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75】卑鄙小人啊,混蛋!  
   
【Part075】卑鄙小人啊,混蛋!

顧萌走出房間後,慢里斯條的叫管家送來衣服,再把自己的衣服給清洗了送回晶華飯店.一直到這些都做完,顧萌發現,關宸極竟然都沒跟出來.

這讓顧萌隱隱的在心頭略微覺得不安,但是顧萌卻沒再多想什麼,管家一送來衣服,顧萌換好衣服立刻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她現在必須立刻馬上找到宋熙銘.昨兒的事情,太讓人覺得詭異了.

——

半小時後,顧萌出現在宋氏集團,但是她並沒回自己的辦公室,而是火燒火燎的直接切了頂層的總裁辦公室.

"顧總監?"林子堯看見顧萌也楞了下,禮貌的打了招呼.

"宋總呢?"顧萌問著林子堯.

"宋總還沒來.昨兒宋總不是和你一起走的?難道你也聯系不上宋總?"林子堯看著顧萌,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什麼?"顧萌這下徹底傻了,"昨天我不是叫你來接宋總的?不是你來接的?"

"什麼?"林子堯也傻了,不敢相信的看著顧萌."顧總監什麼時候打電話叫我去接宋總?我怎麼不知道?我從來沒接到任何電話."

"……"顧萌這下是徹底的懵了.

如果自己沒打電話給林子堯,那麼自己打電話給了誰?那時候自己可沒徹底的暈過去,記得自己明明是打通了電話,甚至電話里的那個人還答應了自己.

結果,這個人不是林子堯?

林子堯看著顧萌,翻出了自己的手機通訊記錄,里面果然沒有任何宋熙銘手機打出的電話.

"我擦……這真的見了鬼了?"顧萌有些不淡定了.

昨天的一切就和連環套一樣,自己把關宸極當成了出租車司機,而宋熙銘則沒被林子堯接走.

"宋總到現在都沒來上班?"顧萌再度問著.

林子堯搖搖頭,說著:"沒有,也聯系不上,所以我才奇怪."

顧萌安靜了下,干脆直接打電話給了昨晚酒吧的經理.沒一會,經理告訴顧萌的話,卻更讓顧萌錯愕.

"你說什麼?"

"宋總是被一個女的接走的.那不是顧小姐打電話叫來的嗎?"經理也覺得莫名其妙.

"那女的什麼模樣啊?"顧萌直接反問著.

經理雖然覺得顧萌的行為奇怪,但是仍然給顧萌大概描述了下那個女的模樣.很快,顧萌的眉頭皺了下,眼底有了了然的情緒.

"我知道了,謝謝."然後顧萌就掛了電話.

林子堯倒是一直看著顧萌,顧萌揮揮手說著:"沒事,宋總死不了,一會肯定會來上班的."

林子堯見顧萌這麼肯定,也不再多說什麼.顧萌站了會,就轉身對林子堯吩咐,叫他等宋熙銘來的時候通知自己,然後她也就匆匆的離開了總裁辦公室,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因為顧萌知道,酒吧經理形容的那個人,是陸晚晴.而自己直接撥出的那個號碼不是林子堯的,而是陸晚晴的.證明,那時候,宋熙銘最後一個聯系的人,一反常態的不是林子堯,而是陸晚晴.

但,這是宋熙銘的事情,顧萌並不像干涉.顧萌唯一擔心的是,陸晚晴現在的身份是關氏集團亞洲區的負責人.

"我去……什麼事情都扯一起,一團亂!"顧萌覺得自己要瘋了!

果不其然,顧萌坐下來還沒片刻的功夫,她的助理就沖了進來,立刻說著:"總監,外面圍了很多記者,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助理的話才說完,顧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一看,是宋熙銘的電話,這讓顧萌楞了下,但很快接了起來.

"你在哪里?"顧萌問的很直接.

"有點麻煩,你恐怕要先下樓解決一下了."宋熙銘的口吻仍然很平淡.

宋熙銘的話,立刻讓顧萌想到了助理說的記者,再想起昨晚擺的大烏龍.這讓顧萌一下子嚴肅了起來.

雖然八卦很重要,但是眼前的麻煩才當務之急,麻煩都沒解決,再多八卦都是扯蛋.

"好,我馬上下去."

"我差不多二十分鍾以後會到辦公室.萌萌,我相信你的能力,二十分鍾可以搞定這些吸血鬼了."

說完,宋熙銘先掛了電話.顧萌也匆匆從辦公室離開,坐電梯下了樓.

一出電梯,顧萌就看見了無數的記者,她對著自己的助理點點頭,然後從容不迫的走了出去.記者看見顧萌的時候,二話不說的湧了上來.

"顧總監,請問宋總昨日為何會和關氏集團亞洲區的負責人陸小姐共度一晚?"

記者也不廢話,問的很直接.然後所有人的眼睛都齊刷刷的看著顧萌,等著顧萌的答複.但這樣的眼神里,多的是對顧萌的不懷好意和同情.

畢竟,從不曾鬧緋聞的宋熙銘在這樣的關頭鬧了緋聞,對象還是關氏集團的人.這無論什麼情況,都狠狠地把顧萌給甩在地上,再狠狠的甩了顧萌一巴掌.

"噢?"顧萌輕笑了一聲.

這笑,讓記者面面相覷.

"你們是親眼看見宋總和陸小姐共度一晚了?還是只看見他們一起進了飯店"顧萌反問著眾人.

這是顧萌的推算,按照顧萌對陸晚晴一面之緣的了解.能讓關宸極對陸晚晴重用.那麼陸晚晴勢必也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勢必有過人的地方.

陸晚晴既然敢來接宋熙銘,又怎麼可能一點都不顧及現在的局勢?

果然,顧萌這話讓在場記者白了下眼,下意識的覺得自己是不是又被擺了一道.看著記者的表情,顧萌心中有了數.

"各位是什麼時候看見宋總和陸小姐的?"顧萌簡單的問著.

頂不住顧萌架勢,有記者先開了口:"昨天我們跟著陸小姐,看見陸小姐到酒吧接的宋總."

聽著記者說,顧萌先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還好陸晚晴來的晚,要是和關宸極同步,那今兒早上才是傻逼.

那報紙還不指定寫成什麼樣了.

"宋總和我在酒吧喝的酒.這點,酒吧的服務生可以作證.而後,我先去開的房.難道,宋氏和關氏就不能有合作要談?更何況,這商場的規律一直都是,今天是敵人,明天就有可能攜手合作.各位這點道理都沒明白?"

顧萌說的坦蕩蕩,半真半假的話真把在場的記者哄住了.至少他們無從懷疑顧萌的問題.

而就在大家彼此面面相覷時,顧萌繼續說著:"何況,宋總很快就會到公司召開高管會議.若是兩人昨晚真做了什麼,這才早上不到9點半,起不來的吧."

站在顧萌身邊的小助理聽著這話笑了起來,被顧萌瞪了一眼,小助理立刻沒了笑聲.而記者的臉上也寫滿了失望.

顧萌拍拍手,說著:"好了,各位,你們的問題我給了答案,滿足了大家.現在,我也要回去上我的班,謝謝大家合作."

顧萌說完,笑著對在場的人頷首致意後,就快速的朝著大堂內走了去,不再搭理圍繞在門口的記者們.

就在這一瞬間,宋熙銘的車子也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但是宋熙銘並沒停下車子,而是這麼堂而皇之的下了地下車庫.

這下,記者才一拍兩散,不再聚集在宋氏集團的門口.

一分鍾後,顧萌和宋熙銘同時出現在主管專用電梯里.兩人對看了一眼,都不自然的轉過頭,誰也沒說話.

這種氣氛就一直維持到了兩人出電梯,一出電梯,兩人就看見了神情古怪的林子堯,這下,兩人才看了彼此一眼,最後把視線落在了林子堯的身上.

"那個……"林子堯也猶豫了下,才說著,"關氏集團的總裁特助司臣毅先生來了,說是有事要和宋總和顧總監說."

司臣毅?

這下,不僅僅是林子堯,就是顧萌和宋熙銘的臉色也變得奇怪了起來.但兩人沒說話,林子堯讓了道,兩人就看見了老神在在在會客室的司臣毅.

"你先去辦公室等我,我去看看."宋熙銘決定還是自己去的好.

顧萌點點頭,她也沒打算和關氏集團的人有任何的牽扯.于是,顧萌去了總裁辦公室,宋熙銘去了會客室.

"宋總."司臣毅看見宋熙銘,禮貌的站起身,打了招呼.

"司特助,不知道今兒什麼風能把你從關氏集團吹到我這小小的宋氏?"宋熙銘的話略帶了點嘲諷.

司臣毅的定性很好,絲毫不受宋熙銘話的影響,對著宋熙銘笑了笑,但是也不滿意自己來的目的.

"我代表總裁,來向宋總要個人!"

"關氏集團人才濟濟,還需要向我們宋氏借人?"

"宋總的公關部都可以說,關氏集團欲並購宋氏是尋求合作了,為什麼我們總裁不能來要人呢?"

司臣毅三兩下就回擊著宋熙銘,這讓宋熙銘僵了下,一時半會還真找不出話來反駁司臣毅.

而司臣毅口中的總裁自然就是關宸極,肯定不會是陸晚晴,陸晚晴請不動司臣毅.而關宸極要的人,那一定就非顧萌莫屬.

扯淡,真以為送他宋熙銘手中要人這麼容易?

"關總要的是顧總監?"宋熙銘也答的直言.

"宋總是個聰明人.關總希望明天早上,顧總監可以到關氏集團上任."司臣毅直接說著結果.

"司特助,我想,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了決定的,除非顧總監自己願意."宋熙銘打了太極.

司臣毅但笑不語,就這麼看著宋熙銘,站了起身,然後才慢里斯條,一字一句的說著:"宋總,現在關氏集團是除了你們宋家外,最大的股東.那麼,借調一個員工,並不過分.我想,這表面上的一些事,誰都不想在這個時候扯的不好看."

說完,司臣毅沒給宋熙銘任何答複的時間,繼續說著:"我的話已經帶到,還請宋總三思."

話音落下,司臣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會客室,甚至之前秘書倒的咖啡,司臣毅一口都沒碰過.

宋熙銘的眉頭皺了起來,並沒動怒,一直到司臣毅的身影消失,他才從容不迫的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司臣毅找你叫囂嗎?也是因為陸小姐的事情?"顧萌看見宋熙銘走了進來,立刻站起身,問著宋熙銘.

宋熙銘搖搖頭,說著:"和你有關."

"我?"顧萌楞了下,下一秒就炸了,說著:"關宸極又出什麼幺蛾子了?"

"要你去關氏集團當他的秘書."

"我早上就叫他去死了,不可能的事情!"顧萌脫口而出.

"早上?"宋熙銘抓到了重點.

這下顧萌也尷尬了起來,不自在的輕咳了幾聲,那眼睛四處飄了起來.

"萌萌,看來昨兒你過的也很精彩啊."宋熙銘似笑非笑的說著.

"滾……你不會理解我昨兒過的多痛苦."簡直就是顏面掃地的痛苦!

宋熙銘只是笑了笑,並沒繼續深究下去,兩人很默契的轉移了話題,不再昨天大家去了哪的事情上打轉.

"告訴司臣毅,我不可能答應這種要求."顧萌說起了正題.

"走了."

"什麼?"

"司臣毅已經走了."宋熙銘說的再清楚一點.

"神經病啊,這樣就走了啊,他以為他來發布命令的嗎?"顧萌真的有點毛了.

這和關宸極在一起的人,果然就是個莞城一個胚子的,都是鼻孔看人,態度傲慢.

"他不是發布命令,他說了一個讓我無法回絕的理由."宋熙銘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這是員工借調.讓我無從拒絕."

"什麼意思?"顧萌片刻沒回過神.

"現在,關氏集團是宋氏除宋家外最大的股東,雖然沒控股,但是畢竟是大股東,在宋氏內部借調員工,不是沒有理由的.只是,人家要借調的員工不是別人,而是你."宋熙銘解釋的更清楚一點.

"……"顧萌一時半會早不到話,和早期宋熙銘的表情一模一樣.

"所以,只要你是宋氏員工的一天,你就沒有拒絕的可能.除非……"

"除非我辭職?"

"是."宋熙銘點點頭,給了肯定的答案.

這下,宋熙銘的辦公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顧萌和宋熙銘兩人,誰也沒說話.靜默了大約十分鍾,顧萌突然顯得暴躁了起來.

"關宸極簡直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卑鄙小人!"

關宸極根本就是對自己下了一個圈套,連環的圈套.若自己不去關氏集團,那麼就必須從宋氏集團辭職.若是辭職,那麼顧萌的倔強性格是不允許自己這般服軟.

要真的在親子鑒定的環節出現了什麼偏差的地方,那麼她要再辭職,真的就連一絲爭奪撫養權的機會都沒有了.

任何一個法庭,都不可能把孩子判給無經濟收入的母親,縱然那個孩子再願意跟著母親.

真是狗屎的事情.

"萌萌,其實你去不去當關宸極的秘書都不重要.關宸極要的人是你,而不是這些東西.這些知識輔助手段而已.就如同你說的,關宸極卑鄙小人,那麼卑鄙小人是會用盡一切辦法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宋熙銘沉默許久後,把自己的想法如實的告訴了顧萌.

"是啊,那賤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不擇手段,從不曾改變.這種劣根性,他估計進了棺材也改不了了吧."顧萌嘲諷的說著.

宋熙銘笑了起來,沒接口.

"笑屁啦."顧萌沒好氣的瞪著宋熙銘.

"沒有.萌萌,你真的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女人.活力四射,總是向著朝陽,看見你,心情莫名的就很好."

"怎麼?六年後,你發現你愛上我了?"

"是啊,怎麼辦呢?"宋熙銘配合著顧萌的玩笑.

"簡單啊,來,我們結婚吧,孩子的爹!"顧萌笑的有點陰險.

"……"

"咋?不敢了?"顧萌挑挑眉,看著宋熙銘,"哼,宋熙銘,你真當我白認識你的?以前看不明白,現在也看懂了.之前那婚禮,你早就知道關氏集團要入主中國,也知道陸晚晴在關氏,所以,你要逼陸晚晴,順帶把我害慘了,把關宸極給引來了,是吧!"

"……"

這次,換成宋熙銘尷尬的不說話.

"哼."顧萌回個宋熙銘一個冷哼,然後突然她眉眼飛揚,眼底充滿了挑釁之光.

"你這樣,讓人覺得,比較驚悚……"宋熙銘小心的選擇了措辭,雖然這"驚悚"一詞也不見得多麼的好.

"我顧萌還怕關宸極?以前是我教授的時候我都敢挑釁他了.何況現在一毛錢關系都沒有,又不控制我生死.他說當他秘書,我就逃,那我多沒面子啊!我呸,輸誰都不能輸給關宸極!"

"有志氣!"宋熙銘合作的鼓鼓掌.

萌姐啊……你和關宸極沒關系個屁啊.你還光明正大的生了人家兒子啊!宋熙銘在肚子里腹誹顧萌,但是這話他可沒膽子和顧萌說.

因為,某些時刻,他宋熙銘是真的怕顧萌的.

"明天幾點來著?"

"九點半前."

"知道了."

顧萌得到自己要的消息,就徑自走了出去.而宋熙銘看著顧萌離去的身影卻笑了起來.

顧萌根本就是個口是心非的人.她和關宸極,這兩人最扯了,根本就是互相死咬住對方都不肯松手的死對頭.

說難聽點,那叫做狗咬狗.

——

法國巴黎

顏悠冉看著手中的報紙,再看著網站上各色的新聞,那臉色陰沉到了可怕.這樣的陰沉,和顏悠冉所處的臥房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是巴黎的私人貴族醫院.原本應該是白色的病房卻因為病人的特殊性而被布置成了溫馨的粉色.一個面色蒼白的小姑娘安靜的靠在床邊,翻著放置在床邊的書籍.

那過分蒼白的容顏,讓她看起來,更像一尊沒有生命的洋娃娃.

這個小姑娘便是關落依.

"媽媽,你的心情不好.又是爸爸的新聞嗎?"關落依開口叫著顏悠冉,敏感的覺察到了顏悠冉的情緒陰沉.

下意識的,關落依覺得恐懼.因為這樣的顏悠冉總可以輕易的把負面的情緒帶給自己,一次次的責罵自己.

顏悠冉被關落依這麼一叫,抬起了頭,收起了手中的報紙,恢複了若無其事.但是眼底的那一絲陰狠,卻怎麼也無法藏的住.

"落依怎麼不去休息?"顏悠冉此刻的口氣還算和藹.

關落依沉默了下,那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說著:"媽媽,我想爸爸了.爸爸已經很久很久不來看落依了.上一次,落依見到爸爸,是去年的事情了."

"他不會來."顏悠冉沉默了會,殘忍的給了關落依答案.

關落依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似乎有些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而面對這樣的關落依,顏悠冉的眼眸里難得閃過自責和愧疚.

關落依確實是顏悠冉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只是,關落依在六個月的大排畸時就發現了先天嚴重的心髒問題,但顏悠冉卻執意的要生下.這目的,並不是因為母愛,而是為了以後能借關落依回到關宸極身邊,回到關家.

在顏悠冉和關宸極分手後,顏悠冉的情況就每況愈下,原本設想的一切都成了假,留給顏悠冉的,只有越來越貧瘠的生活,甚至連顏家的人也不願意幫助顏悠冉.

因為,顏悠冉在顏家人的眼里,已經無任何的利用價值,更是一個讓顏家丟臉的人.

又偏偏在六年前,顏悠冉的經濟已經陷入了困境,關落依面臨斷藥然後面臨死亡的風險.顏悠冉步步為營到今日,又怎麼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于是她立刻找上了關宸極.

只是顏悠冉千算萬算沒算到關宸極竟然是已經結婚.

在顏悠冉的眼里,關宸極看著顧萌時,那種濃烈熱情,是她以前和關宸極在一起的時候從不曾感發現的.似乎她和關宸極的一切,只是時間到了,水到渠成而已.

而和顧萌之間的那種濃情蜜意,就好似隨時隨地在燃燒一般.

但就算如此,顏悠冉也沒放棄自己的目的.她利用了人性,和女人最為脆弱的心理,再結合了天時地利人和,演了一出出近乎完美的戲,成功的把顧萌從關宸極的生命里逼出.

顧萌離開,顏悠冉本以為自己和關宸極可以按照自己的劇本走下去,結果事與願違.

她急欲隱藏的秘密,竟然會被關宸極連根拔起.這種偷來的短暫幸福,頃刻之間就讓顏悠冉回到了最初的模樣.

甚至更糟糕.

因為,關宸極徹頭徹尾的把顏悠冉當成了陌生人.唯一讓顏悠冉慶幸的是,關落依仍然是回了關家.

至少,對于顏悠冉而言,只要有關落依在,她就有一絲勝算.這是她對付顧萌最好的王牌.

她顏悠冉的東西,決不允許任何人覬覦和破壞.

"落依很想看見爸爸嗎?"顏悠冉突然開口問著關落依.

關落依的眼底蓄滿了希望,用力的點點頭,說著:"想,落依很想."

"那等媽媽去找爸爸,爸爸就會來了,好嗎?"

"好."

雖然關落依不知道顏悠冉話中的找爸爸是什麼意思,但是聽見能見到關宸極,關落依還是滿心的喜悅,一掃之前的陰霾.

很快,母女倆又恢複了安靜.

關落依在看著手里的書籍,而顏悠冉則在一旁沉默的看著手中的平板電腦,一邊手替關落依削著蘋果,但她的思緒飄的極遠.

那電腦里,滿滿的都是顏悠冉收集的和關宸極及顧萌有關的緋聞.

關宸極毀了顧萌和宋熙銘的婚禮.

關宸極和顧萌共度一夜.

關宸極為顧萌砸下重金收購宋氏集團.

……

自從關宸極去了中國後,每一天都有和顧萌不同的新聞.兩人的熱度一直在持續,從不曾像別的緋聞那般輕易的消失不見,而是永遠的處在風頭浪尖.

"啊……"顏悠冉突然驚呼一聲,接著,那指尖便滴出了鮮血.

她太過于專注的想關宸極和顧萌之間的事情,根本忘了自己手上的在做的事情.最後那鋒利的刀尖就直接削破了顏悠冉的皮膚,鮮血流了出來.

"媽媽……"關落依看見顏悠冉的模樣,也驚呼了起來,立刻按了床頭的呼喚鈴.

下一秒,護士就沖進了病房,看見是顏悠冉出了問題時,立刻圍了上來.

"關太太,我們立刻幫您處理傷口."

護士快速的說著,然後就立刻幫顏悠冉處理起了手中的傷口.在這些護士的眼中,關落依是關宸極的女兒,而關落依又叫顏悠冉為媽媽,那麼,自然的,他們就把顏悠冉當成了關太太.

而這麼叫,顏悠冉也從來不否認,于是,時間長了,大家也沒更改過這樣的叫法.

"好了,關太太,小傷口,很快就會痊愈的."護士小心的說著.

"謝謝."顏悠冉溫柔的點點頭.

在外溫柔賢惠的形象,顏悠冉一直扮演的很好.小護士似乎被顏悠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快速的跑了出去.

而顏悠冉這才恢複了之前的陰沉.

恢複了陰沉的顏悠冉,讓關落依又不敢再開口,只能安靜的坐在床上.而顏悠冉也沒繼續和關落依交談,只是讓關落依休息,便自行離開了病房.

關太太!

是的,她才是關太太!在外界所有人的眼里,她才是替關宸極生下女兒的女人,是關家名正言順的關太太.就算沒婚禮,就算沒結婚,誰也無法撼動她這樣的地位.

難道一個區區的顧萌,就可以輕易的撼動嗎?難道她要在這里等著一切都不可挽回的事情嗎?

不,她絕對不會這樣把關宸極,把關家的財富拱手相讓.

顏悠冉就這麼站在醫院無人的走道上,深呼吸,再呼吸後,才從容的拿手機,按下了另外一個熟悉的號碼.

顏悠冉還沒來得及開口,對方倒是顯得迫不及待起來了.

"我說極,你最近和你前妻打的火熱,還大半夜的打我電話干什麼?莫非你欲求不滿了?被你前妻揣下床了?"

杜燁霖以為是關宸極的電話,和關宸極抬著杠,損著關宸極.但是心里,不免的,杜燁霖卻在暗自咒罵.

他最近真是和關宸極犯沖,只要是他和女人在床上打的火熱,肯定會接到關宸極的電話,然後興趣全無!

而顏悠冉被杜燁霖這麼一叫,竟然不知道應該回些什麼,沉默了下來.

杜燁霖的話,已經明確的告訴了顏悠冉,網上的一切報道都是屬實的.關宸極確實再度和顧萌在一起.就算沒有恢複以前的關系,也至少是在膠著的狀態.

難道自己晚了一步嗎?

顏悠冉有些不甘心的攥起了拳頭.

杜燁霖在電話手機那頭久久沒得到關宸極的回應,不免奇怪的皺起了眉頭,這才驚覺不太對勁的地方.

若是以往的關宸極,肯定不客氣的早就直來直往,怎麼可能莫名其妙的在電話里保持起了沉默.

這根本不符合關宸極的作風,更何況,是這樣被自己損了一通.

越想越不對,然後杜燁霖就驚呼了起來.我的神仙啊……上帝啊……耶穌啊……不是吧……

然後只見杜燁霖快速的把電話從耳邊移到了自己的眼前,接著,杜燁霖的面部表情出現了錯愕,然後逐漸僵硬,最後就顯得有些欲哭無淚了.

他真的是一頭豬啊……

這輩子注定和關宸極身邊的女人犯沖.這接個電話都不會順手看仔細來電嗎?關宸極的手機號和顏悠冉的手機號本來就相似,就是末尾的三個數字不太一樣,別的完全一樣.

而他,竟然把顏悠冉的手機號直接當成了關宸極的號碼!

真是去你妹的……

這法國是大白天,中國可是正是夜生活開始的好時間.黑乎乎的一片,這床單滾的正起勁,誰還專門去仔細的看來電,只看個大概,就理所當然的接起了電話.

杜燁霖覺得自己真的應該去買彩票,也許今年最大的一注彩票的得主就是自己.

媽蛋的,有沒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在杜燁霖猶豫著應該是開口繼續說下去,還是直接把電話給掛掉的時候,顏悠冉的聲音卻再度的傳了出來.

"是我,悠冉,不是極!抱歉,我忘了算時差,以為你還在法國,吵到你睡覺了."顏悠冉的語調輕輕柔柔.

只是顏悠冉很聰明的咩有提及剛才杜燁霖說漏嘴的話,言語里依舊是杜燁霖習慣的溫柔和淡雅,聽不出絲毫的情緒波動.

這樣的顏悠冉,倒是讓杜燁霖緊張了起來.

杜燁霖知道關宸極雖然和顧萌離婚了,但是關宸極並沒和顏悠冉再一起,甚至對顏悠冉很冷漠,但並沒阻止顏悠冉和之前相識的朋友來往.

只是大家都識趣的自動離顏悠冉遠了些,避免不經意之間的最了顏悠冉.

杜燁霖並不知道關宸極六年前為什麼會突然和顏悠冉鬧僵,但是大約猜的出,應該是和顧萌有關.而關宸極的態度也表達的極為明顯,並不喜歡顏悠冉再介入自己的生活.

今晚,他卻偏偏好死不死的說漏了嘴……要是因為這樣惹出什麼事,再破壞了關宸極現在的好事,杜燁霖可以看的見自己的死期了.

"悠冉啊……"杜燁霖的口吻顯得有些尷尬,支吾了半天,才說著:"抱歉,我認錯人了,你知道,我和極一向都喜歡開一些莫名其妙的玩笑."

然後,杜燁霖就說不下去了,干笑兩聲,停止了和顏悠冉的交談.

各路神仙啊,放過他吧.他是怕了關宸極身邊的這些女人,一個比一個厲害,都不是省油的燈.

而偏偏,電話那頭的顏悠冉卻一直保持了沉默,這讓杜燁霖心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起來.那心跳就差點快蹦到了嗓子眼.

很快,杜燁霖干脆自己打起了哈哈,想盡快的結束這個要命的電話.

"悠冉你這麼晚找我什麼事情?"

這話題能繞多遠是多遠,只要別再和顧萌還有關宸極扯上關系就可以.

"沒什麼大事."顏悠冉仍然是清清淡淡的語氣.

屁……杜燁霖在心里罵了一聲.打死他,他都不相信顏悠冉這話的真實性.但是,杜燁霖也沒傻到真的去逼問顏悠冉,反正這些事情本來就和他沒任何關系.

就在杜燁霖想著如何結束對話的時候,顏悠冉接下來的話差點讓杜燁霖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我定了過兩天去中國的機票.我好多年都沒回去過了,恐怕都不認識了.就想問你,有時間陪我轉轉嗎?你不是經常去中國,應該很熟悉的.何況,你也知道,我和極的關系一直很僵硬,所以我不可能找極.如果你也沒空的話,那就算了."

顏悠冉的話,完全的把杜燁霖的路給堵死了,不給杜燁霖一絲的退路可走,被迫讓杜燁霖必須答應下自己的要求.

廢話……他當然知道關宸極和顏悠冉的關系僵硬,但是他更知道關宸極絕逼不想看見顏悠冉出現在中國.

何況,關宸極那個火爆浪子,現在忙著追在顧萌後面,和顧萌糾纏不清.

但是,難道他杜燁霖就很閑嗎?媽蛋的!他一點都不閑,忙到每天都幫著關宸極掃著這後院的雪!

早知道他就不應該來中國湊熱鬧.這下好了,不答應的話,顏悠冉來了,要做了什麼事情,關宸極肯定不會讓自己好過,答應的話,自己又成了保姆,還要幫關宸極監督顏悠冉.

我擦……這簡直就是兩頭燒,里外不是人的破事!

這種事萬一一個平衡沒做好,那就只有一條路,死路啊!這明明還是g城的大夏天,明明三十六七的溫度,為什麼他老覺得背後陣陣陰風吹過!

"悠冉,你來中國,那落依怎麼辦?把落依一個人留在法國不太合適吧?"杜燁霖還在做著垂死掙紮,企圖改變顏悠冉的想法.

"我只是去散散心,就去幾天的時間.何況,落依在醫院,有最好的醫療團隊,就算我不在,也可以被照顧的很好.再說,就算我在,也不見得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

顏悠冉的言下之意,就是,這趟g城行,她是勢在必行.

"悠冉,我說實話,我想,極不會願意你出現."杜燁霖搬出了關宸極,就不信還擊不退顏悠冉.

結果顏悠冉卻回答的更直接:"所以,我沒找極,打電話給了你.我並沒打擾他,不是嗎?"

"……"這下,杜燁霖徹底的無語了.

"好,等你到了,告訴我時間和航班,我去接你?"杜燁霖答應的很頭疼.

"謝謝你."顏悠冉仍然很禮貌,"今天打擾了,真是抱歉.你好好休息吧,再見."

說完,顏悠冉就掛了電話.而杜燁霖看著掛掉的電話則是一臉的愁容.

顏悠冉要來中國,還專門挑了這樣的時間,甚至避讓開了關宸極.杜燁霖就算想的再簡單,也知道顏悠冉存了心思.

偏偏,這本不關他的事,但是他就是被拖下了水.

這下,杜燁霖是徹底的清醒了起來,直接回撥了關宸極的電話,把顏悠冉要來中國的事情告知關宸極.

結果,電話那頭,卻傳來了機械的女聲.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杜燁霖瞪著電話,吐槽無力……這個坑爹的關宸極,老子已經仁至義盡.你這後院都快起了火,竟然還能關機讓人找不到人?要真出個什麼幺蛾子,千萬別再來找老子麻煩!

杜燁霖一肚子的牢騷,再看向了一旁躺著的仍然興致高昂的美女,但瞬間,杜燁霖已經沒了興趣……

媽蛋的,關宸極,你以後負責不負責老子以後因為你家這些破事導致不舉,後半生沒幸福這個事啊!

結果,回答杜燁霖的,則是窗外那格外亮堂的明月.

今兒,真他媽的狗血,真他媽的坑爹,真他媽的混蛋……

該死的……

——

翌日.

天都還沒亮,顧萌早就已經醒了過來,就這麼干瞪眼的坐在自己的大床上,想著今兒要去關宸極的公司報道,就渾身上下沒一根神經是對勁的!

別說是現在,她已經一晚上都沒睡好,只要想起自己出現的時候,關宸極笑的過分燦爛的那張臉,就讓顧萌吐槽無力,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

,:..

上篇:【Part074】酸到要抽風     下篇:【Part076】動顧萌,就是找死!