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74】酸到要抽風  
   
【Part074】酸到要抽風

而顧萌的表情讓宋熙銘略微的驚訝了一下.竟然關宸極沒和顧萌提及自己父母的事情.

無形之中,這樣的認知讓宋熙銘又猶豫了一下.

"我和關宸極早就沒關系了.何況一開始本來就是個玩笑婚姻.他確實沒必要和我說那麼清楚他家的那些事情."顧萌說的很坦蕩.

"傻瓜."宋熙銘很心疼顧萌.

"你干什麼啊?今晚一直說我傻瓜傻瓜傻瓜,我本來聰明的,被你都說成傻的了!"顧萌狀似不滿的嬌嗔了起來.

宋熙銘輕咳了一聲,而後給了顧萌一個重磅的驚嚇.

"關宸極的父母,是被我的父母害死的."宋熙銘說的很簡單.

顧萌的下巴都快嚇掉下來了,不敢相信的看著宋熙銘,說著:"你說什麼?"

"你聽見的那樣,沒有誇張."

"怎麼可能,你們根本就是完全不相交的兩個家族.一個在g城,一個在巴黎,怎麼可能會牽扯上關系?"

"這就說來話長了."宋熙銘眉眼微斂,臉色也暗了下來.

"三十多年前的事情,我本來不知道的,不過大概是在十來歲的時候,我爺爺去世,在彌留之際時,隱隱約約聽見了一些,然後才著手去調查這些,才發現的後面的事情."

宋熙銘在整理自己的話語,"關家就算紮根在歐洲,就算娶了老外,但是,歸根結底還是一個中國人.也會有華人的圈子往來.而關宸極的父親並不是在法國讀的大學,而是在美國.和我父親是同學.所以兩人會認識.但是並不深交.一直到兩人畢業,也僅僅只是簡單的同學關系,吃過幾次飯,參加過幾次聚會而已."

顧萌聽著宋熙銘的開場白,眉頭也深鎖了起來.

至少在宋熙銘的話里,關家和宋家根本就是平行線,又怎麼會發生了後面那麼驚駭的事情.但顧萌聰明的沒有開口,只是安靜的在聽宋熙銘闡述這樣一個過程.

"在父輩的時候,關氏集團在歐洲就已經赫赫有名了.而宋家那時候只是一個小的企業,在g市叫的上名號,出了g市就什麼也不是了."

說著,宋熙銘似乎笑的很自嘲,"而金錢,是每一個都喜歡的東西.宋家人也不例外.當時海外撈金的情勢一片看好,宋家自然也瞄准了海外的市場進行考察.首選之地本是美國.但是,說來也是命中注定,陰差陽錯的,那時候關家的人想看准了中國市場,想進入中國,我爸和他爸在一次大學畢業多年後的聚會上再碰見了,兩人因為這個話題,才逐漸開始熟稔起來."

"因為你們不在一個水平線上,所以,就算熟稔,也不可能深交."顧萌聽出了重點.

"是,不可能深交.但是,對于我父母提出的要去歐洲看看市場的要求,關家的人還是答應了.基于同學的交情,他們很熱情的歡迎了我的父母,還有當時一起前去的我的爺爺."

說著,宋熙銘停了下,那嘲諷的笑意越來越明顯,"但是,萌萌,你要知道,人在金錢面前,沒幾個人可以做到完全無動于衷,尤其是那麼大筆的金錢,還有那麼明顯對比的生活."

"所以,關家的一切刺激了你的父母?可是,就算這樣,你父母想殺了關宸極的爸媽,那是不可能的,關家的保全一直做的很好."

顧萌大概可以想出個前因後果,但是中間總有一些細節是顧萌所無法想象的.

"當然不可能."宋熙銘失笑了下,才接著說,"宋家人在歐洲呆了三個月的時間,很仔細的觀察了關家的一切.就像你說的,關家的一切刺激了我的父母.他們想走捷徑,想重複關家成功的模式,挖走關家的客人.但你要知道,關家的根基那麼深,合作的客戶都是十幾年,甚至二三十年的,怎麼可能輕易的對宋家人動了心."

"而我爸媽做的那些手腳,關家人看在眼里,只是礙于同學的情面,給了警告,但是並沒做出驅趕.于是,才讓我的父母膽子更大了起來.然後,悲劇就發生在了一個重要的合約簽訂會上."

宋熙銘知道的一切,都是在宋天全和白媛細碎的交談之中,還有之後詳細的調查報告里得知的.

"那個合約,對關家而言,可大可小.損失了,並不能撼動關家任何一切.但是,若是關家拿到合約,那麼關家又會變得更加的強大.但是,那個合約對于宋氏而言,卻是一個質的飛躍.于是,我父親多方了解,也接觸了這個合作方,更明白了這個合作方負責人的習慣."

"很典型的德國人,不喜歡遲到,遲到一切免談.而在關家和他接觸的時候,宋家也在接觸.德國人對宋家印象並不差,但是首選的一定會是關家.于是,我父親利用這一點,在關宸極父母的車上坐了手腳."

"什麼?"顧萌也驚愕的看向了宋熙銘.

"是,做了手腳.原本我的父親只是想讓他們的車子發生故障,遲到,然後順理成章的接過這個合同.但是,卻沒想到,這個手腳,導致了後來的一系列意外.刹車失靈後,司機很快調整了車子的方向,本來沒事,但是那一晚偏偏有大貨車超速而來,最後導致了車毀人亡,直接墜下了懸崖."

"所以關宸極才想毀了宋氏?"

"恩."宋熙銘沒否認顧萌的話.

"但是……"顧萌想說什麼,很快又停了下來.

那車禍,在宋天全的心中,本就只是想阻止關宸極父母出現在簽約會現場,但是卻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這一舉動最後直接成了殺人凶手.

但很快,顧萌又看向了宋熙銘,問著:"關家人難道當時沒查出來嗎?但是想整宋氏,不是更易如反掌?"

"因為太漂亮,太乾淨,也因為那突如其來的貨車,直接導致車毀人亡.車子下了懸崖後,被燒毀了,毀的一干二淨.一個活口都不在,更不可能有人會出來說什麼.調查現場也毀之.所有的人,條件發射都覺得,是那個貨車司機的錯."宋熙銘給了顧萌解釋.

"不對,關宸極爸媽的車不是先失控的嗎?"

"刹車只是略微動了手腳,還算是控制的.在現場看來,確實是貨車司機酒後超速導致的車禍."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關宸極最後會懷疑到你們頭上?"這是顧萌不理解的地方.

"出在那訂單上.因為在他的父母出事後,宋氏就拿了那個訂單.因為那個訂單,宋氏開始不斷的攀升,那個訂單是基礎,然後才有了現在的宋氏."

宋熙銘解釋的很直接,"因為宋氏的突然崛起,那時候的關家處理完了關宸極父母的後事後,也自然注意到了現在的情況.當時關家做主的人是關老太爺,但是關老太爺不動聲色,原因嘛,我就不太清楚了.而當時在關氏集團的不是別人,而是關宸極的哥哥.這期間發生了什麼,我不太了解.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關宸極知道這些,也應該是這十年來的事情.才逐漸的順藤摸瓜,查了上來."

"豪門恩怨."顧萌做了總結.

"是,豪門恩怨."宋熙銘也笑了笑.

似乎,宋熙銘說完這些,看起來顯得放松的多.這麼多年來,這些秘密在宋熙銘的心中也壓抑了許久的時間,並不曾告知任何人.

"宋熙銘."顧萌突然叫著宋熙銘.

"怎麼了?"宋熙銘看向了顧萌.

"六年前,你在羅馬撞到我是意外,那知道我的身份後,收留我應該不是意外了吧."

"顧萌,有沒有人說過你很聰明?"

"那是,不聰明我怎麼可能跳級讀完?我就想的,這天上掉餡餅,還有這麼好的事情."

"一半半.各自原因都有."宋熙銘這話聽起來顯得有些曖昧不清.

顧萌微挑了下眉,似乎宋熙銘話中有話.顧萌本想再追問下去,但看著宋熙銘的神情,顧萌把到最嘴的話停了下來.

因為,宋熙銘已經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交談的想法了.顧萌自然也不會這麼的不識趣.

一段看起來複雜的豪門恩怨,也就這麼被宋熙銘三言兩語的帶過解釋完畢.

但顧萌除了在宋熙銘字面上的話外,似乎有些重點,顧萌怎麼也抓不到.

"想什麼呢?"宋熙銘看著出神的顧萌,開口問著.

見顧萌還沒反應,宋熙銘伸手直接揉亂了顧萌本來還算服帖的發絲.然後看著顧萌這樣,宋熙銘笑了起來.

"去你的,宋熙銘,當我小狗呢,逗我樂呢.上一秒你這樣子還顯得一臉愁苦,這還沒一會,你倒是逗上我了啊."顧萌沒好氣的揮開了宋熙銘的手.

而宋熙銘卻淡笑不語.

"你現在,要怎麼辦呢?"宋熙銘好一會,才問著顧萌.

顧萌沒說話,她知道宋熙銘問的是自己和關宸極之間的事情.若是顧萌沒拷回那些照片的時候,也許顧萌可以一本正經的回答宋熙銘這個答案.

但是,在顧萌看見了關宸極那麼仔細整理的每一張照片,甚至在照片下的每一個注解後,顧萌卻發現,自己有些猶豫了起來.

"關宸極不會輕易罷手的.無論何種方式,他都會達成目的.和他的父親比起來,關宸極的手段凌厲的多.若非如此,關氏集團不可能在這短短的幾年時間內,擴張到如此可怕的境地."宋熙銘提醒著顧萌.

"去,別管我,宋氏呢?怎麼辦?"顧萌轉移了話題.

"宋氏,關宸極不會那麼容易得手的.何況,和關家的恩怨,也不是這麼容易了結的."宋熙銘的話顯得篤定的多.

"我覺得你,話中有話."

"萌萌,你什麼都好,有時候別那麼倔強,學的圓滑一點.對身邊的人,就要像對待記者時,那樣的圓滑,也許你就發現,很多問題迎刃而解了."

"你的意思是,我必然的時候學會裝傻?"

"裝傻,才不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顧萌不說話了,宋熙銘也自覺的結束了這個話題,笑了笑,然後說著:"來,干杯,不醉不歸."

"成啊."

剩下的時間里,兩人除了喝酒,偶爾聊一些無關風月的事情,再也沒任何人提及和宋家還有關家有關系的事情.

一直到桌上的酒都見了底,兩人都有了醉意.相較于顧萌,宋熙銘就慘的多,直接昏迷的不省人事,就這麼趴在桌上.

"宋……宋熙銘……你的酒……酒量……這麼差勁啊……"顧萌也醉的有些暈乎乎,沒好氣的對著宋熙銘說著.

然後,顧萌想拿自己的手機,叫林子堯來接宋熙銘,但是好半天,顧萌沒找到自己的手機,只能拿起宋熙銘放在桌面上的手機.

顧萌都暈暈乎乎的,下意識的就撥出了宋熙銘手機里的第一個電話,反正在顧萌看來,宋熙銘除了和自己,就是和林子堯聯系的最多.

電話一接通,顧萌直接說著:"宋熙銘醉了,到xx酒吧來接他."

然後,顧萌就掛了電話.

顧萌又看了眼宋熙銘,強撐著自己已經快昏迷的意識,站了起身,打算自己打車回去.

叫林子堯來接自己老板,那是理所當然.但是再麻煩林子堯送自己去完全相反的地方,那就是惹人煩躁.

顧萌基本不做這麼無恥的事情.

"顧小姐."酒吧的服務生看見顧萌踉踉蹌蹌的走出去的時候,有些擔心的跟了上去.

開玩笑,顧萌和宋熙銘都是這里的超級vip,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出事,要出了事,他們才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沒事,放心吧.看好宋總,一會林特助會來,我先回去了."顧萌的口齒還算清楚.

"我們幫您叫計程車."服務生立刻接口.

"好.我在門口等你們."顧萌並沒逞強.

服務生點點頭,匆匆跑到櫃台,聯絡了熟悉的出租車前來酒吧門口接顧萌.而顧萌則是不想在酒吧這樣昏暗顯得有些壓抑的環境中繼續呆著,她需要呼吸下新鮮空氣,吹一吹冷風,吹散一下自己的酒氣.

說完,顧萌就朝著酒吧的門口走去.服務生並沒跟上去,因為就把門口有隱藏的保全人員,顧萌不可能在自己人的照看之下還出任何的問題.

當務之急,是盡快聯系上出租車來接送顧萌.

——

出了酒吧,晚風習習,吹在臉上時,顧萌頓時覺得舒服了許多.但是這樣的舒服帶來的不是清醒,而是更嚴重的昏昏欲睡.

而之前和宋熙銘開始瘋狂的喝前,顧萌就已經把自己戴了一天的隱形眼鏡給脫了下來,現在真的是昏昏欲睡,還加上一片模模糊糊.

打了一個嗝,顧萌覺得,那出租車要再不來的話,恐怕她真的要在這門口就這麼睡過去了.

"上車."

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顧萌迷迷糊糊的看了眼開來的車.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但是顧萌並沒多想,直接上了車.

"最近g城的出租車是換了?椅子還這麼舒服了?車內還不臭了?"顧萌上了些,牢騷了幾句.

但是她的眼睛始終沒睜開,就這麼半靠在副駕駛座,昏昏欲睡.

"你把我當出租車司機了?"關宸極錯愕了下,才反應過來.

之前,關宸極跟著顧萌和宋熙銘走了進去.但是關宸極卻沒進入包廂,而是就在吧台坐著,他的眼睛一直在注意著宋熙銘和顧萌的那個包廂.

但是,兩人從來都沒出來過.

一直到剛才,關宸極才看見顧萌踉踉蹌蹌的走了出來,二話不說的他立刻結賬去開了車,准備在門口堵顧萌.

當關宸極看見顧萌主動上車的時候,心中還喜悅了一下.結果,顧萌上車的原因竟然是把自己當成了出租車司機!

還真是……去他媽的……g城有他身價這麼貴的出租車司機嗎?

真是混蛋……

"嗝……"顧萌又是個酒嗝,"出租車司機現在都這麼規范了?要穿白襯衫了?不錯不錯."

"……"關宸極想罵人.

"我還發現啊,雖然我迷迷糊糊的看不清,但是朦朦朧朧中,你應該是長得不錯,身材蠻好啊,現在司機還看長相身材?也是,客人看了心里爽,小費也就多了."顧萌自顧自的說著.

"……"關宸極這下想殺人了.

"你怎麼和個悶葫蘆一樣不說話啊,你們出租車司機不是最會天南地北的胡侃了?"顧萌奇怪的問著.

"小姐,你到底要去哪里!"關宸極想抽死自己,竟然順著顧萌的話,演起了出租車司機.

"去晶華飯店吧."顧萌隨口給了答案.

晶華?這話一進關宸極的腦海,就讓關宸極惱怒了起來.關宸極當然知道,顧萌和宋熙銘在晶華有專門的套房.

這下,半夜三更的,兩人喝的爛醉如泥的.結果,女的還提出要去晶華.又想起之前宋熙銘和顧萌之間的親昵,關宸極自然而然的認為,顧萌是和宋熙銘一起去.

沒一起出現,只是為了躲避下記者,不想在這樣的時候,再給記者制造一點八卦.

這種想法,讓關宸極渾身的不舒服.他除非腦子真的是被門被夾了,他才會送顧萌去晶華飯店.

他媽的,他現在聽著顧萌說著這些有的沒有的話,關宸極的心里,除了泛酸還是泛酸,酸的都快抽了筋.

太混蛋了.

而顧萌也沒所謂關宸極有沒有回答自己,靠著椅子休息了會,突然抬頭看著關宸極,那眼神都微微眯了起來.這讓關宸極緊張了下,生怕顧萌認出自己.

那個清醒時候的顧萌都可以不過腦子,做直接開門跳車的事情,關宸極可不敢保證這個已經半酒瘋的顧萌,會不會做更誇張的事情.

"你和我一個討厭的人長的有點像.真的也……真的有點像也,只不過那討厭的混蛋是絕對不可能當什麼出租車司機的."

顧萌的眼神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立刻喋喋不休的說了起來,"那個人叫關宸極,真的是超級討厭的,霸道,無理,耍流氓,下三濫,我擦,你能想到的混蛋事情,他都干過,真的."

"……"關宸極拼命的叫自己忍耐,不能和一個已經發酒瘋的瘋女人計較.

"他以為他長得帥,那張臉啊,四處招桃花,保不准那私生子都排到太平洋去了.太可怕了.而且啊,不僅如此,還天天威脅你,我真想,真想……"

說著,顧萌打了一個巨大的嗝,半天沒把剩下的話說完.

"你真想干嘛?"關宸極忍不住好奇,問著.

"抽死他!"顧萌一本正經的給了答案.

關宸極的青筋在額頭不斷的跳動著,抓著方向盤的手差點都失了控.這個顧萌,這些話還說的真的大言不慚.

"他和你什麼關系?你這麼討厭他?"看顧萌醉的昏昏沉沉,關宸極干脆套起話.

"他啊,是我前夫.那種老死不相往來的前夫.太討厭了他."顧萌說著,都下意識的皺了下眉.

然後顧萌揮揮手,立刻停止了這個話題,"不說這個人,太討厭了,一說他,我渾身不自在."

"……"關宸極再度無語.

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顧萌的心里現在是這麼差的評價.像是有些不甘心一般,關宸極看向了顧萌,若無其事的又問了起來.

"你們會結婚,你不愛他嗎?"

然後,車內沉默了,在關宸極覺得顧萌昏死過去的時候,顧萌突然大笑了起來,拍了拍關宸極的肩膀.

"我和他結婚?哈哈哈,那就是一個玩笑而已.愛他的人,都是傻瓜,徹頭徹尾的傻瓜.所以,我也是一個傻瓜."

這話說到後面,顧萌的聲音越來越小了,然後就真的這麼靠在出租車椅子上睡了起來.

而關宸極卻抓住了顧萌話里的重點,顧萌說,愛自己的人是個傻子,而她就是一個傻瓜.這話是不是代表顧萌其實愛自己的?

這讓關宸極顯得有些激動了起來.

"顧萌,你把話說清楚再睡覺!"關宸極現在哪里還顧得自己演的是什麼角色,立刻問著顧萌.

顧萌不耐煩的拍開了關宸極,沒好氣的說著:"我好困,我要睡覺了,到了叫服務生和你結算,你就可以走了."

然後,顧萌就真的不再理會關宸極,一點反應都沒有了.關宸極看著徹底陷入昏迷的顧萌,那眸光是極為的複雜,但是又帶了絲絲的寵溺.

他從車後抽出自己的西裝外套,輕輕蓋在顧萌的身上,然後繼續專注的開著車.

當車子經過晶華飯店門口的時候,關宸極冷哼一聲,一腳加重油門,車子直接從晶華飯店門口呼嘯而過,徑自朝著希爾頓飯店而去.

除非他關宸極死,不然,他是絕對不可能把顧萌再送回晶華飯店給宋熙銘.

終于,關宸極的車子在希爾頓飯店的門口停了下來,服務生立刻上來開門.而關宸極阻止了服務生的舉動,親自打開車門,把已經昏睡的顧萌給抱了下車.

當服務生看清楚關宸極抱的人時,臉色里閃過驚愕,但很快恢複了若無其事.然後他結果關宸極遞過來的車鑰匙,立刻把關宸極的車重新停回酒店的地庫.

而關宸極則親自抱著顧萌,回到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似乎沾染了柔軟的大床,顧萌又有了片刻的清醒,但顧萌下意識的只覺得,這是晶華飯店里自己的套房.

但,隱隱的,顧萌看見一個人影不斷的在自己面前來回晃動,顧萌想也不想的就脫口而出.

"宋熙銘,你也來了啊."

這話一腳踩了關宸極的痛處,讓關宸極立刻走向了顧萌,惡聲惡氣的問著:"看清楚,我是誰?"

顧萌眯了下眼,只覺得原本還在自己遠處的人已經貼近了自己,然後不斷的在自己的面前晃著,她的腦袋又更疼了.

"宋熙銘,你快走開,你晃的我人難受死了."

"看清楚,我他媽的不是宋熙銘,是關宸極!"關宸極怒氣沖沖的對著顧萌一字一句的說著.

然後,顧萌真的愣了一下,很仔細的看著眼前的關宸極,但是半天,顧萌沒看出個所以然.

"宋熙銘,你別逗了.逗了我一天還不夠了,還要裝關宸極那混蛋來逗我."說著,顧萌還不忘打一個嗝.

"顧萌……"關宸極真的想搖醒顧萌.

"別搖了,我頂不住了."顧萌想阻止關宸極.

顯然,關宸極受了這麼多刺激,哪里聽得進顧萌的話.他一門子心思就想著讓顧萌看清楚自己到底是誰.

結果,悲劇了.

顧萌稀里嘩啦的就直接對著關宸極吐了起來.那上等的絲質襯衫被吐的直接報銷,西褲也慘不忍睹,甚至連房間里都彌漫著一陣陣的酸臭,要多惡心,就有多惡心.

這下,關宸極也傻了.

"我就說了,別搖我了."顧萌是笑出聲的.

"你……"關宸極一時慌了手腳,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然後等關宸極回過神,打算不顧此刻的惡心狀,帶顧萌去廁所的時候,顧萌卻又不客氣的再吐了關宸極一身.

這下,關宸極不是惱怒,而是哭笑不得.

"顧萌,原來你喝醉了酒品這麼差."關宸極沒好氣的說著顧萌.

顧萌干笑了聲,就這麼靠著關宸極,朝著浴室走去.而房間內的狼藉,關宸極也沒理會,反正總統套房又不止這一個房間,大不了到時候換一個房間,這狼藉留著明天服務生再收拾.

在浴室里,關宸極先把顧萌的衣服給脫了丟進淋浴房,給顧萌開了噴頭,讓熱水沖著顧萌,然後自己才脫了衣服,也跟著進去.

進去後,關宸極就後悔了!

什麼叫看得見吃不著?說的就是自己.顧萌全然一副沒意識的狀態,所有的動作都在機械化.關宸極只能當著衷心的小仆人,給顧萌洗涮.

這就算了,關宸極還要忍受著顧萌的上下其手,這才是非人的虐待.

"顧萌,能不能管好你的手?"關宸極吼了起來.

顧萌這下不知是真醉死了,還是清醒了,竟然刺激起了關宸極.

"宋熙銘,以前我掐你沒覺得你的肉這麼硬啊.你最近鍛煉去了?這肌肉硬的都掐不下去了,和那討厭的關宸極都有的比了."

"顧萌!"關宸極是用吼的!

"哈哈哈,我不逗你了不逗你了.你快出去,我自己洗澡就好了."顧萌半夢半醒的說著.

這種狀態下,顧萌根本沒發現自己是裸著身子,也沒發現自己開始洗澡.全都活在一種完全自我的真空狀態之中.

"等你醒了,看我怎麼收拾你."關宸極咬牙切齒的說著.

但是,關宸極的手仍然很溫柔,給顧萌洗頭,洗身子,還要忍著各種非人的折磨,一直到半小時後,關宸極把顧萌送出浴室,他整個人簡直就和虛脫了一樣,一動不動.

艹……這才是折磨!

關宸極把這筆賬全都記在了顧萌的身上.

而沖洗過的顧萌,似乎睡意更濃,倒在大床上後,已經毫無知覺,那波浪般的長發,仍然包裹在浴帽里,濕濕悶悶的,讓顧萌顯得極為的不舒服.

"真是會享受!"走出浴室的關宸極嘀咕了一句.

然後,他認命的拿起了一旁的吹風機,解開了顧萌的浴帽,再仔仔細細的把顧萌的長發給吹干.

那暖暖的風,加上關宸極指尖在發絲指尖穿梭的舒服感,柔軟的大床,顧萌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香甜的夢,甚至那嘴角,都是在微微上揚.

一直到關宸極把顧萌的頭發吹干,看了眼時間,已經凌晨四點,關宸極這才收拾完自己,掀開被子,和顧萌一起沉沉的睡了去.

——

早上七點,顧萌准時醒來,那滿頭撕裂一般的疼痛讓顧萌嘗到了宿醉後的痛苦.

真是他媽的糟糕透了!

顧萌打第一年在宋氏集團的年會上喝的爛醉如泥外,再也沒這麼瘋狂過了.昨兒發生了什麼?

顧萌記得,自己和宋熙銘回了顧家,然後過關後,兩人就到了常去的酒吧喝酒,接著聽宋熙銘說了和關家的那些豪門恩怨,然後兩人就開始沒節制的喝.最後顧萌交林子堯來接宋熙銘,而自己則是坐上酒吧的人叫來的出租車回了晶華飯店.

然後顧萌模模糊糊的掃了一眼眼前的環境,確認是飯店無誤,這才讓顧萌放松下來.

而顧萌的身上也穿著飯店的浴袍,顧萌只認為是自己昨天迷迷糊之間還洗了澡.因為顧萌有潔癖,那種不干不淨的時候,顧萌是絕對不可能睡得著的.

現在這種撕裂般的宿醉感,讓顧萌准備叫前台送醒酒藥,然後她則是翻身下床,去找尋自己昨天丟在包里的隱形眼鏡.

沒眼鏡,那就好比瞎子,看不見好嗎!

"你干什麼?你睡夠了,老子沒睡夠,老子被你折騰到四點睡覺,你能消停一點嘛?"關宸極吼了起來.

順帶看了眼時間,才七點.等于關宸極才睡了三個小時的時間,關宸極能有好脾氣那才是見鬼了.

而顧萌被關宸極這麼一吼,先是楞了一下,然後立刻尖叫了起來,不敢相信的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關宸極.

雖然她現在看不清楚,但是關宸極的聲音她可是絕對認的.

我艹……這是什麼情況,她怎麼又和關宸極扯到一起去了?顧萌瘋了一般的抓著腦袋,再想著昨晚還發生了什麼.

怎麼可能今天早上會出現讓她這麼驚恐的事情.

"你你你……關宸極,你怎麼會在我房間?"顧萌冷靜下來,立刻問著關宸極.

"大姐,你看清楚,這是我房間,不是你房間.你吐了我一身,一屋子,還對我又抓又打又非禮,我還要伺候你洗澡換衣服.你醒醒,可以嗎?"關宸極也火了起來.

沒睡爽就算了,還要碰見顧萌這麼無厘頭的天兵,關宸極何止是想殺人.

"你你……你的房間?怎麼可能?我明明讓司機把我送到晶華了!"顧萌根本不相信.

然後顧萌不再搭理關宸極,立刻下床找到自己的包,把隱形眼鏡戴了起來.頓時,她眼前的世界清明了起來.

但是,這也讓顧萌徹底的無話可說!

因為,這里真的是關宸極的房間,是希爾頓的總統套房.顧萌在這里出現過,還睡了關宸極一晚,是絕對不可能認錯的.

"看清楚了?"關宸極冷嘲熱諷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可能?"顧萌還是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

"事實就是這樣!"關宸極說的咬牙切齒.

然後顧萌冷靜了下來,在房間內不斷的來回轉著圈,想著昨晚發生的事情.接著,顧萌的臉色就越來越難看.

我的媽呀……她想起來了……

酒吧叫的出租車根本還沒來得及來,就被關宸極給捷足先登了.然後自己還把關宸極認成了出租車司機,還在車上說了很多混賬話.然後到了飯店,就把關宸極當成了宋熙銘……

再然後呢?顧萌打死都想不起來.她立刻看向了關宸極.

"喂,關宸極,我們有做什麼嗎?"顧萌問的很直接.

關宸極上下打量了下顧萌,發出了陣陣冷笑.這冷笑聽得顧萌一臉一身的不舒服,立刻回罵了回去.

"你笑個屁啊!"

"顧萌,一個渾身酒臭,還吐了我滿身滿地的女人,滿嘴巴的胡言亂語,隨便的認錯男人,還到非禮男人的女人,你覺得我會有*?你以為我來者不拒嗎?"關宸極也和顧萌算起了昨晚的帳.

顧萌一臉尷尬的聽著關宸極對自己吼著,打死不敢相信自己的酒品竟然這麼差.之前那一次,是喝的爛醉如泥,但是還沒到這種意識都模糊的境地.而顧萌卻又完全想不起昨晚後面還發生了什麼,自然無從反駁關宸極.

但是,顧萌嘴硬的吼了回去:"不可能,我喝醉了就睡著了!"

"哼."關宸極冷哼一聲,懶得理會顧萌.

他大爺沒睡飽,一臉的不爽,微眯起眼看著顧萌,現在不是想把顧萌綁在床上大戰三天三夜,而是想狠狠的質問顧萌.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還真謝謝關少昨晚收留,竟然我們什麼也沒發生,那就是清清白白的,這房費,我下午會讓人送來,畢竟我住了嘛."顧萌小心翼翼的朝著門外退著.

甚至顧萌顧不上自己此刻只穿著酒店的睡袍.他媽的,這也比好和關宸極這條暴龍在一個房間.關宸極那眼神擺明了沒打算讓自己好過,顧萌又沒傻到真的去撞槍眼.

"顧萌,我和宋熙銘的手感比起來哪個好啊?恩?敢裝瘋賣傻的拿我和他作比較,今兒醒了倒是給我說說清楚."關宸極很在意這個問題.

顧萌尷尬的笑了笑,嘴角的抽搐更厲害了,頭上的黑線掛了一臉,然後看向關宸極,小心翼翼的說著:"絕對關少你好."

"顧萌!"關宸極吼了起來.

他媽的,顧萌還真敢說,還真的拿自己和宋熙銘比較.這證明顧萌和宋熙銘滾了不是一次床單,而是無數次.昨晚要是自己沒攔到顧萌,那是不是兩人又要酒後繼續亂一次!

太他媽的混蛋了!

"關宸極,你有毛病嗎?這麼難伺候?你愛干嘛干嘛去,老娘懶得奉陪了,再見!"顧萌決定懶得理睬關宸極.

說什麼關宸極都能反駁,真是扯你媽的蛋!

說完,顧萌直接開門朝著門外走去.就在這時,關宸極再度叫住了顧萌.

"你站住!"

"干嘛?還有吩咐?還是關少要我付你精神損失費?來多少,開個價,我給就是了."

"顧萌."

"叫我名字干嘛?"

"從今天開始,你到關氏集團來上班,職位就是我的秘書."關宸極一字一句的說著.

顧萌愣了一下,然後大笑了起來,笑的眼淚差點都飚了出來,說著:"關少,你開我什麼玩笑呢?我憑什麼去當你秘書?你做夢呢?"

"哼,明天早上九點半,要是我沒在辦公室看見你,你後果自負!"關宸極沒多解釋什麼.

"我懶得理你,你神經病!"顧萌根本就當關宸極瘋了.

然後顧萌就這麼轉身離開了房間.而關宸極根本沒追上去,就這麼直接倒頭又睡了起來....

,:..

上篇:【Part073】三堂會審啊!     下篇:【Part075】卑鄙小人啊,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