

"你……"關宸極的暴躁脾氣在顧萌這里根本就無任何用武之地.

顧萌一挑眉,看著關宸極,嘲諷著:"我什麼?"

"哼,我看你剛才也是享受的很."

關宸極再走前一步,重新靠近顧萌,顧萌沒後退.他的手擺正顧萌的臉,讓顧萌正式自己.

"那是當然,關少的接吻技術這麼好,能不享受嗎?再說,關少還有一張俊美的顏,我顧萌可是外貌協會的vip,實在沒有拒絕和不享受的理由啊?"

顧萌理所當然的回擊著關宸極.而後,顧萌不給關宸極任何思考的空間,徑自說著:"若沒事的話,抱歉,關少,我要先走了.至于女人,那會場里,多的是心甘情願的女人讓你選."

說完,顧萌直接轉身,朝著停車場走去.到了林子堯的車前,顧萌按下遙控鎖,打開車門,徑自上了車.

但是,顧萌的腳來不及踏上車內半步,卻被關宸極直接騰空抱起.

"關宸極,你瘋了嗎?我警告你,立刻放我下來,這是綁架,這還在會場外,你活膩了嗎?"顧萌立刻吼著關宸極.

但關宸極才懶得理睬顧萌的怒吼,也不管顧萌怎麼掙紮,始終把顧萌牢牢的抱在自己的懷中,徑自朝前走著.

很快,關宸極走到了附近的一輛黑色保時捷跑車面前,這才騰出一只手,開了車門,然後快速的把顧萌丟到了車上,再鎖上車門,理都不理顧萌在里面的叫囂.

很快,關宸極繞回駕駛座,上了車,發動引擎.

"關宸極,你這是當街綁架嗎?文明的方式不行?就用野蠻人的方式?"顧萌氣急敗壞的對著關宸極吼著.

"對你這樣的野蠻人,不需要用文明的方式."

"我野蠻?"顧萌更是怒火中燒,"我野蠻你是什麼?突然莫名其妙的強吻我,然後再綁架我?你這是不是原始人還沒退化?只靠武力?"

"你那是享受,不是強吻."

"你……"顧萌語塞了下,因為關宸極說的是事實,但很快,顧萌正色了起來,冷聲說著:"強詞奪理."

"裝腔作勢."

"關宸極,你立刻馬上放我下去!"顧萌狂吼!

她再也無法和關宸極在一個空間共處一室!再也無法!他媽的,聖人碰見關宸極都會成神經病的!

"挑起火你就想走?老婆,你不是這麼不上道的人吧?"關宸極漫不經心的回著顧萌.

但是,偏偏就是這句"老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好似擊中了顧萌的g點,讓顧萌一下子緊緊的攥著自己的拳頭,再極大的隱忍著.

六年前和關宸極分開前的種種,就和排山倒海一樣的襲擊了顧萌.每回放一件事情,顧萌的臉色就更加陰沉一分.

這一切都讓顧萌完全不顧及正在行駛中的車,打開了沒落下中控鎖的車門,想就這麼直接下了車.

關宸極覺察到顧萌的舉動後,立刻踩下了刹車,很快,尖銳而刺耳的輪胎抓地聲響起,還帶著那明顯的燒焦味.

"你瘋了嗎?想死嗎?上一次不聰明,這一次還這樣?你的腦子是稻草做的還是腦漿構成的?"關宸極對著顧萌怒吼了起來.

性能極好的跑車在頃刻之間快速的停在了馬路正中間,不管不顧這樣的行為是否適宜.

被關宸極這麼一拉的顧萌,才驚覺自己做了些什麼.深呼吸後,顧萌平靜著還有些狂亂跳動的心髒,才微怒的看向了關宸極.

那微怒的眼神里,似乎還帶了些許的怨恨.

他媽的,關宸極到底想怎麼樣?他不是已經如願和顏悠冉雙宿雙飛了,現在出現在g市,還來糾纏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

還是關宸極覺得挑撥自己的情緒,讓自己情緒失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還是看這樣的自己,才會讓關宸極覺得有長成就感?

越是這樣的想法,越讓顧萌的情緒有些失控了起來.

"關宸極,我是瘋了,那又怎麼樣?"顧萌反問著關宸極.

"我不准."關宸極說的霸道.

"你不准?你憑什麼不准?關宸極,你到底想干什麼?要老娘陪你上床才能滿足你過分自大的虛榮?那ok,來,反正這些年,老娘這麼多男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至少關少曾經的床上功夫還讓我倍感滿意的!"

口不擇言就是顧萌此刻最好的詮釋.一股腦的爆發,顧萌不願讓自己再受關宸極影響,再陷入那種無盡循環的深淵.

"顧萌!"關宸極吼了起來.

聽著顧萌嘴里說出的這些話,原本就滿滿妒火的關宸極直接被激怒到了極點,那微眯起的眼神看著顧萌,透露著危險的訊號.

而顧萌迎上關宸極的眸光,卻顯得無所謂的多.

反正她都已經破罐子破摔,誰怕誰,怕關宸極個屁.有本事關宸極就在這里當場強了自己!

媽蛋的,關宸極有本事這麼做,她就有本事讓關宸極再也不能人道!

"和你那些不干不淨的男人斷乾淨,包括宋熙銘.回到我身邊,我不允許我的女人被那麼多男人覬覦."關宸極的霸道表露無遺,甚至連隱瞞的想法都沒有.

"你做夢去吧.關宸極!"顧萌想也不想的就回嗆了起來.

嘖嘖嘖……關宸極這口吻,說的多麼的理所當然,好像自己就應該按照關宸極的劇本走,而不是如此的反骨.

但是,抱歉,她顧萌就是這麼反骨的人,至少她顧萌吃軟不吃硬,脾氣來的時候,軟硬不吃.

滾你媽蛋去吧,關宸極.

"怎麼?關少,顏悠冉不能滿足你的生理需求?讓你千里迢迢到中國來找你的前妻?還想讓你前妻再上你的床?你真的當我是傻子?還是一點選擇都沒有,是男人就可以?放著那麼多上等的男人我不要,要你這個已婚男人?連一絲遐想的空間都沒有!"

顧萌說的干脆也刻薄,車內的氣氛顯得緊張,空氣甚至都微微的凝結了起來.

"已婚男人?"關宸極重複著顧萌的話,"當然,我已婚,我老婆是你,和顏悠冉什麼關系,不要三番五次的把顏悠冉扯到你我之間!"

"喲,這麼心疼顏悠冉被我扯進來!"顧萌有點酸,也有點怒.

"我他媽的說了,和顏悠冉什麼關系.他媽的,顏悠冉又和我什麼關系!"關宸極也吼了起來.

就在這時,關宸極的電話響了起來,兩人瞬間安靜了下來,關宸極看了眼來電,立刻接了起來.

"什麼情況?"關宸極快速的問著,口氣里甚至還帶了先前的幾分怒意.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關宸極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許久,關宸極才說著:"落依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之前不是很穩定了?"

關宸極在和對方交談著,為了防止顧萌逃跑,關宸極直接扣住了顧萌的手,兩人就這麼被關在了車內.

而顧萌聽見"落依"的名字,頓時,那眸光漸漸的黯淡了下來,心也有了絲絲的疼痛,那種窒息的感覺,再度而來.

六年前,也是顏悠冉的一句"落依",關宸極放棄了自己,選擇了顏悠冉,從公寓之中快速而出.

六年後的現在,就算不是選擇的時刻,顯然,這態度的差別也有明顯的.

對待自己,關宸極是怒火沖天,兩人見面不是爭吵就是斗個你死我活.而對待那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或者說,是對待顏悠冉,關宸極就顯得急切和關心的多.

真是,天壤之別.

顧萌,醒醒吧,六年前傻了一輪,六年後竟然還能被關宸極給迷惑,白癡!

但很快,下意識認為電話里的人是顏悠冉的顧萌,卻揚起了絕美的笑,有些報複的想法浮上了顧萌的腦海.

那笑,極近魅惑.

顧萌,靠近了關宸極,不帶關宸極反應,有些嗲的語調在關宸極的耳邊響起:"關少,快點嘛,別接電話了,討厭……"

話落,顧萌差點沒抖了自己一地的雞皮疙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本以為,顧萌可以看見關宸極變臉,結果,卻沒想到,關宸極卻掛了電話,似笑非笑的看著顧萌,這讓顧萌頓時升起了陣陣不好的預感.

"怎麼?你以為是誰的電話?這麼迫不及待的宣誓主權?"關宸極戲謔的問著顧萌.

"哼,關少和我什麼關系,我又何必宣誓主權!"顧萌鴨子嘴硬,一點都不肯落下風.

關宸極低低的笑了起來,似乎,先前車內囂拔弩張的氣氛頓時不見了蹤影,很快,關宸極抬頭看向了顧萌.

"為什麼六年前不告而別,不給我任何解釋的時間."關宸極翻起了陳年老賬,問著顧萌.

"無可奉告."這是顧萌的答案.

這種似曖昧不似,似膠著不似,各種怪異的氣氛讓顧萌一刻也不能再這里呆下去.這個想法,讓顧萌立刻打開車門,轉身下了車.

這一次,關宸極竟然沒再追下去,而是就這麼看著顧萌從自己面前離去.

"顧萌."關宸極叫住了顧萌.

顧萌沒轉過身,腳步只是微停了一下,就繼續朝前走著.而關宸極則不咸不淡的在顧萌身後繼續說著.

"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回到我身邊,要麼就等著宋氏被我連根拔起.我關宸極不喜歡有人占著我的東西,不歸還."關宸極說的很平淡.

顧萌的腳步才邁出,關宸極的選擇題已經拋給了顧萌.而後關宸極不再說話,他賭顧萌不可能無動于衷.

果不其然,顧萌這一次沒再猶豫,快速的在地面站穩後,立刻轉身看向了關宸極.關宸極則回給了顧萌一個挑釁的笑.

幼稚的男人!

顧萌在心里罵了句,但很快正色了起來,一字一句的說著:"關少,宋氏集團的根基若沒幾十年的祭奠,不可能有如今的地位.這樣的宋氏集團,也絕非是你一朝一夕就可以輕易摧毀的."

這話,顧萌說的很自信,看著關宸極一臉的嘲諷.

在顧萌看來,這無非就是關宸極幼稚之下說的意氣話而已.

"是嗎?"關宸極卻不咸不淡的反問了顧萌.

顧萌微眯起眼,沒說話,心中警鈴不由作響,在思量著關宸極這反問句里的含義.來不及讓顧萌想明白,關宸極卻輕笑出聲.

那笑里,是對顧萌這種不自量力想法的嘲諷.

"宋氏的根基再穩,那又如何?對我而言,輕而易舉."關宸極的話里,帶著絕對的自信,"顧萌,你對我了解多少?對關家了解多少?又對宋氏真正了解多少呢?做我的女人,比在宋熙銘身邊,你要能得到的東西多得多."

說著,關宸極,頓了頓,像是誘惑顧萌一般,繼續說著:"無論是名利,財富,地位還是權勢,都不是宋熙銘所能給予你的.""我稀罕?"顧萌笑了起來,反問了一句.

關宸極,你還真是徹頭徹尾的自大狂,自戀狂,不要臉!

但很快,顧萌收起了笑意,脫口而出的話,足可以讓關宸極收起那一抹自信的笑,臉色變得精彩萬分.

"是啊,我真該稀罕.想想真後悔,後悔當時走的那麼匆匆忙忙,至少也應該把你爺爺給的那筆錢給拿了,再狠狠的敲你一筆贍養費,分你一半的財產,是吧.現在我好歹也是中國有名的富婆了."

"你……"果不其然,關宸極變了臉.

這世上,只有一個叫顧萌的女人,才懂得如何踩的關宸極的軟肋,讓關宸極悶的說不出話,只能打碎牙齒自己吞下去.

"關宸極,再見,最好不見了.你想上老娘的床,你慢慢排隊吧."

顧萌說完,立刻轉身離去,不再搭理關宸極.而關宸極看著顧萌離去的身影,意外的不怒反笑.

在顧萌還能聽得見關宸極聲音的范圍內,關宸極不痛不癢的丟下一句話,說著:"我會讓你回來找我的,顧萌."

顧萌這一次連停頓都沒有,直接朝著會場的方向重新走了回去.而看著顧萌漸行漸遠的身影,關宸極雙眸微眯,噙著一絲絲危險的氣息.

顧萌,你真是好樣的.

當顧萌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在關宸極的視線之中時,關宸極才重新拿起手機,撥打了司臣毅的電話.

"關少."司臣毅的聲音離開傳來.

"十天後,我要看見結果."關宸極無情的命令著.

司臣毅只沉默了下,立刻應著:"我知道了."

很快,關宸極收了線,一腳踩下油門,車子也飛快的隱匿在夜色之中.

——

"關少折磨你了?這吃屎的表情?"李澤律調侃著司臣毅.

司臣毅敲了李澤律一個榔頭,說著:"十天搞垮宋氏,玩不玩?"

李澤律還沒來得及吞下去的香檳差一點噴了出來,一旁的陸晚晴眼疾手快的給李澤律遞了紙巾.

"你說什麼……關少瘋了?十天玩垮宋氏?這是要干什麼?美人奪不回來,就准備開始大把燒錢?"李澤律不可思議.

"關少說了,那就玩唄,一天幾十億的錢過手,爽."司臣毅無所謂的聳聳肩.

陸晚晴的臉色沉了下,但最終沒說什麼.

很快,有人陸續朝著三人的方向走來,三人結束了沒營養的對話,敷衍的應付起了來往的人.

一直到宴會落下帷幕,三人才禮貌的和陳老告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會場.

而才進酒店大門的關宸極,再一次接到了巴黎打來的電話,這讓關宸極的眉頭皺的很緊,邊走,他邊接起了電話.

"我不是說了,保證落依無事,還需要我重複?"關宸極沒什麼耐性.

而很快,電話那頭傳來的是落依輕柔的聲音,說著:"爸爸,是我."

"落依?"關宸極怔了下.

"抱歉,我怕爸爸不接我的電話,所以我讓醫生伯伯給爸爸打的電話.爸爸,過兩周,我就要再一次手術,爸爸能回來嗎?"

落依淡淡的話里,有著一絲絲的期待,小心的詢問著關宸極.而落依的眼神落在身邊的顏悠冉身上時,卻又帶著緊張.

落依希望顏悠冉來看自己,也希望關宸極能回來.但是落依自小就是一個敏感的孩子,她明白關宸極不喜歡自己,更不喜歡顏悠冉.

每一個電話,落依都打的膽戰心驚,但是卻不能反駁顏悠冉提出的要求.

今日,顏悠冉來看自己,卻正好遇見了主治醫生給關宸極打電話,確認自己的情況.顏悠冉湊的很近,似乎想聽關宸極的聲音,但是卻不知道聽見了什麼,瞬間就讓顏悠冉變了臉色.

于是,醫生掛了電話後不久,顏悠冉才讓落依打了這個電話給關宸極.

"做完事情的話,那我便會回去."關宸極沒給肯定的答案.

"哦……"落依的聲音拉的很長,顯得很失望.

這樣的語調,這樣的表情看在顏悠冉的心中,顏悠冉知道關宸極拒絕了落依的要求,那攥緊的手心,越發的讓顏悠冉不甘心了起來.

剛才,關宸極再和醫生對話的時候,顏悠冉分明聽見了一個女聲.那個聲音,顏悠冉發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那是顧萌的聲音!

顧萌和關宸極在一起.加之這段時間關宸極和顧萌的各種緋聞,讓顏悠冉再也無法淡定,于是逼迫落依打電話詢問關宸極何時歸來.

關宸極拒絕自己的電話,但是並不代表關宸極拒絕落依的電話,這是顏悠冉可以利用的聯系關宸極的途徑之一.

思及此,顏悠冉竟然二話不說的搶過了落依手中的電話,落依驚愕的看著顏悠冉,而顏悠冉卻看也不看落依一眼.

"極,落依兩周後手術,你不回來嗎?不管怎麼樣,你是落依的爸爸,不是嗎?你難道不回來給落依簽手術同意書?難道讓落依帶著失望一個人進手術室嗎?"

顏悠冉字里行間都是落依,但是口氣卻顯得急躁不已.

關宸極一聽到是顏悠冉的聲音,態度立刻冷了下來,說著:"顏悠冉,別讓我看不起你,最後一點的好印象都毀之殆盡.別再利用落依聯系我,恩?"

這話,是警告!很直接的警告.

"極,你……"

"不想讓落依失望,就別做抵觸我底線的事情,知道嗎?"關宸極的語調越發的生冷無情,"我掛了."

說完,關宸極不給顏悠冉任何說話的機會,立刻掛了電話,這讓顏悠冉憤恨不已.

"媽媽……"落依小心的叫著顏悠冉.

顏悠冉看向了落依,脫口而出的罵著:"你一點用也沒有,就是你這樣嘴巴不甜,不討人喜歡,所以極才不回來,你的爺爺才會不喜歡你."

"媽媽……"落依的臉色瞬間煞白了起來,看著顏悠冉,不敢相信顏悠冉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這是顏悠冉心中對自己最真實的想法嗎?

現在的落依,是一個九歲的孩子,而非三歲不懂事的孩子,顏悠冉的每一句話,都可以輕易的刺激到落依.

落依的呼吸似乎又顯得急促了起來,有些無法承受顏悠冉這樣的刺激.顏悠冉這才晃過神,發現自己對落依做了什麼.

"落依,落依,抱歉,都是媽媽的錯,都是媽媽的錯."顏悠冉不斷的哭著,對著落依說著.

一邊顏悠冉手忙腳亂的叫著醫生,給落依准備著藥,落依輕輕回抱了一下顏悠冉,然後才再度看向了顏悠冉.

"媽媽,沒事,我不會怪你的."很淡很淡的聲音,淡到仿佛感覺不到落依的存在一般.

顏悠冉第一次面對落依的情況,從內心里的驚慌失措,但是她卻不知應該再說什麼.

最終,顏悠冉只能匆匆而去.

關宸極走出電梯,回到總統套房,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一通電話根本不是落依的本意,而是顏悠冉的意思.

自然的,關宸極也不用再多言什麼.

這六年,關宸極對顏悠冉也漠視到了極點,就算有遇見,關宸極也選擇裝做沒看見,顏悠冉也知謹守本分.

但卻在關宸極來中國後,再度和顧萌牽扯上關系時,顏悠冉的動作又頻頻的多了起來.

思及此,關宸極的眼神微眯,蓄滿了風暴.

那被掛掉的手機被關宸極隨意的丟在一旁.而後關宸極脫了衣服,就朝著浴室走去,任冰冷的流水沖刷著自己全身.

可是,關宸極閉眼,滿腦子想的都是顧萌之前說的話.只要想起顧萌在別的男人身下承歡呻吟,關宸極就憤恨的用拳頭砸著浴室的牆壁,眼底的情緒陰沉的讓人分不清.

該死的顧萌!我等著你來找我!

——

顧萌一路簡直是怒火中燒的開車回家,能平安抵達別墅,顧萌真覺得自己是運氣.

在車上,不斷的深呼吸,平複了情緒後,顧萌才准備下車.但是,顧萌一下車,竟然意外的看見宋禦宸竟然沒去玩游戲,而是在別墅的大門邊等著自己.

這讓顧萌微挑了下眉眼.

宋禦宸這姿態,倚靠在門邊,活似一個縮小版的關宸極,就連那雙腳交叉的姿勢都一模一樣.

呸……父子天性,不用遺傳,都一個德行.

"靠!你干什麼捏我臉,我是大孩子了,別這麼幼稚可以嗎?萌姐!"宋禦宸哇哇亂叫了起來.

媽的,他容易麼我,好不容易擺個帥造型,准備拷問顧萌,結果,顧萌見到他二話不說就先把他給狠狠的掐了一次.

他這臉估計是要爛了吧!

顧萌肯定是後媽,這麼下狠手的!他一定要去告顧萌家暴!

而顧萌卻被宋禦宸的表情給逗樂了,不客氣的大笑了起來,一晚上的陰霾一掃而空.而後,顧萌想牽起宋禦宸的手,但是宋禦宸卻拒絕了!

哼!老子也有骨氣的好吧!

宋禦宸淡淡的瞥了顧萌一眼,然後立刻變了臉色,惡狠狠的瞪著顧萌,接著就徑自走到屋內.

顧萌的手就這麼尷尬的橫在半空中,但顧萌也無所謂的收回手,聳聳肩,隨著宋禦宸一起走了進去.

去你妹的宋禦宸!一點也不可愛的小鬼!

顧萌一肚子的腹誹.

有時候顧萌不免都會問自己,生一個智商太高的孩子,是好事還是壞事.至少顧萌現在看來,除了宋禦宸會幫自己洗衣做飯外,她實在看不出任何好處.

你見過,一個做媽的,沒一點做媽的威嚴,倒是要天天擔心著被自己的親生兒子算計的嗎?

我擦……她一定要去問問,宋禦宸到底有沒有抱錯了!太混蛋了!

很快,母子倆走進別墅內.

"我說親愛的小宸宸,你大晚上的不睡覺,不打電話,特意在門口喂蚊子等你媽我干什麼?我太受寵若驚了,心髒不好,禁不起你這麼刺激我啊!"

顧萌說的一臉誇張,還不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宋禦宸看著顧萌表演,那漂亮的雙眼突然轉了個圈,嘴角揚起了極為可愛的笑,那和顧萌一模一樣的酒窩就深深的陷了下去.

若換了別的女人,看見宋禦宸這模樣,心都已經化了!

但是,顧萌是誰,宋禦宸的媽,再了解不過宋禦宸.當他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就代表宋禦宸一定在計算著什麼.

開玩笑!她這媽是白當的嗎?

顧萌的心里驚覺了起來,自動的退後散步,不再靠近宋禦宸.她和宋禦宸斗了這麼多年,不可能再輕易的著了宋禦宸的道.

別人會被騙,她顧萌是肯定不可能再被騙!

因為,宋禦宸從小就他媽的不是省油的燈,和省事的主!

"萌姐!"宋禦宸賊笑了起來,走進了顧萌.

"干嘛,你站原地,別靠近我,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不要打這種諂媚的表情,看的我毛骨悚然."顧萌很直接的拒絕了宋禦宸的靠近.

宋禦宸一攤手,到也合作的停了下來,繼續說著:"別緊張嘛,萌姐.我聽說你今晚和關宸極打的火熱?兩個人都快膠一起了?比502還誇張!"

宋禦宸做了一個極為誇張的表情和動作,然後又賊笑了起來,刺探著顧萌的八卦.

"擦的!哪個王八蛋和你說的?"顧萌立刻吼了起來.

宋禦宸聳聳肩,一臉"你是白癡,這還要問我"的表情看著顧萌.顧萌立刻不說話了!

這個世界上,若說真正的八卦王,絕對不是那些記者狗仔,而是宋熙銘那個沒有節操的男人.

你信不信一個男人,可以無所不知這個g市上流社會的所有八卦小秘密.那個老總找了小三,哪個富太太去找了牛郎……

這還沒什麼,他媽的,誰家的貓死了,生了孩子,宋熙銘都能知道!

顧萌有時候懷疑,宋熙銘上班什麼事也不干,就專門在收集各種八卦.因為宋熙銘說,這種八卦有時候也是決勝的法寶,絕對不可放過.

而現在這個點,除了宋熙銘有可能和宋禦宸聯系上,絕對不可能再有哪個不怕死的會和宋禦宸通風報信說自己的這些事情.

混蛋宋熙銘!

顧萌還在一肚子牢騷宋熙銘的時候,宋禦宸卻說了更讓顧萌吐血的話.

"我說,萌姐啊.你和關宸極都這麼多年沒見了,怎麼沒*燃燒個不可自拔?竟然會這麼早回來了?難道是關宸極有隱疾?"

上帝耶穌,如來佛祖,阿門……阿彌陀佛……

原諒我,我真的就只是一個孩子,童言無忌嘛……

"宋禦宸!你這個白眼狼,狗嘴吐不出象牙,我真是白養你了!早知道當年你不出來,就應該把你丟馬桶里沖掉.不不,你還是胚胎的時候我就要解決了你.免得你現在專門就來氣我的!"

顧萌喪心病狂,一點沒形象的對著宋禦宸吼了起來.宋禦宸老早就捂著耳朵跑到了安全距離,然後搖頭晃腦的看著顧萌的沒形象.

哈哈哈……他心情很好的,好嗎!

"可是,來不及了也,萌姐……"宋禦宸還在火上澆油.

"混蛋,看我抓到你,怎麼收拾你."顧萌朝著宋禦宸的方向跑了去.

宋禦宸立刻撒腿就跑,邊跑還要邊刺激著顧萌.

"萌姐,其實你和他要真怎麼的,我和爹地都不會怪你的.真的.你現在這模樣,活像今晚欲求不滿,才這麼抓狂,太嚇人了!"

宋禦宸說完最後一句話,已經逃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立刻進門,然後用力的關門落鎖.

"宋禦宸,有種你別出來!"

"萌姐,麼麼噠,我要去睡覺了,你還是洗個冷水澡沖沖火,我愛你喲.撒有拉拉."

宋禦宸說完這話,立刻戴上耳機,不再理門口不斷拍門的顧萌.反正顧萌一會就沒耐性就會離開了.

但是,關宸極……

好像真的有那麼點意義呢!

"王八蛋!"顧萌對著緊閉的門怒吼了聲,再泄恨似的狠狠揣了一腳宋禦宸的房門!

然後,顧萌就跳了起來,她的腳很痛!

宋禦宸這個小王八蛋到底是哪里出來的,怎麼一點也不貼心,也不可愛!人家不是說,兒子都是媽媽的保護神,怎麼她一點沒被宋禦宸保護到,天天被宋禦宸氣的跳腳.

顯然,這一局,顧萌又是慘白.

顧萌只要一想到宋禦宸那種被關宸極附體的模樣,非常有去搖死當年給她接生的醫生的沖動,然後再惡狠狠的質問清楚,真的確定宋禦宸不是別人家的小孩,不是被抱錯了嗎!

媽蛋的!

顧萌再一次的咒罵後,決定當宋禦宸是透明的,免得氣死自己不劃算.而後,顧萌重重的踩在地板上,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去.

這種極盡變態的母子之間的斗嘴的親子娛樂,這才告一段落.

顧萌一進房間,自己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看見是宋熙銘的電話,顧萌二話不說的接了起來.

"萌萌,這幾天別進公司."宋熙銘快速的交代著顧萌.

"出了什麼事?"顧萌很直接的問著.

"你上了他的車後來,被記者拍到了.恐怕記者還是會捕風捉影.這幾天也不太消停,你和宸宸先在別墅,別墅那邊我派了人,記者沒辦法到那的."宋熙銘沒說的太明白.

"好,我知道了."

"恩,注意安全,有事我給你聯絡."

說完,宋熙銘就掛了電話.而顧萌下意識的心頭閃過一絲不安,腦子里猛然想起一些什麼,但是卻絲毫抓不到任何的重點.

但,顧萌卻隱隱覺得,有事情要發生,而這樣的事情,絕非是自己所樂見的.

想了想,顧萌立刻打開了筆記本電腦,還沒來得及上線,各種跳出的頁面里,都是顧萌今晚和關宸極兩人之間的一舉一動.

無論是熱舞,還是爭吵,又或者是關宸極英雄救美,再不然是關宸極扛著自己上了車……

無一遺漏.

那評論,顧萌並沒看,直接合上電腦.

她想去了,自己腦子里最後閃過的那一個念頭,是關宸極的威脅.

"顧萌,我會讓宋氏消失在g城."

這話,也讓顧萌想起了今天晚上林子堯來時說的話,有人在暗處收購宋氏的股份!

該死的!...

,:..

上篇:【Part063】我想你,顧萌     下篇:【Part065】真是不容樂觀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