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65】真是不容樂觀呐  
   
【Part065】真是不容樂觀呐

按照宋熙銘說的,顧萌為了避風頭直接放了好幾天的假,一直到新聞里的消息逐漸消停下來的時候,顧萌才重新回到宋氏上班.

這已經是陳老的生日宴結束後的四天,也正好是星期五,宋氏例行的高管會議,檢討每周自己部門的得失情況.

而顧萌身為公關部的負責人,勢必要出席這樣的會議.

"顧總監,今天的例會取消了."助理探了個頭,快速的把剛得知的消息告訴了顧萌.

"取消?"顧萌冷了下.

助理點點頭,說著:"是,林特助親口說的.大家都覺得很意外."

"好,我知道了."顧萌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奇怪了,這雷打不動的例會怎麼會突然取消?若是以往,就算是宋熙銘人在國外,也會通過視頻來召開今天的例會.

就算是在沒有辦法的時候,也會由林子堯代理宋熙銘完成.而今天竟然會取消?

正當顧萌一臉沉思的時候,辦公桌上的座機卻響了起來,顧萌二話不說的接起了電話,上面顯示的號碼,是宋熙銘打來的分線號碼.

"萌萌,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

宋熙銘交代的很簡單,沒任何的拖泥帶水,顧萌也應的很直接.

掛了電話後,顧萌直接坐電梯上了頂層的總裁辦公室.林子堯似乎已經早就在門口等著顧萌.

"顧總監,總裁在里面等你."林子堯很禮貌的對著顧萌點頭示意.

顧萌微微和林子堯頷首後,就朝著辦公室的門走去,敲了敲門,得到宋熙銘的應允後,顧萌才走入宋熙銘的辦公室.

這是顧萌和宋熙銘的相處方式.

無論私下顧萌和宋熙銘多麼的熟稔,無論兩人可以鬧成什麼樣,但至少在宋氏集團里,顧萌分的很清楚,宋熙銘是總裁,她就只是公關部的總監.

這規矩,顧萌不曾破.在宋氏集團內,顧萌和宋熙銘總會在彼此臉上掛上公事公辦的面孔.

只是,顧萌進入宋氏的這五年來,宋熙銘從不曾單獨叫顧萌來過自己的辦公室.

"來了?"宋熙銘看見顧萌,隨意的打了一聲招呼,"坐."他比了比自己對面的椅子.

顧萌順從的坐了下來.

宋熙銘的辦公室內,除了自己和宋熙銘外,並無外人.但是顧萌感覺不到平日兩人輕松的氣氛,只覺得空氣之中的氣息變得凝重了起來.

顧鞥微皺了下眉頭.

而一直眉頭深鎖的宋熙銘突然抬起頭,從一旁的文件中取出幾分,丟在了顧萌的面前,然後疲憊的揉了揉眉心.

"你看看這些再說."說完,宋熙銘又繼續低頭看著自己手中不曾看完的文件.

顧萌有些困惑的拿起已經擺在自己面前的文件,認真的看了起來.但顧萌只看了兩頁,她的臉色就已經發生了輕微的變化,雖然看起來那臉色還顯得鎮定自若,但是顧萌知道,自己的內心,是多麼的震撼.

"怎麼可能有人可以這麼大規模的從股市購買宋氏的股票?"顧萌震驚的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宋氏集團的根基穩固,股票一直是a股市場里的佼佼者.是在這個經濟衰退,通貨膨脹的時候,為數不多的績優股.

在宋氏集團的股票一片看好的前提下,竟然有人大規模的高價買進.這行為在行內人看來,就是傻子的舉動.

高價的股,全無利潤可言.何況,一次性拿出這麼一大筆資金,也是一個問題.

開玩笑,那是幾個億,不是幾千萬……

這人民幣難道是草紙?不值錢到這地步了?都這麼逗逼的被人耍著玩的?

關宸極……

那一天,關宸極在顧萌身後說的威脅的話,再一次的飄入了顧萌的腦海,這讓顧萌猛地抬頭看向了宋熙銘.

"肯定是關宸極那混蛋!"顧萌說的咬牙切齒.

"沒證據,萌萌."宋熙銘給了顧萌否定的答案.

"沒證據也是他干的,那一天,他威脅我回到他身邊,就是用要宋氏消失的理由威脅的.關宸極說得出也做得到,肯定是他."

顧萌越說越生氣.

很快,顧萌就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如實的告訴了宋熙銘,宋熙銘微皺了下眉頭,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認真的看向了顧萌.

"是關宸極,然後呢?"宋熙銘反問顧萌,"這些股份,收購的是宋氏集團在外的散股,都是股市你的股份,再了不起,問宋氏的股東買股份.按照宋氏目前的行情來看,關宸極這麼做,不覺得投入太多的資金,風險過大嗎?"

沒給顧萌說話的機會,宋熙銘繼續說著:"何況,萌萌,你只是猜測,你並沒完全的證據說著是關氏集團干的.我們所有的資料,也都沒指名這是關氏集團.商場上,無證據的事情,就不能隨意的下結論,就算,真的是關宸極所為."

宋熙銘的話,讓顧萌一下子疲軟了下來,有些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宋熙銘微微歎了口氣,站了起身,走向顧萌,沉默了會,才說著:"萌萌,別激動.宋氏的股票,宋家一直持有51,,就算關宸極有本事收購49,,也只會是最大的股東,宋氏不可能易主的."

顧萌還是不說話.

"何況,現在真的沒任何證據,證明是關宸極做的.關氏集團沒任何資金流出.若是關氏集團有這麼明顯的資金流動,這個商界,早就已經有風聲了."

宋熙銘認真的分析著現在的情況,安撫著顧萌的情緒.但宋熙銘卻知道,事情卻遠不如自己說的這麼的簡單.

關宸極……

宋熙銘在心中默念著關宸極的名字,臉色里的凝重卻清晰可見.不由的,宋熙銘的視線看向了窗外,落在了不遠處,關氏集團在g市的新大樓上.

"你有心思."顧萌開了口,很肯定的對著宋熙銘說著.

宋熙銘笑笑,沒回答顧萌的問題,繼續說著:"萌萌,你現在要做的是,安撫樓下的那些記者還有民眾躁動的情緒.無論這是誰做的,出于什麼目的,現在情況既然已經如此,我們都需要作出交代."

"我為什麼覺得,這些事情都在你的掌握之中,熙銘?無論成敗,似乎你都已經知道會面對這一天?"顧萌一字一句的問著宋熙銘.

"因為,有些事,遠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宋熙銘給了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

"你早就認識關宸極?"顧萌靈光一閃,追問著.

"從不曾接觸過,你信嗎?"宋熙銘淡淡的說著.

顧萌看著宋熙銘許久,點點頭應著:"只要你說的,我便信."而後,顧萌不再追問.

"謝謝你,萌萌."

"客氣了."

"剩下公關的事情,就要拜托你了."宋熙銘又回到了正題上,"先姑且不論這個人的目的,若只是單純的收購,那麼還算好,若是有目的的,那麼情況就不妙了.他要是大量拋售宋氏的股票,只有一個原因,這個人,要整垮宋氏."

宋熙銘分析的很透徹,原本含笑的雙眼頓時變得銳利的多.

"我知道了,我會處理好."顧萌也換上了嚴肅的表情,公事公辦的說著.

宋熙銘和顧萌還在協商之際,林子堯直接推門走了進來,那腳步顯得急色匆匆,甚至連平日最注重的禮貌的都忘了,連門都不曾敲過.

"什麼事?這麼慌張?"宋熙銘皺著眉頭問著林子堯.

顧萌也看向了林子堯,心里的不安因為林子堯的進入頓時升了好幾個台階.而林子堯來不及喘息,立刻就開口說了起來.

"總裁,壞事了.收購宋氏集團股票的是一個出名的操盤手.後面肯定有大靠山在支撐,這幾天一直在重金收購,而現在,他直接拋出所有手中的宋氏集團的股票,導致股價直接跌停."

林子堯說的氣喘籲籲,到現在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那一幕.這是宋氏上市以來,第一次股票跌停.

"那個人根本不在意自己損失多少.擺明了就是要宋氏完蛋."他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而之前發生的情況,林子堯也仔仔細細的和顧萌還有宋熙銘做了講解.

但有的時候,屋漏偏逢連夜雨,一件壞事起了頭,後面就會有接二連三的連鎖反應.

林子堯帶來的消息,顧萌和宋熙銘都還沒來得及消化的時候,宋熙銘辦公桌的電話已經瘋了一般的響了起來.

正常,進入宋熙銘辦公室的電話都會經過林子堯的過濾.雖然公司的高級主管有權直接打入宋熙銘辦公室,但,這只是在異常緊急的情況之下.

宋熙銘一揚手,示意林子堯先停下,而後他快速的接起了電話.

而顧萌和林子堯則面色凝重的看著宋熙銘,一直到宋熙銘掛掉電話,兩人的臉色都不曾緩解過.

"什麼情況?"顧萌率先開口問著.

"很糟糕的情況."宋熙銘的語調仍然顯得溫潤,但是話里已經多了緊張.

顧萌和林子堯相視一眼,都皺起了眉頭,宋熙銘則是繼續說了下去.

"市場部的打電話,說合作許久的廠家突然要停止合作,情願付出巨額的違約金.這就意味我們會失信我們的合作伙伴,導致我們要付出巨額的代價.現在臨時找人接手,很難找到資質一樣的工廠.這是第一."

宋熙銘的條理仍然很清晰,"第二,原本已經敲定的合同,也都陸續發生了變化.對方不是提出加價,就是不願意和宋氏繼續簽訂合同.這些情況,我想,若是傳了出去,你們應該都很清楚,會給宋氏帶來什麼樣不堪的情況."

宋熙銘把所有的情況如實的告訴了眼前的兩人,接著,宋熙銘也沉默了下來.

手中的簽字筆,在宋熙銘的手里不斷的轉著圈,宋熙銘只覺得腦袋一片生疼,理不出一個頭緒.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打了人一個措手不及,一件接一件的事情,讓人無暇顧及周全,更不用說相處一個應對的辦法.

很快,宋熙銘看向了顧萌.

"一定是他.除了關氏集團,在g市,我找不到有這樣能耐的人,能在頃刻之間,就動了宋氏的根基."

這一次,顧萌用的是肯定句.而宋熙銘自己心中也明白,顧萌說的話是對的.關宸極的目的,不僅僅是顧萌,還有整個宋氏.

"萌萌,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樣."宋熙銘不知應該從何說起.

林子堯的臉色也顯得難看了起來.而就在顧萌想繼續追問的時候,顧萌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顧萌看了眼來電,立刻接起了電話.

"顧總監,集團的樓下圍堵了很多記者,都在詢問今天股票跌停的事情,張經理已經下去了,但是恐怕是維持不了的多久."

電話那頭,是顧萌助理焦急的聲音.

"我馬上下去."顧萌快速的做了答複,而後,顧萌掛了電話.

"抱歉,熙銘,這都是我惹出來的事情,我會負責解決."顧萌臨走前,看向了宋熙銘,認真的說著.

顧萌從不曾想過,自己和關宸極之間的恩怨,最終會給宋熙銘帶來這麼大的風波.宋熙銘對自己這六年來就像一個家人,無論如何,顧萌都不可能放任這樣的情況繼續發展下去.

無論什麼代價,顧萌也都會阻止這樣的情況繼續蔓延.

"萌……"宋熙銘再度開了口.

但是,宋熙銘來不及繼續什麼,顧萌已經對著自己和林子堯匆匆頷首後,就飛快的離開了辦公室,朝著宋氏的大門跑了去.

"總裁,這……"林子堯也顯得不知所措,問著宋熙銘.

宋熙銘揉著生疼的眉心,許久才淡淡的說著:"看著顧萌,別讓她做沒腦子的事情.女人有時候脾氣來了,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何況關宸極還是對顧萌有著絕對影響的人."

"是."林子堯應了聲,"但是……"

"剩下的事,我自然有辦法."宋熙銘恢複了冷靜.

林子堯不再說話,點點頭也立刻退了出去,直接下了樓去找顧萌,給顧萌應援.

顧萌匆匆下了電梯,她的助理已經在電梯口等著顧萌.看見顧萌的身影立刻把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訴了顧萌.

顧萌透過宋氏集團那巨大的落地玻璃,看清了外面圍的密密麻麻的記者.這些記者,不再是之前追著自己要八卦新聞的狗仔,而是g市正兒八經的財經記者,好幾個,還是顧萌眼熟的行內人.

看來,宋氏這一次的動蕩,真的是全g市都顯得震撼.畢竟,宋氏的根基若是松動,連帶g市都會影響眾多的人.

這不僅僅是宋氏的事情.

而面對記者,顧萌的回答若有一個不謹慎,帶來的是不可想象的毀滅性的的結果.

顧萌賭不起!

"顧總監……"助理小心的開口叫著顧萌.

顧萌沒說話,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透過透明的玻璃,確認自己著裝儀容完整後,才邁著大步,冷靜的出現在記者的面前.

張經理在看見顧萌的身影後,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那緊繃的情緒,讓張經理的腳都差點軟了下來.

他縱然也是公關部的人,但是他怎麼也做不到顧萌面對記者那麼尖銳刻薄問題時,仍然游刃有余.

何況,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包括宋氏的高層都不曾有任何反應,張經理更是不敢多言一句,生怕說錯話,賭的就是自己這幾十年來的事業.

而顧萌則不一樣,那是宋熙銘身邊的人,顧萌的話很大程度上代表的就是宋熙銘.有顧萌在,自然可以讓張經理安心不少.

"顧總監."張經理嚇軟了腿,聲音都有些顫抖的叫著顧萌.

顧萌只是點點頭,張經理立刻退到了顧萌的身後.而記者看見顧萌的時候,那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顧萌.

"顧總監,請問,對這一次宋氏集團的股票被人大規模收購,宋氏有什麼說法嗎?"

顧萌淡定一笑,答著:"關于這點,我比各位更想知道,為什麼宋氏在股市的股票會這麼大規模的被人收購,再拋售.若是各位有消息,還煩請告知我."

這種時候,顧萌明白,不是強辯的時候,而是要主動承認自己的失誤.這樣才不會給人扣上高帽,也好為自己進一步的舉動做出開脫.

"當然,宋氏發生這樣的情況,宋氏集團有著不可懈怠的責任.我們在調查清楚原因後,一定會召開新聞發布會,向所有的股民,民眾說明這個問題發生的原因.也謝謝大家,對宋氏集團的關心."

顧萌沒了以往調戲記者的心情,速戰速決.而原本顯得志氣滿滿的記者竟然因為顧萌的三兩句話,而頓時泄了氣.

因為他們找不到任何反駁顧萌話的理由,只能恨得牙牙的看著顧萌.

顧萌面對這樣的情況,滿意一笑,這是她要的效果.她也沒時間和這些記者在這里打牙祭.

"若沒事的話,各位,等宋氏集團召開新聞發布會的時候,我一定會通知各位,歡迎各位到時候再來."顧萌做了結束語.

就在宋氏集團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記者群里有人驚呼出聲.

所有人順著驚呼聲看向了宋氏集團大樓不遠處的廣場上.

那里有著g城最大的一個戶外電子屏幕,在這個屏幕上投放一個一分鍾的廣告,費用則是六位數起跳.

而如今,電子屏幕上出現的不是平日耳熟能詳的廣告,而是關宸極的臉.這突然的變化,讓所有人的人都呆愣了起來.

"我的天,關宸極出現在這里?他要干什麼?"

"他買了這個時段的廣告?替關氏集團做封面嗎?"

……

諸多的議論隨之而來.這讓顧萌遠比離去的步伐也停了下來.那視線落在了屏幕上關宸極的身上.

甚至,就算是隔著屏幕,顧萌都可以感覺的到關宸極滿滿的挑釁沖著自己而來.顧萌堅信,關宸極能在這個時間段,買下這麼昂貴的廣告時段,說的肯定不是人話!

"對,關氏集團會收購宋氏."

"關少,請問關氏集團收購宋氏是計劃已久還是來了中國以後才有的想法?"

"都有."關宸極答的很慵懶,"因為我不喜歡我的東西被人覬覦."

"您的東西?"

……

和關宸極一問一答的記者在關宸極說完這句曖昧不明的話後,兩人一起從電視屏幕上消失不見.

這話雖曖昧,但在場的人都明白了關宸極話中的意思.

這宋氏出現這樣的危機,關宸極昭告天下,這就是他個人所為.而他那個不喜歡被人覬覦的東西,不是什麼,正是顧萌.

他媽的!關宸極才是一個東西,竟然敢把她比喻成一個東西!

顧萌差點都把手中的手機給折斷,恨不得砸爛關宸極這張討人厭的臉.但顧萌沒機會這麼做,因為,顧萌要面對的是更為嚴峻的問題.

因為關宸極的這句話,讓在場的記者再度的瘋狂了起來,原本沒問出口的猜測,這下是光明正大的拋向了顧萌.

而匆匆趕來的林子堯也看見了這一幕,有些擔心的看向顧萌.而顧萌則回了林子堯一個輕笑,調整了情緒,才看向了眼前這些記者.

"顧總監,這關氏集團總裁關宸極公開發表申明,說要收購宋氏.請問,這是否和您有直接關系呢?"

……

在資深記者們還在想著如何拋出問題不讓顧萌反咬自己一口,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時,一個小菜鳥已經不經過思考的脫口而出.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問出問題的女記者……

然後,默哀樂在心中響起.一看女記者那張憤憤不平的臉,就知道她心里是多嫉妒顧萌,是對顧萌有多滿意.

在逮到這樣的機會後,恨不得可以一巴掌直接把顧萌拍死,讓顧萌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顧萌又豈是這樣任你欺凌的角色.

于是,在女記者問出這樣的問題後,所有人都不說話.因為這個沒腦的記者已經問出了自己想問的問題.至于怎麼被顧萌算和記恨,那就都和自己無關了.

而女記者顯然沒意識到這一點,還以為是同行對自己的尖銳問題的佩服,更加自信滿滿的看著顧萌,眼底的挑釁清晰可見.

"蠢……"林子堯淡淡的做了一個評價.

一旁宋氏集團的員工雖然沒這麼直接,但是眼神里所表達的意思已經清楚的告訴所有人,他們贊同林子堯的觀點.

真是蠢!

顧萌聽著這樣的問題,不慌不忙,她淡淡的掃過眼前這些平日沒少被自己開涮的記者,他們眼底的幸災樂禍濃郁.

雖然所有人都在安靜的等她開口,但是顧萌更清楚,這些人是在等著看自己出丑.所有人的嘴角掛的都是不懷好意的笑.

混蛋關宸極!

顧萌在心里咒罵了千萬次關宸極,腦子飛快的在想著應對的辦法.因為顧萌知道,自己的一句話,只要稍不注意,那就是千古罪人!

很快,沉思後,顧萌看向了向自己提出問題的女記者,尖銳的回答了她的問題.

"這位記者,剛出道?我顧萌真是謝謝你看的起我的魅力.你這話里的意思是,關總裁一擲千金就為了博得我這個紅顏一笑?我想我還沒那麼大的本事和魅力.想做禍國殃民的妲己,我還差點火候."

顧萌一點面子都不給的奚落起了眼前的女記者.

"這可是幾億的資金流動,不是幾百萬,也不是幾千萬.還是你覺得我顧萌有這個身價?"顧萌嘲諷的笑了起來.

女記者沒想到顧萌會這麼刻薄,臉色頓時漲的通紅,好不尷尬.而一旁的記者則看好戲一般的發出了諂笑聲.

傻了吧,新銳小記者!

自以為是的抓到了顧萌的一個天大的把柄,自己以為是的認為可以開涮顧萌這只千年老妖狐,自以為是的可以讓顧萌難堪下不了台.

那真是徹頭徹尾的愚蠢.

顧萌在公關方面的戰績是零失敗的記錄.這樣的想法,只會讓自己淪為被顧萌開涮的對象,顧萌那一盆髒水只會毫不客氣的潑向你,讓你恨不得當場去死!

女記者的這些小把戲,在場的資深老鳥們早就已經不玩了.因為大家都深知後果,更知道,在什麼樣的場合,不要去戳顧萌的底線.

默默的,大家對女記者投以了同情的眼神,但是卻無人出手相助.

"何況,這關氏集團,在全球數一數二.他們敢自稱是老二,那麼,稱老大的應該還沒出生吧?宋氏集團的話,不是我妄自菲薄,我是宋氏的人,但我甚至,宋氏在國際上的地位是遠不及關氏的.是嗎?"

顧萌問著女記者,女記者只能尷尬的點頭附和,先前的自信早就灰飛煙滅.

"你也贊同?很好.那麼現在關氏集團要進軍中國市場,有點腦子的領導人都會想一個最便捷,效果最好的方式.要一個成熟的載體,這是最合理的渠道.不是嗎?"

顧萌一字一句的說著,輕易的化解了全部的尷尬.本大家以為一切都要結束的時候,顧萌卻突然對准了女記者發起了難.

"我說,這位記者朋友,你今天來宋氏以前,都沒仔細的做過功課嗎?記者像你這樣,未免太不合格.在場跑財經的記者,哪一個不知道,宋家一直握有宋氏51,的股權,除非宋氏滅亡,不然,就算有人收購宋氏,也最多是最大的股東,決定權還在宋家.這個你不知道嗎?"

女記者被顧萌最後一擊徹底弄的沒了臉面,二話不說的逃離了現場.顧萌這才收了手,一臉的嘲諷.

顧萌這人吧,什麼都好,唯獨一點不好,就是眦睚必報.若是有人咬了顧萌的底線,顧萌肯定會十倍的咬回來,咬到你爹媽都不認識你為之.

顧萌敢賭,眼前的女記者,一回報社,面臨的結果只有一條,那就是轉崗,不然就是開除.

"各位,對于我的問題,還有什麼疑惑或者不滿的地方嗎?"顧萌收回自己的視線,環視著在場的眾人,公式化的詢問著.

記者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後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顧萌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而後立刻轉身走入宋氏集團的大門,剩下的事情則是交給張經理解決.

沒一會,原本圍繞在宋氏門口的記者們,也紛紛散去.

——

"夫人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一個女人,在面對這樣的危機,也可以臨危不亂,佩服."

司臣毅說的是真心話.

今兒自己手中的大動作,司臣毅本覺得宋氏會亂成一鍋粥,至少按照顧萌的火爆脾氣會直接找上關宸極,這樣自己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顯然,自己的猜測錯誤了.太低估了顧萌的能力.在這樣混亂的局面之下,顧萌竟然還可以臨危不亂的處理的僅僅有條.

就憑這一點,司臣毅就應該佩服顧萌.更別說,顧萌耍的那些資深記者們團團轉.就算把這些吃人的記者擺在司臣毅的面前,司臣毅也不敢保證自己可以處理的這麼漂亮.

"那就只能證明你辦事能力下降了."關宸極不客氣的對著司臣毅說著.

司臣毅尷尬的笑了笑,很自覺的不再開口.誰都看得出,關宸極此刻的心情極度的不好.

關宸極瞪著那直播的電視屏幕,看著顧萌自信飛揚的神采,晶亮的雙眸里有著狡黠也有著隱忍.

顧萌本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綜合體,才會這麼的讓人挪不開眼.

"晚晴,剩下的事情,你負責了."關宸極許久才吩咐著一直沉默在一旁的陸晚晴.

陸晚晴安靜了會,才應著:"我知道了."

關宸極揮揮手,辦公室的人立刻退了出去.一直沒說話的李澤律,這才拍了拍司臣毅的肩膀,一臉的同情.

"干什麼?"司臣毅沒好氣的問著李澤律.

"顧萌在大學的時候,就是這麼火力全開.她是唯一一個,在挑釁了關少以後還活下來的人.以前是這樣,以後還會這樣.所以,真和顧萌面對面撞上,不是火力全開,而是要逃命,才是上上之策!"

李澤律說著過來人的肺腑之言.

"顧萌那樣的女子,是個男人都會喜歡吧."突然,陸晚晴莫名的開了口.

司臣毅本想回李澤律的話,被陸晚晴這麼一說,也詫異的看向了陸晚晴,而李澤律也顯得有些驚訝.

但陸晚晴沒給兩人繼續說話的機會,微微頷首後,就快速的離開了.

"晚晴最近很奇怪,在法國的時候不至于這樣啊.到了g城好像整天有心思!"李澤律奇怪的說著.

"你太三八了.關少帶你來真是一個錯誤."司臣毅拒絕再和李澤律交談下去.

李澤律聳聳肩,嘀咕了句:"好心沒好報."

然後兩人各自回了自己的位置,整理起了那成山的文件.

相較于關氏集團內相對和平的氣氛,宋氏里的氣氛一直顯得緊張不已.一個會議接著一個會議開,解決著眼前發生的所有突發情況.

而才忙完,回到辦公室的顧萌,便接到了宋禦宸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宋禦宸沒心沒肺的調戲起了自己的親娘,那口氣不是崇拜,而是有點幸災樂禍.

"我說萌姐,今天的你,真的是太帥了……"

"宋禦宸,你太閑了嗎?"顧萌一點的沒好氣.

"不會不會,我只是正巧看了新聞直播,專門打電話來和你表達下我對你的崇拜之情而已."

"你繼續裝,宋禦宸."顧萌一點都不想和宋禦宸胡攪蠻纏下去,"我還有別的事情,不和你胡扯了!"

說完,顧萌根本不理會這樣的舉動是否會傷害到宋禦宸幼小的心靈,就這麼徑自的掛了電話.

"我擦……"宋禦宸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嘴巴上雖然在咒罵,但是嘴角的笑意卻泄露了他此刻看戲後的愉悅心情.

好久沒這麼刺激了,是不是?

而顧萌則是一肚子對宋禦宸的腹誹.

宋禦宸那小鬼,有誰可以傷害的到他嗎?那個人精渾身上下沒一點純潔善良的因子,全都他媽的是邪惡的基因.

打這一通電話,那不是崇拜,那純粹就是調侃和看好戲.一個連親媽都可以算計的混蛋小子,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理宋禦宸,那才是被宋禦宸當成開胃菜,越玩越開心!

那才是蠢貨的行為.

但,顧萌這電話還沒掛下去三秒鍾,它又再次急促的響了起來.顧萌條件發射的接了起來,態度一點也不好,甚至有幾分惡劣.

"宋禦宸,我說你今天是多吃飽了撐著?就這麼一直打電話涮我?你毛病還是你皮癢了?再騷擾我我今晚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顧萌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但半天,電話那頭卻沒有傳來宋禦宸的一言半句,這完全不符合宋禦宸的作風.

這立刻讓顧萌下意識的感覺不太對勁的地方.想也不想的,顧萌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當看清楚來電時,顧萌的臉色變了變.

今兒這情況,還真是不太好呐……所有的人,都在挑這個時間,對自己火力全開.

打電話來的,不是別人,而是白媛,宋熙銘的母親.這個六年來從不曾主動給自己打過電話的名義上的婆婆.

不管宋天全和白媛對自己是什麼樣的態度,是否喜歡.但因為宋熙銘的關系,顧萌對宋家人還是存了一定的尊重.

至少,在這六年來,在自己風評極差的情況下,在不管發生了多麼驚世駭俗的緋聞下,宋家人一次都麼找上門,全然當做不知道這樣的情況.

而甚至在發生了婚禮上關宸極搶親,以及這接下來數也數不清的緋聞時,他們仍然沒找上自己.

縱然在婚禮上,對自己已經爆發出了絕對的不滿,可是,宋天全和白媛卻沒任何的舉動.

想來,今天白媛主動給自己打了電話,應該也是隱忍到了極限.

也是,一個堂堂的宋氏集團,被人玩轉在手心.而宋氏則是宋家幾代人奮斗下來的財富,沒道理被顧萌一個人給毀之一旦.

白媛找上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顧萌調整了一下呼吸,才對著電話或者:"伯母,你好."

顧萌一直沒喊白媛和宋天全為爸媽,反正這本就是名義上的婚姻,並沒實質的程序,這麼叫,只會讓宋氏夫妻不滿.

既然如此,顧萌更沒必要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這樣不冷不熱的來往,才是最合理的辦法.

"我有事找你,我在晶華的咖啡館里等你."白媛也沒太計較顧萌先前的語氣,徑自吩咐著.

"好,伯母,等我二十分鍾."顧萌算了下時間,快速的給了答案.

回應顧萌的,是已經被掛掉的電話.白媛多一句廢話都不想和顧萌說,這態度已經擺的極為的明顯.

顧萌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再看著掛掉的電話,還真是有些頭疼.

這下是坑爹了……顧萌不會天真的認為白媛是來找自己這個差點就過門的媳婦家長里短的.

天知道,這去了晶華飯店,還有多少嚴酷的刑罰等著自己.

我去……今兒,流年不利.

——

二十分鍾後,顧萌准時的出現在白媛的面前.服務生送上咖啡後,立刻退了出去,關好門,把空間留給二人.

"伯母好."顧萌率先開口叫著人.

而後,顧萌就這麼看著白媛.

白媛是典型的g城名媛,舉止優雅,懂得情調,過的了日子,但是卻不乏精明.

宋天全在外還有別的女人,用宋熙銘的話來說,沒一卡車也有一工具車的數量.而白媛宋太太的地位可以長期屹立不倒,就足可以想想,白媛這手腕的厲害之處.

而白媛唯一的希望和王牌都壓在了宋熙銘的身上,加之之前的事情,所以白媛對宋熙銘帶回來的自己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在白媛看來,有宋熙銘和宋禦宸就足夠了.

越是這樣想,顧萌的腦袋越疼了起來.要是有一天,讓這白媛發現,這宋禦宸還不是宋熙銘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孫子……

顧萌簡直不敢想,那時候要面對的風暴會是怎樣的.

我擦……這日子,還真是他媽的有點坑爹.

古人說的對,這謊話說出口了,你就要想辦法的說一個又一個的謊話來圓謊.

"你坐吧."白媛也打量著顧萌,許久才一副大赦天下的口吻對著顧萌說著.

------題外話------

祝自己,生日快樂.嘿嘿~砸點月票來吧~...

,:..

上篇:【Part064】美女野獸VS童言無忌     下篇:【Part066】不就是那點破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